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闪婚厚爱:误嫁天〕〔总裁大人,晚上见〕〔豪门第一宠:少奶〕〔第一婚宠:老公大〕〔星宿永恒〕〔麻辣小村姑〕〔全球巨星从练习生〕〔开个诊所来修仙〕〔独家蜜爱:晚安,〕〔一路仕途〕〔高冷学霸撩妻三百〕〔全能尖兵〕〔航海与征服〕〔人生只为逗你而已〕〔妖孽主宰在都市〕〔吞噬世界之龙〕〔口袋之数据大师〕〔史上最强赘婿〕〔校花的最强仙帝〕〔螳臂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凤倾天下 第三百二十二章 第一个问题
    ,精彩无弹窗免费!

    那树枝上面,还带着鲜艳的血痕。徐培肩膀上的血流的更快,但是他却没有要阻止的意思,任由那些血液在风雪中凝固。

    墨染看着那些暗红色的血迹,捏紧的拳头微微的松了松,轻轻的叹了口气,说道:“过去的事情我已经不想再追究了,我只希望,你能远离我的生活。”

    “雨儿,我会远离的,但是,我想要跟你说一件事情,很重要的,我只问你一个问题,你知道梅染的身份吗?如果你能回答,我立刻离开。”徐培平淡的问着,双目灼灼的看向了墨染。

    墨染被这个问题给难住了,她揉了揉额头,说道:“我不在乎啊。”

    “你不觉得他很奇怪吗?他的眼睛,他的头发,还有他身上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的感觉,你不觉得他……根本不像一个人吗?”徐培轻声说道。

    墨染开始有些生气了,捡起了地上还带着鲜血的树枝,指着徐培说道:“我不管他是什么身份,我只知道,没人能阻止我们。”

    “那你知道,一年前的那场战斗,到底发生了什么吗?”徐培继续问道。

    这些问题,墨染全部都回答不上来,她有些气愤,却有些无可奈何,她是不是真的,对墨染的了解太少了呢?

    可是,她是不在乎的,了解的少又怎么样,只要墨染爱他,他也爱着她,不就足够了吗?

    可是,再次看到徐培的双眼,看到他因为寂寞伤心悔恨而憔悴下去的脸庞,她的心里竟然生出了一丝不忍。

    “墨染,我还想问你,你到底有没有真心爱过我?”徐培很认真的说道。

    墨染看着他,叹了口气,终于正视了自己的过去,她觉得,逃避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想要彻底的放开,就要彻底的解决掉所有才可以,其实,就算是与梅染在一起的这些日子,她也没能真正的忘了过去。

    多少个午夜梦回,看着天空的月亮,她还是会想到那个雨夜之中,她会想到他与她之间的争吵,会记得那个时候,她的天地信仰都一起崩塌了的感觉。

    也许,终究要彻底的做一个了断才好吧。

    墨染深深的呼吸,正视着徐培,说道:“爱过。”

    “那么,你为什么会那么快就喜欢上别人?”徐培继续问道。

    墨染低头想了想,然后突然抬起头,敏捷而迅速的打了徐培一巴掌,然后优雅的转身,双目冷冷的盯着徐培,说道:“你觉得我朝三暮四,很善变吗?可是徐培,是你先放开我的手的,我曾经乞求过你,是你将我推开,既然事情已经至此,就不要想着我会回头。”

    说完,墨染转身,坚定的说道:“徐培,我已经不恨你了,一点也不恨了,因为,我的心里,对你已经没有了爱,也就无所谓恨,我只想平静的生活。”

    徐培看着墨染的背影,喊到:“你好好想想我的话,三天后,我在这里等你,希望你能回答我的第一个问题。”

    墨染听到了他的话,却没有驻足,依旧快速的朝前走去。

    梅染到底是什么人?这个问题,其实也一直都盘桓在阮云霄的脑海中,她很想要给出一个答案,但是又觉得有点困难。

    阮云霄悄悄的将自己的灵力包裹住了那个房子,然后看到了房子中的全部情景,也感知到了来自那个房子的全部力量。

    可是即使这样,她也不知道梅染身上的力量到底来自什么地方,也许,徐培有一点是说对了的,梅染,可能真的不是人。

    那么徐培呢?阮云霄同样感知到了,徐培身上有股不属于他的力量,这又是怎么回事?

    现在的他,应该已经能够赢过墨染了,再也不会需要墨染帮助他杀人了。可是,他却没有显露出一点实力。他这次来,真的是势在必得的吗?

