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契约冷妻不好惹〕〔毒医狂妃:邪帝,〕〔红楼名侦探〕〔穿越之纨绔小王爷〕〔修罗刀帝〕〔变身女王陛下〕〔夜帝独宠:天才萌〕〔惹火狂妻:邪帝,〕〔诸天万界反派聊天〕〔绝色女总裁的贴身〕〔校花终极保镖〕〔重生支配者〕〔快穿:黑化男神,〕〔侯门医妃有点毒〕〔末世宠婚:军少,〕〔快穿影后:金主他〕〔猎妖高校〕〔史上最牛主神〕〔这里有妖气〕〔漫威之最强生物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凤倾天下 第一百二十九章 断裂的丝线
    ,精彩无弹窗免费!

    寻叶缓缓的说道。

    阮云霄的心里咯噔一下,树没有根,那么结果,自然不言而喻。怎么会,怎么会这样呢?

    “那你……”后面的话阮云霄再也说不下去。

    如果树木没有了根,要怎么活下去。她不知道,不过此刻她多么希望能够找到方法。

    “我一定会找到方法救你的,你要等着我,一定要。”阮云霄说道。

    寻叶摇了摇头,说道:“没关系,我不在乎。”他一脸无所谓的表情,阮云霄看着就觉得心里不舒服。难道就因为她不喜欢他,就对这个世界绝望了吗?就不去在意自己的生死,任由自己的生命凋零。

    阮云霄转头去看别的方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我要怎么联系你?”阮云霄看着寻叶说道。

    寻叶露出有些为难的表情,其实今天来找她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永远不再见的,没想到阮云霄却看出了他与平常的不同,将他的计划都打乱了。

    阮云霄知道他此刻的想法,她捏着手中的树叶说道“你想我们永不再见是想我愧疚一辈子吗?你别忘了,我可以通过这个感受到你现在的情况的,你想等着它全碎掉了我才突然醒悟你已经不在了吗?我不要那么傻,我要通过我的努力让它恢复到完好如初。”

    看着阮云霄捏着他的树叶,寻叶也拿出了她的头发。黯然的看了几眼,

    阮云霄用手缓缓的向着叶子中注入灵气,虽然裂缝看起来好了一些了,可是寻叶的情况根本没有丝毫的好转。

    他的右手还在不断的往下滴着鲜血。

    “为什么要毁掉你的根灵,你做了什么事情吗?”阮云霄有些疑惑的问道。包括之前,在那个大树里面寻叶也受了伤,不知道是跟谁打了一架,她因为喝了酒一直都不太清楚,还有那天树林里那么大的阵仗,那些阵法,全都是为了寻叶。到底是为了什么原因,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

    “其实也没什么,那个人之所以一直在找我,跟我作对,就是因为我在树精中是比较特殊的存在。”寻叶说道。

    “因为我是灵树,先天就有着优势,不过我一直与世无争,甚至不愿意化为人形,直到你出现之后。我变化为人,离开了本体,也拥有了根灵。此时我在这片树林中的地位就发生了一点改变。因为与生俱来的尊贵,很多树精想要拥立我做他们的王。而那个摩根,就是现任的王。”

    “虽然我不在意,但是他很在乎,他的地位受到了威胁,威严也打了折扣。所以,他开始跟我作对,而且还联系其他的妖物跟我作对,在那个梦境里是一次,在树林里又是一次。在树林中的那次,准备的最为周全,他几乎联合了所有他的亲信之人,设下了很厉害的阵法。也就是这一次,毁掉了我的根灵。我逃出了阵法,手腕也受到了无法治愈的伤。”

    “说到底都是摩根做的怪,我知道,你等着我,不要让我找不到你。”阮云霄说道。然后从怀中掏出了一条银色的丝线,系在了寻叶的手腕上。这样,她就可以找到他了,也好帮他解开咒法。

    看着阮云霄转身,寻叶想了想跟了上去,拉起了阮云霄的手,带着她很快的来到了瑞王府的附近。

    看着阮云霄进入了围墙,寻叶也转过了身。对面却站着一个人,似乎等在那里很久了的样子。

    阮云霄很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莲清还没有回来,应该还在外面查那些尸体的事情。

    躺倒在床上,觉得有些疲惫了,虽然解开了一个疑问,可还没想到解决问题的方法,关于太子的事情,也不知道自己的猜想到底正不正确。总觉得哪里还有些问题。

    过了一会儿,阮云霄因为疲倦不知不觉就睡着了。醒来的时候莲清就坐在她的床边,阮云霄愣了一下,然后伸手推了推莲清。说道:“你知道一个树精的根灵被毁了要怎么去修复吗?”

    莲清摇了摇头,神色似乎有些恹恹的,难道心情不好吗?

