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八零:麻辣小〕〔沈浪苏若雪〕〔绝地求生之最强巅〕〔魂破九天秦朗〕〔魂动九天〕〔天价妈咪:爹地闪〕〔妻逢对手,温先生〕〔惹火娇妻,宠你上〕〔纵横都市之绝世神〕〔神医废柴妃:鬼王〕〔第一狂妃:废材三〕〔恶魔校草,太过分〕〔小农妇的田园生活〕〔神奇宝贝之开挂人〕〔强势压倒李易峰〕〔总裁爹地霸道宠〕〔老婆,你好甜:隐〕〔萌妻甜蜜蜜:厉少〕〔顾少的闪婚新妻〕〔神凰玄师很嚣张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凤倾天下 第九十六章 夺命之毒
    ,精彩无弹窗免费!

    在惊讶之余,阮云霄也觉得开心,总算让她觉得再厉害的人也是有破绽的,这个女子也不是完全无法击倒的,也许莲清在这里还能跟她打个平手呢。

    两人的身影在一片震动中,倒了下去,顺着一条道滑行了下去,似乎深入了地底,感觉周围越来越潮湿了,有很多奇形怪状的石头伫立在那里。

    滑溜溜的,上面长满了青苔。阮云霄手一碰,突然手下的东西居然动了起来,她吓了一跳,倒抽了一口冷气。

    什么怪物?那感觉,滑腻腻的,似乎是……一条蛇?

    阮云霄又想到了昨晚,自己发烧的时候看到的那些幻象,难道,居然是真的吗?真的跟她推测的一样,周围存在一个蛇窟,会有很多很多条蛇来回蠕动着。

    阮云霄光是想想就觉得头皮发麻,不要啊,千万不要看到这样的场景。她正在想着的时候,就看到前方出现了一个倒挂着的黑影,像绳子一样正挂在路中间,就挡在两人的前方。似乎一会儿就会撞上去了。

    阮云霄抓紧了那个女子的衣袖,颤抖着说道“前方那个是什么?”

    那女子的目光在黑暗中似乎也能散发出红色的光芒,仔细看了一下就说道:“是一条蛇。”

    她的语气很平静,似乎丝毫都不害怕。阮云霄的心却整个都揪紧了,居然……居然是真的,那些幻象都在一一变成真的,由不得她不信,看来,有些灵异的东西确实是真实存在的。

    阮云霄人还没走到那条倒挂着的蛇前方,手中的剑已经飞快的挥击了出去。啪啪好几道光亮闪动着。

    她现在用流光已经用的得心应手了。很快那些光柱就打到了前方的蛇身上。似乎有什么东西爆开了一样,那条蛇被打的伤痕累累却依旧悬挂在那里,这种奇异的现象让阮云霄觉得十分的害怕。

    从来没见过这样的蛇啊,被打的时候一动不动,而且不是应该断裂开的吗?居然只是流出血液来,怎么打都不会掉下来。

    这是什么样的蛇啊。阮云霄直接拿着剑就冲了上去,不信打不掉这个东西。那个女子却握住了她的手腕。不让她往前一步。

    接着这个女子双手舞动,出现了一团红色的光芒,包裹在蛇身上。蛇身开始慢慢的融化了。

    阮云霄震惊的看着这一切。什么也没说,跟着这名女子继续往里走。阮云霄觉得进来这里之后这个女子就十分的小心谨慎,之前那种勇往直前天不怕地不怕的气魄倒是减弱了一点点,难道这附近有着连这名女子也会畏惧的事情吗?如果是这样,那岂不是更加的糟糕了,有越多厉害的人出现,事情就变得越发的复杂了。

    不过情景应该跟现在也差不了多少,一个树妖她都几乎应付不来呢,再多几个总不过就是应付不了而已。

    “这是蛇窟,可能会有蛇王。”女子幽幽的说道,目光紧紧的盯着前方。

    原来她忌惮的就是这个东西啊。阮云霄点了点头,也没说什么,走了几步,发现上方似乎有水珠落下来,伸手一摸,才发觉那是非常粘稠的血液。

    她仔细一闻,恶心的差点把隔夜饭都吐出来。这是什么鬼地方啊,真是片刻也不想待下去了,好想直接回家啊。

    红衣女子也注意到了她这里,微微皱起了眉头。轻声说了一句:“真脏。”

    确实,阮云霄本身就已经十分的狼狈了,如今身上还有着不知名的液体,她现在真想跳到水里面好好的洗个澡。

    红衣女子的手一挥,一道红云覆盖到了阮云霄的肩膀,适才掉落到她身上的东西很快就被清除掉了。

    不过依然很狼狈。红衣女子也没说什么,继续往前走。她可能也觉得阮云霄是个无关紧要的人吧,所以很放心的走在前面。

    有嘶嘶的声音响起,越深入,就越可能遇到厉害的蛇妖,不过,那个树精到底去了哪里,居然那么深入都不会害怕的吗?

