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仙帝〕〔星动乾坤〕〔神女嫁到:逆天丫〕〔第一夫人:总统请〕〔红袖倾天虞美人〕〔盛世红妆:世子请〕〔重生吃货小萌妻〕〔京华烟云〕〔道圣〕〔我有女主光环[快穿〕〔战锤神座〕〔木叶之争权夺丽〕〔六十年代大神医〕〔一世帝尊〕〔HELLO,我的甜心小〕〔秦农〕〔神级修复高手〕〔夏目友人帐的悠闲〕〔血海主宰〕〔总裁大人,限量宠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凤倾天下 第二百七十八章 达到极致的信念
    ,精彩无弹窗免费!

    阮云霄的双手微微的抬起,看着手中的那些淡淡的烟雾,那种飘渺的气息,还有一种死亡的气息。

    这就是鬼界的力量吗?

    在这种阴暗的地方,充斥死亡之气的地方,她感觉身体里来自鬼界的力量又增强了。

    不过,她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引那种奇怪的东西出来呢?

    到底要怎么做才可以呢?

    和他用一样的阵法吗?绝对不可以,那种阵法,使用起来是会要人命的。她一定要足够的谨慎才可以。

    但是,要她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创造出新的阵法吗?她对阵法也只是懂得一星半点的而已,这对于她来说,实在是太过于困难了。

    也许不用阵法同样可以吸引这种东西出来呢?

    阮云霄突然就想到了一个东西,她很快拿出了一个本子,轻轻的翻开了,她记得自己在这里看到过这方面的记载。

    怎么弄呢?似乎,当一种绝望达到顶端的时候,当一种极端的力量出现的时候,当一种信念达到顶峰的时候,都有可能引发这种奇异的洞口。

    那个族长,就是用他在阵法之中浓烈的绝望和强烈的恨意,才让这种黑洞出现的。

    她一定也可以。可是,什么样强烈的意念,仇恨吗?不行,那样会毁掉自己的。要一种积极正面的,或者也可以带一点悲观绝望。

    其实,这种感觉,也曾经出现在她的身上不是吗?

    那个时候,她的父母死掉的时候,还有她眼睁睁看着莲清在她的面前消失的时候,她看着寻叶为她牺牲却无能为力的时候。

    阮云霄轻轻的在地上放下了灵石,按照自己心中的意念,摆出了一个美丽的阵法。

    阵法上散发着淡淡的蓝色的光芒。正要启动的时候。

    一股又一股水纹出现,将那些光芒快速的淹没了。阮云霄怔怔的看着这些,嘴角泛起了一丝苦笑。

    时间到了吗?这个地方确实不是布置阵法的好地方。

    她无奈的摇头叹息。然后身边迅速的形成了一股风暴,从她的身体内往外发散着。之后,越来越强烈的死亡气息将她包裹住了。

    她的身边,开始出现了一道又一道的血芒,每一道都含有非常强大的力量,几乎要将她整个人都撕裂开来了。

    阮云霄周围的那些光柱很快就被打破了,她渐渐的就要支撑不住,身体上出现了一道又一道的血痕,越来越多的细密的伤口。

    即使,再悲观绝望,也绝对不能放弃希望。阮云霄突然明白了,怎么样可以更加快速的吸引那个洞口的出现。

    从外面打开这里,需要的是绝望是彷徨是恐惧,但是,要从里面出去,需要的绝境之处的希望。

    绝处逢生,就是这样的道理。即使是再怎么样的逆境,也要保持着那份希望,也要让自己的内心无比强大。

    阮云霄嘴角微微露出了笑容,莲清,不破,她一定要让他们复活,一定要!

    脚步轻轻的移动,阮云霄快速的重新布置了阵法,从悲观布置到乐观,从绝望布置到充满希望。

    虽然身上还是不断有鲜血涌出来,虽然还是无法完全抵抗周围的攻击。虽然会受伤会流血,但是没关系,只要她可以出去,只要可以从这里出去。

    阮云霄在一种剧痛之中,努力的追寻着心中的希望之源,她知道自己目前是什么样的处境,不过,她不会放弃。

    她知道这个地方的名字,就叫做绝境之渊。但是就算再恐怖,她也不允许自己的意志又一丁点的不坚定。

    她一定可以闯过所有的深渊,走到成功。

    一定可以排除万难,从这里走出去。这里最恐怖的地方不是它的力量,而是那种氛围,那种空无一物,只剩下绝望的氛围。

    让身处其中的人无所适从,找不到出路,在绝望中将自己淹没。

    阮云霄快速的挥动着手中的灵石,嘴角带着欢快的笑容。

    很快,她就可以从这里出去了。

    阮云霄沉重的喘息着。最后洒下了一些粉末,然后放入了自己的一根头发。

    很快,阵法启动,微弱的光芒在四周浓重的黑暗中似乎是微不足道的。但是,却始终比完全的黑暗要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前方,真的出现了一点点微弱的光亮,那种光亮,越来越大,最终形成了一个洞口。她可以出去了。

    阮云霄淡淡的微笑,嘴角挂着了然的微笑。双手挥动,手中出现了彩色的光芒,她将那种彩色的光芒一挥洒。

    周围立刻有花朵开放。

    阮云霄在一股美丽的光芒和花朵的次第开放中,从那里走了出去。

    刚落到地面上,她就觉得脚腕处传来一股强烈的疼痛,让她根本就站不住自己的身体,她很快就软倒在了地上。

    轻微的喘息着,双手在地上随便的摸索着什么。这里还是那个奇怪的阵法。她的身上不断的往下滴落着那些鲜血。

    在地上蜿蜒成了一条细小的河流。

    阮云霄怔怔的看着那道河流,脑海中突然就出现了之前血流成河的景象,那些人,他们是怎么死的,谁杀的呢?

