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楚昭阳〕〔史上最强兽妃:邪〕〔盛世娇宠之名门闺〕〔我吞了一只鲲〕〔在青楼当头牌的日〕〔剑芒凌霄〕〔全民武道〕〔重生神医娇妻:首〕〔超级宝宝,不理总〕〔隋炀也是帝〕〔圣光武神〕〔绝命毒尸〕〔前妻归来:邵医生〕〔独占鲜妻:寒少,〕〔枭妻诱入怀:景少〕〔天命凰谋〕〔玄医枭后〕〔惹火萌妻:总裁老〕〔异能少女重生:帝〕〔烽火佳人:少帅的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凤倾天下 第八十四章 父母遇难,生不如死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不要,不要。”阮云霄不断的摇着头,嘴里大声的喊着。可是她的声音在场中显得那么的无助。

    没有人会去理会她。她什么都不能做,什么都阻止不了。

    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人,挖下了她父母的肉来,用刀切割着肉片,那么残忍血腥。那一抹抹鲜红,填满了阮云霄的眼睛。一片一片刀刀入肉,声声入耳,这种感觉,生不如死。

    她仿佛什么都听不到什么都看不到了,眼中只有着在场中受难的父母。怎么办?怎么办?不可以啊,这一定是梦,一定是梦,不是真的,她一定是做了一个非常可怕的噩梦。

    梦醒了,她的父母,一定还会好好的坐在院子里,回头对她露出温暖的笑容,一定是这样的。一定是……

    可是,为什么还是有泪水落下来,冰冷的泪水轻轻的划过了脸庞。阮云霄身旁的流云剑也开始发出颤栗,出现了奇怪的轰鸣声。

    连一把剑也看不下去了吗?阮云霄盯着场中,嘴角挂着阴冷的笑容。敢碰她最珍贵的东西,敢这样对她的父母,简直无法原谅。

    如果可以,真的好想让你们死,全部都死掉吧。这些该死的人。那些围观的人,居然没有一个人出声喊停吗?都这么的冷血无情吗?

    “你们,都给我,住手!”阮云霄一个字一个字的咬着,字字掷地有声,光是声音,就蕴含了巨大的愤怒感。

    她举得自己已经快要崩溃了,让她这样看着父母死在眼前,还不如直接杀了她来的痛快。

    她的身体和心灵都在承受着巨大的折磨,这种压迫感几乎要使人抓狂,使人发疯。然而即便是她如此凄厉的嘶喊,也没有人会理会她,行刑人的刀甚至都没有一丝的停顿,熟练的切下一块一块的肉片来。

    怎么可以,怎么可以那么的无所谓,那可是别人的生命啊,就这样夺取了,都不会赶到什么愧疚吗?

    “再不住手,就不要怪我不客气。”阮云霄喊着,虽然她也觉得自己语言有些无力,如果可以,她早早就能挣脱出来救出父母了,又何必等到现在。

    莲清也在努力的尝试着挣脱,他看着阮云霄陷入了巨大的痛苦之中,却不能帮上什么忙,心里也很不好受。

    阮云霄双目边的赤红,嘴角的笑容绽放开来,眼中还挂着泪,却很清晰的说道:“真的不信我的话吗?”

    “那就,都去死吧……”

    都去死吧……阮云霄嘴角裂开,突然猖狂的大笑。竟然有鲜血从嘴角溢出来,手中的流云剑开始发出奇怪的轰鸣声,颤栗着,阮云霄一把就紧紧的握住了。

    然后,缓缓的拉出了她的流云剑。她居然可以动了,居然可以轻易的拉开了流云剑。莲清震惊的看着这一切,阮云霄似乎还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异常。

    她的剑尖直指着场中的所有人,目光扫过了在场的每一个人。“你们,全都该死。”

    她的父母几乎已经快承受不住了,他们的表情那么痛苦,他们的每一声嘶喊似乎都敲击在她的心房。她决不允许,不能允许有人在她的面前害死她的父母。

    体内的灵力猛然间暴涨起来,有三界果的力量,甚至还有些不知名的妖力,还有一种很奇异的连莲清都不知道的力量。

    “啊……”阮云霄大声的喊叫着,周围的金色光芒越来越明亮,周围的人都被晃的睁不开眼睛,连行刑的人都看不清手中的刀子在什么地方。

    阮云霄手上的青筋一根根的鼓出来,嘶声大吼着,几乎动用了她身体中全部的力量,她在试着冲破禁制。

    那一根根细细的铁链,原本是十分的细小甚至有些透明虚幻的,此刻却边的凝实起来,将阮云霄紧紧的困住。

    阮云霄手中的流云剑直接飞了出去,狠狠的砍在了铁链之上。一下,两下,居然还是没有用。

    谁也不能阻挡我,谁也不能,谁敢伤害我的父母,谁就要死,在场的所有人,这些帮凶,看客,一个都别想逃。

    我不会,让我的父母出事的,绝对不会。阮云霄的眼中滚动着泪水,她死死的咬住嘴唇不让泪水掉下来。因为现在哭还太早,她的父母不会死的,绝对不会的。

    她相信,她可以救出他们的。阮云霄直接伸手,扯动着身上的锁链,大声的嘶吼一声。

    啪的一声,铁链居然断开了,金色的铁链无助的垂落在阮云霄的脚下。她居然真的靠自己的能量挣脱了所有的禁制。

    就在旁边的莲清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了阮云霄身上蕴含的巨大能量,不过在这种能量之中,还有着一股强烈的暴虐之气,这应该跟如今阮云霄的心境有关。

