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隋之我是罗成〕〔抗战之烽火狼烟〕〔美漫从超人开始〕〔1号宠婚:军少追妻〕〔万界从斗破逼婚开〕〔奶爸戏精〕〔重生翻译官:痞少〕〔特工娇妻:总裁,〕〔魔帝归来之都市至〕〔他来自1943〕〔电影世界当警察〕〔燕藏雪〕〔花开半夏君约此生〕〔哑姑玉经〕〔道术达人〕〔我在都市修个仙〕〔修神外传仙界篇〕〔大魏武神〕〔强势攻婚:霸道bo〕〔山海秘藏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凤倾天下 第一百六十七章 疯狂的,吻
    ,精彩无弹窗免费!

    阮云霄眨着眼睛,定定的看着他,半响,轻轻的伸出手去,想要摸一摸他的长发,摸一摸他的眼睛。但是在还没有触碰到的时候。

    身体已经抑制不住的剧烈颤抖起来,那些戾气,在她的体内胡乱的游走着,刺痛着她的每一根神经,她的意识一下子又混乱起来。

    莲清的手轻轻的按到了她的肩膀上,问道:“怎么了云霄?”

    阮云霄抬头看他,眼神已经转为一片冰冷,她狠狠甩开了他的手,后退,后退,再后退。虽然意识已经模糊了,但本能的,不想伤害眼前这个人。

    她胡乱的跑着,前方,出现了一道佛光。不破还在努力的破除结界,想要出去,身边围绕着一群厉鬼。

    阮云霄瞪大眼睛看着,然后嘴角溢出了冷笑。

    手中的剑再次举起来,优雅的划了一个弧度,狠狠的挥落下去,火光四射。

    不破正在全力施法,同时努力克制周围的干扰,努力跟戾气坐着殊死搏斗,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攻击落下来。

    阴狠毒辣,干脆利落,分明是致人死地的打法。

    不破挥手,想要阻挡,已经晚了,流云剑毫不客气的刺过去,剑气先至,不破不得不中止了作法。

    用全力让流云剑的剑尖偏差了几分,只是擦破了他的手臂。但是他自己,已然被剑气所伤,身心俱疲。

    那些恶鬼凄厉的大声笑着,乐的看着这些人自相残杀,最后都死在了这里,再好不过了。

    阮云霄的身体晃动了几下,体内的戾气更盛,眼中慢慢的退却了所有的敢情,变得六亲不认,只有一团汹涌的浑浊的雾气。

    流云剑飞回了她的手中,阮云霄体内的戾气汹涌,她想要毁灭一切,她的眼中,只有死人,没有活人。

    都去,死吧。

    双手紧紧的握住了,体内的气流汹涌澎湃。手狠狠的挥落下去。不破轻轻的咳嗽了几下。艰难的躲避着。

    心口窒息的难受。

    阮云霄不管不顾,眼里只剩下了一个声音,就是,杀,杀,杀。

    莲清及时赶来,阻拦下阮云霄的攻击。不破踉跄着坐在地上,盘膝运功,努力的抑制住体内的血气上涌。刚才强行中止了运功,对他的损伤不小。他闭目凝神,周身笼罩着金色的光晕,慢慢的修养着。

    身上的袈裟上佛光闪烁,那些恶鬼并不敢靠的太近,不过也在尽最大的努力干扰着他。希望再让他运岔了气。

    现在的结界,只要再努力的冲一冲,应该是可以冲出去的。只是阮云霄这个样子,如果不能恢复,他们可能谁都没法活着离开这里了。

    阮云霄体内的戾气肆虐咆哮着。几乎要将她撕碎了,无数声音,都在淳淳善诱,每一声,都是想要拉着她,一同下地狱的。

    阮云霄已经分辨不出,自己到底在哪里了,眼前似乎有朦朦胧胧的光亮,她觉得的,自己的心魂,都要散开了一样。

    没有自我,一团虚无。没有目标的飘散着。

    动作机械的重复,但是,依旧是狠戾无比,不含一丝的感情。

    她的剑挥动的异常的快速,每次挥落之时,都会带起一股强大的戾气。直冲着莲清的面门扑过来。几乎要将他整个人都包裹,吞噬了。

    莲清努力抵抗着这些,眉目平静,他不是不担心阮云霄,他只是,认定了阮云霄一定可以扛过去,一定可以的。

    莲清的手中出现了一朵又一朵的莲花,依次绽放。美丽耀眼,引得周围的鬼魂都惊叫着逃窜。躲在阮云霄的身后。

    阮云霄看着那美丽的花朵,觉得似曾相识,不过很快,眼中只剩下摧毁一切的感情,她才不在乎什么莲花,她要的,只是摧毁,摧毁一切美好的事物,那就是,全部了。

    阮云霄举起已经完全被黑色笼罩的流云剑,流云剑上面包裹着厚厚的一层戾气,狠狠的挥落下去。

    准确无误的打在了那朵冰莲之上。

    黑色的气流在不断的涌动着,喧嚣着,冰莲就在流云剑的下方,已经开始有碎裂的迹象。

    阮云霄的全部身心都在那朵冰莲之上,眼睛直直的看着冰莲,面无表情,除了摧毁,还是摧毁。

    这时候,却有一个人,从身后,紧紧的环住了她的腰身。

    阮云霄浑身一震,一动不动。没有什么变化。

    她的动作,还僵持在那里,依旧在凝神对付着眼前的冰莲。

    莲清紧紧的环住了她的腰,感知着她身上巨大的戾气,然后一点一点的,帮她必出体内。

    只要能有片刻的清明,莲清就会带着阮云霄离开这个地方,拼了命也要带着她离开。离开之后,才可以一点一点安静的帮她去除掉体内的戾气。

    在这样昏暗,这样恶鬼缭绕的地方,阮云霄想要完全恢复是不太可能的了,她身上戾气已经太深了。

    不破还在一边默默的运着功,在一片黑暗中,扑捉到了莲清的双目。两人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心领神会。

