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驭兽狂妃:魔帝宠〕〔无上医仙凌冽〕〔惊世医妃,腹黑九〕〔云端的诱惑〕〔八零小军妻〕〔重生商纣王〕〔邪神修炼手册〕〔美女董事长的近身〕〔快穿之不是炮灰的〕〔联盟之佣兵系统〕〔心理操纵师〕〔倾世盛宠:粗野将〕〔绝密试验档案〕〔觅时记〕〔我的女仙老婆〕〔女帝在上〕〔文坛救世主〕〔诸天万界监狱长〕〔盛唐女帝〕〔寒门贵子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凤倾天下 第一百三十章 成长的代价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你怎么知道?”阮云霄疑惑的问道,怎么这么快就换了一个说法,让人觉得有些莫名其妙的。

    “因为那灰烬的颜色不对劲,如果是他自己毁掉的,应该是白色的,现在却是黑色的,说明他遇到了很不好的事情,丝线有了感应,自行断裂了。”不破分析道。

    自行断裂?是什么样不好的事情能坏到让丝线自行断裂呢?阮云霄不敢再继续想下去了,总觉得心里很慌乱。

    急忙拿出了那个小叶子,仔细的凝神看过去,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啊,小叶子还是之前的那个样子,没有增加裂痕,不过也没有变好。

    说明他还是维持着之前的状态吧。可是,那么一直流血,他还能撑多久啊。阮云霄但有的想着。心里总觉得被什么压着,压抑的让人难以呼吸,虽然相处时间不长,可是真的不想他有事。

    莲清轻轻的闭上了眼睛,然后迅速的睁开了,眼中有白色的光芒一闪而逝“我想,我知道他在哪里了。”他说道。

    三人走到了一个地方,那个地方看起来空荡荡的,前面有一块巨大的青色石头。莲清的手轻轻的伸了进去。

    他的手居然轻而易举的就穿破了石头。莲清回头轻声说道:“这是妖界的异度空间,很奇妙的地方。我觉得,他应该就在里面才对。”

    “你为什么会那么觉得?”阮云霄有些好奇的问道。

    “因为方圆数百里都没有什么妖气,我觉得最有可能的就是他被藏进了这里面。”莲清说道。

    阮云霄觉得莲清说的很有道理,于是和不破两人没有什么犹豫的就走了进去。

    进入了石块,似乎完全变了一副场景,里面有横贯天际的巨大的彩虹,还有似乎从银河倾泻下来的巨大的瀑布。

    有的地方有一推奇形怪状的石块,有的地方有好几块破碎的躯体和骨头,还有的地方有一片缤纷浪漫的花海。莲清看着那些或美轮美奂,或阴森可怖的奇异景观对两人说道:“这里的东西大多都是虚幻的,你们看到的所有东西都有可能是假的,所以不必太在意。”

    阮云霄点了点头,然后闭上了眼睛,在这里,不应该为外物所干扰到。就像他们明明经历了瀑布,阮云霄却根本听不到水流的声音。

    确实很奇怪,不过这样的一个地方,要如何去找到寻叶呢?

    阮云霄正这样想着的时候,就看到寻叶从前面走了过来。她使劲的眨了眨眼睛,觉得这该不会是幻觉吧。

    寻叶走过来的时候,莲清很自然的挡在了阮云霄的身前,冷冷的说道:“你是谁?”

    寻叶看着莲清目光有些许的黯淡,然后目光越过了莲清,投射在阮云霄的身上,那种目光,似乎有着柔情但又似乎什么都没有异常的冰冷。阮云霄心里一动,总觉得怪怪的,这目光,是不是少了点什么呢?

    “寻叶,你怎么在这个地方呢?”阮云霄从后面走上前问道。

    寻叶的目光又继续放在了不破的身上,嘴角勾起,突然笑着说道:“这位大法师,是来这里除妖的吗?莫不是要毁了这里?”

    “寻叶……”阮云霄轻声说道。寻叶怎么会说这样的话呢?以他的心性,应该不会这样才对啊。

    寻叶伸手拿出了阮云霄的头发,放到唇边轻轻的吻了一下,然后说道“云霄,你还记得我们的誓言吗?永结同心,白首不相离。”

    “你在乱说什么?你根本不是寻叶对不对?”阮云霄大声的说道,然后怒瞪着眼前的这个人,寻叶的眼神才不会如此的深沉,他不会将自己的心思隐藏的如此深,更不会满口胡邹,说一些让她难堪的话。

    莲清的眼神阴沉下来,看着阮云霄说道:“你真的,跟他说过这样的话?”

    寻叶淡淡的微笑着,然后潇洒的转了个身,身后的右手还在不断的滴着血液。然后,他就那么走着走着,消失不见了。

    阮云霄愣在了原地,看着他远去的背影,那不是寻叶,她可以确定,可是他这样出现,到底有什么目的呢?

