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楚昭阳〕〔史上最强兽妃:邪〕〔盛世娇宠之名门闺〕〔我吞了一只鲲〕〔在青楼当头牌的日〕〔剑芒凌霄〕〔全民武道〕〔重生神医娇妻:首〕〔超级宝宝,不理总〕〔隋炀也是帝〕〔圣光武神〕〔绝命毒尸〕〔前妻归来:邵医生〕〔独占鲜妻:寒少,〕〔枭妻诱入怀:景少〕〔天命凰谋〕〔玄医枭后〕〔惹火萌妻:总裁老〕〔异能少女重生:帝〕〔烽火佳人:少帅的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凤倾天下 第四十一章 被困
    ,精彩无弹窗免费!

    莲清似乎并没有明白她的意思,他开口说道:“这个东西,是一只小白兔送给她的啊,因为我们救了那只白兔。”阮云霄握着莲清的那只手猛地一紧,心里也跟着揪了起来,这个时候放弃,她白受苦了啊。

    可惜偏偏阮云霄这个时候说不出什么话,因为灵魂的振动,她连眼睛都看不清楚。莲清到底能不能明白她的想法?

    “那她现在在哪里?你告诉我。”那个声音终于有了一丝波澜,透漏出一种激动的感觉。

    阮云霄用指甲扣了扣莲清的手心,让他不要继续说下去。也不知道莲清有没有感受到。他只是嘴角冷笑了一下:“给完东西我们自然就走了,谁知道她在什么地方?”

    “真的?真的不知道吗?”那个声音也丝毫不相信莲清的话。似乎认定了他们一定认识那只兔精。

    “哼,你爱信不信,本尊没工夫在这里跟你饶舌,也用不着你救她,我想她并不稀罕。”莲清的手也摸到了那个光环上面。

    灵力吞吐而出,那道光环突然就断裂开来,掉在了地上。

    接着莲清就小心的抱起了阮云霄,看着阮云霄如此虚弱的样子,莲清微微的皱起了眉头,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腕。

    体内的妖力源源不断的运送到阮云霄的身体里去。他放在阮云霄体内的妖丹也散发着白色的光芒。

    阮云霄苍白透明的身体变得有了一丝力量,也在跟着运转着灵气。

    莲清将身上刚刚采摘的药草拿了出来,用嘴咬碎了,放到了伤口上面,然后撕下了身上衣服帮阮云霄包扎好了。

    在他做这些动作的期间,那个声音一直都没有丝毫的反应。直到他快要弄完了。才有一种淡淡的白雾包裹在两人的身旁。

    等到莲清站起身的时候,那道白雾又慢慢的飘散开来。莲清抱着阮云霄就打算从这里走出去。那道白雾又再度围拢上来。

    “到了我的地盘,想要出去可就不是那么容易了。”那个声音淡淡的说道。

    莲清才不管那么多呢。“我不管这是谁的地盘,只要我在这里,就是我的天下。”他说的很有气势也很自信。

    阮云霄努力的睁开眼睛,身体的虚弱好了很多。

    莲清低头在阮云霄的耳旁说了几句话,是关于一个法术的口诀,对巩固灵魂有些效用。不过作用也不大,现在也只能将他能做的都做了,至于效果,就无法预料到了。

    他抱着她走了向前走了好久,也没有走出这个地方,四周似乎还会有白色的雾气笼罩上来,缠绕着,迷惑着他的视线。

    是不想让他走出去吗?莲清皱起了眉头。阮云霄突然伸手指着一旁的桃花树“这个地方,我们是不是来过?”

    莲清立刻停下了脚步,镇定的望着四周,低头对阮云霄说道:“恩,我们好像,进入了什么阵法中去了。”

    他们走了许久都没有走出去。不用想也知道是那个人做的手脚了。

    “这里到处是阵法机关,进来容易,出去可是不可能的。”那个声音在这个时候适时的响起了,然后传来一阵大笑。接着就变得寂静无声了。

    这是要将他们困死在这里吗?莲清偏偏就不信这个邪,他可是妖王,什么时候害怕过?

    “莲清……”阮云霄紧紧的握住了莲清的双手。“我的记忆,似乎也受到影响了,有没有办法,让我不再忘记。”

    在那种冲击下,阮云霄觉得她的记忆似乎被人挖掉了一块,变得虚虚浮浮的,让她有时候看着莲清的脸脑海中会瞬间掠过这是谁的念头。等想起了又觉得非常的后怕。她不会什么都忘了吧,不会先忘掉莲清,再忘掉幕少衍,然后连自己也不记得了吧。

    想想就觉得很可怕。莲清握着她的手,源源不断的运输着妖力,“我不许你忘记。有我在,就不会有事。”