    想要闯出去,他们两个必须好好配合。

    莲清想着,手更加的紧了紧,阻挡着那些戾气进入阮云霄的体内,同时,慢慢的帮阮云霄将戾气引走。

    虽然他的身体也免不了被戾气损伤,但是,管不了这么多了。

    阮云霄手中的流云剑,已经将那朵冰莲破开了。冰莲上,出现了一道又一道的痕迹,一点一点,碎裂开来。

    痕迹越来越多,最后布满了冰莲的全身,然后,啪嗒,尽数掉落在地上,粉粹成沫。

    冰莲消失了,莲清体内也是一阵气血翻涌,嘴唇溢出了血迹,低落在了阮云霄的肩膀。滚烫滚烫。

    阮云霄手中的流云剑,黑色似乎淡了一点,应该是刚才在对抗冰莲的时候,剑上面的戾气被冰莲上面的纯净之气,净化了很多。

    是少了很多,但不是没有。阮云霄依旧是神情冰冷的样子。低头,看着自己腰际的双手。

    另一只没有握剑的手,狠狠的按了下去。

    紧紧的抓着莲清的手腕。指甲划破了莲清的肌肤,身上的戾气一点一点的消磨着莲清身上的妖力。

    “云霄,你清醒一点好不好!”莲清有些焦急,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做才能唤醒阮云霄。

    “你觉得所有人都该死吗?那么,你拼命保护过的那些人又算什么?还记得吗?朵朵,巫彤,我……寻叶。这些人,你难道也会希望他们一个个都死掉吗?”莲清在阮云霄的耳畔说道。他的手还是握的紧紧的,坚决不要放手。

    阮云霄愣怔了一下,眼神空洞的看着前方。手指微微的松了松。莲清趁着这个时候,快速的板过了她的肩膀。

    摇晃着她的身体。“不要抛下这些人啊,醒过来吧。云霄。”

    阮云霄的嘴唇动了动,没有说什么,体内的戾气还在慢慢的被莲清导到外面去。

    莲清越过她的身体,看了眼不破,不破再次点了点头,并且站起了身子。

    莲清心里稍安,然后目不转睛的看着阮云霄,看着她茫然的眼神,看着她轻轻颤抖的身体,她此刻,是不是也在天人交战呢。

    云霄,你还好吗?

    他的目光,静静的注视着阮云霄,阮云霄开始挣扎,手中的流云剑嗡嗡作响。

    目光也是浑浊的。莲清的目光,定在了阮云霄柔软的嘴唇上。她刚刚,无声的想要说着什么,却最终没有抵过周围恶鬼笼罩的戾气,最终还是选择推开他,选择跟这个世界作对。

    莲清没来由的心痛,于是,他做了一个很疯狂的举动。

    很疯狂的,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做的举动。

    他紧紧的抱着阮云霄的头,然后,深深的吻了下去。手掌在后面按着阮云霄的脑袋。

    火热的唇轻轻的贴在上面,感受着唇下冰凉的温度。阮云霄的身子在不由自主的战栗。

    手中的流云剑桄榔一声落地了。

    他的吻,那么火热,那么的认真,仿佛要将她揉进了骨血中去。

    阮云霄的身体,那么的冰冷,冰冷到没有一丝的温度,冰冷到对这个世界绝望了。但是,莲清的唇,那么的火热,火热到要将她的心燃烧起来。

    他要给她,所有的温暖。

    他的气息。紧紧的缭绕着她,将她轻轻的包裹。火热的唇,动作却很轻柔,轻轻的,慢慢的,一点一点的探寻。

    阮云霄的眼神,渐渐变得迷蒙了,原来,眼中的那些冰冷尖锐的东西,那些对世界的控诉和绝望,都在一点一点的消散。

    她感受到了,这个世界,还是有着温暖的。朵朵,巫彤,寻叶,还有莲清,她都用生命去保护过,以后,也愿意用生命保护。

    这个世界,还有着这么多的牵挂,那么多的希望,又何苦绝望呢。

    阮云霄的眼角湿润了,体内的戾气在慢慢的往外扩散着。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莲清开始动手了,手中金光四射,仔细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大门。手慢慢的握成拳。手中的佛珠轻轻的飞动,引起那些恶鬼的哀嚎,纷纷的避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谁都不能碰我的季〕〔六十年代小军嫂〕〔守望先锋降临漫威〕〔九爷,宠妻请节制〕〔金算盘〕〔权贵之妻〕〔重生野性年代〕〔[综]BE拯救世界〕〔幽灵判官〕〔童养婿〕〔当年万里觅封侯〕〔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小红唇〕〔造反成功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