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驭兽狂妃:魔帝宠〕〔无上医仙凌冽〕〔惊世医妃,腹黑九〕〔云端的诱惑〕〔八零小军妻〕〔重生商纣王〕〔邪神修炼手册〕〔美女董事长的近身〕〔快穿之不是炮灰的〕〔联盟之佣兵系统〕〔心理操纵师〕〔倾世盛宠:粗野将〕〔绝密试验档案〕〔觅时记〕〔我的女仙老婆〕〔女帝在上〕〔文坛救世主〕〔诸天万界监狱长〕〔盛唐女帝〕〔寒门贵子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凤倾天下 第一百六十五章 全都杀了吧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样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地界,阮云霄觉得心有些慌乱了,总感觉有人在摸它。然后一个激灵。快步跳开了很远。

    流云剑铮的一声瞬间出鞘,阮云霄有剑在手,才稍微安了那么一点心。

    虽然流云剑上散发着淡淡的蓝色的光亮,可是依然照不亮这个地方。

    无数恶鬼的声音,在周围哀嚎着,凄厉的尖叫着,控诉着对这个世界的不满。

    不破和尚抬起手指抹了一下眼睛,眼中金色笼罩,在这恢弘的皇宫里,没想到也有这样的地方。

    莲清看着四周,努力抵制着这种强大的鬼气。

    不知道太子这样做,到底有什么目的。将这么多鬼魂囚禁在此处,对太子又有什么好处呢?

    黑暗中,莲清拉住了阮云霄的手。担心他们会在这里面走散了,迷失了。

    阮云霄转头,却看不清楚莲清的脸,只能听到他低低的声音。“别怕。”

    虽然看不到,阮云霄也莫名的安了心。

    这次来,果然证明这是有问题的地方。跟太子绝对脱不了关系,这些鬼魂,应该就是枉死的冤魂。

    其实,知道这些就足够了,应该走了。

    但是,这个地方,只是靠近门口就会凶险到有生命危险的地方,岂是这么容易,能够来去自如的?

    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进来容易,出去,就未必了。

    这里的鬼魂都是枉死的,所以,戾气极重。

    很多种声音交叠在一起,似乎有很多鬼魂想要触碰阮云霄的肌肤。阮云霄举起流云剑,草木皆兵。

    不过瞪着大眼睛,却看不清楚他们的样子,突兀的,眼前突然就出现了一个面目狰狞苍白如纸的脸颊。

    阮云霄根本没有想到会看清楚眼前的鬼魂,惊恐的尖叫了一声,往后退了好几部,莲清一直拉着她的手,所以也跟着退了好几步。

    然后顺势,将阮云霄搂在了怀里,伸手,手中白色的光芒闪过,瞬间,劈到了那个恶鬼的身上。鬼魂尖叫着后退。

    但是,依然有更多的恶鬼笼罩过来。声音凄厉:“我死的好惨啊。好惨啊……”

    阮云霄捂着耳朵,和莲清一起跌跌撞撞的朝着门口走过去。

    但是他们进入之后,这里面就启动了一个诡异的阵法,已经不是随随便便可以出去的了。

    不破无奈叹息,说道:“再多些时间,应该可以破开阵法,逃出去。”

    他手中佛光闪烁,却很快有鬼魂围绕过去,在周围转着,身上的戾气严重干扰了不破的心神,让他的作法几次中断,很难继续了。

    阮云霄只是站在原地,紧紧的拉住了莲清的手,感受着里面的温度,才能确定自己还拉着一个活人,还有人陪着,所以,不怕不怕。

    阮云霄安慰着自己,却有鬼魂轻轻的在她的耳边吹气,阮云霄低头,不去管,只是说道:“再靠近,杀了你们。”

    其实她这话也只是吓唬而已,鬼魂本就已经是死亡的状态了,她的法术在他们身上没那么有用了。不过也是可以打上一打的。

    “女儿啊,我死的好惨啊,我不甘心啊。”突然,有一个声音,清晰的传入了阮云霄的耳中。

    阮云霄猛地抬头,身体开始微微的颤抖起来,莲清感应到了她的变化,急忙反手捏了捏她的手腕,说道:“我带你打出去。”

    阮云霄却听不进去莲清的话,轻轻的,对着虚无开口,“母亲?”其实,明知道是假的,母亲的魂魄不可能在这里的,她再清楚不过,但是,听着那熟悉的声音,陪伴了她十几年的声音,阮云霄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维了。戾气,慢慢的缠绕到她的身体,慢慢的,寻着缝隙,钻了进去。

    “女儿啊,救救我,救救我呀。”声音又继续传过来,凄惨哀伤。

    阮云霄睁大了眼睛,手指紧紧的在身侧握成了拳头。

    救?要怎么救?她做过最大的努力了,在行刑台前,她努力想要冲过去,最后,却只能眼睁睁看着里面,自己的父母,被一片一片的切割着血肉。

    她无能为力,那时候,她觉得自己头顶的天都塌了,从没有一刻那么痛恨,那么痛恨自己的虚弱无力。

    为什么,她不可以再强大一点,再强大一点,将所有的敌人,全部撕碎。

    全部……撕碎。

    阮云霄的眼睛,在黑暗中,似乎还散发着微光,她觉得,自己能看到周围的东西了,包括莲清。

    莲清察觉到了阮云霄的不同寻常,说道:“屏气凝神,这里戾气太重,云霄,你一定要小心。”

