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韩娱之影帝〕〔轮回之葬仙〕〔少女伏魔录〕〔高维穿梭者〕〔校园仙帝〕〔致命亲爱的〕〔豪门盛宠:神秘老〕〔美女总裁狂保镖〕〔混世小刁民〕〔极品魅族〕〔早婚晚宠〕〔重生成蛇〕〔末世之异能进化〕〔盛宠之锦绣商途〕〔隐婚甜蜜蜜:墨少〕〔都市之高压修真〕〔二号红人〕〔霸道权少宠上天〕〔邪王宠妻:废材狂〕〔最强帝师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凤倾天下 第三十六章 意外落水
    ,精彩无弹窗免费!

    幕少衍轻轻的揉了揉自己的脸颊,似乎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最后微微一笑,“是我刚刚无礼了。”

    阮云霄此时有些放心下来,神经没有那么紧张了,那种虚弱的感觉反而又袭来了。她按了按太阳穴,强打起自己的精神。暗暗告诉自己没事,什么事都没有。

    “那我要走了。”阮云霄下了床,幕少衍倒也没有阻拦。

    这样也好,不用看什么太医了。阮云霄心里反而松了一口气。她真的搞不明白幕少衍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如此轻易的就放她离开了,那之前为什么又那么坚持?

    阮云霄摇摇晃晃的在路上走着,其实身体还是有些虚弱,头晕晕的,不过没有那么难受了,应该过一会儿就会好起来。

    她故意往湖边走去,想到那里用水清洗一下,应该会舒服一些。

    才走了几步,脚下突然出现一个东西,差点被扳倒了。阮云霄稳住身子,低头看着从草丛旁边伸出来的那双腿。

    她没有功夫去理会那是怎么一回事,干脆不去想了,继续往前走,裤脚却被人拉住了。阮云霄往前用力,那个手一直拉着不放。她本来就很虚弱,索性也不挣脱了。停住了脚步。

    回头看着那个人,居然是彩蝶。阮云霄觉得很意外,照理说,彩蝶不是已经疯了吗?应该早就被看管起来了啊,看这样子,她又是偷偷跑出来的喽。

    “放开好不好?”阮云霄放低了声音轻柔的说道,对一个疯子,她也不想计较什么了。

    “姐姐,陪我抓鱼鱼。”彩蝶睁着大眼睛,手指着那边的湖水,然后将手含在了嘴里面,嗤嗤的笑着。

    这儿……阮云霄不知道要怎么跟一个疯子沟通。蹲下了身子,轻柔的说道:“不可以哦彩蝶,要乖乖的。去一边玩去。松开手。”

    感觉自己完全就是在哄小孩,阮云霄有些失笑,这种经历倒也挺特别的。曾经那样趾高气扬和她对着干的一个人,此时居然拉着她的裤脚叫姐姐,而她居然还会好脾气的哄着她。

    “姐姐,我想吃鱼鱼。我要吃鱼鱼啊。”彩蝶抓着她的裤脚来回摇晃着,眼角居然眨巴下了几道泪水,显得楚楚可怜。

    “松手。”阮云霄扯动着她的手,她可没空陪她抓什么鱼。

    彩蝶抽泣了几下,居然哇哇大哭起来。腿在地上胡乱的蹬着“我不嘛,不嘛,就是要吃鱼鱼。就是要……”

    “彩蝶,你故意的是不是?”阮云霄都有些怀疑彩蝶是不是没有疯,想要整她而已,但是卡着她的样子,又觉得彩蝶不会这么没形象吧。

    “好,我陪你过去。”阮云霄只好妥协道。

    她在前面走着,彩蝶就在后面拉着她的衣袖,一直紧紧的跟在她的身后。

    阮云霄觉得头更昏了,慢慢的磨蹭到了湖边。其实她心里明白,根本不可能抓得到的鱼的。

    阮云霄在湖边做了下来。对彩蝶说道:“彩蝶,你就下去自己抓着玩好了。我在岸边看着。”

    “不嘛,我要姐姐抓给我,彩蝶不会啊。……彩蝶不会。”说到最后越来越小声了。因为阮云霄看着她的目光,让彩蝶觉得很害怕。

    阮云霄真的怀疑她是故意要整她的。阮云霄深吸一口气,回过头来,笑着说道“彩蝶,你还记得阮云霄是谁吗?”

    彩蝶咬着手指头,百无聊赖的看着湖面,听到阮云霄三个字的时候,身体颤抖了一下,转过头来,摇了摇头。

    阮云霄逼视着她的双眼,继续问道:“阮云霄嫁进王府的那一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你还记不记得?”

    彩蝶瑟缩了一下,往后退了一步。摇了摇头。双手紧紧的抓着自己胸前的衣襟,看样子十分的害怕。“不记得,彩蝶不记得。”

    “真的不记得吗?”阮云霄再次靠近,抓起了彩蝶的前襟。眼神凌厉,继续问道:“告诉我,当时那个侧妃到底是谁杀的,谁在栽赃嫁祸?”

