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权海浮沉〕〔无限之至尊巫师〕〔重回下岗时代〕〔鸾枝〕〔男神追妻也漫漫〕〔情深缘薄:前夫复〕〔我的系统是废柴〕〔变身成仙〕〔开局血崩的无限〕〔龙脉天师〕〔齐瑞养家记〕〔乡村极品仙医〕〔沧海幻星〕〔有卿归兮〕〔骑马与萝莉〕〔天狱之崛起〕〔女装少年终将成王〕〔海贼盖伦〕〔阎罗代理〕〔无耻之徒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凤倾天下 第一百七十七章 信仰崩塌的感觉
    ,精彩无弹窗免费!

    莲清伸出手,想要帮助寻叶。但是想到之前输入妖力时候的反应,还是停了手。

    寻叶的伤势不是他能插手的了。他虽然很想帮忙,可终究是无能为力。

    寻叶靠在树干上,轻轻的喘息着,捂着胸口,很艰难的呼吸着。头微微的倾斜,看着莲清,挥了挥手,他几乎没有力气再说什么话了。

    莲清知道他的意思,于是点了点头,转身很快就追上了阮云霄。

    寻叶在原地休息了好一会儿,才继续远远的跟在后面,脚步踉跄,每一步都走的很辛苦。

    莲清能感应到他的一点微弱的气息,会回头看一看,想知道他还能撑多久,如果可以,他更希望寻叶不要死。

    阮云霄观察着莲清有些异常的反应,也跟着看了看后面,空荡荡的,只有无穷无尽看不到头的树木,什么都没有啊。

    看完了转过头,和巫彤一起往前走。

    巫彤越往里走情绪越是激动,她拉紧了阮云霄的衣袖,紧张的说道:“姐姐,你还记不记得,我来过这里,我来过这里的,这里……”讲到这里巫彤有些说不下去了,眨了眨眼睛,看着阮云霄。

    阮云霄自然是知道这里是哪里的,那个时候,她独自一个人在这里面对了一条巨蟒,还有一个莫名其妙善恶难辨的树精。也算是她和寻叶真正缘起的地方吧。

    最后的时候,就是那个古怪的蛇窟,震天动地的爆炸和毁灭。她带着巫彤逃出来了,巫彤的阿姆却留在了那里,生死不知。

    那个时候,她就有种感觉,她没有死,不过后来,好久都没有她的消息,阮云霄觉得没什么希望了,但是也不想告诉巫彤这个令人伤心的事实。

    不过,现在看来,巫彤的阿姆是真的没有死。如果死了,巫彤不会感知不出来的。

    只是,这中间的这些时日,不知道又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

    “巫彤,你那里为什么会崩塌?什么原因会导致这样的情况发生呢?”阮云霄问道。

    巫彤摇头,说道:“不知道,阿姆没有说过,但是我总感觉,是阿姆出了问题。阿姆掌握着那座山的命脉。”

    那座山的命脉。那座山里,还有这比三元聚灵石更重要的灵宝吗?

    三人继续往前走了几步,大地就传来一阵轻微的颤抖。

    阮云霄抬头,就看到一个红衣女子出现在前方,冷淡清俊的眉眼,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只是,在目光落到巫彤身上时,难得的露出了一丝慈爱。

    双手往前平伸,那个女子身前出现了大片的红光,然后,将三人推出数米之远,然后冷淡的说道:“不要过来,将彤彤带走,永远不要回来。”

    说完,转身,没有丝毫留恋的走开。

    “阿姆。”巫彤突然凄厉的喊道,眼中已经含了泪。拼命想要过去,阮云霄死死的拉住了她。

    “不要过来,尤其是彤彤。”那名女子继续说道。

    “阿姆,不要,阿姆,你死了我也不活了,彤彤不能没有你啊,阿姆。”巫彤大声的喊着,使劲的挣扎着,最后直接对着阮云霄的胳膊咬了下去,狠狠的咬着,用着全部的力气。

    顿时,鲜血淋漓。红衣女子终于转过了身来,冷冷的看着巫彤,说道:“那么,从今天起,我不再是你的阿姆,而且,我从来,也不是你的阿姆。”

    巫彤愣住了,睁大双眼傻傻的看着她,不明白红衣女子说的是什么话。

    红衣女子的身影迅速的闪动,到了他们的附近,然后,手中红光闪烁,点进了巫彤的脑袋。

    之后,红衣女子迅速的收了手,冷淡的看着他们。双手中出现了一道淡淡的红色的薄雾,将他们与自己分割在了两个世界。

    明明看起来靠的那么的近,却是非常分明的,两个世界。

    阮云霄捂着自己的手臂,看着巫彤。

    巫彤慢慢的,慢慢的,蹲了下去,身体,缩成了小小的一团。

    阮云霄不知道刚刚那个红衣女子到底给巫彤看了什么,让她受到这样大的震撼。

    她的手轻轻的翻放到了巫彤的肩膀上,巫彤将头埋进了膝盖中,肩膀轻轻的抽动。

    红衣女子淡淡的看着这样的巫彤,然后抬头,对阮云霄说道:“巫彤就交给你了,把她带走。”顿了顿,又说道:“没有我,她也一样能活。”

    说完,转身,很快,窈窕的身影就消失在一团雾气之中。

    阮云霄看着她的背影,很想追上去问个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什么样的事情,让她这样的急于将巫彤推开。

    而她,又想要去做些什么呢?