    阮云霄真的不知道他是哪里来的自信,明明情况已经这么不利了。莲清一时半会儿似乎还是走不出去的。

    四周的桃树似乎也会随着莲清步子的移动而发生一些变化,阮云霄现在已经能够自己走动了,只不过还是要莲清在一边扶着一边运输者妖力。

    莲清的手掌如果离开的久了,阮云霄的身体就会慢慢的变得有些透明起来,就像水晶泡泡一样,仿佛轻轻一戳就会消散了。

    而那个声音,已经久久不出现了,阮云霄怀疑那个人是去睡觉去了。

    想到那个人可能在某个地方悠闲的休息着,可能身边还有一些水果,一边吃着一边观察着两人的情况,想到这些阮云霄就觉得心头有气。

    她就不信,会真的被困死在这里。她那么辛苦的努力到现在,可不希望会功亏一篑。

    他们一定不会有事的,阮云霄坚定的想着。不知道那个人为什么有这么大的信心会觉得他们一定出不去。阮云霄才不信这个邪。

    两人在桃花林中搀扶着往前走着,周围的桃树用一种诡异的步伐运转着。莲清松了手,让阮云霄暂时靠在一边的树上。

    他踩着树飞快的往上飞去,却被一层保护膜挡住了,手中一闪,出现了一把剪刀,迅速的刺向那道防护膜。

    剪了好几下,那道防护膜就像水流一样,有时候会自动的荡开,但最后都会完好无损的闭合上。

    仿佛将他所有的力道都尽数吸收了去,然后融化开来,最后归于平静。莲清伸出手摸着那依旧近在咫尺的防护膜,手指握拳,打了上去。

    仿佛打在棉花一样,软绵绵的,直接将他的力道吸收进去,莲清看了一会儿,选择了放弃。

    从上面冲出去这一条路看起来似乎行不通了,莲清回到了地面上,看着周围的桃树。眼睛微微眯起来。观测着这些树木的分布方位。

    看来只能从这个阵法里闯出去了。阮云霄靠在树木上,嘴唇苍白透明,眼睛慢慢的闭上,几乎快要睡过去了。

    那种桃花阵的阵型却在她脑海里慢慢形成,这里面,应该有着什么联系才对。

    莲清的手握住了她的手腕,将自己的妖力缓缓的注入她的体内。现在的阮云霄,没有他的妖力支撑,恐怕一天都要撑不下去了。

    “莲清,你有多大的把握破了这个阵法?”阮云霄闭着眼睛问道。

    “我不擅长破阵,不过也并非不可以试试。”莲清看着周围的桃花树,眼神中燃气毁灭的光芒。“既然不会破解这个阵法,那就毁掉这个阵法好了。”

    说完手中幽蓝的火焰一亮,迅速的挥击到一颗桃树上,缤纷的花瓣扑簌簌的落下来,飘到阮云霄的头顶肩膀,落了满身满地。那颗桃树轰然倒地。

    不止倒地,上面还冒着幽蓝的火焰,在树干上迅速的焚烧着,慢慢的,就变成了一推焦土。

    这一下,可算毁灭的很彻底了。莲清拍了拍双手,等待着阵法的反击。

    等了半响也不见有什么反应。阮云霄伸手接下了飘落的花瓣,放到鼻翼间轻轻的嗅着那股芳香。

    接着将花瓣轻轻的吹走了。她对阵法并不了解,也不知道像莲清这样直接破坏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只是觉得可惜了这些桃树,也许过段时间还能结出美味多汁的桃子。

    “我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阵法。”莲清慢慢的皱起了眉头,接着舒展开,斜倚在桃树上。“阵法中往往牵一发而动全身,随意的毁坏一般会出现两种后果,一种是解开了部分阵法,一种是受到阵法的剧烈反噬,我已经做好被反噬的准备了,却没有效果。大概我正好击中了这里面一个可有可无的地方吧。”

    莲清也只能凭着自己的感觉分析者,他对阵法研究不多,虽然也会一些,但并没有接触过解除阵法这一类的东西。

    按理说阵法中应该有一处阵眼的存在,如果破坏了阵眼,就会牵扯到整个阵法,让这个阵法崩溃掉。

    莲清思索了一下,继续伸手随意的挥出了一个大火球,射到了远处的一颗桃树上。

    这颗桃树也迅速的被火焰包裹,轰然倒地,莲清看着这如此多的桃树,如果真的一个个打过去,不知道要耗费多少的妖力。

    所以他点到即止,只是将树击倒了,没有继续将桃树烧成灰烬。

    “再一次试试看。”这已经是第三次了,如果没有反应,就要想别的办法。莲清手指轻弹,一道白光击中了桃树,那颗桃树直接从中间炸裂了。

    阵法依旧没有丝毫的反应。莲清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一点,拉着阮云霄的手,继续往前走去。

    一直沿着一条路往前走,最后却又回到了原点,这是……鬼打墙?他们明明走的是直线啊,怎么会走回来了?

    难道还有什么地方没有想到,这个阵法……不是一个迷阵那么简单?莲清和阮云霄都在思索着这些事情。

    阮云霄已经走不动了,虚弱的依靠在树上,已经两天没有吃东西了,她的肚子已经饿的咕咕直叫了。

    看到莲清盯着她已经在抗议的肚子,阮云霄觉得有些不自在,把脸别过去,无奈的说道:“在这里,再找不到吃的的话,我恐怕会饿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时少放肆宠:鲜妻〕〔惜你如命〕〔萌宝来袭:爸比九〕〔娱乐之皮神饶命〕〔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继承人的小甜妻〕〔余生很长,不必慌〕〔我是诸天系统〕〔逃离恐怖游戏[快穿〕〔师士传说〕〔透视医仙〕〔雷霆〕〔剑掌诸天〕〔万理之理〕〔地府神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