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楚昭阳〕〔史上最强兽妃:邪〕〔盛世娇宠之名门闺〕〔我吞了一只鲲〕〔在青楼当头牌的日〕〔剑芒凌霄〕〔全民武道〕〔重生神医娇妻:首〕〔超级宝宝,不理总〕〔隋炀也是帝〕〔圣光武神〕〔绝命毒尸〕〔前妻归来:邵医生〕〔独占鲜妻:寒少,〕〔枭妻诱入怀:景少〕〔天命凰谋〕〔玄医枭后〕〔惹火萌妻:总裁老〕〔异能少女重生:帝〕〔烽火佳人:少帅的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凤倾天下 第三百四十八章 做个交易如何
    ,精彩无弹窗免费!

    徐培的笑容看得离境觉得浑身不自在,这个时候,徐培慢慢的伸出了手来,离境急忙躲避开了,然后从床边挪开,来到了阮云霄的身边。

    徐培一脸平静的看着离境,说道:“纵然你能说破天,说出我万种不是千种不好来,我都无所谓,一千多年了,我都在为了那么一个目标努力,现在快要成功了,不管是什么原因,都无法阻止我的。”

    离境冲着徐培做了一个鬼脸,吐了吐舌头,然后拉了一下一旁的阮云霄,依旧有些生气的说道:“阮云霄,你说,他这是不是谋杀?一个人,如何才会觉得自己活着呢?当然是凭借那些记忆,凭借那些成长的经历,平静着自己的回忆,她回想起来,才会觉得自己活了这么些年。也在记忆增多的同时,阅历啊,能力啊,都在增长,而发生在自己身边的事情,生长的坏境,又可以影响一个人的性格,一个人一生之中有许多的变数,最后,才变成了最终我们看到的样子,但是呢……”

    离境努了努嘴,指着那个笑的一脸淡然丝毫不觉得自己有罪的人,说道:“他硬生生要将人变成了一张白纸,那么,跟重新出生有什么区别?跟转世轮回有什么区别,需要费这么大劲吗?他其实根本就是将以前的那个墨染,杀死了,他杀死过莫雨还不够,连墨染也不放过,之后呢?叫做小鱼?然后又被他伤透了不爱他了,再被他杀死一次?”

    “够了。”一声咆哮突然响起,徐培脸色一瞬间有了变化,不过也只是一瞬而已,他马上又变回了平静无波的样子,他冷冰冰的,一字一句的说道:“没有墨染,更没有小鱼,她只是我的莫雨,这个世界上,只可以有莫雨。是她自己亲手杀死了莫雨,我只是想要再度找回来而已。莫雨不会死的,我会像以前一样做她的师哥,她的个性都会回到以前的样子,唯一不同的是,我不会打她,不会利用她杀人,不会将她逐出师门不闻不问,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阮云霄,将冰山雪莲给我,现在,立刻,给我。”徐培大声的说道伸出手冲着阮云霄。

    阮云霄也走了过去,来到了那个床的旁边,警惕的看了一眼徐培,然后用手轻轻的放到了床沿上。

    摸了摸那个冰床,果然有冷冰冰的气息传过来。她低声说道:“徐培,我跟你做个交易怎么样?”

    徐培听到阮云霄这么说话倒是觉得有点意外,他看了一眼离境,说道:“我以为这样的话,会是她来说呢。”

    离境嘴角轻轻的勾起,饶有兴致的看着阮云霄,双目瞪的大大的,眼中有水波荡漾。

    阮云霄看了一眼墨染,轻轻的叹息了一下,说道“你告诉我,如何救梅染,我就将冰山雪莲给你,如何?”

    很简单,也很公平的交易。阮云霄觉得徐培没有理由不答应。

    离境有些愕然的看着阮云霄,不过很快就觉得释然了,拍了拍双手,说道,“阮云霄,你真的是太懂我了,能这样,最好不过,我可不会为了情敌做太多事情。”

    徐培看着两人,开始沉默。又转头看了看墨染。

    阮云霄来到了墨染的附近,探手给墨染把了把脉,不过墨染根本就没有脉搏,所以什么也把不出来了。

    她轻轻的抚摸着墨染的身体,感受着指尖的冰凉,墨染的额头上,一直不断有水珠滴落。

    阮云霄看着那水珠皱眉,说道:“这是,忘魂水?”

