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诛贼纪〕〔妖娆炼丹师〕〔呆萌小财妃〕〔爆笑医妃:摄政王〕〔穿越七十年代之农〕〔娱乐那个圈〕〔过门〕〔武神主宰〕〔次元法典〕〔超神级加速系统〕〔情事档案〕〔仙田牧场〕〔只短一笔〕〔无限大阴阳师〕〔三国狼烟行〕〔冤鬼契约〕〔公主在上:摄政王〕〔一套阵法闯南宋〕〔重生小娇妻:Boss〕〔风雷神帝传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凤倾天下 第三百四十五章 你可以死的瞑目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阮云霄转头看了看离境,然后仔细的看着前方的镜子。

    到底该怎么办才好呢?她也想救出离境,赶紧将眼前的镜子毁掉,但是,想要毁掉镜子,似乎并没有那么容易啊。

    而且,镜子上的影响似乎会影响人的心神,阮云霄看一眼就觉得头有些昏昏沉沉的,用手使劲的抵住了自己的额头。

    离境已经越来越虚弱了,让人感觉就快要消失了一样,她的声音也是有些有气无力的,淡淡的开口说道:“快一点,我……我要不行了。”

    阮云霄握紧了流云剑,使劲的甩了甩自己的脑袋,用手使劲的捶打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手指青筋爆出,双手中有红色的光芒闪动起来,她迅速的踏出去一步,然后狠狠的一拳打到了镜子上面。

    镜子上面立刻有诡异的光芒闪烁起来,而在离境的对面,莲清的影像越来越模糊了。

    阮云霄转头看着莲清的样子,心里一动,总觉得十分的不舒服。似乎体内有一股力量在阻碍着自己的行动一样。

    她捂住了自己的心口,然后握紧了流云剑甩手就是一下,打到了那个影像上面,彻底的破坏了镜子中出来的莲清的人影。

    瞬间消散的同时,阮云霄也感觉自己心里似乎被挖空了一块一样,呼吸都困难。她恶狠狠的盯着那面镜子。

    都是这个镜子搞的鬼,真的是太可恶了。

    她的双手中瞬间出现了好多奇怪的花纹,双手之中连续挥动起来,然后轻轻的闭上了眼睛,一定不能乱动乱想,要凝住心神,一定要毁掉这个镜子。

    如果不能救出离境,她也就无法救出自己想要救的人了,一定要。

    “云霄,云霄,不要忘记我好吗?一定不要忘了我。”突然有一个声音响了起来,阮云霄浑身一震,故意不去看那个地方,眼中有泪水落下来。

    然后用手狠狠的擦去了眼泪,闭着眼睛靠近那个镜子。

    依然有声音从旁边传了出来,淡淡的透着一股悲戚。“云霄,我喜欢你,为什么你不能喜欢我呢?”

    阮云霄的脚步顿了一下,然后不由自主的朝着那个方向看了过去,等看到之后,她立刻又闭上了眼睛,但是心里受到了很大的振动。

    是寻叶,果然是他。

    “还记得,我要送给你的那片花海吗?还记得那个参天古木吗?还记得,那些我为你精心准备的房间吗?云霄,你真的这么快就忘了,你难道不记得,我求过你,我想要你记住我,一定要记住。”

    寻叶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了过来,阮云霄的眼中带了一丝泪珠,眨巴了一下眼睛,那些泪珠就不断的滚落了下去。

    “我没有忘。”她淡淡的说道。然后就不再言语。

    那个声音依旧在不断的回响起来,轻声说道:“那么,你知道我为了你都做过什么吗?我为了你可以去死的,云霄,你不想我复活过来吗?”

    正在慢慢的往前方走的阮云霄,闻言顿了顿脚步,眼中有泪水滴落。然后,慢慢的,慢慢的摇了摇头。

    这个时候,她似乎摸到了一股冰凉的触感,清凉的感觉,就像枝头的嫩叶,就像……寻叶的手臂。

    阮云霄的眼泪滴落到了那条手臂上面,那个手臂动了动,然后迅速的收了回去。阮云霄睁开眼睛,震惊的看着站在眼前的寻叶。

    那么的真实,但是,那不就是意味着……

    阮云霄迅速的转头,看着尚在烟雾之中的离境,她往前走了一步,发现自己已经看不清楚离境的样子了。

    而且,离境也没有发出一点声音。那是不是说明……离境已经要死了?

    阮云霄心一紧,迅速的抽出了流云剑,然后指着前面的人,眼神闪烁着,手臂微微的下沉,她的手颤抖起来,说道:“寻叶?不,你不是寻叶,你不要阻挡我。”

    “我是啊,云霄,你觉得我有哪里不像他?我对你的心,一直都是真的,你感受不出来吗?”

