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唐第一太监〕〔王妃在上,神秘王〕〔杀手萌妃:太子殿〕〔逆天嫡女:鬼帝,〕〔万古最强师尊系统〕〔皇后每天都无视朕〕〔乡村小神龙〕〔一生一世笑皇图(〕〔下载新世界〕〔重生狂妻:靳爷,〕〔重生之逆天复仇〕〔天下豪商〕〔男神睡务局〕〔惹火狂妃:邪帝,〕〔凡人开挂〕〔名媛归来:越少的〕〔惹妻入局:狼性大〕〔神级渡鬼系统〕〔灵界女帝〕〔重置天下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凤倾天下 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可能是太子
    ,精彩无弹窗免费!

    每个人脸上都是阴晴不定的表情,步履匆匆。

    三人一打听,才知道,王府里死了人。就在今天,有人发现了尸体。

    偏偏是今天,偏偏是瑞王府。

    阮云霄怎么想,都觉得和太子一定拖离不了干系,说不定就是太子干的呢。

    这人死的,还真是时候啊。

    原本只在城中发生的命案现在都转移到府中来了,怪不得每一个人的脸色都不好看呢,可能都怕下一个就轮到自己了吧。

    原来在瑞王府里做事,也会这么的不安全。

    阮云霄决定去看一下尸体,莲清跟着她一起去,不破先回房休息了,告诉他们如果有什么发现及时来通知他就好。

    尸体已经转移到了停尸房里,听说仵作已经查验过了。

    于是阮云霄直接去询问了仵作,仵作听她禀明了自己的身份,于是一五一十的将查验的结果告诉了她。

    大概就是,这些死者体内的血液仿佛吸干了一样,与之前的几个死者应该是相同的死法。

    果然,阮云霄猜到了会是这样的结果,只不过求个证明。

    这下子,太子一定脱离不了干系了。阮云霄突然想起了皇宫里发生的事情。他们一路走,确实没发生什么事。不过,她看到了一个对他们有很大威胁性的人。

    就是那个护国大法师,他们在太子府里看到了他,只是惊鸿一瞥,并没太留意。

    不够,既然护国大法师在太子府里,是不是说明,这个法师,也跟这件事情有关呢?阮云霄一向对这个法师是没有什么好感的。

    表明上悲天悯人实际上心狠的可以。看起来正直无私但总给人感觉阴险难测。虽然总说是皇上的旨意,但是他有时候,做的未免也太绝了点。每次都把不破支开,每次都来阴的,算什么本事。

    不过看到了,也不能说明这个法师确实有着什么不可告人之事,毕竟都是猜想,而且这人还是不破的师父,总要给几分面子的。

    阮云霄沉吟了几下,然后带着莲清回到了王府,总觉得事情应该已经理出眉目来了,阮云霄觉得幕后黑手应该就是太子无疑了。

    现在,一定要想办法找出证据,不过,太子的下一个目标好像就是瑞王府啊,如果瑞王府垮了,最受益的人就是他了。

    阮云霄想了想,觉得应该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告诉慕少衍才行。但是今天这个时候,那么多的宾客,洞房花烛之夜,总不好搅了别人的兴致,况且她也拿不出确凿的证据,看来只能再等等了。

    那一晚,阮云霄彻夜不眠,脑海中,涌现出了很多很多的画面,都是以前无忧无虑的她,更年轻更单纯的她。她在路上一边跑,一边喊着:“少衍哥哥,少衍哥哥……”

    她一直一直的向前跑着,前面的身影不时的回头张望着,时不时露出一个温暖如春风的笑容。让她拼命的往前跑着。

    他对着她伸出了手,她紧紧的抓住了,然后,两人一同往前跑,他消失了,她却掉入了悬崖,一直掉一直掉,耳边是呼呼的风声。心里只有一个人的名字,少衍……

    再然后,她醒过来,慕少衍就在一旁照料着,他对着她温柔的笑,眉目如画的样子。她伸手,想要抓住他。他却消失了。

    之后,她依旧在那条宽阔的大道上,依旧往前跑,但是,只有她一个人,她把她的少衍哥哥弄丢了。是真的弄丢了,再也,找不回来了。

    阮云霄辗转着惊醒,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房顶。他们之间,再也回不去了吗?此刻,他正在芙蓉帐内,温香软玉,共度春宵。阮云霄微微的笑了,眼泪却打湿了眼眶。

    等到第二天,确认瑞王没有出府之后。阮云霄独自一个人走到慕少衍的房间,还没有进去的时候,就听到一阵笑声。然后是低语声。

    看来如婉应该也在里面。阮云霄想了想,没有直接从门口进去,给那些丫鬟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一个人来到了窗户旁边,那两个坐的位置,正对着窗户。

    阮云霄看的非常清楚,两人在说笑着什么。

    如婉的脸上一直带着淡淡的笑意,慕少衍的眼眸中带着如水的温情。真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慕少衍正在喂如婉吃葡萄,如婉先是娇羞的低了一下头,然后张开樱桃小口,将葡萄含在嘴里。

    想必那葡萄吃起来一定是鲜嫩多汁吧。

    这样,阮云霄反而不好打扰了,于是转了身,却有一个温柔的男音在身后响起:“云霄,有事吗?”