    莲清看着那边的丛林深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那个女子,要一个人面对那样恐怖的力量吗?

    阮云霄的手放到了巫彤的肩膀上,温声说道:“小妹妹,你怎么了?你现在,是不是不想进去了。”

    巫彤抬起头,脸上还挂着泪珠,有些六神无主的样子。她拉紧了莲清的衣袖,说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

    那些记忆,是真的吗?她一直以来以为的阿姆,其实,是……杀害她生母的凶手?怎么会呢?怎么会这样呢?

    “巫彤,你看到了什么?告诉我好不好?我来帮你做决定。”莲清也俯下身轻柔的说道。

    巫彤双眼迷蒙的看了看莲清,眼泪抑制不住的慢慢低落下来。话都说不利索了。

    “我……我……阿姆……不是……”巫彤最后还是没说出来,低了头,看着脚底下的小石子。

    “别急,慢慢的想一想,然后再告诉我,不用着急的。”莲清轻柔的说道,慢慢的引导她。

    巫彤先是平复了一下心情,然后尽量镇定的看着他们。仔细的想了想刚刚看到的东西。

    然后尽最大的努力说了出来。

    “我看到,看到了……”

    其实她看到的也不过只是短短的两个画面,并不真切。但是,却是非常震撼人心的两个画面,让她无法承受的画面。

    第一个画面,是刚刚出生的她,那个画面里,还有一个人。那个人,有着很温柔的面容,不过也很苍白,和那个对面的红衣女子有几分的想象。

    而红衣女子手中,正拿着一把剑,那把剑,刺穿了她的身体,那个女子,却还是那么温柔的笑着,用充满慈爱的目光,看着地上的那个小小的婴孩儿。

    她轻声的说道:“照顾好……彤彤。”然后,就倒在了血泊中,脸上还带着微笑。然后,就没有了。

    很快就转到了下一个画面,在那个画面里,只有巫彤和红衣女子两个人。

    巫彤还是很小,正躺在地上睡着觉,睡的很香。

    红衣女子静静地坐在她的身边,仔细的看着这个小小的软软的孩子。目光是无喜无悲的,然后,冷淡的开口,说道:“有时候,我真的想杀了你。”

    她那么面无表情的说出了那样绝情的话,眼中,没有一丝的波动,死寂一般的感觉。

    接着,就没有了。

    但是,为什么呢?

    “为什么?她要杀了我的亲生母亲,为什么,她那么恨我,她怎么不杀了我呢?还将我抚养长大,还告诉我这么多的事情。是因为愧疚吗?到底……为什么啊。”巫彤低着头,眼泪一滴一滴的落到了地上。

    很伤心的泪水。似乎那么多年以来的信仰突然间就崩塌了一般,这么多年,她的身边就只有阿姆一个人,阿姆虽然有时候比较冷淡,但是,对她真的很好啊。

    巫彤用衣袖擦着不断涌出来的泪水,双眼望着丛林深处往前大跨步的走过去,然后被那种淡淡的红色雾气阻挡在了外面,无法前进。

    “我不信,不信,阿姆不会骗我的,不会的,我要去,找到真相。”巫彤拍着那层薄膜,大声的说道。

    阮云霄上前拍了拍巫彤的肩膀,然后回头看着莲清。

    她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最终还是没有,继续望着丛林深处,说道“我也觉得真相不会只是这样的。”

    莲清走过来,说道:“还是进去吧,不然,我知道你不会心安的。”说完,双手中白色的光芒闪动。慢慢的靠近了红色的雾气。

    然后,两相抵消之下,红色的雾气开始慢慢的消散开来。

    最终,全部消失了。

    巫彤最先跑了进去。阮云霄和莲清也跟在了后面,走进去的时候,莲清回头看了一眼,果然看到了一点绿色的淡淡的光点。

    寻叶依然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很艰难的跟着。

    三人越走越是深入,步履越来越慢了。巫彤仔细的看着周围,说道:“阿姆在哪里呢?”

    他们现在所处的地方,跟刚才已经是完全的不一样了。

    这里,大片大片的树木都枯萎了,到处都是焦黑或者暗黄的颜色,光是看着,都让人感觉到一阵压抑。全部都是枯败的景象,几乎找不到什么绿色了。

    居然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了,那个蛇妖到底做了什么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她来自低空〕〔余生很长,不必慌〕〔西游之金乌大圣〕〔重生天后:霸道总〕〔穿成重生文男主后〕〔重生之仙尊归来〕〔白莲花退散,本妃〕〔夜帝独宠:天才萌〕〔冰山总裁爱上我〕〔都市逍遥医仙〕〔爱来了,逃不开〕〔情陷与你〕〔缘定终身:娇妻不〕〔圈套男女〕〔穿越五零抢夫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