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仙帝〕〔星动乾坤〕〔神女嫁到:逆天丫〕〔第一夫人:总统请〕〔红袖倾天虞美人〕〔盛世红妆:世子请〕〔重生吃货小萌妻〕〔京华烟云〕〔道圣〕〔我有女主光环[快穿〕〔战锤神座〕〔木叶之争权夺丽〕〔六十年代大神医〕〔一世帝尊〕〔HELLO,我的甜心小〕〔秦农〕〔神级修复高手〕〔夏目友人帐的悠闲〕〔血海主宰〕〔总裁大人,限量宠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凤倾天下 第一百零三章 结成契约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不破在尝试着运功引导莲清体内紊乱的气流,因为三人一起修炼三界果的关系,现在,不破的功力已经不会伤害到莲清了。

    阮云霄看着莲清的皮肤,红色青色不断闪动,看起来很吓人。

    “怎么会这样呢?我走的时候还没有这么严重。”阮云霄紧皱着眉头,也慢慢的注入自己的灵力,想要帮助莲清。

    莲清的肤色渐渐变的透明,一会儿又变得通红。阮云霄拿出了三元聚灵石,周围的灵气大股大股的涌动进来。

    莲清轻轻的睁开了眼睛,眼神有些迷离,迷蒙的看着周围。

    “终于醒了。”阮云霄松了一口气,放开了手。

    不破说道:“他现在的情况还是很不好。”

    “那就赶快结下契约吧。”阮云霄说道。

    不破点了点头,手指翻到了书中的一页,拿到了莲清的面前。“一会儿你就照着这上面的图运行灵气就可以了。”

    莲清虚弱的点了点头。阮云霄觉得他的嘴唇有些干裂,倒了些水放到了一边。

    阮云霄和莲清都咬破了食指,两根指头在空中交汇。点到了一处。双掌相对,念起了奇怪的咒语。两人心意相通。

    阮云霄睁开眼睛,可以看到莲清近在咫尺的容颜,那样的精致,那样极致的美丽,他是闭着眼睛的,所以感受不到阮云霄的目光。

    有红色青色的光芒笼罩在两人的身体,像一条丝线一样,徘徊缭绕着。在头顶形成一片小小的云。

    之后,那团云飘落到了两人的中间,上面,有字慢慢的浮现出来。

    阮云霄和莲清同时念着上面的每一个字。直到最后一个字出现,两人沾着鲜血的手指同时点了过去。

    契约达成。那片云立刻就消散了,进入到两人的身体之中。这个契约,一旦达成,就不可悔改,不能消除。

    莲清的头上已经有了汗水,运转灵力对现在的他来说还是太困难了。阮云霄很快拿了一个空碗,划开自己的手腕,将鲜血快速的滴进去。

    完成的时候,她的嘴唇也苍白的毫无血色。将碗递到了莲清的嘴边。

    莲清皱了皱眉头。“本尊……”

    阮云霄用手点上了她的唇,用很坚定的语气说道:“喝下去,只有这样你才能好,契约都结了就不能反悔。”

    莲清无奈,虽然不情愿,但还是张开嘴将那些血都喝了进去。喝完之后,他的额头就有细密的汗水流下来。

    他依照着图上指示的慢慢的修复着自己受了损伤的经脉。

    他的整个身体突然变的血红血红的,看样子十分的吓人,甚至可以清楚的看到他体内的经脉。阮云霄转头去看不破,十分的担忧。

    “这个情况正常吗?是不是出现什么差错了,是不是不是这样运功的?”

    不破也很疑惑,继续翻着手中的书,书中是这样讲的没有错啊,难道上面的图画错了吗?那上面也没有怎么说会出现什么症状,所以不破决定再看看。

    莲清身上的好几处经脉都在鼓动着,似乎随时都会爆裂开一般,那种血红色最后化为了一道丝线,在他的体内游动着。

    不过那个样子,感觉上他的皮肤似乎随时会破裂一样,莲清身子猛烈的颤抖了几下,似乎非常的疼痛一样。

    “是不是不对劲,要不先停下来好不好?”阮云霄说道。她有些看不下去了,莲清这样下去不会死吧。他本身已经很虚弱了,怎么经得起这样的折腾?

    莲清身上的血色光芒暴涨起来,包裹住了全身,让人的眼睛在那一瞬间什么都看不见了。接着,所有的一切都消散了,莲清的皮肤恢复了正常的状态。他缓缓的倒了下去,躺倒在了床上。

    阮云霄小心的凑过去,用手试了试他的脉搏,刚一试完。立刻觉得心惊肉跳。居然……没有脉搏?怎么会这样呢?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她的血不是良药吗?难道是因为她的血跟凡人的血不同,所以……不会的,莲清怎么可以死?他怎么能在这样的时候离开她呢?她刚刚才失去了父母啊。

    她不相信,绝对不相信。阮云霄的身子已经开始轻微的颤抖,似乎随时都要昏过去一样。不破安慰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施主放心,我检查过了,无碍,只是他受伤太重,所以体内有暂时性的凝泻,过去了就好了。”不破说道。