    阮云霄闻言立刻退后了一步,警惕的看着眼前的人,然后猛然的摇了摇头,大声的说道:“你不是,我记得,我记得寻叶不是这样的。”

    “怎么不是,我那么爱你,我想要你永远记住我,我就算死也要留在你的生命里,让你忘不掉。”寻叶凄厉的说道。

    阮云霄握紧了流云剑,咬一咬牙,然后迅速的往前一指,流云剑直接就插入了寻叶的身体中去了。

    寻叶看着插入自己身体的流云剑,震惊的抬头,指着阮云霄,看着那些伤口,说道:“你怎么……怎么会忍心呢?”

    阮云霄手中的流云剑一拧,天空中立刻出现了无数的剑光,剑光不断的在空中闪烁着,笼罩着这一片天地。

    寻叶的身上立刻出现了很多的伤口,他几乎要碎裂成很多很多片。他的身上散发出了奇异的光芒。

    她的眼神是难以置信的,带着巨大的悲痛的,他轻声说道:“为什么呢?为什么不给我一次机会?为什么不想我活下去,阮云霄,你会后悔的,你会为了这一剑而后悔一辈子的。”

    他的眼中似乎也汇聚了大颗大颗的眼泪,掉落到了地上,打湿了一片尘土。

    阮云霄瞪大眼睛,觉得心里有一点痛,但是,她也同时明白,她没有做错。她缓缓的收回流云剑。

    立在原地,然后看着前方的寻叶身上,突然就出现了很多很多的碎片,很多很多的光柱从她的身体之内窜了出来。

    阮云霄捂住自己的胸口,深深吞咽了一下,然后淡淡的说道:“寻叶,不,我也不知道该称呼你什么,不过,你就算知道我们的故事,你也不是他,他一开始,确实就算死也要在我心中留下他的影子,他要我永远的记住他,但是,最后的时候,他离开的时候,我知道,他全都看开了,他已经不希望我记得他了。他连自己死了,都不想我知道,都在尽量的避免我知道他的牺牲,所以我就算知道也要假装看不到感受不到。”

    说道最后,阮云霄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然后双手前伸,指着眼前的人,说道:“你可以死的瞑目了。”

    说完,流云剑再次的滑动,噼里啪啦的声响,眼前的人,突然就好像镜子一样的,脆裂开来。

    分化成了无数的碎片。阮云霄的手沉沉的垂落了下去,闭上了眼睛,再睁开的时候,就看到了一地的碎片。

    在地面上闪烁着一种奇异的光芒,然后,那些碎片,很快就化为了无数的灵气,慢慢的飘散开来。

    阮云霄紧抿了一下嘴唇,然后蹲下来,双手挥动了一下,那些还没有散去的灵力就聚集在了她的手上。

    凝成了一块小小的碎片,阮云霄拿出一块布,将那个小碎片包了起来。

    然后站起身,看着离境之前站着的方向。她双目一眨一眨的,静静的看着那个方向。

    “这个镜子还真是可恶啊。让我再一次想起寻叶,想起了他的死,说到底他都是为了我,因为我他才死的。”阮云霄淡淡的说道,然后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有人为你死你还不知足吗?”离境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然后几根银针就飞了过来。

    阮云霄闪身躲避了过去,然后回头瞪着离境,说道:“你恩将仇报。”说着,阮云霄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

    流云剑一转,指向了离境。

    离境手中捏着几根银针,做出了一个往外抛出去的手势,不过她自己的身体倒是踉跄了一下,然后紧紧的捂住了自己的肩膀,咬紧了嘴唇,眼泪毫无预兆的落了下来。

    离境抱着自己的双肩,哽咽着说道:“我也……我也好像好像有人珍惜我,好像遇到一个肯为我去死的人,那样的话,我就算是马上就死了也甘心了。可是……可是”

    离境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低了,然后蹲下身体,浑身颤抖,阮云霄本来以为还会跟她打一架的,看着这样的离境,她收回了流云剑,慢慢的走了过去。

    她的手放到了离境的肩膀上去了,发觉离境的身体虚弱异常,于是推了推她,说道:“你到底怎么样了?离境!离境,你别忘了梅染还昏迷着呢,我们要去找他们啊,你别这样啊,你别死好不好?”

    离境的肩膀轻轻的颤动着,她抬起头,抹去了脸上的泪珠,然后声音闷闷的说道:“我……虽然那个镜子没有了,我最大的威胁也没有了,但是,我的力量,我好像要失去我的力量了。”

    阮云霄迅速的摸了一下离境的脉搏,然后仔细的探查了一番,沉吟了一下说道:“你……你不会死吧……”

    离境摸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摇了摇头说道“我不知道啊,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我只是觉得好难受,好像有什么支撑着我的力量,我就要彻底的失去了,不过我好像,也什么都没有得到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谁都不能碰我的季〕〔六十年代小军嫂〕〔守望先锋降临漫威〕〔九爷,宠妻请节制〕〔金算盘〕〔权贵之妻〕〔重生野性年代〕〔[综]BE拯救世界〕〔幽灵判官〕〔童养婿〕〔当年万里觅封侯〕〔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小红唇〕〔造反成功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