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修仙霸主〕〔我家诊所连异界〕〔重生西游之证道诸〕〔无敌审判长〕〔全能妖孽神医〕〔重生军医:厉少的〕〔末日游戏之暴力召〕〔我是一个原始人〕〔篮坛史上最强〕〔新世纪篮球狂潮〕〔历史背后有个鬼〕〔重生之少将仙妻〕〔天后小军妻〕〔猫语童话〕〔主播之游戏导师〕〔我要出租自己〕〔绝世神豪系统〕〔会穿越的道士〕〔重铸星海〕〔无限王者进化系统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凤倾天下 第二百六十章 海底的歌声
    ,精彩无弹窗免费!

    阮云霄的手抓住了那个触手,然后想要回头的时候,突然就出现了墨水一样黑的东西,让她什么东西都看不到了。

    阮云霄只能无奈的伸手,什么也做不了。而且也不能呼吸,全身的灵力都运转起来,想要隔绝开那些墨水。

    那个缠住了阮云霄的章鱼用触手将她的身体在海中卷过来卷过去。阮云霄根本就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行动。体内的灵气又有些不够了。

    阮云霄全身都被紧紧的缠住了,骨头都快要断了。那些墨水像要粘附在她的身上一样,怎么甩都甩不掉。

    阮云霄闭着眼睛,觉得头非常的痛。

    那个章鱼快速的卷着她的身体甩来甩去,直接撞击到了沙地上还有海底的岩石上,阮云霄的额头很快就渗出脸了血迹。

    觉得有些头痛欲裂了。阮云霄的头晕的非常的厉害。感觉浑身什么力气都没有也丧失了抵抗的欲望了。她只是用手轻轻的摸着那个章鱼的触手,脸上露出了一丝有些绝望的表情。

    真的没有什么力气了,也没有多余的灵气了,而且,现在只有她自己一个人,没有莲清,也没有不破,她什么都只能靠自己。

    不过,她死亡两次重生两次才得到的灵凤的力量,不会如此脆弱的啊。那些潜藏在她体内的力量,绝对不止是如此而已的。

    一定,一定还有什么方法的。阮云霄的拳头攥紧了,不过还没有做什么的时候,那个章鱼已经松开了触手,阮云霄的身体飘飞出去,软软的落在了草地上,人事不省。

    到底还是没有用吗?这个逆境空间还真是厉害,想做什么都没有办法。就连要回自己的灵力都做不到吗?

    她真的有些灰心丧气了,好想直接在这里睡过去,真的觉得好累了。不想再打下去了,先睡一觉好了,就小小的睡一觉吧。

    阮云霄的意识越来越模糊了,似乎已经昏睡过去了,周围的沙土一层一层的盖过来,将她的身体全部都笼罩起来了。

    她整个人似乎已经开始埋入了沙子里面,什么都感觉不到了,只有一股温热的暖流在身上。很舒服,真的不想动了,就这样下去好了。

    阮云霄什么都不再想了,闭着眼睛沉沉的进入了梦乡。

    这时候,有一个声音在她的心中响了起来,“记得你跟我说过的话吗?”

    阮云霄迷迷糊糊的意识不太清楚,摇摇头说道:“不记得了。”她是真的不知道自己曾经说过什么了。

    那个声音渐渐的淡了下去,很快就没有声音了。阮云霄的头越来越痛了。

    这时候,突然听到了一阵音乐声。很悠扬的音乐,很好听。不过听了之后让人更想要一直睡下去了。

    阮云霄就那么安稳的躺在那里的时候,突然就感觉到一股灵力的波动,她的手微微的动了动,然后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你还记得自己说过的话吗?记得吗,记得吗?

    她不记得了,是真的不记得了。但是,她知道,自己不能输,她要坚持下去。可是,她有些不明白,自己这样坚持的意义到底在哪里呢?难道这样坚持,就能改变一切吗?

    难道,莲清还能回来吗?她现在要的不多,只是自己关心的人能够好好的活下去而已。

    是啊,希望那些人,能够好好的活下去。

    很多人的脸庞,突然就一个又一个的从眼前掠过去了。阮云霄猛然间睁开了眼睛,双手握紧了身下的沙土,然后坐了起来。

    那股悠扬的音乐再次响了起来,让她的头脑十分的迷惑,什么都无法思考了,不过,她还明白一件事情就够了。她要坚持下去,她一定要将幕少衍打败,她要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

    只要努力,就有希望,不是吗?

