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门地主婆〕〔美女总裁的神级兵〕〔大龙挂了〕〔小佛神〕〔乡野小村医〕〔超忆大师〕〔似锦〕〔绝色龙妃很嚣张〕〔重生之军妻凌人〕〔邪王独宠废柴妃〕〔别逼我撩你〕〔背叛游戏〕〔极品农妃〕〔奇怪的鬼〕〔夺鼎1617〕〔超级犯贱系统〕〔1314便利店〕〔万古神龙变〕〔无限从龙骑士开始〕〔群雄逐鹿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凤倾天下 第八十六章 什么都没有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反正她本来就是死过的人了,还会怕死么?

    有丁零当啷的声音响起,似乎是玉佩撞击的声音,一个人由远及近,走了过来。

    三人都静静的看着来人。是瑞王爷。阮云霄看了他一眼就马上别过脸去,她不知道瑞王爷来这里做什么,也不想知道。

    “云霄,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闹成这样,你为了她的父母,连命都不要了是吗?”瑞王抓着阮云霄的手认真的说道。

    阮云霄慢慢的抽回了自己的手,低声说道:“少衍,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听,你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慕少衍沉默的看着她,眼中有关怀还有些不知名的情绪。他回头挥了挥手,说道:“找辆马车将他们带回去吧。”

    三人都被带上了马车,阮云霄靠在马车边上,望着周围的景物。手指紧紧的抓紧了窗棱。她的世界,似乎已经塌掉了一角。

    她的天空,正在慢慢的崩塌着,仿佛有乌云在压下来,让人喘不过气来。

    已经有人在清理现场了,到处都是鲜血的痕迹,但是过不了多久就只会变成暗红的印记,人们也许会兴致勃勃的谈论一下,但是很快就会将这些全部遗忘。

    阮云霄将父母带了回去,就放在房间里,久久的看着他们,如果能让他们现在就复活,她愿意用一切去换。

    不要走好不好?千万不要走啊。阮云霄小心的触摸着他们的身体,心越来越痛起来。

    慢慢的揪紧了,阮云霄抱住他们,哭的不能自己。

    她还是不敢相信这一切,突然之间就觉得自己什么都没有了,连生命都没有了意义。这就是失去,这就是一个生命在你的世界里彻底消失的感觉吗?如果可以,自己永远也不想体会这种感觉。

    “云霄,还是让你的父母,入土为安吧。”莲清在一边轻声说道。经过上次在法场上使用禁术,莲清的身体变得十分的虚弱,大多数时间都是躺在床上的。

    阮云霄摇着头,转头坚定的对着莲清说道:“不,他们没有死,他们一定没有死。”

    “云霄,你不要再自欺欺人了。”莲清痛心的说道。虽然不忍心说,可还是要拆穿她。不能让她继续这样浑浑噩噩下去了。

    可是阮云霄似乎也听不进去他们的话,只是抓紧了父母的身体,摇着头说道“他们不会有事的,这些,都是错觉。”

    她突然想到了什么,努力的抱起他们想要走出去,没走几步就摔在了地上。伸手拿出了一块水晶,紧紧的握住了。

    那水晶冰凉冰凉的,没有丝毫的温度,几乎要刺破她的手掌。她有自己的坚持,她那么的努力,却还是抵不过这该死的命运。

    有脚步声响起,很轻微,阮云霄却注意到了,警惕的看着面前的人,等她看清了又觉得很无力。

    慕少衍走了过来,拉起了阮云霄。“云霄,没想到这件事情会让你这么伤心,但是,我已经尽力了。”

    阮云霄眼中还闪着泪花,看着他,半响说不出话来。她没有要怪他,这件事情能怪谁呢?可是,她现在不想要面对她,她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她也不想要慕少衍怀疑她的身份。

    “云霄,你还是让他们,入土为安吧。”慕少衍轻声说道。

    阮云霄听到这句话急忙摇了摇头,接着又点了点头。“但是,我要两座水晶棺,你可以满足我这个要求吗?”

    其实阮云霄刚刚想到的,是天泽水后面的那个大瀑布,她觉得将他们带过去,或许会有奇迹出现呢。她突然就会想到了那里面的那个人,不知道那个人会不会出现。

    可是……她如果只靠自己的力量,要怎么过去?

    慕少衍同意了阮云霄的要求,而且还送了很多的礼品慰问她,面对慕少衍的关心,阮云霄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们劫法场的事情,似乎也因为慕少衍的关系被压了下来,所以并没有多少人知道,知情的人大概也被他打点过了。

    不过,慕少衍心里就没有疑问吗?他就不会觉得她的行为很反常吗?就连阮云霄失控的事情他也避免不谈,都不会奇怪她为什么会法术吗?

    是因为他很信任她,还是因为他早就知道,早就知道她学习法术的事情?

    阮云霄觉得心里乱乱的。但是已经不会动不动就哭了,她这样软弱,对于她的父母没有半点用途,所以,要坚强起来。

    有人,似乎在慢慢的张开了一个巨大的网,想要将一切都掌控在手中。她自己先前就被冤枉,被追杀了。现在,她的父母又被人陷害了。

    这个幕后的人,到底是谁,有什么样通天的本事,布置了这一切,又是要做什么?

