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筑梦桃花源〕〔绝品野医〕〔反叛的大魔王〕〔龙血战神〕〔谋爱成瘾,冷少的〕〔秦吏〕〔狂暴武魂系统〕〔大明钉子户〕〔混沌丹神〕〔妃常本色:嫡女驯〕〔乡野妙手神医〕〔自从我捡到了杀生〕〔重生之军嫂奋斗史〕〔特工重生:快穿全〕〔重生九零玄学大师〕〔英雄联盟之王座之〕〔穿越之奇葩江湖〕〔总裁老公,宠宠宠〕〔会长心尖宠:小冤〕〔神奇宝贝之蛊王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凤倾天下 第二百一十八章 为什么非死不可
    ,精彩无弹窗免费!

    莲清依然在坚持着,跟那种强大的力量做着抗争。

    岳灵素在一旁淡然的看着他做这些事情,看着他的眼神,看着他身边的血迹,嘴角还是透着一丝的。

    就算将人都拉出来了又能怎么样,他还是会毁了自己的。

    莲清双手用力,将妖力运转到了极致,终于,一点一点的,将阮云霄拉了出来。

    阮云霄和朵朵都看到了那个跟在后面的黑袍人了。朵朵快速的上前拉着阮云霄落到地上,然后大声的喊着:“可以停下了。”

    不过已经晚了,那个黑袍人还是跟在后面出来了。

    不过他也已经筋疲力尽了,出来之后就趴伏在地上,旁边依然是那个强大的飓风,在旋转着,旋转着。仿佛要将一切都吞噬了一样。

    朵朵抱着阮云霄,慢慢的靠近了莲清。

    莲清虚弱的倒在地上,身上都是血迹,看起来有种令人心惊的感觉。

    阮云霄现在已经能看到了,所以更加心痛,快步走到莲清的身边,抚摸着那些血迹,手指微微颤抖。莲清中着毒呢,她知道莲清一定是很辛苦才救了他们的。

    虽然不想莲清这样勉强自己,可是如果不是这样,她和朵朵就死定了。

    阮云霄轻轻靠在莲清的身上,什么话都没说。不过莲清还是很开心,轻轻的摸了摸她的头发。

    朵朵此时也是伤痕累累的了,她轻轻的靠在树木上,然后,双手中出现了淡淡的白色的光芒。

    伸进怀中拿出了一颗药丸,吃下去之后开始静静的打坐修炼。

    修炼了一小会儿的时候,朵朵立刻睁开眼睛,拿着药丸给莲清和阮云霄服下了,然后开始帮助莲清疗伤。

    朵朵轻轻的叹了口气,看着莲清说道:“你的伤……”太严重了。

    好多筋脉都断裂了,流了很多的血。体力也几乎透支,最重要的是,他体内有一种很顽强的毒素。那个毒素还在慢慢的侵蚀着莲清的身体,如果继续这样下去,莲清会……

    阮云霄转头担忧的看着莲清,然后看了看朵朵,说道:“到底,有没有方法救治呢?”

    朵朵摇摇头,说道:“我也不太清楚,只能尽我最大的努力了。”

    不过……朵朵抬头看着一边静静站立的那个女妖,声音清脆的开口,说道:“你能不能把解药给我们。如果有解药,莲清活下来的可能性会更高。”

    最后一句话朵朵其实是不忍心说出来的,但为了求解药只好将真实情况说出来。果然这么一说阮云霄立刻变得非常的焦急了,她紧张的说道:“怎么回事?莲清会死吗?你……不要吓我啊。”

    莲清以前不是也有很重要的伤的吗?最后都挺过来了啊,这次也会的对不对?不会死的对不对?

    朵朵安慰的拍了拍阮云霄的手,说道:“也不要太担心,也许还有机会活过来的。”

    阮云霄闭了闭眼睛,轻轻的躺了回去。

    一旁的岳灵素哈哈大笑了几声,说道:“你们可真行啊,以为现在就没有危险了吗?你们觉得我会放过你们,会给你们解药吗?”

    黑袍人此时也躺在地上,已经没有力气站起来了,刚才在里面,他几乎把妖力都用尽了,闻言他笑着开口,说道:“一定,不能,放过。”

    朵朵的目光立刻变得复杂起来,但是同时又有一点迷惑不解,她说道:“可是,你看起来没有那么坏,为什么你不能帮帮我们呢?你对云霄的血并不太感兴趣吧。”

    从始至终,岳灵素都没有流露出对阮云霄身上血液的贪婪,她将大部分的注意力都放到了莲清的身上。

    她很奇怪,让人捉摸不透,在人意想不到的时候偷袭让莲清重伤,但是在可以落井下石的时候她却什么都没做。而且总是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岳灵素淡淡的看着朵朵,点头说道:“是,我不感兴趣,但是,我喜欢……”说到这里岳灵素停顿了一下,然后笑着开口,不过那笑容有些冷酷无情:“我喜欢,杀人。尤其是你们这些自以为善良的人。哈哈哈哈。”

    “你……”朵朵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后只能转回头,帮助莲清将所有的外伤都修复好了,再一点点的修复体内的损伤。

    不过外伤对于朵朵来说再简单不过,内伤就有些困难了,尤其是像莲清这样重的内伤,真的是有些难为人了。

    里面还有那么古怪的毒素,即使是用解百毒的丹药,也是不会完全将这种毒药清除的。

    朵朵将随身携带的草药碾碎了,开始现场制作药丸。

    岳灵素慢慢的走过去,说道:“你倒是很擅长治伤啊。”

    她靠过来的时候,朵朵情不自禁的颤抖了几下,因为岳灵素那个时候的气场,分明是嗜血的感觉。她真的要杀人了吗?