    她应该迎着希望一直往前走的,阮云霄恍恍惚惚的站了起来,就看了那个蚌精身体微动,周围都是凌乱的灵气,而那个蚌精的周围出现了诡异的波纹,似乎是在唱歌一样。

    阮云霄刚走了一步,就动不了了,那个歌声,似乎能迷惑人的心智,让她根本就不想要靠过去了。

    好难受的感觉啊,阮云霄揪住了自己的衣服,头痛欲裂的样子。

    她紧紧的抱住了自己的额头,感觉整个脑袋都要炸裂了,里面乱七八糟的不知道多了什么东西。眼前似乎都是金星,根本什么都看不清楚。

    阮云霄轻轻的伸手,挥拳想打开那些金星,但是身体不稳,再次趴了下去。

    她用手狠狠的挤着自己的眉头,想要将自己弄醒,不过最终什么都做不了,全身感觉越来越无力了,好想直接死掉。

    死了也比现在好过一些。阮云霄努力的站起来,但是在那音乐声中自己的膝盖又再度的软了下去,仰面朝天的倒在了沙土中。

    眼中,不由自主的就留下了泪水,连她自己都不清楚这些泪水是为了什么留下来的。只是那种头痛的感觉折磨的她几乎生不如死。

    阮云霄紧咬着牙关,眼睛已经几乎看不清楚东西了,除了痛还是痛。她紧紧的攥着拳头,指甲嵌入了自己的手掌心,立刻又鲜血潺潺的流出来,流的越来越多,流淌了一地。

    阮云霄的身体再度摇摇欲坠了,她看了看眼前的蚌精,低声说道:“把我的流云剑,还给我。”

    说完,再度虚弱的倒下去了,那些鲜血都在海水中飘散开来了。阮云霄迷迷糊糊的看着,看着,身前浮现出了很多的景象。

    不过很快的,她感觉到了一股浓烈的杀气,阮云霄浑身都颤抖了一下。

    这次,似乎她的命都会没的。

    远处,一条大鲨鱼飞快的游了过来,阮云霄看着它锋利的牙齿,全身都忍不住打着寒颤。

    怎么办?谁能来救救她呢?她是不是要完蛋了?

    不行,求人不如求己,她是凤凰,怕这些东西做什么。

    她的速度,未必就比那个鲨鱼慢的。

    阮云霄想着身体飞快的动了起来,不过她刚一移动,那个鲨鱼的动作反而慢了下来,在水中漂浮着,似乎快要掉下去了,身体居然开始了颤抖。

    阮云霄看了看蚌精唱的歌,明白了什么,原来这个鲨鱼也是会受到影响的。

    那么现在还不必怕它。

    只是,再听下去,她的命就要没了。那音乐太折磨人了。

    阮云霄闭着眼睛,眼前一亮,是她糊涂了,她怎么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没有想到呢?她记得很早的时候莲清就教过她的呀。

    她是有能力封闭自己的五识的。只要封闭了听觉,她就可以,正常的决斗了。

    阮云霄想着,双手在耳朵上轻轻的一抹,然后双目睁开,头脑恢复了一丝清明,只是还是有点痛,意识还不是十分的清醒。

    然后,她回头看着那个大鲨鱼,鲨鱼不断的扭动着什么,然后飞快的逃离了这里。

    阮云霄朝着那个巨大的蚌精冲了过去。

    蚌精立刻从原地跳跃起来,然后,很多灵力的细丝被它吸收进去。

    对了,刚刚那个阵法确确实实是有从蚌精的体内吸收掉灵气的,不过阮云霄太久没有功夫管那个阵法,阵法的威力减小了之后,蚌精又再度吸收了回去。

    不过,她应该还没来得急全部吸收回去。

    阮云霄站在蚌精刚刚落下的位置,双手挥动,立刻感知到了非常熟悉的气息,那些气息都笼罩着她,慢慢的给她补足了一些灵力。

    体内的力量越来越强大了,阮云霄也越来越有自信,她确实不应该那样的妄自菲薄,应该相信自己一定可以的才对。

    双手挥动之间,水流在慢慢的流动着。阮云霄冷静的看着那个蚌精,说道:“还我流云剑,不管你是为什么一定要我的流云剑,现在,你已经惹怒我了,我不会放过你的。”

    她听不到外面的声音,不过她也不需要蚌精的回答,如果她肯收手的话,它会做给她看的,如果不肯,她就只有继续打下去了。

    阮云霄的手中出现了很多细细的丝线直接将蚌精全部都缠绕住了。

    然后,她气定神闲的走了过去。手指微微的用力,那些丝线开始收紧。蚌精的身体颤抖了几下,很快就不动了。

    阮云霄皱了皱眉头,说道:“你如果主动给我,我还可以放过你,真的要我自己取的话,你就死定了。”

    蚌精依旧不为所动的样子,什么都没有做。阮云霄快速的在它的周围布下了阵法,然后开始夺回属于自己的灵力。

    灵力一点一点的注入了她的体内,阮云霄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很快,她就可以开始绝对的反击了。这个蚌精,其实也没有那么的难对付啊。

    不过就在她高兴的时候,阮云霄忽略了,她刚刚流的血很多,到现在也没有完全的消散,所以,很多的鲨鱼从远处赶了过来,而且这个时候,蚌精早就停止了唱歌。

    阮云霄被那些鲨鱼团团的包围住了,那些鲨鱼毫不留情的一上来就要将她吞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余生很长,不必慌〕〔[综]BE拯救世界〕〔童养婿〕〔无限求生〕〔当年万里觅封侯〕〔六十年代小军嫂〕〔九爷,宠妻请节制〕〔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琴棋书画大才子〕〔守望先锋降临漫威〕〔穿成重生文男主后〕〔西游之只手遮天〕〔炮灰为王[快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