    阮云霄转过身,仔细的看了看他,莲清的头微微的低着,似乎在看着地板。

    “莲清,你查到什么了?还是查的过程中发生了什么?”阮云霄疑惑的问道。然后她想要让莲清直视着她的眼睛,觉得那样也许能看出点什么来。

    不过莲清很快就别过了身子,刻意的避开了阮云霄的目光。

    这样更让阮云霄觉得莲清有些不对劲了,不过莲清此时已经站起了身体,背对着她,走到了窗口边。

    阮云霄刚想走过去的时候,不破来找他们了。阮云霄拿出了三元聚灵石。到了三人一起修炼的时候了。

    莲清快走几步挪了过来,手放到了三元聚灵石之上,跟着他们一起运功,不过眼睛还是微微的往下看,头也微微低着,刘海儿滑下来,让人看不清楚他的神情。

    虽然担心,可是莲清不想说,她也不能强逼着他说什么。

    所以三人在沉默中修炼。灵气在周围翻滚围绕着。阮云霄忍不住开口问道:“不破,你知道怎么修复一个树精的根灵吗?你知道有一种咒法可以让人不停的流血,怎么才能解开?”

    不破沉吟片刻,说道:“我也听说过根灵的事情,根灵在树精中并不常见,只有稀有的树或者神树才会有的,非常重要。不过关于根灵我也只知道这些了,毁灭根灵已经很难了,修复应该就更难了吧。但是那个咒法也许我能找到办法。”

    “那也好,能帮一点是一点。”阮云霄说道。

    三个人修炼完了,不破就回去取关于咒法的书,只剩下阮云霄和莲清在房间里,有一种死寂般的沉默。

    阮云霄觉得这种气氛很压抑,于是靠过去,想要逗逗莲清:“喂,莲清,你到底怎么了?还是你在生我的气吗?”

    “没有,我只是有点累了。”莲清的声音闷闷的传过来。阮云霄伸手放到了他的额头上,莲清像是被烫到了一样快速的跳开去。

    那个瞬间莲清抬起了头,正对上了阮云霄的双眼。对视之后,阮云霄疑惑的看着他,“你也没有发烧啊。到底遇到了什么?”

    莲清用手轻轻的放到了自己的额头处,然后再度抬起头看阮云霄,然后淡淡一笑,说道:“逗你的啊,我没事。”

    看到莲清带着微笑的脸庞,阮云霄这个时候才有些放下心来,说道:“那就好,不过你有什么事的话一定要跟我说才行啊,要不然我会很担心的。”

    莲清微笑着点了点头,用手很自然的榄过了阮云霄的肩膀,说道:“好啦,我会有什么事情啊,我可是妖王啊。”

    阮云霄仔细的上上下下的看了看莲清,然后点了点头说道:“嗯,好的,别忘了你说的话哦,如果真出了什么事我可不放过你。”

    莲清微笑了一下,然后转头看向了窗外。

    不破带着书回来了,在树上翻找了一阵子,发现了解开寻叶身上咒法的方法,不过会有点危险。

    如果没有用好自身会受到反噬。

    不破决定亲自施法看看,莲清却拦住了他,说道:“还是我来吧,你的属于佛法,会和他身上的妖力起冲突的,我来成功的几率比较大一点。”

    阮云霄有些意外的看着莲清,说道:“你什么时候那么好心了,会去帮助一个陌生人。”

    她记得莲清以前并不喜欢参与这种事情的,尤其是莲清根本都没见过寻叶,却愿意冒这么大的风险帮助他。

    莲清转头无所谓的说道:“怎么了,我心情好想帮就帮了,不行吗?”

    “好吧,那事不宜迟快点走吧。”阮云霄说道。

    三人一起出了瑞王府。阮云霄手中拿着一条银色丝线,轻轻的对着丝线吹了口气。丝线在闪动着。阮云霄用灵力感知着寻叶的方向。

    她在前面带路,两人在后面跟着。寻叶的行踪不知为什么非常的飘忽不定,阮云霄觉得很奇怪,他都受伤了,总是这么快速的移动,难道伤势不会加重吗?

    等到走了一阵,银线的光芒就消失了,阮云霄找不到他了。她回头看着不破,问道:“怎么办?这个还是你教给我的,遇到这种情况是怎么回事?”

    不破接过了那条银色丝线,双指合拢,手指上冒出了淡淡的金光,然后轻轻向前一点,有什么东西亮起又消失了。

    接着,银色的丝线就化为了灰烬。

    不破说道:“应该是他不想让你找到他,所以毁掉了银色丝线,不过上面显示,他最后到达的地点,就在这附近。”

    不想让我找到吗?阮云霄有些失望的想着,一个人如果铁了心不想见到你,就算努力去找又有什么用,就算他是在附近,他一直不肯出来她又能怎么办?

    不破低头看着地上的银色丝线,突然再度开口说道:“不对,他应该不是自己动手毁掉的,而是出了事情,导致丝线自己断裂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无限求生〕〔当年万里觅封侯〕〔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琴棋书画大才子〕〔守望先锋降临漫威〕〔穿成重生文男主后〕〔西游之只手遮天〕〔穿越远古之红包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