    徐培看了看阮云霄,依旧没有说话,只是用手去轻轻的抚摸着墨染的脸颊,然后脸上露出了心满意足的微笑。过了好半响,他才低声说道:“行。成交。”

    他就这么答应了,阮云霄倒也没有想到,她看了看离境,离境似乎对这种情况很满意,但是,阮云霄的心里却在暗暗的着急,这样一来,那就意味着放弃了墨染,梅染也是因为不想看到墨染被清空记忆才会受了那么重的伤的,而他们这样做,却在间接的助纣为虐了。

    但是,关于清洗记忆这方面的事情,阮云霄真的是不太了解,她没有失忆过,也没有了解过这方面的事情。她身边的人,也只有朵朵曾经失忆,但是,朵朵是自己故意想要忘掉的,其实她也根本就没有忘掉,只是因为受到重大刺激,丢失了一部分最重要的记忆而已。

    而墨染的情况,又是完全不同的,她的那部分有关梅染的记忆,都是很温馨很美好的,没有太多残酷的地方,而且她也根本不想要忘记。

    却是被别人硬生生的想要摧毁。

    阮云霄看着离境,她似乎有很多话要说的样子,离境将她拉到了一边,低声说道:“我只懂你想说什么,我只能告诉你,我也没办法,我不知道他用什么方法清洗的记忆,所以,也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去补救。”

    看来,事情到了这里,越来越难办了,阮云霄皱了皱眉头,这些事情,本来与她无关的,但是,都管到这里了,弄成这样一个局面,是她并不想要看到的。

    阮云霄闭上眼睛,然后对徐培说道:“那么,你先告诉我们救梅染的方法吧。”

    徐培瞪着无辜的双眼,说道:“我不知道啊,要怎么救?一千多年的时间,离境会不知道吗?”

    离境气愤的走上前直指着徐培的鼻子,大声的说道:“我本来是知道的,可是你……都是你从中作梗,在药效还没有完全发挥作用的时候就逼他出手,不然,平平安安呆上一个月,他就会彻底好起来,彻底根治的。”

    徐培只是微微笑了笑,并不答话。只是低头去看墨染,眼神中都是柔情。他的嘴角带着一丝笑容,摸了摸墨染的头发,说道:“不管怎么样,谁都不能阻止我,我要她回到以前的样子,她永远只会是我的雨儿了。”

    阮云霄上前一步,看着徐培冷冰冰的说道“你老实告诉我,你到底都做了些什么?你对她做了什么?”

    徐培的目光依旧看着墨染,低声说道:“我说了你也不会懂的,反正,她已经不会再有以前的记忆了。”

    阮云霄点了点头,说道:“好,我不懂,我是不知道要怎么样才能清除掉一个人的记忆,在我眼里,那跟杀了这个人没有什么区别,不过,这是你们的事情,跟我没有什么关系、。”

    “所以,徐培,我只是想跟你一命换一命,你想要什么样的墨染那是你的事情,我只需要给你冰山雪莲,但是,梅染必须要醒过来,如果他醒不过来,那么,冰山雪莲我宁愿毁掉也不会给你。”

    徐培的目光冰冷如刀,转过头看着阮云霄,微微的眯了眯双眼,冷冷的说道:“你是在威胁我了?”

    “没有,只是,反正你总会得到你想要的东西,我觉得这个交易对你来说很划算啊。梅染是你害成那个样子的,你去救他本属应当。”阮云霄理直气壮的说道。

    徐培点了点头,拍了拍双手,笑着说道:“好一个本属应当。”他慢慢站起了身,面对着二人,仔细思考了一下,说道:“那么,你们把梅染带到这里来好了。”

    “你会让梅染和墨染同处于一个地方?你就不怕……”离境有些意外的说道。

    徐培嘴角弯起,说道:“照我说的去做可以了,如果还有疑问,你们也可以多考虑几天,反正,我应该没有你们着急,我还有时间。”

    阮云霄看了看睡在冰床上的墨染,点了点头,拉住了离境。“好,我们走,我倒想看看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两人很快走出了那个地方。

    回头看着那一片冰原,离境的眼中有恨意也有不甘,不过随后全部都消散开去,脸上露出了带着一丝调皮的笑容。

    两人已经离那个地方有些远了,阮云霄低声对离境说道“你知道他到底用的什么方法消掉那个人的记忆的?”

    “我确实知道一点点,他用了某种净化魂魄的法术,还配上了一个很重要的草药,还有……对了,他对付梅染,是为了……”

    离境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睛亮了亮,嘴角微微的勾起,说道:“我知道他用了什么方法,”不过,很快她的声音就低沉了下去,她淡淡的说道:“可是,还是来不及了,梅染一定想要阻止他,却反而……哎。”

    阮云霄疑惑的盯着离境,问道“你知道了?那还有没有补救的方法。”

    离境眼神微微的往下,声音颇有些无奈的说道:“很可惜,没有,就是因为知道了,所以才更加的找不到,而且,那个人做了一种奇怪的法术,他用了梅染的血。”

    “梅染的血?你怎么会知道?”阮云霄疑惑的说道。

    “在那个洞穴里面,他不止用镜子对付了我,还从我那里取走了一样东西,现在想来,一切就都说的通了,他应该已经做法完成了。”离境继续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时少放肆宠:鲜妻〕〔惜你如命〕〔萌宝来袭:爸比九〕〔娱乐之皮神饶命〕〔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继承人的小甜妻〕〔余生很长,不必慌〕〔我是诸天系统〕〔逃离恐怖游戏[快穿〕〔师士传说〕〔透视医仙〕〔雷霆〕〔剑掌诸天〕〔万理之理〕〔地府神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