    阮云霄顿住了脚步,觉得有些尴尬。于是转过身,淡淡的笑着。尽量让自己的表情自然一些。

    “确实有事,不知道……”阮云霄看了一眼如婉,轻声开口:“王爷现在能不能抽出时间来。”

    慕少衍又将一颗葡萄塞到如婉的手里,然后问道:“很重要的事情吗?”

    “有关最近发生的命案。”阮云霄说道,至于重要不重要,她想,慕少衍心里应该自有考量吧。

    慕少衍歉疚的看了看如婉,说道:“晚点一起赏月。”如婉乖巧的点了点头。说道:“王爷先去忙正事要紧。”看起来温婉大方,丝毫不在意阮云霄的身份。

    慕少衍站起身,来到外面,两人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坐在了石凳上。此时,暮色沉沉。

    “你好像很少来找我,每次找我,都是为了一些正经的事情。”慕少衍轻笑着说道。

    这话,阮云霄不太明白其中含义,只知道他说的确实是实话,没有要紧事,她一般不会找他的。

    “王爷,想必你也知道,城中的命案和府中丫鬟的命案都是一个人所为的。”阮云霄开口说道。

    慕少衍点了点头,说道:“自然是知道的。”

    阮云霄沉吟了一下,说出了自己的看法,“王爷,我知道这样说可能有些唐突,但是,我怀疑,幕后的那个凶手,就是太子。”后面那句阮云霄压低了声音,避免让外人听了去。

    慕少衍的脸色微微变了变,似乎对阮云霄的这番说辞非常的不满。

    “我知道你现在不太相信,但是,你听我继续说下去。我偷偷的查探了太子府,我发现,其中一个房间,充满了鬼气,都是那些死者的冤魂。而且……”阮云霄本来想说,瑞王爷在太子眼里是一个极大的威胁,所以,他已经把魔掌伸向了瑞王府,不过慕少衍打断了她的话。

    “够了。朝中之事,你一个小女子,怎有资格妄下论断?”慕少衍沉着脸说道。

    “我说的每一个字,都是有理有据的,王爷,你应该仔细想想,而不是直接否定。”阮云霄说道,眼神执着,目光如炬。

    慕少衍偏转过头去,半响,才说道:“云霄,很开心你告诉我这些,但是,不可能是太子。”

    阮云霄不懂,问道:“为什么不可能,所有的证据指向的都是他,我不明白除了他还会有谁。”

    “是谁都好,总之不会是皇兄。我相信兄长不会是那样的人。”慕少衍一字一句的说道,说的斩钉截铁。

    哪里来的自信,那么肯定。太子跟他的关系很好吗?皇室中的兄弟有几个会真心相对啊。

    阮云霄没想到慕少衍会是这样的反应,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总觉得无论说什么,慕少衍都不会改变他的想法了。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慕少衍转回头,握着她的手说道“朝中的事情太过险恶,你还是不要来蹚浑水比较好。”

    阮云霄的目光落在了两人的双手间,然后轻轻的抽出了自己的手,不解的看着他:“为什么,那么肯定?”

    慕少衍沉吟一下,说道“最近的事情,我也查访了许久,我知道了一件事情。”

    阮云霄聚精会神的听着。

    慕少衍接着说道:“我听说,冤死的魂魄越多,炼化之后,就越会让人心想事成。”

    原来是这样,阮云霄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说法,这样,倒也说得通为什么那个人要杀死这么多的魂魄,并且把这些冤魂聚集在一起了,原来是为了炼化啊。

    “所以,我觉得,皇兄他已经高居太子之位,他何苦要徒增杀孽,自毁前程呢?他未来是要当皇帝的,还需要用这种手段,让自己心想事成吗?”慕少衍说道。

    阮云霄静静地看着他,怎么也不能认同他的说法:“可是,他现在只是太子,在没有坐稳皇位之前,一切都是未知数,也正是因为他只是太子,他害怕会节外生枝,所以一定要得到皇位。”

    “你也知道,如果太子最后没有当上皇帝,下场会是怎样吧。”阮云霄继续说道,然后仔细的观察着慕少衍的反应。

    慕少衍轻轻的笑了,手指轻轻摸着阮云霄柔软的头发,看了看要落下的太阳。“云霄,好久都没见到你了吧,我们一起走一走吧。”

    “只是几天而已。”阮云霄笑声的说道。

    “哦?几天吗?可是感觉过了很久呢。”慕少衍轻轻笑开,脸庞在落日的辉映下染着淡淡的黄色光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王的霸气邪妃〕〔当年万里觅封侯〕〔[综]BE拯救世界〕〔九爷,宠妻请节制〕〔余生很长,不必慌〕〔无限求生〕〔童养婿〕〔炮灰为王[快穿]〕〔六十年代小军嫂〕〔先生,你领带松了〕〔穿越远古之红包系〕〔权贵之妻〕〔造反成功后〕〔与你寄余生[娱乐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