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闪婚厚爱:误嫁天〕〔总裁大人,晚上见〕〔豪门第一宠:少奶〕〔第一婚宠:老公大〕〔星宿永恒〕〔麻辣小村姑〕〔全球巨星从练习生〕〔开个诊所来修仙〕〔独家蜜爱:晚安,〕〔一路仕途〕〔高冷学霸撩妻三百〕〔全能尖兵〕〔航海与征服〕〔人生只为逗你而已〕〔妖孽主宰在都市〕〔吞噬世界之龙〕〔口袋之数据大师〕〔史上最强赘婿〕〔校花的最强仙帝〕〔螳臂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凤倾天下 第一百一十九章 莲清的心事
    ,精彩无弹窗免费!

    他的反应似乎太大了一点,阮云霄睁大眼睛看着莲清,点了点头。总觉得莲清这样说是有着什么原因的,只是她还不太清楚。

    是因为他太过于在乎她了吗?

    还没等阮云霄有思考的时间,元亨的攻击就已经到了眼前,这次,也是针对莲清的,攻击到来的瞬间,阮云霄的大脑突然就一片空白。但是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于是紧紧的握住了莲清的双手。希望能借给他力量。

    莲清用最后的法术勉强的施展出了一个结界,不过一触即碎,似乎丝毫都没有抵挡的能力。

    阮云霄轻轻的闭上了双眼,感受着清风吹过耳际。

    周围,突然间就出现了数道金光,有些符咒,似乎是从地底冒出来的一样,盘旋围绕在阮云霄和莲清的身旁。

    看着那些金色的符咒,阮云霄的眼中露出了兴奋的光芒,她知道是谁来了。

    很快,就看到不破出现在两人的身前。莲清在金光的映照之下,显得脸色更加的苍白羸弱。轻轻的咳嗽着,嘴角慢慢的往下滴落了血迹。

    “不破,你怎么会来?”阮云霄惊喜的说道,在这里碰到不破实在是大大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不破双手合十,朗声念了句佛号,然后佛珠缓缓升起,笼罩在三人的上空,他说道:“是有人通知我你们有危险,我才过来的。”

    “有人通知?那……这个人是谁啊?”阮云霄疑惑的问道。

    不破摇了摇头,“不知道,他没有留下名字,只是扔了个纸条,连面都没露。”

    这个人,既然是救人,为什么不现身呢?阮云霄有些疑惑,不过现在不是纠结在这个问题上的时候。

    眼前还有很多的敌人。阮云霄退到不破的身后轻轻的扶起了莲清。

    元亨看了看眼前的和尚,不羁的说道“身为佛门中人,管我们妖界的事情做什么?你这个和尚当的好不称职。”

    不破平静的念了句佛号,说道:“出家人慈悲为怀,遇到不平的事原就该管。更何况我本就是以斩妖除魔为己任的。”

    “说得好听,斩妖除魔,你身后的那个难道不是妖?”元亨笑着反问道。

    不破摇了摇头,似乎不愿意再与他废话,手中的符咒飞快的射了出去。元亨后退了几步,眼睛紧盯着那些符咒,手中旗子一挥动,出现了一团火焰,包裹上了符咒,似乎要将符咒烧尽。

    不破继续念动了口诀,符咒上面就裹上了一层水流。轻轻的流淌着。又是好几道符咒飘飞而出,金色的光芒大放,几乎要将元亨困在了里面。

    阮云霄拉了拉不破的袖子,飞快的说道:“不要恋战,快走。”

    她知道不破一向把除妖视为责任,尤其是这种本性邪恶的妖物,不过现在不是跟他们对战的好时机,莲清还受着伤,如果被偷袭了,很有可能会丧命的。

    不破点了点头,手中的佛珠转动着,嘴里喃喃的念着什么,金色的光芒形成了一道光柱一样,冲天而起。

    让人一瞬间完全看不到了中间三个人的踪迹。

    不破的手指微动,飞快的念动了一个口诀,然后拿出一张符纸,在上面比划着什么东西。手指轻点与其上。

    接着向空中一抛,符纸上面放射出来的光芒立刻笼罩到了三人的身上。接着符纸消散,什么光芒都没有了。三人从原地消失了。

    等到元亨从不破的那些符纸中脱身出来的时候,早已经寻不到三人的身影了,看着平整的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地面,元亨的双手握紧,眼神深邃。“我不会善罢甘休的。”

