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星杀神〕〔史上最懒小书生〕〔法之主宰〕〔都市生活〕〔随身带着众神国度〕〔格桑花的信仰〕〔绝世妖娆:纨绔医〕〔虫临暗黑〕〔电影世界当警探〕〔谜罪〕〔天道霸者〕〔工业造大明〕〔燕云二十八骑〕〔唐末战图〕〔重生戎马小娇妻〕〔封神问道行〕〔穿越到1931〕〔生死暗战〕〔茅山终极僵尸王〕〔天择训练场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凤倾天下 第二百五十八章 困境
    ,精彩无弹窗免费!

    那个蚌精依旧在原地,只是在珠子靠近的时候张了一下嘴,然后那个珠子立刻就被吸入了它的口中,很快就消失了。

    看来……居然是被这个蚌精给消化掉了?

    阮云霄瞪圆眼睛看着她,出于试探的目的,她的双手又飞快的变幻着各种的手势,飞快的结印,然后将一多莲花放了出去。

    那朵洁白的莲花在水中漂浮着很快就接近了蚌精,蚌精依旧在原地一动不动,张开了嘴巴,莲清就那么飘了进去,无声无息的,再没有了什么反应。

    那里面,明明是蕴含着一点能力的,这个蚌精吞下去之后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阮云霄双手环胸,开始疑惑起来,面对这样的蚌精,究竟用什么招式对付她比较好呢?

    一定可以想到什么办法的吧。阮云霄拄着额头沉思了一下。

    然后身体快速的旋转,在水中弄出一个漩涡来,不过那个漩涡不知道被什么力量弄的很快自行消散开来。

    阮云霄似乎还是没能对蚌精造成什么伤害。

    她开始再度感知着自己的流云剑,明明就在蚌精的嘴里的,但是流云剑即使是受到了她的召唤,也是一动不动,这个蚌精的体内一定有着什么问题。

    阮云霄的双手中出现了很小很小的白色的光点,然后将这些光点一一的送到了蚌精的身边,蚌精全部都是来者不拒的,将他们全部都吞入了肚中。

    阮云霄双手挥动,正在打算再次施法的时候,蚌精开始了反击。

    她张开大口,从里面不知道吐出了什么东西。

    细看之下,似乎是一朵莲花,很快,那朵莲花就出现在了阮云霄的头顶,在缓缓的转动着,然后,莲花上的花瓣开始快速的开放了。

    莲花的根茎快速的缠绕住阮云霄的手臂。然后,那朵莲花开始妖娆的跳起了舞来。

    阮云霄看了一会儿,很快就觉得有些头晕,手扶着自己的额头,身体开始卷缩成一团,慢慢的蹲了下去。抱着自己的膝盖。

    将自己的头埋入了膝盖中去。

    那朵莲花再次舞动着,然后莲清中出现了几天奇怪的根须,开始往下缠绕住了阮云霄的身体。

    阮云霄闭着眼睛,总觉得附近有什么声音,在蛊惑着她,那个声音说,不要怕不要怕,睡觉吧,睡着了就什么都不存在了,一切,都是幻觉。

    莲清的死是幻觉,不破的死也是幻觉,慕少衍的变坏也是幻觉。醒来了就什么都不用去管了。

    可是,怎么可能呢?那么清晰的感觉,怎么会是幻觉。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那种声音的蛊惑下,阮云霄就是觉得它说的话都是对的,它甚至在说,就连你,阮云霄,也只是幻觉而已。

    这个世界,没有什么是真实的,都是假的,假的而已。

    将你自己的身心放心的交给我吧。全部都交给我吧。

    就在这样的话响彻在身边的时候,那朵莲清开始慢慢的下移,莲花上的花瓣开始一下一下的调零。

    慢慢的覆盖在了阮云霄的身体上,一层又一层,密密麻麻的笼罩在阮云霄的身上。

    阮云霄觉得有些天旋地转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就要倒在地上了。然后,她开始清楚的感觉到了体内力量的流失。

    难道连这种感觉,也只是幻觉吗?阮云霄有些不敢确定,但是,那种刺痛的感觉,真的是幻觉中能出现的吗?

    她开始微微的用力,伸手放到了那些花瓣之上,然后在瞬间,睁开了眼睛,手指上传来一阵剧烈的痛疼。

    然后,阮云霄就看到自己体内的力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快速的传到手中的花瓣上去。她想要拔出自己的手臂,但是似乎根本无法做到了。

    阮云霄瞪大了双眼,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可还是有灵力不断的从体内流逝出来。

    阮云霄的身体开始轻微的颤抖起来,眼神一眯,双目中出现了一道电光,电光飞快的从眼中穿刺出去,几乎要将那个花瓣穿出一个洞来。

    不过花瓣闪烁了几下,似乎根本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

    阮云霄开始怀疑起来,难道眼前的花瓣,才是假的?