    三元聚灵石的气息一直就在前方,似乎吸引着他们过去一样。走道里面不一会儿居然飘扬起了歌声。

    一个清亮的男子声音,在洞中轻轻的回荡着,其实声音应该算是很好听的,阮云霄听的很入迷。可是这声音,是在没有丝毫声响的山洞里面,在漆黑的甚至阴森可怖的山洞里面。就这样静静的回荡着。

    就算再好听也会让人有很不舒服的感觉,阮云霄很快就有这种感觉了,浑身的汗毛都要竖起来了。

    一种压抑的气息轻轻的敲击着她的心脏,那种感觉,为什么会让人想死呢?明明歌声是欢快的啊。应该不是歌声的问题,是这周围的氛围的问题。

    滴滴答答的水声,嘶嘶的吐着芯子的声音。还有蛇皮摩擦的声音。越来越多的蛇要出现了。

    而前方的歌声,突然就戛然而止。阮云霄知道那是树精的声音,没想到说断就断了,断的非常的不正常,明明还在唱着歌,而且歌声也没有到尾声,就快要唱到高潮了,说断就断了,而且还不是一句唱完断的,是在中间就仿佛被什么东西硬生生的给掐断的。

    感觉真的好不舒服啊。阮云霄握紧了手中的流云剑,全身的灵气都疯狂的涌动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蛇咬一口,面对未知的事情,人往往是最容易产生恐惧的,阮云霄此刻就是这样。

    走了几步,阮云霄的头突然就剧烈的疼痛了起来,她紧紧的抱住自己的脑袋,在地上不断的翻滚着,正在翻滚着的时候,就觉得仿佛有什么东西爬上了她的身体。在她的身体上慢慢的游走着。

    这种感觉,让人恨不得直接就死掉了,阮云霄觉得她的大脑几乎停止了思考,她甚至想自己出手一刀切掉自己的脑袋。

    她怎么会冒出这样奇怪恐怖的想法,阮云霄自己也弄不清楚。使劲的敲打着自己的脑子,恨不得把自己的脑子敲爆了,这种感觉真的太难受了,明明周围是很安静的,她的耳朵可以分辨的出来,但是她的脑子里似乎有着什么东西,一直在响。

    让她没有办法思考,脑子变成了一团浆糊,一片空白,只是不断的扭动着自己的身体,不断的敲打着自己的脑子,希望这样痛苦的时刻可以尽快的过去,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她不可以倒下去。她的父母被人冤枉了,她还要查出真凶。

    不能这样倒下去啊,可是,越是思考什么,脑子越是像要爆炸一样,怎么会这样呢?

    “你中毒了。”耳边突然就传来了一个清淡的冰冷的声音,阮云霄觉得这个声音很熟悉,可是她居然怎么想也想不出来是谁了,明明刚刚还见过,明明他们是一起掉下来的,她一直在她身边。

    可是她就是想不起来,她觉得自己的大脑完全丧失了思考的能力,连什么是中毒她都不太明白了。

    大脑运转的及其的缓慢,而且当她想要想清楚的时候,脑子就会越发的痛苦。

    那名女子蹲下来查看了一下她身上的情况,很快明白了问题出现在哪里,不过,她似乎没有需要帮助她的理由。

    “你的脑子里进了东西,你刚刚中了毒,我只能告诉你这些,等我拿到三元聚灵石再继续审问你。”女子站起了身体,伸展了一下四肢,似乎决定将阮云霄仍在这里独自前行。

    这个时候,也不知道阮云霄哪里来的力气,竟然抓住了她的裤脚。“不要留我一个人……我……害怕。”

    “三元聚灵石……我……不要……”阮云霄开始有些语无伦次起来,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说些什么,“莲清……慕少衍……父亲……母亲……”她都记得,她一个也不想要忘掉。

    就算中了毒,有些刻在骨子里的东西,也不会忘掉的。“流云……流云剑。”

    她慢慢的说着一些杂乱无章的话,那是那个时候阮云霄的脑海里能搜索到的几乎是所有的词汇,能说的她都说了。她只是觉得好痛苦,她想要死掉,但是又有一个声音在告诉她,绝对不能死。

    是的,再痛苦也要活着,一定要活着。那个女子转头看着阮云霄的挣扎,眼中有些疑惑和不解。

    阮云霄抓着她的裤脚,浑身都在抽搐着,尤其是大脑。那女子之所以愿意暂时留下来看一会儿,其实就是因为阮云霄胡乱说的话,她是在奇怪,这个女孩子心中究竟有多么坚强的意念,居然可以想起来这么多的东西。

    一般的人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开始想尽办法自杀了啊,可是,她想要自己活着的信念,居然这么强大。

    阮云霄一只手还在不断的捶打着自己的头,流云剑此时发出了淡淡的光芒,笼罩着她,似乎在和她一起分担着。

    阮云霄痛苦的扭曲着自己的身体,渐渐的松开了揪住裤脚的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时少放肆宠:鲜妻〕〔惜你如命〕〔萌宝来袭:爸比九〕〔娱乐之皮神饶命〕〔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继承人的小甜妻〕〔余生很长,不必慌〕〔我是诸天系统〕〔逃离恐怖游戏[快穿〕〔师士传说〕〔透视医仙〕〔雷霆〕〔剑掌诸天〕〔万理之理〕〔地府神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