    其实阮云霄现在的样子,就像是发了狂一般,不,应该是已经发了狂了,莲清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不可预料的事情,可偏偏这禁制对他的压制力太强了,他什么都不能做。

    阮云霄双腿迈动,已经从禁制中走了出来,一步一步,沉重的移动着脚步,却在刚刚走了三步的时候,空中突然落下了一个巨大的笼子,上面还布满了奇怪的符咒,还闪烁着佛法金光。

    阮云霄恶狠狠的看着这个东西,双手慢慢的握住了笼子上的贴条。流云剑就在阮云霄的身旁漂浮着,阮云霄却似乎根本想不起来去用它,她现在,完全凭借着自己的力量,凭借着自己体内的一股火,一种执拗的疯狂。

    这样的她,真的让人有一种无法阻拦的感觉,似乎阻拦在她前面的人,都会死一般。

    遇神杀神,遇佛杀佛,她现在真的就处于这种疯狂的状态中。双目赤红,只是看着她的父母,其它什么都不去管,什么都无法想了。

    阮云霄双手狠狠的抓住了那铁条,使劲用力,将铁条迅速的往外扳动,口中还发出低声的仿佛受伤的小兽般的嘶鸣。

    然后飞快的弄开了那铁条,嘴角露出一种奇异的笑容,那笑容似乎含着伤痛的,但是又有一丝血腥的阴冷之感,让人看了就觉得不寒而栗。

    场中一时之间变得异常的安静,所有人都看着阮云霄,仿佛在看着一个怪物一般,护国大法师也不明白阮云霄为什么会突然间拥有这样强大的力量,他的符咒,法术,似乎都无法阻拦她的脚步。

    底下围观的百姓开始骚动起来,有人已经悄悄的离开了,只有卫兵慢慢的围拢上来,观察着阮云霄的一举一动。

    不过此时的阮云霄,完全感受不到周围的目光,感受不到他们的戒备,她只是往前走着,飞快的跑到了父母的身旁。一掌就击打到了行刑人的身上,那人口吐鲜血倒飞而出,直到撞击到了围墙才停了下来,落到了地上,眼看是不活了。

    阮云霄走到父母的身边,眼中出现了一丝温柔,帮助他们解开了绳索。“我来救你们了。”

    阮云霄摸着父亲的白发,泪水终于掉落。

    此时,她的父母身上都是血液,坑坑洼洼的几乎没有几块好肉。呼吸也十分的轻微,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了。

    “你……”他们艰难的开口,却不知道要说什么,大概是因为觉得她很陌生吧。阮云霄想到这里,苦涩的笑了,然后俯身到了他们的耳边,用只有他们能听到的声音说道:“我是云霄啊,你们的颜儿,我回来了,爹,娘。”

    两人都震惊的看着阮云霄,阮云霄的娘颤颤巍巍的伸出手去,嘴里似乎还想说着什么,但是居然发不出什么声音。不过阮云霄从嘴型上可以看出来,她说的是,颜儿,我的颜儿……

    可是,她的手在还没有触碰到阮云霄的时候,就重重的垂落了下去。阮云霄立刻惊慌的抬起了她的手腕,往自己的脸上放着,泪水滴到了她的手掌上,划进了指缝中去。

    “娘,你醒醒,你醒醒啊。”她摇动着她的身体,然后在全身上下搜集着什么东西,拿出了一推伤药,洒到了爹娘的身上,希望他们的伤口能尽快的愈合。

    可是,似乎没有用啊,做什么都没有用。她唯一能让他们欣慰的,大概就是她没有死这个事实了。

    怎么可以这样,她刚刚可以认了他们,就要失去他们吗?老天会不会对她太不公平了。

    不会的,不可以啊,怎么能这样呢?他们一定没事的,会没事的。阮云霄撒着药粉,还喂了一种很珍贵的保命丸,放进了他们的嘴里。

    “你们一定没事的,一定没事的对不对?”阮云霄笑着说道,脸颊上却布满了泪水。

    她将父母的身体放到了一旁,转身看着周围的人,这些人,都是帮凶,一个,都别想活。她攥紧了拳头,双目赤红。

    周围的士兵都拿着刺枪围绕在她的周围,一时之间也没人敢轻举妄动,因为阮云霄的眼神,太可怕,太阴冷,仿佛已经入了魔障。

    她,似乎想将所有人都跟着她一起,拉入地狱,这里的所有人,都该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时少放肆宠:鲜妻〕〔惜你如命〕〔萌宝来袭:爸比九〕〔娱乐之皮神饶命〕〔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继承人的小甜妻〕〔余生很长,不必慌〕〔我是诸天系统〕〔逃离恐怖游戏[快穿〕〔师士传说〕〔透视医仙〕〔雷霆〕〔剑掌诸天〕〔万理之理〕〔地府神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