    风雪似乎更加的大了,北风呼啸着,卷起了地上的雪花。梅花飞舞着,落到地上。

    阮云霄踩在雪地上,突然有人从身后叫住了她,一回头,果然是徐培。

    “你想知道梅染是谁吗?姑娘。”徐培笑着说道。他的肩膀还在不停的流着血,他的表情却很镇定,似乎根本就感觉不到疼。

    “你能不能不要打扰他们的生活,只要梅染不会对莫雨不利不就行了,何必一定要知道他的身份呢?”阮云霄说道。

    徐培摇了摇头,说道:“只怕,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就算我想成全他们,让雨儿和梅染在一起,他们也不可能的,因为,梅染做不到。他比谁都清楚自己做不到。”

    徐培说着说着就笑开了,脸上有如释重负的表情,他说道:“兜兜转转,我还是会和雨儿在一起的。”

    “是吗?”阮云霄反问了一句,冷笑道,然后她转身,走出了徐培的视野,她知道故事的结局,不过暂时让徐培得意一下好了。他们最后,谁都得不到莫雨,否则,徐培也不会浑浑噩噩过了几百年了。

    可是离境呢?这个故事跟离境又有什么关系?离境到现在都没有出现。

    徐培住进了附近的一个山洞里,阮云霄有时候还会去看看他,其实她也只是好奇徐培到底在做什么,他到底在谋划些什么,她想知道他究竟会做出什么样的对莫雨不利的事情。

    不过徐培的行为其实一直都很正常,正常的倒是让阮云霄觉得自己有点不正常了。

    很平安的过了三天,墨染居然真的来找到了徐培。

    阮云霄知道,墨染回去的时候,问了这个问题,她觉得,他们之间应该不需要互相隐瞒什么了,不管梅染有什么苦衷都可以说出来。如果他身上有疾病,她可以医治,天涯海角,都会医好他的。

    就算梅染不是人也没关系,她也会跟在他的身边的。

    不过对于墨染的这个问题,梅染沉默了很久,最后轻飘飘的说道,我不知道。他的眼睛真诚的看着墨染,双目如水光一样潋滟美丽,闪烁着淡蓝色的幽光。

    他抓着墨染的手,说道:“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不过,墨染,如果我不是人,你还会在我身边吗?如果……如果……”

    “没关系,我会,我会的。”墨染堵住了他的嘴唇,安慰着说道。

    不过三天后,她还是来找到了徐培,她开口的第一句话不是问梅染的,而是问道:“你知不知道,为什么这里只剩下了冬天,一年前那场比试过后,这里,就再也没有了春天夏天和秋天。为什么?”

    “因为,那一场打斗,最后的结果是,我派出去的人,全部都死了,一个活口都没有,我也是回去查了一阵子才查到的,只是,他们的尸体,我都找不到了。好像凭空之间就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徐培说道。

    墨染一下子跌坐在地上,手指碰到了那些冰凉的雪花。

    “梅染真的不是人吗?”墨染呆呆的说道。

    徐培点了点头,说道:“他是什么我也不清楚,但是我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他一定不是人。”

    墨染点了点头,很无力很虚弱的说道:“我明白了。”说完,她从雪地里爬了起来,慢慢的朝前走。

    徐培突然就从背后抱住了她,就像多年以前,她站在一片尸体面前,他从背后给她的那个温柔的怀抱。

    明明是一模一样的怀抱,只是这一次,时间地点不同,心情自然也会不同。墨染的心里再也没有了一丝丝的欢呼雀跃。她只是慢慢的,一根一根的掰开了他的手指,然后转身望着他,说道:“徐培,我想,我想找到一个温暖如春的地方。”

    徐培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惊喜,说道:“好啊,我带你去,好不好?”

    墨染摇了摇头,然后迅速的后退,一边后退一边往后跑。

    阮云霄看着她,突然不明白了墨染此时的心情。她慢慢闭上眼睛,将自己的灵魂逼入了墨染的体内。

    感受着她此刻的心境。

    其实,这个时候的墨染,对徐培确实已经不抱有任何的幻想了,但是,她偶然间,看到了她非常不想看到的事情。

    她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梅染会离她而去,梅染对着她笑的时候,表情虽然温暖却带着一丝冷漠和疏离。

    她说了她不在乎他是不是妖怪不在乎他是不是人。但是,她不在乎不代表梅染也不在乎。梅染抓 着她的手的时候变得霸道而贪婪,少了以前的温柔。虽然很多改变都是很细微的,但是,她就是能够很清楚的感觉的到。

    墨染开始害怕,她害怕连最后这份感情都维系不好。她怕失去梅染,但是更不想逼梅染。

    其实,是梅染说的,梅染在梦里喃喃的说着,他一定会找到一个温暖如春的地方,和你一起。那里,不会有寒冷,不会有风雪。会有很多很多的温暖,很多很多的光明。

    他说这些的时候,是皱着眉头的,表情是那么的忧伤,让她觉的,她一定会失去这个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王的霸气邪妃〕〔当年万里觅封侯〕〔[综]BE拯救世界〕〔九爷,宠妻请节制〕〔余生很长,不必慌〕〔无限求生〕〔童养婿〕〔炮灰为王[快穿]〕〔六十年代小军嫂〕〔先生,你领带松了〕〔穿越远古之红包系〕〔权贵之妻〕〔造反成功后〕〔与你寄余生[娱乐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