刚刚更新: 〔权海浮沉〕〔无限之至尊巫师〕〔重回下岗时代〕〔鸾枝〕〔男神追妻也漫漫〕〔情深缘薄:前夫复〕〔我的系统是废柴〕〔变身成仙〕〔开局血崩的无限〕〔龙脉天师〕〔齐瑞养家记〕〔乡村极品仙医〕〔沧海幻星〕〔有卿归兮〕〔骑马与萝莉〕〔天狱之崛起〕〔女装少年终将成王〕〔海贼盖伦〕〔阎罗代理〕〔无耻之徒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凤倾天下 第三十一章 道歉与告诫
    ,精彩无弹窗免费!

    那个兔精吓了一大跳,白纱剧烈晃动了一下,差点将莲清摔下去。

    阮云霄狠狠瞪着她,一脸不信任的表情。

    “我……我只是想要帮忙。”兔精低下头去,双手还维持着施法的动作,阮云霄瞪了她一会儿,语气也软了下来:“那就帮忙把他弄到床上去。”

    兔精点了点头,轻纱缓缓飘动,将莲清平稳的放到了床上落下。

    阮云霄急忙走过去,查看伤口有没有被牵扯到,将他凌乱的发丝摆弄好。然后警惕的看着那个小白兔。

    其实她本来挺喜欢这只笨笨的有点可爱的小兔子的,但是在经历的今天这些事之后,她不知道还有什么是可以信任的。

    他们在小巷子里被地痞堵住,在心雨的家里被围困住,这些分明都早有预谋的。她会来心雨的事情只告诉过瑞王爷,那些符咒又很难让人觉得与不破无关。

    她以为瑞王爷那么爱阮云霄,一定会无条件支持她查找真相的,她以为不破虽然很迂腐但是心地还算善良,既然答应了就不会随意违背自己说过的话。

    可是现在呢?她还可以相信他们吗?这些事情到底是谁做的?她身边的人是不是一个都不能相信了。感觉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操纵着一切一样,他似乎对他们的行踪了若指掌,可是她连这人是谁都不知道。

    她甚至都不知道眼前的这只小兔子是不是装作单纯然后故意接近她的。阮云霄闭上眼睛,觉得脑海中乱作了一团。感觉身边的人没有一个是可以信任的。

    她以前不会这样疑神疑鬼,患得患失的啊。阮云霄心底涌上一股深深的无力感,身子一歪就倒在了床上。

    “请问,我可以帮什么忙吗?”小白兔慢慢的靠了过来,眨着泛红的眼睛委屈的看着阮云霄。

    阮云霄睁眼看了看她,苦笑了一下:“你能让他醒过来吗?”兔精老实的摇了摇头,阮云霄再度闭上了眼睛,她就知道指望不了什么的。

    晚上,阮云霄沉沉的睡了过去,又做了一个梦,梦到莲清紧紧握住她的手,似乎有千言万语想要对她说,但最后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他们的手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分开了,而且距离越来越远,莲清在后退,在她眼中远去,她无论怎么伸手也握不住他的手,他在她眼中变淡,变淡,最后消失不见了。

    阮云霄突然惊醒了,急忙去看身边的莲清,还好,他还在,只是看起来虚弱苍白,但并没有消失。

    阮云霄无论如何也睡不着了,她想到之前梦到过莲清挡在她面前,受了重伤,没想到那个梦居然变成了真的,那是不是意味着,莲清真的要消失了,要不见了?就像那些被他们抽取了妖丹的妖兽一样,魂飞魄散了?

    阮云霄不敢再想象下去了。她翻身做了起来,想要找些什么事情来做。心里又慌又怕,已经乱了方寸。

    睡觉,睡一觉就会好了,阮云霄躺了下来,努力想要睡着,却翻来覆去怎么也做不到,于是再次坐起来,看着窗外圆圆的月亮。

    不如出去走走,吹吹风,也许会好过一点。阮云霄翻身下床,推门而出。

    刚一推开门,就看到门外居然站着一个人,那个人正对着门,目光也正看着这边,两人目光一对视,那人立刻就移开了目光。

    居然是不破和尚。他呆愣在原地,似乎是没想到阮云霄会突然出来,整个人的都慌了,往后连退了好几步,站在那里低着头,想说什么却又不敢说的样子。

    阮云霄看着他,立刻想到了那满屋子的符咒,害莲清倒如此地步的罪魁祸首,心里顿时涌起一股火来,不过很快又变得平静。她关上了身后的门,慢慢往前走。

    她离不破越来越近,不破显得更加不自在起来,往后退了一步。

    阮云霄仔细观察他的样子,反而有些看不懂他了。“不破,你是不是有话对我说?”

    不破抬起头,支支吾吾的开口:“恩……就是……关于……恩。”

    “你心虚吗?”阮云霄走到近前问道,她盯住了他的眼睛,想要知道他现在做的这些表情和动作到底是不是装出来的。

    “你不是很想除掉我们?设下了那样的杀阵对付我们,现在说个话却要这么费劲了,你到底什么意思?”阮云霄终于忍不住了,厉声问道。

    她倒是想要看看,他能做什么,是来赶尽杀绝,还是要解释那些符咒的由来?

