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秘使者〕〔女帝打脸日常〕〔重生之抱住警草好〕〔六宫凤华〕〔重生为后之皇后在〕〔重生七零:军妻也〕〔无限求生〕〔我在泰国开店卖佛〕〔重生商海〕〔龙神至尊〕〔快穿:吾儿莫方〕〔我不是天王〕〔兵者〕〔无敌小皇叔〕〔末路英豪传〕〔官道巅峰〕〔武逆焚天〕〔黎明之剑〕〔盛少,情深不晚〕〔最强军宠:蜜爱狂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凤倾天下 第一百七十二章 意想不到的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阮云霄落在地上,嘴角还在不断的滴着血液,呆呆的看着天空,空中还是有好多的树叶迎风飞舞。

    在空中画着诡异的弧度。

    阮云霄看着莲清,眼中充满了担忧。

    不破已经来到了跟前,符纸伸出,金光闪动着。莲清淡淡的笑了笑,不屑的看着他,说道:“小和尚,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没想到今天你主动送上门来了。真是好啊。”

    然后,他就毫不客气的动了手。

    阮云霄召唤来了流云剑,支撑着自己站起来,但是因为失血太多,身体晃动了好几下。

    她的脸色苍白,嘴唇却是红艳欲滴的,看起来反差很大。

    阮云霄轻轻的摸了摸自己的嘴角,然后靠在一旁的树上,看着天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东西。

    心中总感觉涌动着一股奇怪的东西,她总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总感觉,今天这里的人,总是要死一个的。

    阮云霄揪紧了胸口,摇头说道:“不会的,不会发生的。”他们都是好朋友啊,怎么会有人死呢。

    那边莲清和不破打的越来越激烈了,飞沙走石,天昏地暗。

    莲清身边出现了一朵诡异的黑色的莲花,然后慢慢的靠近不破,那朵巨大的莲清,几乎要将一切都侵蚀的样子。

    不破手中的练珠也开始慢慢的变大,上面佛光闪动,对抗着那朵黑色的莲花。

    两边的力量开始剧烈的冲击着,发出巨大的声响,旁边的树木都直接拔地而起,狂风肆虐。阮云霄用手支着剑,努力让自己靠在地面上。感觉自己都快被封吹起来了。

    莲清嘴角轻蔑的勾起。然后快速的将黑色的妖异莲花往前推移。嘶嘶的,黑色的气息四处流窜。

    金色的光芒越来越微弱了。

    不行啊,不能让莲清伤害不破啊。

    阮云霄努力的撑着身体,摇摇晃晃的来到了不破的身后,然后用手轻轻的覆盖在了不破的背上。接着源源不断的输入了自己的内力。

    阮云霄已经很虚弱了,现在能做的,其实也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根本不能扭转如今的局面。

    很快,不破就真的支撑不住了,眉毛都几乎要被烧掉了。

    妖异的黑色莲花中慢慢的幻化出了可怕的火焰,几乎要将不破和阮云霄包裹住了。

    然后,砰的一声巨响。天地间似乎都暗了一暗。什么都看不见了。

    阮云霄的身体抛飞了出去,一直飞一直飞着。不知道要飞出去多远,不知道她还能支撑多久。

    难道,最后死的那个,就是她自己吗?无所谓了。阮云霄淡淡的笑着,死亡的一瞬间,反而什么都不去想了什么也不想苛求了,也许因为早早就做好了准备所以反而很容易就看开了。

    阮云霄以为自己会撞到一颗大树上,喷出好多的血,然后重重摔倒地上,就此人事不知。

    可是,身后却有一个既温暖又清凉的怀抱,很舒服的怀抱。

    难道不是大树吗?

    阮云霄迷迷糊糊的伸出手来,摸了摸身后的东西,觉得十分的奇怪。

    “摸什么啊,我可是男的,不要把我当成树。”一个清亮好听的男声在身后响了起来。

    阮云霄的眼睛瞪大了,几乎不敢置信。

    怎么回事?现在,她身后的这个人……不可能啊,不可能的,他明明留在绿幽谷了,那里离这里也不算近,而且他最近才留在那里,不会这么快就来看自己的啊。

    一定不是他,不是他。

    “你怎么不睁开眼睛看看啊,我就那么不能入你的眼吗?”那个声音有着小小的不高兴,还带着一点点孩子气。

    阮云霄突然就笑了出来,然后抬头,说道:“寻叶?”

    寻叶看着她笑了,露出一口小白牙。阮云霄还是觉得难以置信,明明是他执意要留在那里的,而且,最后也说了再也不见。现在,他突然出现算怎么回事?

    似乎是看出了阮云霄眼中的疑惑,寻叶笑了笑,先和她一起落到了地面,然后伸手指了指阮云霄的心口,说道:“是因为你想我了,所以我才来的呀。”

    胡闹,真是爱瞎说。阮云霄瞪了他一眼,不过突然想到了什么,手伸进了怀里。什么也没有啊。

    那个小叶子,她明明给放起来了呀。

    寻叶不说话了,只是看着她,眼中似乎有着小秘密的样子。阮云霄疑惑的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难道是通过那个小叶子,不会吧。”

    “当然不是啦。”寻叶伸出青葱的手指摇了摇,然后继续浅浅的笑着。

    既然他决意要卖关子,那她就不去管了,什么原因都好,她猜想,寻叶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出现这里的,一定是因为知道她有危险才会出现的,至于为什么会知道她有危险,阮云霄想不明白。

    寻叶指了指脑袋,笑着说道:“你不好奇吗?”

