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逍遥法医〕〔凌少宠妻108式〕〔玲珑御〕〔娇娃联盟:小妻超〕〔五行天〕〔大龟甲师〕〔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巅峰官路〕〔武仙传承系统〕〔绝色至尊:邪王,〕〔恶妇重生在七零〕〔星光遥遥知他意〕〔修真之药武扬威〕〔极致宠爱:霸道老〕〔蜜婚娇妻:总裁霸〕〔小农民大明星〕〔重铸星海〕〔神话原生种〕〔纯阳剑尊〕〔都市之霸道横行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凤倾天下 第三百二十六章 真假难辨的幻象
    ,精彩无弹窗免费!

    “雨儿……”徐培轻声的念着她的名字。

    墨染淡淡的说道:“每一次我杀人之前,每一次我为你做我不愿意做的事情的时候,我都希望你能多在意一点我的感受,多关注我,不要让我越陷越深,可是你都没有。从始至终,你都是利用我的。”

    墨染轻声说道:“你以为我只是因为被赶出师门当中受了鞭刑而无法原谅你吗?不止的,还因为,那么多的杀戮,让我的心蒙了尘,生了寒,你却没有及时的帮助我去除那些灰尘和寒气,任由我自生自灭。”

    “雨儿。”徐培突然扑通一下跪了下来,抬头看着莫雨,眼中有泪水滚动着,最终滑落下来。

    墨染看着这样的徐培,心里也有些不忍,不过还是叹气说道:“都晚了,我们已经错过了,真的错过了。”

    不过,她和梅染,还没有错过,还有无限的可能性,所以,她要快点去抓紧他的手,不要让他离开自己的视线。

    徐培跪在地上,死死的攥着拳头,寒冰剑哐当一声的落在了地上,似乎就像他破碎掉的心脏一样。

    阮云霄看着这些,突然就明白了一点什么。她皱眉看着这一切。

    后来的故事,变得很简单,但又似乎很不简单。

    徐培依旧没有让墨染直接去找梅染,他先去找了梅染,他跟梅染说了很久的话,然后离开,嘴角勾起一个邪气的笑容。

    之后,墨染来找梅染,梅染就笑着对她说“如你所见,墨染,我一直都不觉得我跟你一样那么的喜欢对方,其实我一直想找机会让我们两个都冷静一下,现在,我才明白我心中缺失的那一块是什么。”

    而这个时候,离境欢快的揽住了梅染的手臂,笑着对莫雨说道:“莫雨,我跟他是真心相爱的,求你成全。”

    她居然叫她莫雨,那么,就是想要将她往回推吗?

    墨染这个时候笑了,说道:“我有两个名字,一个是师父给的,叫莫雨,一个是位你改的,叫墨染。我以为我终于找到了家,却原来,我还是个没有名字的人。”

    说完,莫雨,也就是墨染,就转身离开了。她离开之后,梅染就倒在了地上,浑身僵硬的像是冰块一样。

    而离境,轻轻的抚摸着他的身体,为他做了一个水晶棺,将他放在里面。她日日夜夜的售后在梅染的身边,抚摸着水晶棺,告诉他外面的世界。

    告诉他什么是春暖花开。

    而墨染和徐培呢?

    徐培以为他终于得到了想要的,但是却发现一切还是变得不一样了。墨染真的是很果决的女子,说没有给他几乎就真的再也没有给他机会。

    墨染整日整夜的思念着梅染,思念到青丝都变作了白发。她披着一头白发看着窗外的月亮与星星,看着满天的大雪。

    于是徐培终于发了狂,他有些控制不住的冲她大吼,告诉她她永远的失去梅染这个事实。

    墨染精致的脸庞,面无表情的冰冷的样子,在那个瞬间有了一点点的动容。

    她偏过头去,泪水就那么爬满了脸颊。

    最后,是离境不忍心,告诉了墨染真相。她说,是徐培和梅染串通好了的,因为梅染知道他不能给墨染一个未来,而他认为徐培可以,所以他们策划了那么一场戏。

    都是为了莫雨。离境苦笑了一下,问道:“你要不要去看看梅染?”

    墨染点了点头。

    那天,墨染看过水晶棺中的梅染之后,就走了,她在梅染的面前,绽放出了人生最后的一个微笑,之后离境也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不过大概就是墨染心死了。

    整日都和冰雪在一起,然后得了不治之症,好像还遇到了一些寻仇的人,她几乎已经奄奄一息鲜血都快要流干的时候,徐培才急匆匆的赶到了。

    他用自己的法力冰封了莫雨,之后,就一直都在寻找复活莫雨的方法。

    这,大概就是全部的故事了,阮云霄看完之后微微的皱了皱眉头,为什么,她还是会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劲呢。

    就比如,那个时候,梅染看着离境的眼睛,他和离境之间的那个吻,实在是太真实了,他眼中的温暖和深情根本就不像是能够演的出来的啊。

    那中间,梅染和离境之间,有没有发生什么呢?

