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空间农女:将军赖〕〔御天神皇〕〔无限求生〕〔第十九层地域〕〔荣耀法兰西〕〔瑾成毓秀〕〔我开启了全球进化〕〔我在古代卖内衣〕〔逆天升级〕〔我的法师〕〔暖婚甜妻:总裁温〕〔重生六零小萌妻〕〔霍少,你老婆又跑〕〔娇妻不乖:穆爷,〕〔娇妻太撩火:腹黑〕〔名媛归来:越少的〕〔我在古代有工厂〕〔重生空间之少将仙〕〔婚姻告急〕〔快穿:大佬上线中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凤倾天下 第二百二十一章 变了个人一样
    ,精彩无弹窗免费!

    阮云霄和朵朵都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凌杰的突然出现他们全都没有预料到,不过仔细想想倒是很正常,他早就该过来了。可能之前一直隐藏在哪里。

    他们好像都把这个人忽略掉了,所以没有防范。

    不过最没想到的是,他突然间出现,攻击的目标居然不是阮云霄,而是……岳灵素。

    怎么会这个样子呢?

    阮云霄和朵朵都不明白,不过也暗自庆幸他们没有被人偷袭。

    莲清此时依旧昏迷不醒的样子,脉搏时而跳的很快时而又很微弱,让人有些弄不明白。

    岳灵素低头看着插在胸口的紫色长剑,然后极其缓慢的,回过头来。

    凌杰看着岳灵素,阴冷的笑了,说道:“呵呵,刚才的机会实在是千载难逢,我怕我找不到第二次了,所以忍不住出手了。”

    阮云霄看着凌杰的样子,皱了皱眉头,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又觉得这个时候还是不打扰他比较好,万一他把全部注意力都放在她的身上了,那就惨了。

    她只能低头继续看着莲清,莲清原本闪现出粉色和红色的脸颊现在变作一片白色,双唇没有一丝的血迹,不知道他到底怎么样了。

    朵朵一直看着岳灵素,眼中闪过了不忍之色。

    岳灵素身体几乎已经不能动弹了。这个人,居然会要杀了她,但是,她知道的时候,心里没有一点恨,可是,她只是想要回去而已,想要去看看,他最后想对她说的话是什么。

    那个时候,他带着那块羊皮纸来的时候,是不是已经报了必死的决心的呢?他是不是已经预定自己会死,所以才准备好那个东西打算交给她的。

    他早就知道,他是下不了手来杀她的吧。可是,那个时候,被仇恨冲昏了头的她,什么都没有注意到。她只是那样执拗的恨着他,恨着世界的不公。

    她忽略了,他的爱意。她真的忽略了好多好多的事情。可是,如果,如果她注意到了。又能怎么样呢?在她杀人的时候,是不是就已经晚了,他们就回不了头了呢?

    他那样的人,应该是很不喜欢杀戮的吧,他杀妖精,也只是为了避免更多的杀戮而已。所以,她做了他最厌恶的事情,他的眼里就再也容不下她了。

    但是同时,他又不可能下手杀她,所以,他选择了自己死吗?

    她真的,错了好多年啊。

    岳灵素想到这里,全身开始笼罩出护体真气,然后,慢慢的,一步一步的往前走去。

    她身上有一种沉静而顽强的力量,让凌杰都为之惊心。以至于他站在原地,并没有动。

    于是,岳灵素的身体开始慢慢的脱离他的紫色长剑。

    朵朵震惊的看着她,终于忍不住开口了,说道:“不要,先不要现在拔剑啊。”

    那个场景看起来太惨烈了。阮云霄也为之心惊,她突然想要绕到前方,看看岳灵素此时的表情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她总是感觉,她似乎变了一个人一样。

    朵朵此时紧张的握住了阮云霄的手,轻声说道:“怎么办?”

    不过还不等他们有什么动作的时候,凌杰就微微眯了眯眼睛,然后果断的抽出了手中的紫色宝剑。

    岳灵素睁大了眼睛,捂住了胸口,里面有源源不断的血液涌出来,几乎瞬间就将她弄成了一个血人。

    她点了自己的穴位,想要努力的争取更多的时间,但是,真的好困难,为什么,她每走出一步都是这么的艰难呢?

    她这次,是真的要死了吗?她不怕的,死了也没有关系,可是,那张羊皮纸,他最后要说的话,到底是什么,她好想好想看一眼。

    被她遗忘忽略了很多年的东西,她现在却视之为珍宝,可是,不能了吗?

    岳灵素继续走了一步,但是腿一软,踉跄了一下,差点一头栽了下去。不过再继续往前走到额时候,终于控制不住,膝盖一软,跪在了地上。

    身体也不由自主的往地上倒下去,但是岳灵素用双手撑住了身体,继续往前挪动着。

    虽然之前很恨她的,觉得她不该那样一而再,再而三的伤害了莲清,但是如今,看到岳灵素这个样子,阮云霄心中也有几分不忍。

    更加无法忍受的是,这个凌杰,之前要不是岳灵素,凌杰一定被莲清的那一击打到了,不死也会残废了。他呢,他就是这样回报的吗?

