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魔主之君临〕〔民国少女风水师〕〔灵异空间设计师〕〔从前有个吸血鬼〕〔海军法典〕〔小公主的契约神将〕〔废品帝国〕〔LCK之职业女选手〕〔汉当更强〕〔青梅仙道〕〔篮坛大流氓〕〔燕子农家〕〔红尘江湖〕〔时停五百年〕〔锦衣卫之梵圣至尊〕〔超速绯闻:机长大〕〔豪门惊情〕〔盛世贵女:暴君的〕〔冥筵〕〔丞相大人被翻牌了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凤倾天下 第四十四章 不劳王爷费心
    ,精彩无弹窗免费!

    所以她也不敢多呆,留恋的看了他几眼之后,就和莲清一起走了出去。

    莲清一路上都不说什么话,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最后还是阮云霄先开口问道:“你注意到窗户外那个人影了没?”

    莲清似乎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很随意的答道:“注意到了啊。不过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显然,莲清没有将那件事情放在心上,大概是因为那人是在幕少衍的房屋附近,所以他不怎么感兴趣。

    但是阮云霄怎么想都觉得不对劲,难道有人在监视着幕少衍吗?王府里面谁有这么大的本事?

    莲清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转身抓住了她的肩膀,看着她的眼睛,很认真的一字一句的说道:“现在这个时候,你还关注那些有用吗?你只要保留还体力,让自己可多撑一阵子就好了,其它的,都交给我。撑的时间越长,希望也就越大。”

    听了这些话,阮云霄觉得心里暖暖的,将心里的疑惑压了下去,点了点头。两人很快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躺回了温暖舒服的大床,阮云霄运转起了体内的灵力,试图巩固自己的灵魂。但是她的思绪却还是回到了幕少衍的房间。她总是忘不掉那个身影。

    最后实在有些忍不住,她开口问道:“莲清,那个人到底是谁?你知道的对不对?”

    莲清一脸无奈的看着她,知道自己不说出来她也无法安下心来修炼,所以说道:“恩,那个人是彩蝶。”

    彩蝶?怎么可能?她不是疯掉了吗?一个疯子也会跑去偷听吗?还是她刚好从那里经过?

    莲清看着阮云霄皱着眉头仿佛有什么事情想不通的样子,他走了过去,伸手抚平了她的眉头。

    “不要想这些,交给我去弄清楚好不好?你还信不过我吗?”

    信,当然信了。阮云霄知道莲清都是为了她好。于是她试着静下心来,摒除一切的杂念。专心的修炼。

    吸收着天地间的灵气,将这些灵气散到了四肢百骸。莲清从身上拿出了那颗淡红色的妖丹。

    在阮云霄运功运到最自然契合的时候,将妖丹放到了阮云霄的手臂上,那颗妖丹就自动的融合了进去。

    虽然阮云霄的体内已经有了数道妖气,但是这些妖气都不属于她自己,并没有完全与她的经脉魂魄相融合。

    所以阮云霄只能一点一点的炼化着这些妖气,将他们变为纯净的灵气,彻底的化为自己的力量。

    不过这样的修炼,莲清也知道只是杯水车薪,平常的修炼是不会对魂魄有多么大的帮助的,最多也只是淬炼身体,巩固筋脉而已。

    所以阮云霄即使这样日以继夜的修炼,也起不到什么实际的效果。阮云霄的身体状况依旧糟糕的很。

    莲清也只能让她多撑几天,也只有几天而已。

    阮云霄出门的时候,都要带着手套,蒙着面,要不就很容易被人发现异常。所以阮云霄就尽可能的不出去,更害怕被幕少衍看到,察觉出什么来就糟糕了。

    夜凉如水,月光皎洁的倾泻而下。阮云霄依靠在窗前,看着天上美丽的夜空。那些小小的明亮的星星还有那一轮明月,这样的时候,究竟还有多久呢?

    虽然她身体很虚弱,却不愿意总是躺在床上休息,她想多感受一下这个世界,多看一下这些美景。如果可以,她还想跟她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人说一些话。前面这些她还是可以做到的,最后一条,恐怕是没有机会了。除非她不会消失。

    莲清这几天一直在寻找着解救她的方法,经常一出去就是好久,不知道到底干了什么,有时候身上还会带一点伤。她虽然担心,却还是选择不问。因为莲清如果想说的话,自然会告诉她的。

    阮云霄看着周围,突然就发现了一个粉红色的人影,从这里跑到了那里,躲进了一片树丛里。其实她的身影非常模糊微小,如果不是阮云霄有在修炼的关系,她是不可能察觉到的。

    最近发生的事情突然都串联起来,阮云霄觉得她已经快要理出一个头绪来了。

    如果快的话,是不是最近就能知道事情的真相了?突然有什么东西蹭到了她的衣角,毛茸茸的,阮云霄微笑起来。低头看着那只小白兔。

    想到她交给她的那个东西,阮云霄突然就觉得有些无奈。这只小白兔,真不知道留她在身边是福是祸。

    那只兔精眨了眨红红的眼睛,摇身一变,化为了少女的摸样,手上拿着一颗草药,放到了阮云霄的嘴边。

    阮云霄看着草药笑着说道,声音里还有一丝无奈:“我不吃草啊,你还是留着自己吃好了。”

    “姐姐,你最近不是受伤了吗?吃点东西补一补身体啊。”兔精眨着纯洁无辜的双眼看着她。

    阮云霄伸手拿起了那颗草药,有些好奇的问道:“这颗草药有什么效用你知道吗?”