    月色如水,映在阮云霄的倾城容颜之上,虽然阮云霄语气很凌厉,隐隐有怒火的样子,眼中却带着掩饰不住的悲伤和慌乱。

    不破看了她一眼就飞快的低下了头去。支支吾吾的开了口:“我来找你,就是想说今天发生的事情的。”

    本来不破是要早上告诉阮云霄这些事情的,他现在来只是来看几眼两人的情况,没想到正好撞到了阮云霄,他一时都反应不过来自己要说什么。

    “恩,那个符咒……不是我下的。”不破轻声说道。

    “哦,就这样?”阮云霄听到他的话,心里反而觉得松了一口气,但是很快又觉得不对。“既然不是你,你又怎么知道我们中了符咒的事情?”

    “虽然不是我下的,却与我有关。”不破慢慢的说道,“就是……恩,是我师父做的法。他是护国大法师,很厉害。”

    “也对啊,你的符咒没有那么厉害,我是知道的,原来是找师父来对付我们了。你对我们可真好啊。”阮云霄故意加重了后面“真好”二字,弄的和尚脸上显出一片红晕,似乎也觉得很不好意思。

    阮云霄看他的样子,懒得再与他废话,其实她更担心这时候如果这个和尚还要跟他们过不去,她该怎么办,她还没有能力保护好莲清,一切都要小心一些。

    “对不起。”不破和尚看着她转身的背影,突然说道。

    阮云霄停住了身形,回头用奇怪的眼神打量他,她决定再相信他一次,她怎么看不破也不是那种出尔反尔的小人。

    “好吧,你说说看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听着呢。”

    不破抬头对上了阮云霄的双眼,又快速的低下了头,“我师父来这里找我,我就跟他提了关于你们两个的事情……”

    “其实,我……恩,我是不打算再追杀你们的了,但我师父听完我说的话后,突然就勃然大怒,说我丢了他的脸,说我没有遵守一个和尚应有的本分,他说他一定要除掉你们,我们学习法术就是用来除妖的,放着这么厉害的妖在眼前不去除掉,就是……就是大逆不道。”

    阮云霄听到这里冷哼了一下,这些思想她从来就不认同。

    “我不知道怎么跟师父说,其实我从小就接受的那种思想,也都认为这些话都是真理,但是,最近我却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了,却又说不明白那种感觉,我想劝师父也不知道怎么劝。”

    “所以你就任由你师父布下了阵法,任由他杀掉我们?”阮云霄出声问道。

    不破低着头磕磕巴巴的说着,那天的场景,如今还历历在目。他本就不善言辞,想说他觉得不该对付这两人,却又找不出什么理由来,于是对师父说:“弟子已经答应了他们的事,怎可以违背誓言?”

    “没关系,你不可以对付,为师可以。快点拿为师的法宝来,布阵施法。”

    于是他的师父就开始追踪二人的踪迹,正好看到了两人闯进心雨房间的场景。

    看着那些尸体,他的师父更是雷霆大怒,迅速的施法,展开杀阵,一边怒瞪着他,说道“你看看,你相信他们的下场,如果不是你放过他们,这么多条人命你担当的起吗?”

    不破那时候也是哑口无言,只能乖乖的帮着师父布阵,下符咒。同时却也觉得很不对劲。

    看着两人互相扶持,努力冲破阻碍的时候,不破内心也在剧烈的挣扎着,一面想这两人到底不是人类,自己没有帮忙的理由,一面又觉得这两人都不是坏人,不该受到如此对待。

    所以在布阵的时候,他其实一直试图放两人一条生路,悄悄的破坏阵法。

    “其实,我知道那不是你们干的,我看的出来。所以,看到你们伤的那么重,我心里真的很过意不去。”不破吞吞吐吐的说完了事情的经过,低下头,垂下了眼睑。

    阮云霄很平静的听着这些,仿佛在听一个与己无关的事情。“所以,你说这些,是想告诉我,你无心害我们,让我不要误会吗?”阮云霄冷淡的开口说道。

    不破点了点头,手握着佛珠念了声阿弥陀佛:“贫僧知道,如今说再多都于事无补,不过我还是想让你们知道事情的经过,同时,我也是来告诫你们一声,我师父……他可能还会想办法对付你们的。”

    “哦?那你这次来其实是想让我们知难而退,早点离开王府?”阮云霄攥着拳头说道,虽然知道这一切也不是不破的错,可她就是无法原谅他们将莲清伤成这样。所以语气也难免会有些不善。

    “不,贫僧只是出于好心,来道一声抱歉,也来提醒你们最近要小心。”不破的语气平淡,对阮云霄的态度丝毫不在意。

    阮云霄眼中的戒备缓缓退去,只是觉得有些疲倦了,揉了揉额头,最近的事情仿佛已经变成一团乱麻,让她不知如何理出一个头绪来。

    不破双手合十,对着阮云霄施了一礼,转身就要离开。

    “等等。”阮云霄却出声叫住了他,“不破,你是来道歉的对吧,那你能帮我救莲清吗?我现在,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她来自低空〕〔余生很长,不必慌〕〔西游之金乌大圣〕〔重生天后:霸道总〕〔穿成重生文男主后〕〔重生之仙尊归来〕〔白莲花退散,本妃〕〔夜帝独宠:天才萌〕〔冰山总裁爱上我〕〔都市逍遥医仙〕〔爱来了,逃不开〕〔情陷与你〕〔缘定终身:娇妻不〕〔圈套男女〕〔穿越五零抢夫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