    虽然这些妖精都是不讲什么人情的,可是,他们至少站在同一阵线的吧,也曾经并肩作战过了。却在背后,下这样的黑手。真是无耻至极。

    阮云霄握紧了拳头,那些话,她真的很想对凌杰说,很想痛斥一番他的行为,但是,此时此刻,处于下风的是他们,她不想太快的激怒凌杰。

    于是转过头,尽量不去看他,低头温柔的对朵朵说道“莲清怎么样了,还能好起来吗?”

    朵朵低头轻轻的摸着莲清的脉搏,眼神闪烁了一下,还没等她说什么。

    一道紫色的剑气就向着两人冲了过来。朵朵急忙做了个光盾挡住了那个攻击,然后扭头看着凌杰,说道:“你这个人,太坏了,真的是没有见过这么坏的人,你难道这么快就忘了,那个女妖刚刚还救了你的命呢。”

    凌杰用手轻轻的抚摸了一下紫色长剑,嘴角露出邪气的笑容,说道“那又怎么样呢?她刚刚对你们心软了,她已经不配做我的同伴了。况且,杀了她,对我是有好处的。”

    “哼,你既然想杀她,那么就光明正大的跟她打啊,看你打不打的过,背后下黑手算什么,无耻阴险!不要脸!”朵朵恶狠狠的瞪着他,大眼睛扑闪扑闪的,非常明亮,眼中也有着丝毫不加以掩饰的浓浓的憎恶。

    凌杰饶有兴味的看着她,说道:“骂的好啊,我就是阴险无耻又怎么样,所以,你们不要指望我会放过你们,不可能的。”他伸出手指摇了摇头。

    朵朵攥紧了拳头,不过也懒得跟他废话,用手指快速的在莲清的身上点了几个穴道,然后,喂了一个药丸下去,再用手指轻轻的在莲清的手臂上划过,手中白色的光芒在微微的闪动着。

    莲清的身体,出现了细微的变化,体内似乎出现了一股暖流,在缓缓的涌动着。

    阮云霄低头温柔的看着他,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还有脸颊,嘴角微微的笑着。莲清,快点醒过来吧,我相信,你不会死的。

    凌杰的身上已经出现了万道光芒,紫色长剑在手中闪烁着,他轻轻的向前挥动着,瞬间,那些气流就全部笼罩在了阮云霄和朵朵还有莲清的身上。

    万千道剑光,层层叠叠的,几乎让人没有丝毫可以躲避的余地。朵朵和阮云霄的双眼中都倒映着那些光芒。两人都用灵力做成保护膜,防卫在了身前。

    那些剑光,眨眼间就到了身前,将两人全部围拢住了,在两人的身体周围强烈的闪烁着,光芒越来越耀眼明亮了。

    朵朵看得十分的心惊,她和阮云霄都能感受到,那股在他们周围暴虐的力量。这让她又一次响起在那股飓风中的情景,那时候,真的是感觉自己已经碎成了千万片一样。

    这次,如果再被砍到,不知道会怎么样呢?朵朵咬紧了嘴唇,努力支撑着。

    一边用力维护着光罩,一边继续为莲清疗伤,体内的治愈的灵力源源不断的涌入了莲清的体内。

    阮云霄也在努力的支撑着,然后看着朵朵问道:“你这样用灵力,要小心啊,支撑不住就不好了。而且,真的有效吗?”

    阮云霄又转头凝视着莲清,眼神中落满了哀伤。

    朵朵扬起脸对着她露出了一个鼓励性的微笑,说道:“云霄,我没跟你说过吗?莲清的毒,已经解开了啊。所以,他应该,很快会醒过来了,只是,他的身体情况我还是拿不准,刚刚解完毒,不知道能不能战斗……”

    “他……他的毒已经解开了?”阮云霄兴奋的拉着朵朵的胳膊,眼中的灰败之色瞬间褪去了。

    毒解开了,那么,就更加有希望救他了。

    适才阮云霄问朵朵的时候,被那个凌杰给打断了,朵朵也就忘记告诉阮云霄了,这确实是一个好消息,没想到,刚才他们以为那个岳灵素给莲清的致命一击,其实,是送去了解药的。

    刚才,莲清身体上出现的一系列的反应,都是解药在解除毒性必须经历的,所以脉象才会十分的古怪,因为两种力量在体内抗衡着。

    最后,解开了毒性。不过,莲清依旧没有醒过来。可能是他的身体还是太过虚弱的原因吧。

    阮云霄兴奋开心之余,不由自主的朝着那个岳灵素看过去,岳灵素正在缓慢的向前挪动着身体,身后出现了一串蜿蜒的血迹,但是她本人,却并没有挪动多远的距离。

    她到底是怎么了?到底有什么地方,是临死之前都非去不可的。她是会死掉的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综]BE拯救世界〕〔六十年代小军嫂〕〔余生很长,不必慌〕〔无限求生〕〔童养婿〕〔当年万里觅封侯〕〔守望先锋降临漫威〕〔炮灰为王[快穿]〕〔九爷,宠妻请节制〕〔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琴棋书画大才子〕〔穿成重生文男主后〕〔西游之只手遮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