    “啊!”彩蝶尖声叫了起来,使劲挣扎着,阮云霄因为本身就很虚弱的关系,很轻易的就被彩蝶挣脱了。

    “我不知道,不要问我,彩蝶不知道。”彩蝶往后退了几下,站起身跑了几步,却被石子扳倒了,一下子就摔在了地上。

    手也被磨破了,彩蝶坐到地上,嘤嘤的哭了起来。

    可能她疯了太久了,已经不会像最开始一样露出那种恐惧的神情了。反而带着几分迷茫,似乎真的忘了,只是在害怕那个名字,也在害怕阮云霄严肃冷冽的表情。

    这样一弄,阮云霄顿时有些泄气,看来是真的无法从彩蝶这里得知什么了,线索真的完全中断了。事情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阮云霄低头看着湖水,眼前再度出现了眩晕的感觉。急忙甩了甩头,伸手捧起一把水珠扑在了脸上,顿时觉得清醒了一些。

    “呀,姐姐要开始抓鱼了吗?好耶好耶。”彩蝶兴奋的看着她。上前轻轻的推了推她的胳膊。

    阮云霄真的觉得很不耐烦了,也反手推彩蝶:“这么深的湖怎么抓,你跳下去试试啊。”

    其实她的动作很轻,因为本身身体就有些不舒服了,彩蝶却很惊慌,往后晃晃悠悠的退了几步。

    “不要,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彩蝶突然尖声叫道。抱住了头,眼神涣散,露出非常惊恐的表情。

    阮云霄心里一动,靠近了一点,仔细的问道:“有人想要杀你吗?是谁?告诉我。”

    “我很乖的,很乖的,什么都不会说的,不会说的。”彩蝶喃喃的说着,又往后退了一步,脚踩到湖边的石子上,身体一歪就差点要滑下去。

    阮云霄急忙伸手,及时的拉住了彩蝶的身体。彩蝶被碰到后却反而更加害怕了,双手胡乱的挥动,身体离湖水远了一些。

    只是她这样挥动,弄的阮云霄头更昏,被彩蝶不小心的一推,就不受控制的往湖中倒了下去。

    哗啦的一声,巨大的水珠喷洒而下,阮云霄落进了水中。

    她的双手也在无意识的挥动,想要游上来,同时也觉得力不从心。

    整个人都沉浸在水里,耳朵里传来巨大的轰鸣声。已经不能呼吸了,胸口有窒息的感觉。

    那一瞬间,阮云霄真的觉得自己就快死了,双手无意识的向上舞动着,舞动着,好想可以抓住什么。

    好难受,阮云霄此时身体已经很虚弱了,但还是奋力的往上划着,她不想死,真的不想死啊。

    窒息的感觉越来越严重,耳边似乎还有水咕噜咕噜的声音,阮云霄闭着眼睛,全身已经使不出一点力气了。

    只能任由自己的身体下沉,下沉……什么意识都没有了。

    而在岸上的彩蝶,惊慌的连连后退,胡乱的挥手说着“我没有杀人,不是我,不是我。”说完转身飞快的连滚带爬的走了。

    湖面上只剩下一道巨大的涟漪,慢慢荡开。阮云霄几乎已经沉底了,全身再也使不出一丝力气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有力的手伸了过来,抓住了她的胳膊,阮云霄的身体很快就被带出了水面。

    阮云霄猛烈的咳嗽了几下,喷出了好几口水,几乎都要把肺都咳出来了。

    虚弱的睁开双眼,阮云霄捂着自己的胸口,咳的说不出话来。全身都湿透了,看着那个救了他的人。

    有一股内力注入她的体内,引导着她体内的灵气运转。不破一脸平静的将手放在她的背后,阮云霄的身体慢慢舒服了下来。

    “你怎么会在这里?”她真的没有想到会是不破来救她。

    “刚刚遇到了瑞王去找人帮你看病,我就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不破平淡的说道。语调里没有一丝波澜。

    阮云霄转头四顾,继续问道“那个彩蝶呢?你有看到吗?”

    “没有。你的身体到底出什么问题了?”不破皱着眉头问道。他实在是看不明白阮云霄的身体到底是怎么回事。

    阮云霄摇了摇头,觉得没有必要跟他讲这么多。

    也许她的心里还是有些芥蒂的,如果将所有事情都告知了不破,被那个护国大法师知道了,不知道会弄出多少事来。她已经很累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想着阮云霄就站起了身,踉踉跄跄的往前走了几步。

    不破想伸手扶住她,想了想又缩回了手,握着手中的念珠,念了声阿弥陀佛。“女施主,你真的不需要我帮忙吗?”

    阮云霄听到女施主三个字眉头一跳,觉得很不习惯。脚步顿了一下,淡淡的说道:“你不欠我什么,不需要帮我这么多。”想了想又加了一句:“今天的事,你应该不会告诉莲清吧。”

    想想也知道他不会说的,阮云霄却还是加了一句,莲清现在受了那么重的伤,应该多休息一下。还是不要去麻烦他好了。

    回去的时候,莲清已经醒了,正在床边逗着一只小兔子。手中拿着一个胡萝卜。放在手上让小白兔一点一点啃食着。

    阮云霄走进屋子才想起自己身上还都是湿的,一路上一直在想着事情,居然忘掉了。刚一迈进房间,阮云霄立刻就想要迈出去。

    却已经晚了。莲清眼角撇到了她,迅速的闪身过去。手轻轻的撑在了门边。“你不会穿着衣服洗了个澡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时少放肆宠:鲜妻〕〔惜你如命〕〔萌宝来袭:爸比九〕〔娱乐之皮神饶命〕〔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继承人的小甜妻〕〔余生很长,不必慌〕〔我是诸天系统〕〔逃离恐怖游戏[快穿〕〔师士传说〕〔透视医仙〕〔雷霆〕〔剑掌诸天〕〔万理之理〕〔地府神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