    阮云霄总觉得上次的事情也没有那么简单,彩蝶怎么会突然就变成了猪妖呢?而且,她还没有问清楚什么事情,她就被打死了。难道是有人不想她知道什么吗?

    她觉得最近的事情都拧成了一堆乱麻了,让人理不清楚头绪,可是这其中,似乎有有着什么样的联系。

    但是,她能从哪里查起呢?

    “当日,向皇上提出这个事情的人,究竟是谁呢?”阮云霄喃喃自语着。

    她转身走到了莲清的床边。“莲清,你有没有什么本事,是可以看到过去发生过的事情的?”

    “你把我当神了吗?我要是能的话早就帮你把一切都弄清楚了。”莲清冷淡的说道。

    阮云霄本身也没有报太大的希望。不过,既然这些事情,他做了的话,那么,总不会没有一丝的痕迹吧。

    当日,将阮云霄逼入那个绝境的人,是谁来着?

    阮云霄努力的回响,脑海中一个身影越来越清晰起来。太子,那个人是太子,是他将阮云霄逼到了悬崖边上,看着她落了下去。

    那是她和慕少衍的婚礼,最后追逐她的人却是太子。

    阮云霄看着窗外的景色,决定要开始镇定起来,她一定要查清楚所有的来龙去脉。

    她这次主动的来到了慕少衍的房间,在门外站了一小会儿,慢慢的挪了进来,慕少衍正在桌子旁边看书。

    他看的很专注,似乎根本就没有注意到阮云霄的到来。阮云霄想到之前她对慕少衍的怀疑,不知道现在这个时候,她可不可以相信他。她可以将事情都说给他听吗?

    阮云霄还是决定保险一点,不能告诉他,她小心的开口说道:“少衍,你能详细告诉我朝堂上的情况吗?是谁最开始指出我父亲造反的事情的?”

    “有很多人一起联名上奏的,不过里面,太子党居多。”慕少衍状似漫不经心的说着,然后看了看阮云霄,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云霄,你也不要太难过了,你这样伤心也不是办法,还有,朝堂上的事情,你最好不要管了。太复杂,我怕你陷进去会出事。”

    阮云霄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出去,又是太子吗?

    事情的真相究竟是怎样的呢?阮云霄转身就走到了大街上,人流攒动,她将自己仍在人海里,努力的想要忘掉所有的不愉快。

    走着走着,天上就下起了大雨,街上好多行人都走散了,只有阮云霄觉得无所谓的往前走,仿佛什么都感觉不到。

    也许有这样的一场雨也不错,她可以清醒的想想最近的问题,让现在一团混乱的脑子清楚一点。

    好多事情,她都想不明白。更重要的是,父母的事情,她也没办法释怀,她几乎要被这些事情给弄垮了。好像直接就这么倒下去,不用再醒过来。

    就这样消失,是不是也不错呢?就这样,让自己消失掉吧。

    她往前走着,突然就被人拉住了。回转身来,看到了后面的人,她默默的转身还想要继续往前走。

    慕少衍狠狠的拉了她一把,将她拉到了自己的怀里面。阮云霄就靠在他的身上,挣脱了一下,却被慕少衍楼的更紧了。

    有雨水顺着慕少衍的头发滑下来,此时的慕少衍也是全身都湿透了,阮云霄抬头看着他,隔着雨雾,他的样子似乎有些看不清楚,不过,他的眼中似乎还有这一丝温柔。

    他的胸膛真的很温暖宽广,可是,她还是想要走开。但是慕少衍用了力气,她没有办法挣脱开来。

    她只能无助的开口:“少衍,放开我。”

    慕少衍紧紧的抱着她,坚持不让她离开,他低头,一个吻突然就落在了她的额头。让阮云霄怔住了。

    她没有想到慕少衍会这么突然的吻他,在这种情况下,周围还下着这样的大雨,她的心情明明那么沮丧,她想要坚强,但还是很难释怀,这些事情,一件一件的压过来,几乎要逼得人崩溃了。

    而且,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发狂的时候会有那样的力量,难道她是什么怪物吗?所有的事情,她都想不明白。

    尤其现在,为什么,慕少衍要这样,很奇怪的,她的心居然会渐渐平静下来,她居然可以听到他的心跳声,那么强烈的心跳。

    慕少衍的嘴唇离开了她的额头,然后俯身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云霄,看到你这样伤心,这样折磨自己,我会心疼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时少放肆宠:鲜妻〕〔惜你如命〕〔萌宝来袭:爸比九〕〔娱乐之皮神饶命〕〔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继承人的小甜妻〕〔余生很长,不必慌〕〔我是诸天系统〕〔逃离恐怖游戏[快穿〕〔师士传说〕〔透视医仙〕〔雷霆〕〔剑掌诸天〕〔万理之理〕〔地府神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