    阮云霄又看了看莲清的情况,确定了他没有事情。她这才放下心来。

    现在莲清的伤势总算可以控制住了,相信不久之后就会完全好起来的。而阮云霄现在需要的就是调查她父母的事情。

    她每天都会按时喂莲清喝她的血。也抽时间跟不破学一点法术。以现在她的身体来说,每天损失这些血也算不了什么。

    所以莲清也就没有拒绝她这样做。天天在房间里运功疗伤。

    阮云霄调查的事情,其实也有了一点眉目,她当日已经听慕少衍说过朝堂上时太子党的人最先发难的。

    不过那只是一面之词,她寻找了几个线人在很多隐蔽的地方打听,也偷偷派人到其它的府邸里查询了。

    所有的线索似乎都指向了太子。阮云霄想起自己最开始与太子的会面,每一次见到他都感觉这个人十分的阴险。他一定在背地里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不过也不能因此就认定了所有的事情来源都在太子的身上,总觉得,这样的结果来的太顺利了些,如果有机会,应该去找太子弄个清楚。

    希望真相大白的那一天不会太远,她没有太多的时间了。

    上次在山洞里,慕少衍居然可以为了她而中毒,真的很让人感动,但是,想到自己的如今的情况,想到两个人已经不可能有未来了。阮云霄决定还是尽量躲着他的好。

    虽然以前的她那么的渴望过他的爱意,但是如今,她只想越走越远,她只希望自己默默的坐着自己的事情,不要得到慕少衍太多的关心。

    巫彤的身体,也开始渐渐的好起来了,她正在慢慢的恢复当中,脸颊也开始恢复圆润了。阮云霄找到时间就会出去照顾她。渐渐的巫彤也恢复了她原本的天真活泼。

    不过,还是有一些不同的,阮云霄觉得,巫彤现在的笑容都不是发自内心的,而且话也很少,眼神总是有点飘忽。阮云霄知道,她是在思念,思念远方的亲人。

    巫彤居然对那天的事情决口不提,从来不主动说什么,就连阮云霄想说,也总被打断了。只是偶尔会问一下莲清的情况。

    也许,那是她心里一个不敢触碰的伤口吧,阮云霄也尽量不说,不过她心里还是很担心的,巫彤的妈妈,那样果决冷冽的女子,真的会这样就死掉吗?

    她出场时候的那种气势,阮云霄到现在都无法忘记,这样坚韧的女子,会死掉吗?

    这一天,阮云霄像往常一样,将自己的血喂给了莲清。

    莲清低头很快的将血喝完了,开始运功疗伤。阮云霄就在一边看着他,时不时的整理一下书籍,理清最近的思绪。

    这样的感觉,其实很平静,很安宁。也很难得的。

    不过就连这片刻的平静也有人狠心的想来打破。

    一道金光突然就笼罩在了屋子周围,莲清正在运功的身体开始微微的颤抖,额头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看起来非常的痛苦。阮云霄急忙来到了他的身边,拿出了三元聚灵石。不断的帮助他巩固好体内的元气。

    可是即使这样,莲清还是吐出了一大口的鲜血,嘴角挂着一丝暗红的血液,眼神凌厉的看着外面走进来的人。

    “阿弥陀佛。”

    阮云霄一听到这声音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了一个人来,看到他走进门来,不由的冷冷的说道:“你暗算偷袭我们两次了,这次又想做什么。”两次都害的他们那么惨,莲清倒现在都没有完全恢复呢。阮云霄总觉得这所谓的护国大法师并不是什么好人。

    “女施主,贫僧也只是尽我的本分而已。”护国大法师的声音浑厚的响起。

    阮云霄听到这话嘴角止不住的冷笑,本分?就是不论是非不管好坏只要是异类都要对付吗?这也可以叫做本分?

    “你到底要做什么?”阮云霄厉声说道。

    “贫僧要收了这个狐妖,拿去炼丹。”护国大法师一脸平静的说道。

    他的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仿佛只是在说一件吃饭喝水一般平常的事情。阮云霄却有些出离愤怒了,她也尽量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问道:“凭什么?他又没有做错什么,你这样明目张胆的残害生灵,就不怕佛祖怪罪吗?”

    “贫僧是依照皇上的旨意办事,问心无愧。”护国大法师依旧面无表情的说道。

    依照皇上的旨意?阮云霄眉头微皱,“你胡说什么?皇上会管你拿什么炼丹吗?”

    “阿弥陀佛,女施主,他是妖,本就不该留在王府,你一味包庇,只会伤害到你自己,也会让王爷为难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她来自低空〕〔余生很长,不必慌〕〔西游之金乌大圣〕〔重生天后:霸道总〕〔穿成重生文男主后〕〔重生之仙尊归来〕〔白莲花退散,本妃〕〔夜帝独宠:天才萌〕〔冰山总裁爱上我〕〔都市逍遥医仙〕〔爱来了,逃不开〕〔情陷与你〕〔缘定终身:娇妻不〕〔圈套男女〕〔穿越五零抢夫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