    不行,她一定要冷静下来,这样才能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从刚刚莲花出现开始,其实刚刚,她还看到了莲清。

    她很快的就想起了莲清使出的那些有关莲花的招式,还有刚刚自己释放出来的莲清,她在瞬间就觉得这个莲清是自己弄出来的那个。

    不过很快,就觉得不太对劲,自己的莲花,不会出现那么多奇怪的须子,但是同一时间,在她好奇的时候,她的大脑似乎被什么入侵了一样。

    思维开始不受控制,于是,她开始了迷失。这些,都是那个蚌精做的吧。目的,应该就是要吸收她的力量。

    而且,她一定成功了,不对,是成功了一半。

    另一半,应该还来得及阻止才对。

    阮云霄双手再度用力,狠狠的打在了花瓣上面,直到花瓣消失不见了,但是她手上的那个吸取灵力的东西还依旧缠绕着,怎么甩都无法甩开。

    阮云霄念起火咒,用火去烧这些根须,但是好像还是没什么用处。

    那些根须根本就不怕火烧。

    于是阮云霄目光变冷,说道:“我只是想拿回我的流云剑而已,你不要逼我。”

    这次,阮云霄带着那道根须开始了快速的移动,速度快若闪电,在蚌精的周围穿梭着,然后,手中的丝线一样的根须直接就缠绕在了蚌精的身上。将蚌精团团笼罩住了。

    阮云霄抓住丝线的一头,说道:“就让你看看我有没有能力勒死你!”

    说完,双手用力,蚌精身上的丝线,开始不受控制的往下勒紧了。

    阮云霄念着什么古怪的咒语,然后抓紧了那些根须。

    身体内的灵气似乎还是会迅速的流失,阮云霄开始再度默默的召唤流云剑。感知着流云剑的灵力。

    然后在那个蚌精挣扎着的时候,从它张开的大嘴中,直接就冲了进去。

    进入到了蚌精的体内。里面都是粉红的柔软的肉。有蚌精的大舌头。舌头的最中央,有一个白色的很奇异的光芒笼罩着的一片小小的区域,里面似乎就是流云剑。

    阮云霄感知到流云剑的气息了,于是,她的手快速的按了下去。

    蚌精的身体开始出现了剧烈的抖动,使劲的甩着舌头,甩着自己的身躯,似乎想要将阮云霄弄出去。不过阮云霄抓紧了它的肉,让它无可奈何。

    于是蚌精开始求饶了,说道:“好,我还你的剑,你松手好不好?”

    “你要怎么还?”阮云霄问道。

    “我先放了你,你出去之后再吐出流云剑,好不好,为了表示诚意,我不吸收你的灵力了。”蚌精说完,就自动解开了阮云霄手上的绳索。

    阮云霄看了看她口中的流云剑,说道:“我还是带着流云剑一并出去的好。”

    “那就都不要出去了。”蚌精突然坏笑了一声。然后,似乎有奇怪的丝线抓住了阮云霄的脚踝,那种灵力被吸收的感觉又来了。阮云霄觉得自己已经越来越没有力气了。

    接着,蚌精中央的流云剑后面,出现了奇怪的水,开始吞没过来,带着强大的腐蚀气息。

    阮云霄急忙躲避,看来这个蚌精似乎想要消化掉她啊。

    她只能极力的躲避着那些奇怪的水,一边自己体内的力量还在不受控制的流失着。

    阮云霄真的没有想到自己会被逼到这种地步。这个蚌精比想象中似乎要厉害,而且居然还懂得使用策略。

    它刚刚跟阮云霄妥协似乎只是在拖延时间而已。

    阮云霄的身体在蚌精的体内快速的移动着,不过很快就被那些腐蚀气息的水逼的她逃了 出去,逃出去之后,蚌精巨大的身体立刻就压了上来。

    阮云霄没能躲开,直接被压在了下面。

    身体直接就扎入了底下的沙子中去了。全身都被沙子掩埋了,而且全身都非常的痛,手上脚上还有些奇怪的丝线在吸取着她的力量。

    这种困境,一定要想办法摆脱才行。没道理还没有出去打败慕少衍,自己先在逆境空间里死掉了。

    不会这个样子的,她不信自己真的这么差劲。即使再困难的情况,也总有破解的方法的。

    阮云霄全身剧痛,挣扎着想要从沙子中出来,但是身上就是那个蚌精巨大的身体,压的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她似乎没有那么大的力气啊。而且,灵力还在不断的失去,根本就阻挡不住。

    阮云霄开始头痛了。索性自己往沙子伸出挖了过去,身体更完全的陷入了地下。然后,从另一边,想要挖出去。

    不过蚌精似乎是能感受到她的行动的,很快就移动了一下,再次压在她的上方。

    阮云霄在里面连喘气都不能,几乎快要死掉了。

    双手努力的握紧,一股一股力量从手中释放出来,不过这样运用法力,却也加快了自己体内灵力的流失。她真的已经进入到了一个困境当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王的霸气邪妃〕〔当年万里觅封侯〕〔[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无限求生〕〔琴棋书画大才子〕〔穿成重生文男主后〕〔炮灰为王[快穿]〕〔先生,你领带松了〕〔穿越远古之红包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