    红菱也来到了他的身边,看着那片土地,若有所思,神情似乎有些暗淡。也不知道是庆幸还是在惋惜。

    不破用土遁术带着三人一路奔跑,很快,就在瑞王府附近出现了。莲清还是不断的咳嗽着,似乎十分虚弱的样子。

    阮云霄有些担忧的看着他的状况,伸手轻轻的握住了他的手,另一只手伸入怀中,拿出了手帕帮莲清擦着嘴角的血迹。

    “他身体还没完全康复,刚才又用功过度,不过只要好好调养,应该是可以恢复的。”不破说完,从怀中拿出了一个药瓶,放到了阮云霄的手中。

    之后三人找了一个地方,修炼了一阵三界果,修炼之后,莲清体内的灵气补足了很多,脸色看起来似乎没那么苍白了。

    阮云霄带着莲清进了房间,让他好好的躺在床上。莲清虽然躺着,却一直没有睡着,只是看着屋顶。

    什么时候莲清也有这么多的心事了?阮云霄坐在他的附近,拄着下巴看了他一会儿,然后拿起笔在书上写写画画。

    过了一会儿,大概是真的累了,莲清睡着了,阮云霄也有些困意,准备到另一个床上休息。

    不过她站起身朝莲清那里看去的时候,发现莲清满头是汗水,似乎很辛苦的样子,阮云霄走过去擦了擦他的汗水。

    却被莲清一把就攥住了手腕,攥的非常的紧,似乎要把她的骨头捏碎一样。阮云霄皱起了眉头,碰了碰莲清,轻声说道:“莲清,醒醒。”

    莲清的手依然紧紧的攥着,眉头慢慢的尽皱起来,嘴唇颤抖,似乎要说出什么的样子,不过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莲清垂下了手腕,轻轻的闭着眼睛,不过手指还是抓紧了床单。

    是最近一连串的事情让莲清身心俱疲,所以现在他才会这样做噩梦吗?

    阮云霄歪着头看了他一会儿,直到确定他已经睡着了,才走到一边睡下。

    不过一躺下,阮云霄也做了很多奇怪的梦,梦里,似乎看到莲清身上流了好多的血,嘴角带着凄惨的笑容,可是嘴上却说:“不许你挡在我的前面,绝对不许。”

    一会儿又似乎到了一个小舟上,湖中有个巨大的泡泡,泡泡里面是寻叶带着微笑的面庞,他的眼神透着一种刻骨的心痛,他说:“千万不要忘记我。”

    最后,阮云霄梦到了自己的父母,他们微笑的看着她,还像以前一样,她在他们身前甜蜜的撒娇,爹娘在一边哈哈大笑。

    最后醒来的时候,外面已经是繁星满天,莲清已经坐起来了,正在看星星。

    阮云霄轻手轻脚的走过去,不过还没到莲清身边的时候,就听见他说道:“云霄,你看那些星星像不像眼睛,一闪一闪的。”

    突然问起星星,阮云霄也专注的看着天上的星星,却没有回答莲清的问题,只是说道:“听说,人死后就会化作天上的一颗星星,会在天空中照耀着曾经出现在它生命中的人。”

    阮云霄双手抱膝,坐在地上说道:“我的父母应该就在天上吧,他们在看着我,所以我不能流泪不能让他们看到我的脆弱,他们一定希望我每天都是开开心心的。”

    莲清忍不住转头去看阮云霄,阮云霄的侧颜在星空的照耀下闪烁着一种别样的朦胧的美丽。

    “云霄,你还真是豁达。”莲清说道。

    阮云霄摇了摇头说道,“不是我豁达,是没办法,我总不能每天以泪洗面,天天都好像活不下去似的吧,逝者已矣,活着的人就该好好珍惜。”

    莲清听言似乎很认真的响想了一会儿,然后点了点头。可是眼神还是有些暗淡。

    “你说的也对,以前,我总觉得我好像什么都不用在乎,什么都已经拥有,我是妖王,而且有无限的寿命,可以随意挥霍玩耍。不过,真的遇到了一些事情,让我觉得淬不及防。”

    莲清似乎要将什么给阮云霄听了,阮云霄看着他的眼睛,很认真的听着他说的话。

    “那天,你走了之后,那个所谓的护国大法师进来找我,我是真的没有多少还手的能力,不过我也知道你不会就这样放下我不管。不破很快就出现在了房间里。”

    “不破拦在了我的面前,虽然对面是他的师父,不过他还是想要与他据理力争。他一直想要表达的大概就是我是一个好妖,没有害过人,反而救过人,不应该受到不公平的对待。那个护国大法师就觉得不破将他说的话都当耳旁风,他还是依旧古板的遵循着只要是妖,就应该除恶务尽的原则。”

    “他们之间争辩了一阵也没有结果,护国大法师说他是皇命难为,必须要收我回去。所以,不破只能跟他打了起来。”

    当时不破的脸上也满是歉疚,上前一步,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得罪了师父。”

    不破的手中的念珠就飞快的旋转起来,跟护国大法师的佛珠相对抗。两边撞击之下,出现了好多粉末。

    不破丝毫不让的看着自己的师父,护国大法师有些愤怒的看着他,似乎是悔恨自己居然教出了一个如此忤逆的弟子。

    虽然不破的法术也小有所成,而且又一起修炼过三界果,但是护国大法师的法力毕竟更为深厚,又是不破的师父,熟悉不破的路数。

    所以,不破战斗起来是非常的吃力的,似乎支撑不了多久的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王的霸气邪妃〕〔当年万里觅封侯〕〔[综]BE拯救世界〕〔九爷,宠妻请节制〕〔余生很长,不必慌〕〔无限求生〕〔童养婿〕〔炮灰为王[快穿]〕〔六十年代小军嫂〕〔先生,你领带松了〕〔穿越远古之红包系〕〔权贵之妻〕〔造反成功后〕〔与你寄余生[娱乐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