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闪婚厚爱:误嫁天〕〔总裁大人,晚上见〕〔豪门第一宠:少奶〕〔第一婚宠:老公大〕〔星宿永恒〕〔麻辣小村姑〕〔全球巨星从练习生〕〔开个诊所来修仙〕〔独家蜜爱:晚安,〕〔一路仕途〕〔高冷学霸撩妻三百〕〔全能尖兵〕〔航海与征服〕〔人生只为逗你而已〕〔妖孽主宰在都市〕〔吞噬世界之龙〕〔口袋之数据大师〕〔史上最强赘婿〕〔校花的最强仙帝〕〔螳臂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凤倾天下 第五十七章 装疯卖傻
    ,精彩无弹窗免费!

    派那些流氓围堵他们的难道不是幕少衍吗?她明明只对他说过,还有谁会知道?阮云霄突然就想起了两次在窗前看到过的人影。

    对了,难道不会是有人偷听吗?

    她可能真的误会幕少衍了。那天,她明明有看到彩蝶。彩蝶……

    阮云霄脑海中有了一个大胆的假设,却又停止住了,没有继续想下去。她觉得事情的真相就快要浮出水面了。当初陷害她逼她跳崖的凶手,她应该离他越来越近了吧。

    只要继续追查下去。她应该已经有些眉目了。

    现在的突破点还是在彩蝶的身上。

    彩蝶……阮云霄想到这里收拾了一下准备出门。莲清却拦在了她的面前。

    “不是想学习法术吗?现在就正式教你一招。”莲清微笑着说道。

    阮云霄想了想问道:“那有没有办法随时监视一个人?”关注着彩蝶的一举一动,她就不信看不出来彩蝶到底有没有疯掉。

    “这个我倒是可以做到,凭你的功力应该不行。”莲清摇着手指说道。

    “那你帮我看看彩蝶现在在干什么好了。等到晚上再开始学习法术好了。”阮云霄微笑着说道。

    莲清点了点头,手指运转,双手中闪烁出白色的光芒,然后慢慢扩大,空中就出现了镜子一样的东西。

    上面慢慢的显现出影像来。

    那里面的人,正是彩蝶。阮云霄仔细的注意着彩蝶的神情。此时彩蝶正乖乖的呆子那间偏僻的院子里。

    自从她疯了之后,幕少衍就将她随处安排到一个房间里,那里很冷清的,一般也没什么人来,外面有两个人看守着她。不过她有时候还是会偷偷的跑出来。

    此时彩蝶正在房间里,靠在柱子上,眼神空洞的看着不知名的某处。那个样子,确实感觉很痴傻。

    阮云霄看着眼前的场景皱起了眉头,她难道是真的疯了吗?也可能几次看到她都只是巧合而已。

    也或者是有人安插眼线在他们周围。这个人未必是彩蝶。

    镜像中的彩蝶摇着头,迷蒙的唱着一首童谣,看样子此时心情应该很平静,不过唱着唱着眼角却流出了泪水,哭了起来。

    她的头微微的偏了一下,看样子就像发现了有人在偷看一样。不过眼神没有焦距,又感觉她什么都没有看。

    她站起了身,往里面卧室里走过去了。然后就开始脱衣服了。这是要睡觉了?

    在她脱掉了外衣之后,莲清关掉了眼前的画面。阮云霄若有所思的看着这幅画面,她半疯不疯的样子,似乎也看不出什么来。

    这就是平常的状态吗?感觉像是疯累了在休息。阮云霄脑筋飞转,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伸手抓住了莲清的手臂。“快点带我过去,我要看一看她现在在做什么。”

    “她不是脱衣服睡觉了吗?你要我现在带你过去?”刚刚要是关的慢一点,莲清就快看到彩蝶的身体了。

    不过阮云霄还是很坚定的点了点头。“就是现在带我过去看看,我感觉事情没这么简单。”

    虽然彩蝶的目光没有焦距,看起来呆呆傻傻的,可是那也许只是假象而已,阮云霄觉得,她在这个时候脱衣服未必是巧合。她转过头的一瞬间,阮云霄总觉得她是看到了什么或者感觉到什么的样子。

    可她只是一个普通人,能感受到莲清的法术吗?

    不管怎么样,都要去看看才能放心。莲清带着阮云霄飞快的往前跑去。几个闪身间就来到了外面窗户下。

    已经躲过了那两个守卫,他们靠在了卧房外的窗户处。两人屏住气息小心的靠近。

    阮云霄将耳朵贴在上面。莲清施展了结界掩盖住两个人的气息。阮云霄开始放心的运转体内所有的灵力。

    对外界的感知力立刻就变强了起来,她可以清楚的听到里面的动静。

    “你们说她昨晚不在?今天却回来了?”里面传来了彩蝶的声音。阮云霄刚一听到心里就掠过一丝兴奋,她离真相越来越近了吗?彩蝶没有真的疯掉?

    那么彩蝶之前说的话做的事情,也许都是在误导她了?她还冤枉了幕少衍……

    “是的。”又传来了一个很恭敬的声音。彩蝶居然还可以秘密跟人碰面?

