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楚昭阳〕〔史上最强兽妃:邪〕〔盛世娇宠之名门闺〕〔我吞了一只鲲〕〔在青楼当头牌的日〕〔剑芒凌霄〕〔全民武道〕〔重生神医娇妻:首〕〔超级宝宝,不理总〕〔隋炀也是帝〕〔圣光武神〕〔绝命毒尸〕〔前妻归来:邵医生〕〔独占鲜妻:寒少,〕〔枭妻诱入怀:景少〕〔天命凰谋〕〔玄医枭后〕〔惹火萌妻:总裁老〕〔异能少女重生:帝〕〔烽火佳人:少帅的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凤倾天下 第一百八十五章 一个人长大
    ,精彩无弹窗免费!

    她让他去寻找感情,寻找爱。

    但是,在那一瞬间,他就已经明白,他此生的感情,都给了谁。

    那个,那么美丽的女子,那个,为了别人拼进全力的女子。那个,将所有感情深藏心底将眼泪流到心里骨子里的女子。

    这世上,到底让我去哪里,再寻一个你呢?

    黑蛇慢慢慢慢的往前走着,眼中,终于汇聚出了一个晶莹剔透的泪滴,缓缓的落下。在小时候,被人欺负,被父母抛弃,那么绝望的时候,他都没有流过一滴眼泪,因为,那些人不爱他,他也不爱这些人。

    现在,他最爱的人,却被他害的死掉了。黑蛇无声的笑,无声的哭。然后,也学着她,将眼泪流到了心里骨子里面。将自己的感情深深的藏进心底,再也不会,也再也没机会释放出来。

    他终于还是,得到了最残酷最严厉的惩罚。

    而此时,在那片空地上,巫彤轻轻的抱着她的阿姆,轻轻的抚摸着阿姆的头发,阿姆的脸庞。眼中却是没有泪的,眼中,似乎有着和梦之一样的倔强。

    阮云霄慢慢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彤彤,以后,你还是应该好好的活下去,为自己而活。”

    巫彤怔怔的点了点头,然后转头,问阮云霄:“你说,我该恨阿姆吗?”

    阮云霄想了想,说道:“你觉得呢?”

    巫彤想了想,说道:“也许,她说的都是真的,也许,我的阿姆真的是她杀的,也许,她真的恨我。可是,她毕竟为了我,做了这么多。”

    “然后呢?”阮云霄问道。

    巫彤低头,看着怀中的梦之,似乎像是沉沉睡去的样子,好美。

    “我会按照她想的,好好的快乐的,活下去的。”巫彤最终,抬头对着阮云霄微笑。

    阮云霄点了点头,然后摸了摸她的头,说道:“能想的开就好,就不枉费你的阿姆……”说到这里停了下来,转换了话语。“就不枉费我们这么关心你了。”

    到最后,阮云霄也觉得梦之还在隐瞒着什么,不过已经不重要了。就让一切都按照梦之预想中的来,那也许就是对她最大的回馈了。

    而这个时候,梦之身下的土地,突然冒出了一个绿色的小小的芽儿。嫩绿嫩绿的,真的十分的可爱。

    阮云霄靠了过去,手指轻轻的抚摸着小小芽儿,这一地荒凉之中的唯一一抹绿色,是不是意味着,这片土地,已经获得了新生?

    在寻叶和梦之的努力下,拯救了这里。

    阮云霄闭着眼睛,轻轻的抚摸着嫩绿的小芽儿。轻声说道:“乖乖,快点长大,我会常常来看你的。”

    她记得,寻叶以前,好像就是扎根在这里的。那么,可不可以,当做,这是寻叶的新生呢?

    不管是不是,阮云霄都会时不时的来看望一下寻叶。她也会按照寻叶想的那样,好好的活下去。

    想着想着,阮云霄的眼中慢慢的滑落了一滴晶莹的泪水,轻轻的滴在了那嫩绿的小芽儿上面。

    小芽儿摇晃了几下,似乎长大了一点。

    阮云霄微笑,然后用手碰了碰那个小芽儿,小芽儿似乎又长大了一点。

    最后,她站起身,望着这个地方,轻轻叹了口气,她的预感真的是没错的,流云剑离她而去了,寻叶也离她而去了。

    阮云霄的目光转到了身旁的莲清身上,淡淡的微笑。

    好在,她的身旁还有他。一直都有他。

    她紧紧的握住了莲清的手,好怕连他也失去了。

    巫彤慢悠悠的跟在后面,阮云霄低头问她:“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

    巫彤眨巴眨巴眼睛,有些茫然,没有了阿姆,她该怎么办呢?

    阮云霄叹了口气,毕竟巫彤还这么小,真不知道以后的路要怎么走。

    巫彤抬头很自信很认真的想了想阮云霄的问题,然后说道:“我还有毛毛,我要跟着它一起修炼,最后,一定比你们都厉害。”

    阮云霄被她的话逗笑了,于是点了点她的额头,说道:“那好啊,我等着看你厉害的那一天。”

    巫彤点了点头,扬起了一个笑脸,低头的时候,脸上却还是有着一片落寞。毕竟刚刚才发生的事情,让她一下子就释怀是根本不可能的,她也只有,靠着不断的修炼,来迫使自己忘记,来麻痹自己的神经了。

    “对了,这是阿姆佩戴的长剑,姐姐你的剑被弄断了,这个送你吧。”

