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成男主角(穿书〕〔千珏之无限狩猎〕〔都市之修真奇才〕〔万古魂帝〕〔至尊帝妃:狂夫难〕〔绝世凰后归来〕〔学霸的超基因系统〕〔权力红颜〕〔极品对手〕〔美食诱获〕〔特种猛龙在都市〕〔一生一世笑皇途〕〔帝本红妆:殿下我〕〔超级纨绔〕〔都市吞噬至尊〕〔疯狂的直播〕〔快穿之Boss女配打〕〔校花之无敌高手〕〔无敌高手在都市〕〔独占娇妻:闪婚老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凤倾天下 第四十五章 所谓伊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话一出口,幕少衍的脸上就有惊喜掠过,反而让阮云霄的神色更不好了:“怎么叫你有区别吗?王爷到底是王爷,可以有很多个侧妃,可以为了王图霸业舍弃身边的人,我奢望的小小的幸福,你给得起吗?”

    这段话一说完,幕少衍就变了脸色,扶着窗棂的手用力抓紧,骨节泛白:“你是怪我在那天没有阻止父皇,怪我没有注意到你的身体状况吗?”

    阮云霄很平静的摇了摇头,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怪他吗?其实没有,她知道他的身不由己,而且也不会在意当场献舞,而且就算她真的怪过他,在他拼命护着她的时候,这种念头也该烟消云散了。

    她只是,不知道怎么去面对,她总觉的,她与他之间,总是有着那么一丝尴尬,一种让她无所适从的感觉。所以,她选择的逃避。

    是为了他,也是为了自己。更何况她只有三天的寿命,是她给不了他什么,所以要离他远远的,远远地……

    “可以请你离开吗?我要睡了。”阮云霄淡淡的声音飘荡在空气中。

    幕少衍的脸色苍白,看样子似乎想要进来,最后却松了手,消失在了阮云霄的视线之中。

    阮云霄觉得浑身无力的依靠在墙壁上,连走路都不想了,只是挥了挥手,朵朵就赶紧跑过去小心的关上了窗户。

    关完之后,回头说道:“他好像不打算走哎。”

    他没有走?阮云霄心里一动,快步走上前,透过窗户缝看着外面。幕少衍被着双手站在一棵树下,树木的阴影将他笼罩住了,看不清楚他脸上的表情。

    阮云霄弄不懂他的想法,关紧了窗户,想着眼不见心不烦。

    但是在刚刚迈步要走回床上的时候,就有丝竹声传来。

    声音清雅悠然,仿佛还带着清晨的露水,很清新的感觉。阮云霄停止了动作,靠在窗边,她不用眼睛去看,却能感受到幕少衍的存在。

    他此时,一定拿着一片树叶,微微闭上了眼睛,陶醉的沉浸在乐曲声中。

    只是吹着树叶,也可以吹出如此清音,阮云霄听着听着就入了迷,她从前,也曾经这样听过。

    那时候,幕少衍就是站在树下,陶醉的吹着树叶,而她,坐在不远处,拄着手肘看着他,眼中充满了倾慕。

    这样多才多艺又玉树临风的男子,深深的印进了她的那颗少女心中。

    那种曲调,仿佛就在她的脑海中激扬着。仿佛在她灵魂深处歌唱着。

    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吹呢?这样她要怎么睡得着?

    那声音激扬清越,直上尘嚣,时而凄切婉转,哀拗动人。

    “蒹葭苍苍。”他的歌声也突然间响了起来,声音充满磁性,歌声美妙动人,让阮云霄无法挪动自己的身体。

    “白露为霜。”这首歌……阮云霄不是第一次听到,但却是第一次有这么大的触动。这是她第一次听到幕少衍唱歌。以前从来没有过的。

    “所谓伊人……”他的声音还在继续,竟然饱含着神情,阮云霄心里不由想着,她会不会在想着自己的爱人?那个人,会是她妈?

    “在水一方……”

    这算什么?在试探还是示好?阮云霄背靠着门板,身子慢慢的滑落到地上。

    她以前似乎也想要听他的歌声,不过都没有得逞过,没想到第一次听,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他想传达什么给她呢?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歌声还在继续,阮云霄已经没有了听的兴致,起身走到了床边,和衣而睡。

    朵朵此时凑了过来,小声的说道:“姐姐,那个人到底怎么回事啊。要唱歌也不要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唱啊。而且,这种天气很容易下雨的。”

    下雨?阮云霄有些好奇,会下吗?老天不会这么应景吧。再说幕少衍在她房门外唱歌,可能也只是一时兴起。下雨了自然就回去了吧。

    这个时候天上真的有闪电划过,还有这轰隆隆的雷声,阮云霄觉得很奇怪,有这么巧吗?

    “真的下了。”朵朵反而很兴奋的样子,开心的说道:“这样他就离开了,就不会来烦着姐姐了。”

    阮云霄想想也对,下雨了更好,不过当听到刷刷的下雨声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站起身走到窗前。

    打开一条缝隙,就看到幕少衍依旧在站着,不再唱歌了,将树叶放到了唇边,却迟迟没有吹下去。

    雨水已经打到了他的头发上,衣服上。阮云霄越来越不明白,他到底在做什么?想要博同情赢得原谅吗?