    阮云霄摇头,寻叶想要她仔细的问,她偏偏不问。寻叶顿时有些泄气了,扭过头,不想理会阮云霄了。

    果然还是有那么一点小孩子脾气。阮云霄捂着嘴笑了。不过,看着周围一些被连根拔起的树木,阮云霄嘴角的笑容很快消失了。

    莲清,莲清在哪里呢?不破又怎么样了?他们好像一起被撞飞了,但是方向不太一样,飞出去这么远,应该是很难找到他了吧。

    “发生了什么?我来的时候,就听到了巨大的爆炸声,然后就看到了你在空中往后被炸飞出去了。你跟谁干起来了?阵仗这么大?”寻叶问道。

    阮云霄叹了口气,和寻叶一起来到一旁,说道:“是莲清,他出事了。”于是,她一五一十,将后来发生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寻叶听了,眉头也拧了起来。“怎么这个样子呢。他这种情况,实在太罕见了。你那个叫朵朵的朋友,恐怕都不知道该怎么做吧。”

    阮云霄叹了口气,刚才,似乎连不破都没有办法了,其实那个护国大法师施展的咒法,在魔气戾气在莲清体内徘徊的时候,就已经消散了。

    但是,莲清体内的魔气和戾气,目前,恐怕没有一个人知道解决的办法。

    要么,就让他一直那么下去,要么,就……阮云霄想到那个可能,想到那时候莲清举起的发着白光的手,她不敢再想下去了。

    当她看到那个样子的莲清的时候,真的,好怕失去他。可是现在……阮云霄闭上眼睛,觉得全身无力。

    无论怎么做,似乎都是错的。

    都是错的。

    寻叶轻轻的用手展平了阮云霄的眉心,轻声说道:“云霄啊,先别担心了,好好休息吧,你看你现在脸色苍白的。”

    阮云霄摸了摸自己的脸庞,无奈的说道:“但是,莲清这个样子,我不知道他会再做什么,如果发生了什么,无可挽回的事情,那该怎么办?”

    寻叶倚在一颗树旁,说道:“怕什么啊,不是还有我吗?你真的觉得我比不过他吗?”

    这跟比得过比不过有什么关系。阮云霄转过头去,懒得理他。

    寻叶带着阮云霄来到了一处山洞中,然后慢慢的给她输入灵气,帮助阮云霄恢复气血。

    阮云霄好了一些的时候,就在洞中沉沉的睡过去了。但是,这一觉,睡的一点也不好。

    即使是睡梦中,也是紧皱着眉头,一直在说着什么话,含糊不清的。不过看起来非常的担忧。

    寻叶仔细的听了半天,才依稀分辨出莲清两个字而已。不过她应该还说了什么。可能正在做什么噩梦。手脚也胡乱的挥动。额头上出了好多的汗。

    寻叶仔细的将那些汗水擦拭干净了。然后叹了口气,靠在一边,也闭上了眼睛,却是怎么也睡不着了。

    阮云霄也并没有睡多久,到底还是从噩梦中惊醒过来了,一醒过来,眼神就看着某一个不知名的方向,然后双手拉紧了一旁寻叶的衣衫,说道:“怎么办,怎么办?我……我害怕,好害怕。莲清他……”

    她梦到,莲清最后,拿着她的流云剑,自尽了,他说:“云霄,我如今,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了。”

    不要,不要啊。

    阮云霄冷汗涔涔的往下流淌着。用衣袖轻轻的擦着。

    寻叶拉住了阮云霄的手,感知了一下,阮云霄虽然并没有休息好,但是,身上的伤势还是好了很多了。

    于是安了心,淡淡的说道:“走吧。”

    “去哪儿?”阮云霄疑惑的问道。

    “我们去找莲清,快点找到他。”寻叶站起身,没有再说什么,而是转身直接出了洞府,他并没有看身后的阮云霄。

    却也知道,阮云霄一定会跟过来的。

    两人就那么一前一后的在路上走着,一路上,寻叶都不怎么说话,淡淡的低着头,轻轻的踢着脚下的树叶。

    然后转头看着阮云霄,阮云霄正默默的跟着,脸上满是担忧。

    “云霄,我想,我为了你,大概是什么都愿意去做的吧。”寻叶苦笑。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然后等着阮云霄走到他身边的时候,轻轻的,握住了她的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她来自低空〕〔余生很长,不必慌〕〔西游之金乌大圣〕〔重生天后:霸道总〕〔穿成重生文男主后〕〔夜帝独宠:天才萌〕〔冰山总裁爱上我〕〔都市逍遥医仙〕〔爱来了,逃不开〕〔情陷与你〕〔缘定终身:娇妻不〕〔圈套男女〕〔穿越五零抢夫记〕〔正版修仙〕〔青春广漂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