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堂创建者〕〔梦裔〕〔嫡女重生:世子爷〕〔镇派小狐狸[修真]〕〔苏联英雄〕〔微笑书写青春〕〔皇姑软绵绵(穿书〕〔三嫁奇缘之丑女毒〕〔沧海幻星〕〔难道我是神〕〔重生之老子是皇帝〕〔掌贵〕〔恶少出没:猫系少〕〔祭献修仙〕〔算天命〕〔炮灰女配大逆袭〕〔不败狂徒〕〔龙珠之诸天穿越〕〔都市阎罗狂少〕〔一试成婚,总裁太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凤倾天下 第九十四章 幼稚的树精
    ,精彩无弹窗免费!

    阮云霄看着周围的一大片茂密的枝叶,觉得十分的头疼。转头怒瞪着他:“你要干什么?别耽误我干正事!”

    树妖轻轻的摸了摸自己的嘴唇,笑着说道:“这么好的东西,我干嘛要白白的看着你抢回来,自然是要自己用了。”

    “你……你这个大混蛋,你这样会害死我的。”阮云霄恶狠狠的说道。没想到这个树妖也要过来抢她的东西,将事情弄得更加的复杂了,真是烦人。她本来已经很头疼了,如果三元聚灵石落到了树妖的手里……

    不想继续想下去了,阮云霄有种预感,那会比落到巨蟒的手里跟让人觉得担忧,因为这个树精的实力深不可测,她到现在都没有搞清楚,但是那个巨蟒,她觉得自己还可以勉强应付。虽然正面打也打不过,可是利用流云剑,再加上攻击它的软肋,再加上时不时的偷袭,也许还能打斗一会儿。

    可是这个树精,要怎么打?阮云霄闭了闭眼睛,觉得太阳穴开始隐隐作痛。

    “我不是混蛋。你……你不要瞎说!”树精突然气呼呼的说道,然后扭过头去,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那个三元聚灵石。

    哼,还真是小孩子心性,这也要争辩一下,还争辩的那么苍白。

    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也许是气愤,也许是她想要看看这个树精有多幼稚,阮云霄又开口说道:“你怎么不是混蛋,我跟你无冤无仇,你偏偏要害死我,还不是混蛋?”

    树精慢慢的收回了看着三元聚灵石的目光,盯着阮云霄看,“人妖本来就是不同世界的,本来就是敌对的,我现在也没有害死你,凭什么说我是混蛋?”

    “那你为什么阻止我去抢三元聚灵石,你这样做跟要我死有什么分别?”阮云霄很快就反驳了回去。

    她被困在这里也做不了什么,只能在言语上气气他了,奇怪的是,这个妖怪居然还真的会介意别人说他是混蛋。那幼稚的样子,就好像小孩子一般。

    树妖看着远处的巨蟒,抿嘴看着阮云霄,似乎也找不到什么反驳她的话来。只能威胁的说道“你再这样说,我就把你的血吸干。”

    阮云霄冷哼了一声,“左右都是死了我还会怕你把我的血吸干么?幼稚。”

    树妖看着她拧起了眉头,最后转过头去不理会她了。

    周围散发出淡淡的绿色光芒,手指轻轻的滑动,他的指甲盖上面的绿色的像树叶一样的东西真的仿佛有生命一样,似乎可以随风舞动一样。

    他这么一滑动,立刻有大片大片的藤蔓围绕过去。

    噼啪几声,似乎阻断了巨蟒继续使用三元聚灵石。巨蟒睁着铜铃般大的双眼看着四周。仰天长鸣。

    不断的有藤蔓像鞭子一样击打下去。巨蟒开始生气了,口中喷出了毒液,碰到藤蔓之后,藤蔓就开始被一点一点的腐蚀掉了。

    阮云霄看着这些拍了下手,真是活该,谁让你之前腐蚀我的护体真气来着,这下也尝到苦头了吧。

    同时,阮云霄也在努力的试图从周围那些树枝藤蔓围成的地方冲出去。居然被人困在了这里,这个树精能在这么快的时间里就弄出了一个像牢笼一样的东西,也算厉害了。

    树妖似乎觉得光是这样远距离操控已经不能够对底下的那个巨蟒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了,于是他准备要下去,直接交手。