    为什么刚刚进去的时候什么都没有,一出来脑海中就多出了很多不该有的东西。

    她到底要怎么从这里走出去呢?阮云霄轻轻闭上眼睛,看着那些血,突然之间就有了注意。

    她开始给自己上药,但是上着上着手脚就开始都不听使唤了,那种极度冰寒的感觉笼罩了她,让她不断的开始颤抖起来。

    冰冷的气息在上空盘旋着。将她的血液都要凝固了。阮云霄的身体微微的颤抖,药粉都洒到了一边去了。

    她轻轻的闭上了双眼,觉得很难受。捂着自己的肚子,躺了下来。头脑中依然出现了那种血腥阴沉的场景。

    末日一样的场景。

    阮云霄的手指紧紧的攥起。抵抗着身边的那些寒流。她还没有抵挡住寒流的时候,新的危机就出现了。

    原本已经找不见的人,突然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就停在了她的身边,俯身看着躺在地上的她。

    他的眼中流露出了淡淡的悲哀,似乎在为阮云霄感到不值一样。

    他轻声说道“当初,如果你不再回来该多好,我是多么的希望,你不回来,如果你不回来,一切都不会这么糟糕,我会把你当做心中最美好的回忆,用来一生怀念你,想着你,直到老去死去,我也无怨无悔。”

    他语音温柔,眼神也十分柔和,但是同时,他的脚轻轻的放到了阮云霄的手腕上,然后渐渐地开始了用力,他恨声说道:“为什么啊,为什么你一定要回来?你怎么不死在外面?你为什么一定要让我恨你。你知不知道恨一个人有多痛苦。”

    他的脚上力道加大,似乎要将她碾碎。阮云霄痛的叫出了声,然后淡漠的看着他,说道:“其实,你可以选择不恨的,是你一定要用仇恨毁了自己,怨不得任何人。”

    “呵呵,不管怎么样,这些恨也好,爱也好,都要走到尽头了,阮云霄,你去死吧,你死了之后,就一了百了的,什么事情也都没有了。哈哈。”他的手中迅速的出现了一把刀,然后逼近了阮云霄的脖子。

    说道:“你放心,你不会寂寞的,我很快,就下去陪你。”

    阮云霄在他的刀要落下去的时候,另一只手的手心上扬,手中突然就出现了一些东西。那些水流蹦到了这个人的眼睛里。

    他立刻捂着眼睛跳开了,阮云霄手腕一翻,另一瓶水出现在了手中,她将那瓶水快速的扔了过去,轻声说道:“这是解药,不快点用的话,你会瞎的。”

    说完,阮云霄的右手捂着自己的左手臂,慢慢的往另一个方向走了过去。

    那个族长连忙蹲下来,在地上摸索着那个药瓶。阮云霄回头淡漠的看着他。然后很快走出了那个人的视线。

    背后,似乎传来了小兽一般的呜咽的声音,那个人似乎很悲苦。

    阮云霄不去理会他了。看着自己腿上不断躺下去的血迹,她将自己的衣襟撕开,包裹住了最大的一块伤口。然后用了朵朵的药,应该很快就会好起来了。

    她的血,是很特殊的,她早就知道了。所以,就算不用禁忌之术,如果用她的血作为阵法的阵眼或者开启阵法的引子。那么,她所铸成的阵法应该也不会太弱。

    再加上她本身与这个人实力之间的差距,她未必就不能逃出去。

    不过现在最麻烦的地方在于,刚刚那个黑洞里面确实厉害,她身上多处受伤了,而且不止是流血而已,那些诡异的电光似乎也伤到了她的筋脉,让她的力量减弱了不少。

    而且血流失的太多,她确实是有些虚弱,但是,她却没有让自己体力恢复的时间,因为呆在这个阵法里面,同样非常的不安全。

    她不但不能恢复,力量还会流失的越来越快,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冻成一块冰。这是那个人不惜一切代价做成的阵法,不会那么容易破解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她来自低空〕〔余生很长,不必慌〕〔西游之金乌大圣〕〔重生天后:霸道总〕〔穿成重生文男主后〕〔重生之仙尊归来〕〔白莲花退散,本妃〕〔夜帝独宠:天才萌〕〔冰山总裁爱上我〕〔都市逍遥医仙〕〔爱来了,逃不开〕〔情陷与你〕〔缘定终身:娇妻不〕〔圈套男女〕〔穿越五零抢夫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