    “莲清,你相信我,他是假的。”阮云霄回头对莲清说道,然后继续往前走。她并不担心莲清会怀疑她,因为莲清那么熟悉这里,应该也能辨别出真假才对。

    不过她的想法此时其实是十分错误的,莲清现在相不相信,已经不是他自己所能做决定的了。

    不破的目光在莲清身上停留了很久,最后摇了摇头,跟着阮云霄继续往前走。

    走着走着,居然就走到了一片沙漠,不过那片沙漠的中央,却是一颗参天巨树,那棵树中,似乎还有着许多许多的小房间,看起来很漂亮很宏伟壮观。

    这棵树,真的好眼熟,阮云霄确定自己曾经看到过的,在寻叶的梦境里面,那时候,那棵树剧烈的摇晃了一断时间,就是在那个时候,寻叶遭到了第一次围攻,似乎受了很重的伤。

    在那棵树下,阮云霄再次的看到了寻叶,他奄奄一息的躺在那里,眼神目不转睛的看着阮云霄,里面布满了伤痛之色,他现在似乎连喘息都十分的困难。

    不过阮云霄依然在怀疑,刚才的既然是假的,现在这个也未必就是真的,她记得,就算寻叶很难受的时候,他也不想在她面前表现出来的,他的想法十分的简单,既然喜欢对方就不应该让对方心疼。

    所以他才一再的隐瞒自己的伤势,现在这种出现的方式,不像是他会做的事情啊。

    不过出于好奇,阮云霄还是开口问道:“寻叶,你的伤势怎么样了?”

    寻叶惨然的笑着对阮云霄说道:“云霄,上次我骗了你,其实我的根灵,就是在这里被毁掉的,是因为你的缘故,才会被毁掉的,可是,我不想你知道。”

    “既然不想我知道,现在又何必说呢?”阮云霄很淡然的说道,她从一开始就认定额这个寻叶是假的,所以他的话她也没怎么在意。

    寻叶淡然的笑着说道“因为有人,一定要我告诉你这些。云霄,我要跟你说对不起。”

    阮云霄疑惑的看着寻叶,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他有对不起她吗?没有啊。他到底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

    寻叶勉强从地上站起了身体,然后指着那一片巨大的树木,说道:“其实这一切,都是我活该,是我自作自受,我想让你永远记住我,我想到的方法,就是在你面前消失,然后让你一生都牵挂,是我那时候太自私了,所以,现在全都是自作自受。”

    他的话语中有些痛惜还有很多的悔恨,而且,也掺杂了一丝的心疼。

    “云霄,那天,我们一起喝了很多的酒,你睡得十分的香甜,我很喜欢那个时候的你,看起来那么美丽那么安静。就想一直一直看下去就好了。”

    “这时候,那些人就来了,他们不是第一次来,不过我也没想到他们会来的那么突然让人无所适从。我急忙起身迎战,不过打了一阵却觉得有些力不从心。他们似乎做了什么手脚,或者下了什么药,不过那个时候的我,根本就没有注意到罢了。”

    “接下来。他们就拿你的性命做威胁。其实也许那个时候有更好的解决方法的,解药并不一定非要在他们那里得到,那并不是多么厉害的毒药,可是,我偏偏有些冲昏了头,我只想着要你永远记住我,想着只要是为了你,牺牲什么都是无所谓的。”

    “所以,我用根灵交换了解药,他们拿到根灵之后,发现他们根本无法摧毁根灵,那个时候你也没事了,我就想要跟他们痛痛快快的打一场,拼个鱼死网破也没关系,我是故意的,故意想在你面前死掉。让你记得我,那个时候我的想法就是那么幼稚,你有时候说的真的没错。”

    “再后来,你也知道了,我受了伤,不过那伤势虽然很重,却没什么要紧的,只要有足够的时间还会复原的,但是,根灵却再也拿不回来,他们回去,似乎找到了什么办法,毁掉了它。”

    寻叶惨笑着说道:“我就是这么不懂事,连根灵都不当做一回事,直到我发现自己没有了家,只能四处漂泊的时候,我才觉得自己做错了。我觉得我的爱太自私了,看到你的牵挂我发现我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开心,因为我永远无法得到你的心,又何必要让你一直亏欠我呢?”

    阮云霄此时真的有些感动了,不是因为寻叶是因为她才交出了根灵,而是因为寻叶真的长大了。他不再会想要她永远记得他了。但是,这种长大又让人十分的痛心,因为付出的代价实在是太惨重了。

    “寻叶,既然你都想通了,那么就让我帮你,解掉你身上的咒法,修复你的根灵,之后我们两不相欠,各自回归到原本的生活,好不好?”

    寻叶微笑了一下,点了点头,不过眼神中还是有着很多的酸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王的霸气邪妃〕〔当年万里觅封侯〕〔[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无限求生〕〔琴棋书画大才子〕〔穿成重生文男主后〕〔炮灰为王[快穿]〕〔先生,你领带松了〕〔穿越远古之红包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