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楚昭阳〕〔史上最强兽妃:邪〕〔盛世娇宠之名门闺〕〔我吞了一只鲲〕〔在青楼当头牌的日〕〔剑芒凌霄〕〔全民武道〕〔重生神医娇妻:首〕〔超级宝宝,不理总〕〔隋炀也是帝〕〔圣光武神〕〔绝命毒尸〕〔前妻归来:邵医生〕〔独占鲜妻:寒少,〕〔枭妻诱入怀:景少〕〔天命凰谋〕〔玄医枭后〕〔惹火萌妻:总裁老〕〔异能少女重生:帝〕〔烽火佳人:少帅的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凤倾天下 第一百一十八章 同生共死
    ,精彩无弹窗免费!

    莲清的嘴角涌出了鲜血,身子也剧烈的晃动起来。他身前的那个妖精已经开始慢慢消散了,最后全部消失。

    而其他的妖精,都被那些白色烟雾缠绕着,一时应该出不来,想来莲清刚刚应该是用尽全力施展出的那一招,而现在,他已经精疲力尽了,什么都施展不出来了。

    阮云霄急忙走上前扶住了莲清。莲清却快速的抓住了她的手腕,很认真的看着阮云霄,说道:“快走。快。”

    如果要走,现在无疑是最好的时间,可是,莲清这个样子……

    阮云霄的眼睛上突然就蒙上了一层水雾,她轻轻的抹去了,然后依然上前扶稳了莲清,眼神中带着一丝倔强之色。

    “你放心,我一定会走,带你一起走。”阮云霄说出后面五个字的时候,莲清的唇轻轻的上扬,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阮云霄掏出了一个符咒,那是土遁术的符咒,前几天不破教给她的,不过她其实并没有真的使用过。

    不知道能不能成功。现在没有人打扰,正是施展土遁术的好时机。

    阮云霄晃动着那个符纸,对着莲清得意的说道:“看啊,我也不是只会那么几招的,不破也教给我很多呢。”

    莲清似乎长舒了一口气,然后身子瘫软在了一棵树旁边,他看起来应该是真的很疲惫了。

    阮云霄心疼的看着莲清,手指攥紧了土遁术的符咒。

    摆脱啊老天爷,一定要让我成功啊。莲清应该还不知道阮云霄从来没有成功过,看阮云霄的语气,谁都会以为她是胸有成竹的。

    可是阮云霄现在心里真的是七上八下的,害怕极了。

    一定,一定要成功啊。

    她只有这一张符咒,如果失败了,她和莲清就会错过最好的时机了。

    阮云霄握紧了符咒,心里像打鼓一样,跳动的越来越快。整个心脏似乎都要跳出来一样。

    “水为截,土为枚,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破。”阮云霄飞快的用手比划着,符咒闪烁出了微弱的光芒。

    脚下的土地似乎微微的动了几下。阮云霄急忙转身握紧了莲清的双手。

    “不破不灭,寻根之源,隐。”阮云霄继续念到。

    身下的土地似乎变的松软了一些了。符咒也放射出越来越亮的光芒。

    要,成功了吗?阮云霄激动的看着那个符咒,但是,啪的一下,那个符咒上面就冒出了奇怪的火星。

    然后慢慢燃烧。符咒整个都销毁了。而阮云霄和莲清。还站在原地,没有丝毫的移动。

    还是,失败了吗?阮云霄有些绝望的看着眼前已经化为了飞灰的符纸。

    没有办法了,是不是?阮云霄歉疚的看着莲清,莲清却丝毫没有责怪她的意思,反而转手紧紧的握住了她的手。

    他似乎是在给她力量,可是,阮云霄没有机会了吧。

    烟雾一再慢慢的消散,最先现出身形的,就是元亨。阮云霄可以清楚的看到他的样子。

    真是可恶啊。不断的和莲清作对,又联合莲清的下属背叛莲清。妖王就那么好吗?为什么阮云霄觉得莲清根本不在乎那么一个称号。

    可偏偏那么多人为了争抢几乎要抢破了头。

    元亨一步步的走了过来,看着莲清,“现在,你还有资格跟我争吗?手下败将。”

    “不是的,他不是你的手下败将,如果不是他重伤未愈,你以为你现在还有命跟我们说话吗?”阮云霄忍不住为莲清争辩道。

    元亨淡淡的瞥了阮云霄一眼,说道:“输就是输,赢就是赢,我要的只是一个结果,没人会在乎你是怎么赢的。弱肉强食,适者生存。”

    阮云霄冷哼一声,反驳道:“为了输赢,什么道义什么公平全都可抛诸脑后对吗?这样的胜利给我我都不要,不知廉耻的家伙。”

    她这么一说完,元亨立刻快速的闪到了她的面前,扬手就是一巴掌打了下去,打的阮云霄嘴角都流出了血迹。

    元亨瞪大了眼睛,逼视着阮云霄,说道:“你敢再说一遍吗?”