    小心?小心什么呢?阮云霄迷蒙的看着她,站在原地,无数的怨气在她周围缭绕着,在她心神凌乱的时候,悄悄的进入她的体内。一丝一丝的,侵蚀着她的灵魂。

    “女儿,还记得那些人吗?凶手,他们都是凶手。”

    那个声音,只有阮云霄能够听到,所以,莲清虽然察觉了阮云霄的变化,却无法找到原因,只能看着阮云霄,眸光沉沉,在黑暗中,收敛了目光,阴沉了脸色。

    凶手,都是凶手。那时候,阮云霄记得清清楚楚,所有人,都在阻止她,他们都不让她靠近,他们杀了她的父母。那些人的面目,那么的可憎,比鬼魂还要可憎。

    那些人,欺负她只是个弱女子,欺负她没有足够的能力。所以,随意的践踏,践踏她一直放在心底的父母。

    阮云霄的双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什么话都听不进去了,身边,是浓浓的戾气。

    莲清不断的摇晃着她的身子,看到她的样子,十分的担心,但是,如今的阮云霄,已经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了,她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想知道。

    莲清一声一声的呼唤她的名字,他说,“云霄,醒醒啊,云霄,你看看我,你仔细看看我,你到底在看着什么?”

    阮云霄的目光,一直望着前方一望无际的黑暗,彻彻底底的黑暗,然后,任由那些黑暗,将自己全部包裹了。

    一旁的恶鬼在低声笑着。哈哈,这个女的果然好骗,

    阮云霄就那么任由戾气,在她的体内肆虐。

    侵蚀她的每一寸肌肤,到达每一个角落。她的眼中,所有的神色都消失了。只剩下怨恨,也只有怨恨。

    她要杀人,将这个世界上,所有辜负她的,所有伤害过她的人,统统杀掉,都杀掉吧。你们该死,全部都该死。

    想着,阮云霄已经狠狠的甩开了莲清的手,而且面目上,是一脸的鄙夷,哼,都是假惺惺的,这个世界,都是假的,谁会对你好,谁会真心待你?都是想要害你的,都预谋着杀了你的。

    看看这些鬼魂,都是太傻太天真,才会被害到如今这个凄凉的地步。

    浓重的戾气在她的体内肆虐盘旋着,阮云霄的眼神越来越冰冷,慢慢的,没有了丝毫的情感。

    “你看这个世界,都是肮脏的,丑陋的,虚假的,充斥着欺骗谎言惺惺作态,醒醒吧,别被那些迷惑了,所有人,都该死。”还有女鬼在帮阮云霄洗脑。

    阮云霄只牢牢记住了后面的六个字。“所有人,都该死。”

    那么,就去死吧。阮云霄掌中出现了一团红艳艳的火苗,映在她苍白的面孔上,让人看得心慌。

    莲清怔怔的看着阮云霄,看着她眼中手中的火都烧起来。手中出现了一团晶莹的白色。

    阮云霄转头,看到了离自己最近的这个人。

    就从他开始吧。杀了,都杀了。阮云霄嘴角挂着笑容,但是面目还是十分的狰狞,那笑容,也带着几分残酷与狰狞。

    莲清伸手,手中的白光落到了阮云霄的手掌心中,将那团小火苗扑灭了。

    刷的一下就没了。阮云霄看着自己的手心,皱了皱眉头,笑容也没了,真的愤怒了。

    该死的,都去死吧。说完抓住了流云剑,不过流云剑因为她手上戾气的腐蚀,剑身颤抖着,原本在上面覆盖着的五彩缤纷美丽流转的色彩,都被一点点的侵蚀着,几乎快要变成一把全黑的宝剑了。

    莲清快步走上前,狠狠的按住了阮云霄手中的剑,对着她,笑的极为的勉强。

    “云霄,快醒醒,我是莲清啊,你不记得了吗?不要这样……”他还不想失去她。

    阮云霄冷冷的笑了,说道:“你们,全都该死,都去,死吧。”咬牙恶狠狠的说着这些话。

    莲清愣了,阮云霄这么快就被戾气腐蚀的几乎要失去自我了吗?

    阮云霄想要举起剑狠狠的朝着莲清插下去。莲清用手腕按紧了她的剑,然后轻轻地夺过了她的剑。说道:“这么凶险的东西,我先帮你保管吧,好不好?”

    阮云霄更是愤怒了,大声喊着:“你还我,还给我。把我的东西全部还给我,我的父亲,我的母亲,他们都在哪里,你说啊。”

    那件事情的阴影,阮云霄到现在都没有走出来。莲清抓住了阮云霄的手腕,双臂前伸,将她紧紧的搂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王的霸气邪妃〕〔当年万里觅封侯〕〔[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无限求生〕〔琴棋书画大才子〕〔穿成重生文男主后〕〔炮灰为王[快穿]〕〔先生,你领带松了〕〔穿越远古之红包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