    有必要吗?她在他心中,到底是个什么位置?

    轰隆隆的雷声滚过,阮云霄紧了紧衣服,天气越来越冷了。

    “阿嚏”阮云霄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喷嚏,朵朵的手突然就摸了过来,抱住了阮云霄。“姐姐冷了啊,这样有没有好一点?”

    她抱着她的时候,确实温暖了许多。阮云霄点了点头,回身打算继续睡下去。

    一道金光闪过,阮云霄突然觉得有一股很熟悉的气息出现了。那股气息一直停留在外面,闪烁着金光。

    隐约还听到一声佛号。阮云霄立刻知道是谁来了。

    她没兴趣知道不破过来做什么,只是觉得累了,想要好好休息。不过那种闷雷的声音听起来倒是让人很不舒服。

    阮云霄躺到床上之后,朵朵也靠了过来,缩在阮云霄身边甜甜的睡着了。

    雷声很快就没有了,雨声也小了很多。阮云霄也很快进入了梦乡。并不知道那一夜究竟发生了什么。

    那一夜,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又似乎发生了很多事情。

    因为莲清回来之后,神色也有些不对劲,他是在早上才赶回来的,虽然他有时候也会出去很久,但像今天这么久的阮云霄还是第一次遇到。

    但是他似乎什么都不想说,阮云霄也只好不去问。只是隐隐觉得莲清其实也有些憔悴,可能最近太过奔波的关系。

    但是即使这么奔波,也没有找到方法可以救阮云霄一命。阮云霄的身体依旧透明苍白,仿佛随时都会散掉。

    所以她一直都只能呆在屋子里,一开始还会出去走走,到了第二天就一步都不能迈出去了。连朵朵也察觉到了阮云霄的异常。

    朵朵有时候出去回来也会找些药草给阮云霄,阮云霄有时不理会,有时实在不好拒绝就吃下去了。体内的经脉确实加强了不少,但是魂魄却感觉不到什么变化。

    阮云霄一直呆在屋子里,外面的事情一点都不清楚。偶然听到一些下人谈话,才知道那天晚上,幕少衍昏倒了,不破受了伤。

    阮云霄知道幕少衍为什么会昏倒,他生着病还淋着雨,昏倒其实很正常,不过她没有想到的是,他的伤这样的重。她以为都好的差不多了,但是看昨天的样子,他伤的绝对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么轻。

    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阮云霄并不太清楚,太带着她到了山洞,应该也费了许多功夫吧。

    不破会受伤,应该跟那天的大雨有关系,这么古怪的大雨,她其实心里也能想到一点,又不太敢确定,她和莲清虽然已经逃的很快了,却也很难避免被他发现。那个人既然那么厉害,有可能找到了这里。

    其余的她也想不太明白了。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阮云霄的身体越来越虚弱,莲清不断想办法来帮她,不过仅仅能多拖长几天的时间而已。依旧是杯水车薪。

    阮云霄的心情反而平静了很多,已经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在最后的时间里,她不想总是呆在房间里。

    趴在窗前看着外面的世界,阮云霄想着应该去外面好好游玩一番。正在思索着要让莲清带她到什么地方去。是泛舟还是爬山?

    其实这样想着的时候,阮云霄的心情还是不错的。只是没想到会突然有手从后面伸出来,直接就拉住了她的胳膊。

    莲清其实就在旁边,见状立刻走过来,小心的叫道:“王爷,小姐她的身体……”

    “我知道,一会儿就会带她回来。”幕少衍沉静的说道,然后拉着阮云霄就一直往外走去。一直走到一个僻静无人的地方。

    旁边刚好就是那片湖泊。很容易就让阮云霄想到幕少衍对着湖面思念着她的样子。

    这个时候,他来找她做什么?

    “你最近到底为什么一直带着面纱?”幕少衍劈头就对着阮云霄问道,眼神很冷,似乎要将阮云霄看穿一样。

    他是发现了什么吗?阮云霄心里一紧,转了转眼珠,淡然的说道:“不是说过了……”

    “你根本没有感染风寒对不对?我去药房问过,最近并没有煮过关于风寒之类的药,而且,现在这个季节,也不容易感染风寒吧。你到底在隐瞒什么?”幕少衍这次似乎很没有耐心,一连串的说道,似乎这些话他已经酝酿了很久。

    阮云霄被问的无言了,她倒是没有想到这些,他居然还特意去看了她有没有喝关于风寒的药。他真的这么在意她吗?

    幕少衍在对面紧紧的盯着她,不放过她的每一个表情,看到她什么话都没有说,没有辩解,只是安静的看着他。幕少衍忍不住伸手抓住了她的肩膀。

    他轻轻的摇晃着她的肩膀:“那你将面纱摘下来,让我看啊。只是一小下,应该没有关系吧。”

    说完视线下移,看着她的双手。“你的双手又是怎么会是?你受伤了吗?所以不能给人看?”

    阮云霄别过头,小声的说道:“没有,没有受伤……”确实不是受伤的问题,她要怎么跟他解释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无限求生〕〔当年万里觅封侯〕〔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琴棋书画大才子〕〔守望先锋降临漫威〕〔穿成重生文男主后〕〔西游之只手遮天〕〔穿越远古之红包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