    “喂,快一点,你不是杀人如麻吗?杀了他们,分我一点血液就好。”黑袍人躺在地上说道。

    岳灵素不屑的看着他,说道:“你没有资格命令我。反正是杀人,我就算现在把你杀了也没有什么吧。”

    她说完之后,嘴角就荡漾起一丝笑容。虽然很甜美,却很可怕。

    黑袍人的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了几下,然后不说话了。

    岳灵素的目光再次转过来,看着三人,冷哼了一声。“杀你们几个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的人,真是无聊啊。不过,放过你们实在不是我的风格啊。”

    说完,岳灵素就举起了手,手中出现了粉色的花瓣在慢慢的飘舞,她歪头笑着说道:“反正都是死了,就让你们死的美一点好不好?不要太感谢我哦。”

    朵朵的身体微微的颤抖着,加快了药丸的制作速度。

    阮云霄睁开眼睛,虚弱的看着她说道:“你果然,一开始就没喜欢过莲清,果然是没有半分真心的。”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讨论真心不真心?”岳灵素笑着说道。

    “没什么。”阮云霄轻轻的靠在莲清的身上,脸上是视死如归的表情,她说道:“如果莲清会死,那么我陪他一起也无所谓了。只是,朵朵是无辜的啊。”

    “对一个嗜血如命的人来说,有什么无辜不无辜之分吗?”岳灵素反问道。

    阮云霄费力的睁眼看着她,说道:“你明明不是恶人的,不是吗?”如果是真的恶人,会说这么多话吗?会有那种空洞的但是又非常复杂的眼神吗?

    岳灵素的手放到了阮云霄的肩膀上,歪着头,眼神没有任何的情感,说道:“说的好,你就一直这么认为吧,直到死了,最好也能这么认为。”

    一片片花瓣包裹住了阮云霄,阮云霄闭上了眼睛。

    莲清挣扎着伸出双臂,说道:“你……先杀了我好了。”

    那些花瓣一直围绕在阮云霄的身边,那种疼痛感,刀割一样的感觉却迟迟都没有来,阮云霄慢慢的睁开了双眼,疑惑的看着岳灵素。

    朵朵手上的药丸已经差不多做完了。先放了一颗到莲清的嘴里。

    入口即化,很快就进入了莲清的体内。莲清依然看着岳灵素,他的手正握住了岳灵素的胳膊。他再次说道:“要杀她,先杀我。”

    岳灵素转头看着莲清,瞳孔微微的收缩,被莲清握起的手臂,竟然会有些颤抖。

    “莲清……为什么,为什么他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话,为什么呢?”

    为什么,他会那么无情,他会冷冷的说:你该死。他还会说,你已经不是我所认识的灵素了。他还会说,你被仇恨蒙蔽了双眼,所以,什么也看不到。

    “为什么,究竟是为什么?”岳灵素有些悲怆的说道。她很轻松的就甩开了莲清的手腕,往后退了好几步。

    为什么他们会这样死心塌地?为什么世界上会有这么纯碎的感情?这些人,这些人……全都该死啊。

    岳灵素的双手握紧了,她突然觉得,她真的忽略了什么事情,真的丢了什么人,都是因为她自己,所以才丢失了,再也找不回来了。

    其实,怪不得别人的,都是她的错……

    不,不会,不是这样的。

    岳灵素的情绪越来越激动了,双手握拳,身边出现了万千飞舞的花瓣。那些将阮云霄团团围住的花瓣也跟着飘飞过去了,全部围绕在岳灵素的身边。

    她的衣裙,正在无风自舞。体内形成了一股强大的磁场。静静地低着头,站在原地。

    半响,才抬起头来,眼中是不明的神色。一幕一幕,当年的一切都在脑海中飞散。

    我们一起,埋在湖底,让湖水冲刷着我们的罪恶,好不好?

    她突然就回想起了这句让她几乎已经遗忘的话,当时的她,几乎丧失了理智,什么都听不进去,她只知道,他背叛了她,他才是该死的,他们都该死。

    可是,她是不是忽略了,忽略了这句话的真实意义。他是想要,和她一起死的,是吗?可是,为什么非死不可?

    岳灵素的手一伸,莲清的身体就不由自主的飞了过去,被她掐住了脖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界剑主〕〔神奇宝贝之蛊王〕〔西游大长官〕〔穿越成科比〕〔诸天狂蟒进化〕〔探花郎〕〔却凡传〕〔今天开始当史莱姆〕〔抱枕疗法:总裁不〕〔他一直在黑化〕〔盖世龙帝〕〔道君〕〔那个小兵开外挂〕〔农女火辣辣:神秘〕〔黑痣魔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