    “她真的很不简单啊。”彩蝶幽幽的说道,声音里都带着一丝戾气。“我是一定不会放过她的,王爷居然会为了她受伤,我派去的人一次次无功而返。真是可恶。”

    彩蝶似乎很是愤愤不平,“原本以为那个阮云霄已经死掉了,我可以什么都不顾及,可以得到王爷的宠爱了。没想到又冒出了一个人来。而且还紧紧抓着过去的事情不放。”

    听到这里阮云霄心里一动,当年的事情,彩蝶一定知道什么。也许今天就可以知道了。

    不过彩蝶似乎不打算继续说下去了,淡淡的对着底下的人说道:“找机会联合一些厉害的人,势必要灭掉阮云霄。”

    这样说来,之前围堵阮云霄的人,也是她喽。

    但是要怎么从她口中得知当年杀侧妃嫁祸给她的人是谁呢?

    阮云霄还是决定暂时按兵不动,免得会打草惊蛇。一定会有办法调查出来的。而且她不会再对任何人说了。

    屋内已经没有了动静,似乎人都散开了。彩蝶一步一步的朝着窗户走过去。轻轻的就推开了窗户,看着窗外。

    阮云霄就在旁边,连忙屏住呼吸,一动都不动。莲清见状急忙带着她化为一阵青烟离开了。彩蝶只是个普通的凡人,应该没有察觉到。

    两人一路飞走了。阮云霄一直在想着刚刚的对话,希望能找出什么漏洞。

    “这个人想杀你哎,要不要我干脆……”莲清比了一个杀人的手势给阮云霄。

    阮云霄摇了摇头。“杀了她线索就断了,等找到幕后凶手再来对付她好了。”

    当年的事情应该也快有个了断了。两人往回飞的途中,阮云霄看到了幕少衍的身影,心里一动,其实想走过去跟他说几句话的,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阮云霄心里是有些自责的,平心而论,幕少衍对她真的很好。但是她只能不断的回避。尽量避免和他接触。

    一是因为她的记忆,另一点也是因为她之前对他有些误会。现在确定了与他无关,反而更觉得难以面对他了。

    可是到底也应该说声谢谢吧,毕竟他救过她,为她受了伤啊。而且那天晚上,他来道歉的时候,她也拒之门外,害他昏倒了。

    总应该去告诉他她没有生气吧。

    阮云霄还在犹豫着的时候,就发现天已经快要黑下来了。关于调查和道歉的事情只能明天再做了。

    因为白天补过觉的关系,晚上反而很精神。阮云霄顿时想起了莲清要教她法术的事情。

    她还没开口问,莲清已经靠了过来。

    “一会儿先修炼一会儿三界果,然后就开始教你法术了。想学哪一类的?”

    哪一类?这是要让她自己挑选感兴趣的法术了吧。阮云霄想了想说道:“我想学攻击性比较强的法术。”

    “咦?为什么不是防护类的呢?”莲清问道。

    “因为最好的防守不就是进攻吗?”阮云霄很自然的说道。她很容易就会想起之前被人欺负时的样子。她绝对不要做一个任人宰割的人。伤害她的人一定都会付出代价的。

    “好吧。我会教你一个最适合的法术的。”莲清说完手指微动,光芒一闪,他的手上就出现了一把剑。

    “你也应该有一个自己的武器了。我觉得这把剑挺适合你的,一样的锐利,一样的嫉恶如仇。”

    说完他的手就在那把剑上弹了一下,瞪的一声清脆的声响。莲清满意的看着这把剑,然后还剑入鞘,递给了阮云霄。

    属于自己的武器吗?阮云霄接过了那把剑,慢慢的来开了剑鞘,那把剑通体晶莹,闪烁着碧蓝的寒芒。只是稍微靠近,都能感受到一股彻骨的寒意。

    阮云霄从来没有接触过兵器,但是也能察觉出来,这一定是一把好剑,单从这股寒意来讲,它应该就是带有灵气的剑。阮云霄的眼中倒映着这把剑的光芒,显得异常的璀璨明亮。

    “要不要试试它的锋利程度。”莲清笑着说道。看到阮云霄眼中露出的惊喜,他也觉得很开心。

    “好啊。”阮云霄握紧了手中的剑,然后目光在四处查看着,最终剑尖轻指,对着桌子上的那个茶杯。“就用这个试试吧。”

    茶杯应该轻易也不会被砍断吧。阮云霄故意挑选了比较难的东西来砍,她的手轻轻碰触到剑身的时候,她就已经能感觉到这把剑的锋利了。只是轻轻靠近,就觉得手上居然会隐隐作痛。仿佛皮肤就要被割裂开来了。

    阮云霄拿起了剑,对着茶杯轻轻一砍。她没有用什么灵气,只是凭着自己的力气,居然真的轻轻松松的好像割豆腐一样就把那个茶杯弄成了两半。

    果然很好用啊。阮云霄摸着冰凉的剑身,有些爱不释手的样子。

    “对了,这把剑叫什么名字?”阮云霄转头问道。莲清眨了眨眼睛,摊开双手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啊,还没有名字,不如你取一个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王的霸气邪妃〕〔当年万里觅封侯〕〔[综]BE拯救世界〕〔九爷,宠妻请节制〕〔余生很长,不必慌〕〔无限求生〕〔童养婿〕〔炮灰为王[快穿]〕〔六十年代小军嫂〕〔先生,你领带松了〕〔穿越远古之红包系〕〔权贵之妻〕〔造反成功后〕〔与你寄余生[娱乐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