    不过看到阮云霄嘴角流出的血液,他似乎又觉得很痛快的大声笑道:“不管我用了什么手段,我可以伤害到你们,你们却无法伤害我,哈哈,我才是妖界之王。”

    阮云霄伸手慢慢的抹去了嘴角的血迹,冷冷的说道:“不知羞耻。”

    元亨听言再度抬手,眼看就又是一巴掌,莲清赶过去阻止了他的举动,握住了元亨的手腕,但是此时的莲清根本没有什么多余的力气。元亨的手狠狠的以甩,他的身体就不受控制的倒飞了出去。

    阮云霄急忙跟着追了过去。等到了莲清身边的时候,红菱也突破禁制走了过来,阮云霄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双眼看着红菱,说道:“你的内心真的不会有一点歉疚吗?难道,你喜欢元亨?”

    红菱淡淡的撇过了头去,说道:“不用你管。”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比权利更重要的东西,你们夺得了妖界之王又怎样,你们出卖了自己的良心。迟早会有人不服的。权力之争,从来都是你死我活,没有尽头,早早退出了才好。”阮云霄心疼的看着莲清。

    莲清此时似乎连呼吸都困难,阮云霄伸出手臂,让莲清吸她的血。

    莲清一开始还是有些抗拒,不过最后还是无奈的吸了阮云霄的血。最后甩开她的手腕,无奈的说道:“云霄,你知道你的血迹对我来说是多大的诱惑吗?你就不怕我一个忍不住把你都吸光了?”

    阮云霄听言笑了起来,信心十足的说道:“不怕,如果是别的妖我还会犹豫,但是莲清,我相信他是不会伤害我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之间已经形成了一种外人无法理解的信任。跟订立的契约无关,只关乎本心。那是在经历这些事情之后自然而然的形成的一种信任,很难去撼动的一种情感。

    “你们腻歪够了没有,莲清,今天,你就要死在我的手上了,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元亨的手中出现了一团火球。

    以现在莲清的这种情况来看,他是绝对承受不了这样的火球的。

    阮云霄挡在了莲清的身前。她是下意识那么去做的,而且做起来是那么的自然。

    元亨高高举起了火球,笑着说道:“既然你找死,那么就先解决掉你好了。”

    火球飞快的袭击出去,阮云霄已经来不及思考什么了,她只是本能的挡在莲清的身前,闭上了眼睛,感受着那股灼热的火焰。

    然而被火焰灼烧的感觉并没有传来,阮云霄觉得她已经等得够久了,她轻轻的睁开眼睛去看。

    面前似乎有一大团的水泡,将那团火焰化解了。

    “谁?出来。”元亨立刻警觉的说道,他仔细的看着周围,大声的喊到:“到底是谁在背后搞鬼,给我出来。”

    然而回应他的只有风声和刮动树叶的沙沙声,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阮云霄的心扑通扑通跳的极快,刚才的那一瞬间,她真的以为她要死了。幸好,有人救了她,可是这个人是谁?为什么不干脆一点,现身出来呢?

    阮云霄转头四顾着,她也很想知道这个人到底是谁,这样她才知道要对谁道谢啊。有一个人的手轻轻的拍到了她的肩膀。

    那双手似乎冰凉冰凉的,让阮云霄浑身一个激灵,她一回头,却什么都没有看到。冰凉的双手?

    突然有一个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云霄,跟我走。”

    寻叶?阮云霄认得他的声音,很清越的男音,很好认。看来寻叶真的没有消失,这下她总算可以安心了。

    阮云霄迅速的摇了摇头,说道:“除非莲清跟我一起。”

    她说完这句话之后,就再也没有听到任何的回应,寻叶是走了吗?就这么突然的来,突然的走?还真是不够义气啊。

    阮云霄也知道不能指望他,不过,他是不是因为她的话而伤心了呢?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阮云霄不想给他一点希望,她只希望他可以早早死心。

    莲清的声音虚弱的响起。“云霄,你知道刚才的一刻,我有多担心你吗?你不是要追查陷害父母的真凶吗?你不是有很多事要做吗?怎么可以为了我死在这里?”

    阮云霄听完莲清的话,慢慢的低下头去,小声的说道:“那时,大脑一片空白,我没有想到那么多……”

    莲清的手指轻轻的敲打到了阮云霄的头,说道:“以后不许这样了。不许这样。”前半句他是用很温柔的语调,后半句却变得异常的严肃。

    莲清的眼神很凌厉,逼视着阮云霄,似乎觉得还是不够,他抓着她的肩膀说道:“你要发誓,绝对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了。不能因为我而死,绝对不可以。”

    他的反应似乎太大了一点,阮云霄睁大眼睛看着莲清,点了点头。不过与此同时,元亨的攻击再度到来,这次,也是针对莲清的。阮云霄一时不知做什么反应。只是抓住了莲清的手腕,希望能借给他力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时少放肆宠:鲜妻〕〔惜你如命〕〔萌宝来袭:爸比九〕〔娱乐之皮神饶命〕〔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继承人的小甜妻〕〔余生很长,不必慌〕〔我是诸天系统〕〔逃离恐怖游戏[快穿〕〔师士传说〕〔透视医仙〕〔雷霆〕〔剑掌诸天〕〔万理之理〕〔地府神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