    阮云霄看完之后,就动用全身的灵力,震碎了那个空间,走了出来。

    她看着四周,大声的喊道:“离境,我知道你在附近,你出来吧,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了,我现在什么都明白了。”

    离境慢慢的走了出来,嘴角还带着一丝笑意,看着阮云霄说道:“你明白我为什么要夺走冰山雪莲吗?不是因为我想莫雨死,而是因为,我知道莫雨不想活过来,如果梅染一直醒不过来,那么,她也想那么沉睡下去。她活过来也是会痛苦的,你懂吗?徐培就算做再多都没用。”

    “好,我不要那个东西了,你可以放了我的朋友了吧。”阮云霄笑着说道。

    离境立刻变了脸色,打量着阮云霄说道:“你很厉害,我可不会轻易相信你,万一你最后反悔了打起来我岂不是不合适了吗?”

    阮云霄无奈的笑了笑,说道“你压着不破不放,就不怕我逼急了跟你硬拼吗?”

    “可是如果我放了他,那不是一点筹码都没有了吗?”离境笑着说道。

    “你到底为什么抢走冰山雪莲?”阮云霄问道。

    离境用惊讶的眼神看着她,似乎阮云霄在说着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离境说道:“难道你还没明白吗?我以为我说的很清楚了。莫雨就算再次活过来,也没用的,没有梅染,她一样会再死一次。”

    “那梅染呢?”阮云霄问道。

    离境指了指那一大片水域,然后轻声说道:“你最开始看到的景象,都是真的,不过从你看到活着的梅染的时候,你就已经彻底进入了幻境。”

    原来是这样,阮云霄转头看着那片水域。心中有千万个念头在转头。

    那一切只是幻境,未必都是真的吧,也许只是离境想要让她看到的幻境而已,不过,莫雨的情感那么真挚热烈,又不像是假的,阮云霄真的感觉到了莫雨这个人的灵魂。

    只是……她总觉得还是有哪里不对劲。

    阮云霄觉得她还有些事情没有想清楚,于是他再次的来到了水下。

    看着水晶棺里那个男子的容颜,淡蓝色的头发,禁闭的双眼,淡紫色的衣裳。

    阮云霄隔着水晶棺,都能感受到来自他体内的寒意,不过看着看着,她就皱起了眉头。最后的时候,梅染之所以要骗墨染,是因为他知道自己大限将至了吗?

    他也知道自己不可能看到春暖花开了?可是,为什么呢?

    阮云霄拧了眉头,百思不得其解。最后跳上了岸,伸手对着离境说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离境,我还是必须要冰山雪莲的。”

    离境退到了不破的身边,指着不破和莲清说道:“你不想要他们的命了吗?”

    阮云霄看着她淡淡的笑了笑,不置可否。离境的嘴角上扬,正想说些什么话讽刺阮云霄,地上原本闭着眼睛一动不动的不破却突然窜了起来。

    手中的佛珠快速的滚动则会,从离境的头顶笼罩了下来。离境的身上被佛光射中了,立刻惨叫了一声,然后迅速的往后退。

    阮云霄也同时快速的上前,阻断了她的退路,阮云霄抱着双臂看着离境。手中的流云剑快速的舞动,形成了密不透风的剑网。慢慢的将离境笼罩起来。

    后面不破也开始做法,金色的光芒越来越强盛,看来这次,离境已经跑不掉了。

    离境看着两人,狠狠的咬牙,噗嗤笑了一声,说道:“看来是我大意了,你们对毒药也很有研究啊。”

    “交出冰山雪莲吧。”阮云霄说道。

    离境一开始还有些紧张不安,现在反而变得淡然了,淡淡的说道:“不在我身上。”

    “那在什么地方?”阮云霄问道,手中的流云剑直指着离境,有一种无形的压力从她的身上散发出来。

    离境皱了皱眉头,觉得很不舒服,不过还是摊了摊手,说道:“不信你翻,我身上只有各种暗器毒药。我从不带救人的药。”

    “我问你在什么地方?”阮云霄似乎已经有些不耐烦了。用冰冷的眼神看着离境。

    离境冷冷的笑了,说道:“难道我做的有错吗?你倒说说,我做错了什么?我对所有人都那么真心,可他们给我什么了?没有人在乎我,徐培一直在利用我,就连梅染也在利用我,莫雨更是恨着我,可是,我不过就是喜欢上梅染了而已,这也是错吗?”

    “在那个故事里也许你真的没什么错,但是,我是不会相信你编出来的事情的,那个故事里还是有着漏洞,比如你为什么会出现,他们三个人的故事里始终没有你,你却在最后起了关键性的作用。难道不值得人怀疑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重生文男主后〕〔宗女荣华录〕〔惹火农女:狼性夫〕〔西游之金乌大圣〕〔这个明星来自地球〕〔五行御天〕〔村花难嫁(穿书)〕〔重生天后:霸道总〕〔怀了头龙崽子怎么〕〔大理想国〕〔超级宗门掠夺〕〔北境之狼〕〔[综穿]打劫主角的〕〔天衍之王〕〔极品王牌高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