    “这是你阿姆留下来的,我不能要。”阮云霄微笑道。

    “毕竟是为了我才断掉的,就当是表示感谢吧。阿姆知道我这么懂事,也会开心的。”巫彤说道。

    “这把剑有名字吗?”阮云霄接过长剑,轻抚剑身说道。

    “没有,没有听阿姆提过名字,姐姐你自己起一个吧。”

    “那就还叫做……流云剑吧。”阮云霄将剑身放到胸口,她也会再度和这把剑产生联系的么?就像曾经的流云剑那样……

    他们两个人,带着巫彤,一起回到了瑞王府。

    两人一起去看了不破,之前不破被莲清给打伤了,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

    巫彤就站在两人的身后,也一起看着那个和尚。眨巴眨巴眼睛,说道:“我见过他的。他的头发还没有长出来啊。”

    阮云霄微微笑了笑,然后摸了摸巫彤的头发。

    不破的伤势也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三人又一起修炼了一会儿三元聚灵石。探讨了一下关于案情的事情,现在死亡的人已经越来越多了,他们必须抓紧时间找出证据来。

    商量一会儿之后,就各自回到房间里了。

    今天确实非常的累了,需要好好的休息一会儿了。

    巫彤今晚也和他们睡在一起,阮云霄想到她回去之后要一个人面对一切,所以就留她多住一会儿。

    两人躺在床上,一起看着上方,此时已经熄了灯,周围光线都很暗,只有微微的月光从窗户中透过来。

    月凉如水,阮云霄稍微侧着头看着窗外,总觉得有很多的心事,一会儿又什么想法都没有了。

    空中,似乎慢慢的浮现出一张脸来,眼角有淡绿色的纹路,很精致的脸庞。阮云霄想,他的声音一定很清越,也很好听。而且,有点孩子气。

    只不过,这世间,再也不会有这样一个人了。再也不会。

    阮云霄轻轻的闭上了眼睛,再见了,再也不见。

    一边的巫彤也睁着大眼睛看着窗外,伸出手,想要抓住月光,不过手中,空空的,依旧是什么都没有。

    有些东西,失去了,就是失去了。巫彤闭了闭眼睛,硕大的眼泪滴落了下来。从此以后,她就要一个人生活了,一个人穿衣吃饭,一个人修炼法术,一个人闯荡天下。即使再不愿意,也要学会,一个人长大。

    这一夜,就这么静静地流淌过去了。有些事情,虽然忘不掉,可是,总该放下的。

    第二天一早,阮云霄就起了床,独自一个人,走在了外面,路过慕少衍的房间,轻轻的从窗户往里面看了一眼,正好看到如婉坐在慕少衍的腿上。

    阮云霄转过头,心情已经变得十分的平静,手中握着流云剑,在丛林里慢慢的走着。看着那些阳光透过树叶投射到地上,在地上形成了斑驳的剪影。

    阮云霄轻轻的伸出手,看着那些剪影在手上轻轻的晃动着,早晨的风总是清爽怡人的,阳光也是淡淡地暖暖的,很轻柔的落在身上。

    新的一天,开始了。

    阮云霄抬头,看着头顶的大树,手指轻轻的磨砂着。突然想起,她还从来没有看过寻叶变成树的样子呢,只是看过他的树藤而已。不知道,寻叶这种级别的树,是什么样子的呢?

    想着想着,阮云霄就往丛林里更深处走了过去。她其实是想看看寻叶化为的那个小绿芽怎么样了,用不用浇浇水什么的。

    她希望在一年之期还没到的时候,就看到那个小小芽儿可以变成一颗树。

    不过,就在阮云霄往哪里走的时候,却看到了很意外的一幕。

    也不算是很意外的一幕,只不过阮云霄没有想到会在这个时候看到。

    应该说,这一幕她很早之前就想看到了,而且寻找了很久,但就是遇不到。

    现在,终于碰到了,阮云霄的手,慢慢的紧握成了拳头。

    她的眼前,是太子在喝人血的画面。太子的双目一片赤红,似乎非常渴望那些鲜血的样子。

    果然,果然是太子干的,之前的那些事情,都是他干的。

    阮云霄手中的流云剑,迅速的出鞘,然后快速的往前一划,飞射出来的剑气划到了太子的身上。

    太子感受到了那股剑气,身形一闪,躲避开来,目光冷冷的往那个方向看了看,然后迅速的转头,继续吸食着手中那个小姑娘的鲜血。

    那个小姑娘已经全身发抖,无法动弹了。脸色煞白的看着太子张开的血盆大口。

    这个小姑娘已经失血过多,恐怕用不了多久就会死掉了。阮云霄直接冲了出去,手中的流云剑快速的往前刺了好多下。

    太子都敏捷的避开了,然后继续吸食人血。那个小姑娘已经昏了过去,看样子几乎要撒手人寰了。

    不行,既然这种事情被她给遇到了,就绝对不能让太子得逞,阮云霄目光沉沉的看着太子。握紧了手中的流云剑,然后迅速的将流云剑横扫出去。

    瀚海阑干百丈冰。一道巨大的气浪冲了过去。太子抬头,双目中闪过一抹精光,一只手缓缓的伸出,和气浪撞击在了一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时少放肆宠:鲜妻〕〔惜你如命〕〔萌宝来袭:爸比九〕〔娱乐之皮神饶命〕〔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继承人的小甜妻〕〔余生很长,不必慌〕〔我是诸天系统〕〔逃离恐怖游戏[快穿〕〔师士传说〕〔透视医仙〕〔雷霆〕〔剑掌诸天〕〔万理之理〕〔地府神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