    阮云霄有些郁闷的想着,她之前跟这个树妖交手的时候,没有一个时候是能逼得他还要现身跟她打的,果然她的实力还是不行,还要更加的勤学苦练才行。

    阮云霄也不想就那么干看着,而且就算看,也要找个好一点舒服一点的地方斜靠着正大光明的看,不要这样在树枝间的夹缝里艰难的看到几个片段。

    她的手指尖上出现了一道又一道的白色光芒,飞快的激射出去,想要在树枝中打出一个洞来,这样她就可以出去了。

    奈何她想的很好,可是天不遂人愿。做起来可没有这么的得心应手了。

    她成功的将流云放了出去,而且自认为这次施展的不错,威力应该还蛮强的。可是,根本就没有打到那些树枝上面去。

    那些树枝居然可以自动让开一条道路,自动避让开来,等流光过去了,又自动的绕了回来,继续闭合起来,将阮云霄团团的围困在里面了。找不到丝毫的出路。

    真是可恶啊,这些树枝居然这么的有灵气,这个牢笼分明就是活着的啊。可以自己动自己躲避攻击。

    这样她到底要怎么出去?阮云霄一拳就捶到了树枝上面,居然跟打在棉花上面没什么两样。这些树枝居然还会躲避开她的拳头,只让她打到了本来就很柔软的树叶。

    阮云霄当然知道这些树枝这样绝对不是为了保护她,而是让她没有办法伤害到他们。这个牢笼到底是怎么做成的。

    如果有机会的话阮云霄真的也想学学看。

    她靠在上面,看着下方藤蔓和巨蟒之间的厮杀,看着身边的那个树精,讥讽的说道:“你怎么不亲自下去?害怕那个巨蟒一口把你吞了?”

    树精白了她一眼,皱眉说道:“我是想下去来着,可是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所以决定再等等看。”

    有哪里不对劲?哼,阮云霄不屑的转过头去,这个树精,也就只能感觉出这些了,连她重生过一次都看不出来,当初不破看到她的时候还能看出她身上的死气什么的,这个树精就只知道说哪里不对劲。修炼了那么久都白修炼了吗?

    还是阅历比较少,所以能察觉到却说不出来。阮云霄打量了一下他,觉得这个树精一定从来没有离开过这个林子,所以几乎什么事情都不太知道,所以说不出来什么不一样。那也算是情有可原。

    “我觉得你一定会输的,你根本没有那个蟒蛇厉害,你输定了。”阮云霄得意洋洋的说出了自己的判断。

    果然,那个树精不乐意了,说道:“你凭什么认为我会输?我的法力可比他强。”

    “哼,就凭那条蟒蛇都是和我正面打的,你却只喜欢躲在背后,躲在背后算什么本事,有本事就直接自己上啊。”阮云霄继续说道。

    她就是故意的,故意要激怒他,故意用激将法让他下去。

    他不在自己的身边了,阮云霄才更容易脱困出去啊。真希望这个碍眼的妖精赶紧离开。

    果然这个树精是经不起别人这样子激的。听到阮云霄说这些话之后,很快就飞身下去了,边飞还边得意洋洋的额说:“哼,我就是比它厉害,你看着我怎么对付它吧。”

    “好啊,我等你的好消息啊,大坏蛋。”阮云霄淡淡说道。

    说完最后三个字的时候,果然看到这个树精回头冲着他拧眉头,阮云霄知道他一定又想说我不是大坏蛋之类的话了,真是幼稚。

    没有树精在旁边,阮云霄更仔细的观察起周围的藤蔓,似乎思维也更加的灵活了。

    树木一般最怕什么东西呢?金木水火土五行,相生相克。那么什么是克木的呢?

    火?阮云霄想到这里眼睛亮了一下,急忙念起了莲清教过的咒语,手中很快就出现了一小团火苗。

    看着那火苗在手中跳跃着,倒映着阮云霄灿烂的笑脸。

    阮云霄赶紧将火丢了出去,碰触到了周围的树枝,周围的树枝继续开始躲避,扭了扭去的,居然将大部分的火都闪避了过去。只有很小的一点燃着了树木,但是很快就被他们自己扑灭了。

    这么有灵性。可是再有灵性,也不会躲得过强大的火势袭击吧。

    阮云霄不断的念着咒语,手中的火越来越多,如果莲清在这里的话,大概一个火龙就全部解决了吧。

    阮云霄双手放到一块,然后迅速的推移出去,双手中的火苗合并到一处去,火势越来越大。

    直接破开了一个洞。

    阮云霄终于可以出来了。她飞速的窜了出去,落到了地上。手中握着流云剑。看着两人的打斗。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也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到底是哪里不太对劲呢?阮云霄还没等找出答案来。

    战局就已经发生了变化。而阮云霄也终于知道为何自己和那个树精都会感觉到不对劲,因为,这附近,还有着更为强大的存在!

    一道血色的光芒突然闪现出来,一个身影迅捷的掠过她的眼前,那一瞬间,阮云霄几乎以为自己的眼镜要瞎掉了。这个突如其来的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那个攻势异常的凌厉勇猛,包含着强大的令人觉得恐怖的妖力,而且是用一种歇斯底里的几乎是不要命的架势发射出来的。

    就像是火山爆发地震海啸一样,声势惊人,只要看到过就会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

    那一瞬间,阮云霄心里觉得十分的奇怪,这个人明明法术已经很强了,她为什么出招还要如此的拼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她来自低空〕〔余生很长,不必慌〕〔西游之金乌大圣〕〔重生天后:霸道总〕〔穿成重生文男主后〕〔重生之仙尊归来〕〔白莲花退散,本妃〕〔夜帝独宠:天才萌〕〔冰山总裁爱上我〕〔都市逍遥医仙〕〔爱来了,逃不开〕〔情陷与你〕〔缘定终身:娇妻不〕〔圈套男女〕〔穿越五零抢夫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