    兔精似乎被这个问题难住了,先是摇了摇头,很快又点了点头。“到底知不知道?”阮云霄笑着问她。

    “不……不是很清楚,不过我觉得应该……应该是……”兔精似乎陷入了复杂的思索中:“就是补身体啊。总之吃了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吧。”

    居然还加了一个吧字,药可不能随便乱吃的呀。

    阮云霄歪头看着她,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她的天真无邪,她总是会想起从前无忧无虑的时光,同时心里觉得很羡慕也很开心。

    似乎被感染到了一样,阮云霄摆弄了一下手中的草药,开口想跟兔精说什么,却发现自己不知道怎么开口叫她,于是到了嘴边的话变成了:“恩……你叫什么名字,就算是妖,也是有名字的吧。”

    尤其是成人了的妖,肯定都会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名字的。没想到兔精却摇了摇头,说道:“我不知道……不知道呀。”

    她居然没有名字吗?该不会是自己不知道怎么取吧。阮云霄摇了摇头,仔细的看着小白兔,眼珠转了转,说道:“不如就叫你朵朵好了。看你白白的又那么纯洁就像天上的云朵一样。怎么样,你喜欢这个名字吗?”

    小白兔听了急忙惊喜的点了点头,开心的在地上蹦跳着欢呼:“好呀好呀,我有名字了,我叫朵朵,就叫朵朵。”

    阮云霄微笑着看着朵朵,感觉心情也变得开朗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有敲门声响起。

    阮云霄看着朵朵,觉得自己仿佛也找到了一丝童真,心情莫名其妙的就会变得好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有敲门声传了过来。朵朵立刻不敢说话了,小心的看着外面。

    “云霄,我可以进来吗?”居然是幕少衍的声音。阮云霄整个人立刻就紧张了起来。飞快的跑到了门边。

    此时莲清并不在,阮云霄只好向着朵朵挥舞着手势,口中一张一合的说着无声的话,想要告诉朵朵变成莲清装扮而成的那个丫鬟的样子,帮她赶走幕少衍。

    小白兔瞪大了眼睛,好像并没有看出什么来。

    “云霄,你在吗?我听说你回来了,感染了风寒,所以特地送药过来。”他的声音温凉如水。阮云霄靠在门上,一下子就没有了思绪。

    “云霄?”幕少衍疑惑的问道,接着就打算推门而入。阮云霄赶紧拉住了朵朵,让她靠到门上。

    幕少衍推了一下居然没有推开,也大概猜到了有什么事情。

    “你说句话啊。是在怪我吗?还是……”幕少衍皱起了眉头,不明白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阮云霄只能小声的在朵朵的耳旁说了几句话。朵朵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快点,阮云霄无声的说道。她怕再过一会儿幕少衍一定会直接踹门进来吧。

    朵朵急忙点了点头,对着门外喊到“小姐已经睡下了,王爷你明日再来吧。”阮云霄对着朵朵竖起了拇指。然后等着幕少衍的回答。

    “云霄,我知道你没睡。”幕少衍的声音却不是从门口响起的,而是绕到了侧面的窗户边。

    阮云霄刚刚推开窗户赏月,没有关上,让幕少衍清清楚楚的看到了里面的情况。

    感觉真不好。阮云霄往后退了一步,挡住了朵朵娇小的身形。“王爷,我就要睡了。”

    幕少衍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她的身上。眉头微微的皱起:“这个时候了,你也蒙着面纱吗?既然感染了风寒,以后就不要开窗了。”

    这些话,怎么听怎么觉得是关怀。阮云霄却高兴不起来。他关心她又能怎么样,反而让她多了牵挂而已。

    阮云霄摸了摸脸上带着的面纱,很庆幸她没有摘下来,幕少衍应该也看不出什么来。“我的病我会注意的,早就开好药了,不劳烦王爷费心了。”

    幕少衍站在窗前,淡淡的皱着眉头,手扶着窗棂,其实他想要进来很轻易就可以,但他没有“云霄,你一定要用这样的口气跟我说话吗?”

    阮云霄那微微的别过脸去,眼神黯淡无光“少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王的霸气邪妃〕〔当年万里觅封侯〕〔[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无限求生〕〔琴棋书画大才子〕〔穿成重生文男主后〕〔炮灰为王[快穿]〕〔先生,你领带松了〕〔穿越远古之红包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