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动天下之逆天魔〕〔荒野巨星〕〔超级贸易〕〔盗隋〕〔重生之完美未来〕〔那些年说不出口的〕〔震惊藏宝阁〕〔重生军少麻辣妻〕〔美漫之道门修士〕〔华娱之纵横〕〔海贼之金色狮鹫〕〔幽冥大帝〕〔燃钢之魂〕〔重启游戏时代〕〔豪门遇狐:宠妻戾〕〔美利坚庄园主的幸〕〔总裁爹地好厉害〕〔我的男友是病娇〕〔时代控卫〕〔魅姬重生:仙尊,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凤倾天下 第三百五十五章 只有一半的石碑
    ,精彩无弹窗免费!

    “那又是另一回事了,就是我们此行的目的。”小姑娘微笑着说道。

    “你们此行的目的跟你刚才讲的事情没有关系?”阮云霄疑惑的说道。

    “我刚才说的是这个镇子上关于狐山的传说,而我们要做的事情,跟一个人有关系。”那个小姑娘说道。

    那个小姑娘说道这里的时候,旁边的那个沉默的黑衣男子突然开口说道:“姑娘,我想问一下,你是修真之人吗?你身上可有法力?”

    “有啊,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阮云霄问道。

    黑衣男子别过头去,没有再说话了。

    阮云霄指着那座山,说道:“那座山早上的时候我们已经全部都翻找过了,什么都没有,莲清怎么会在上面呢?那个道士有没有可能骗我?”

    “应该不会,我观察那个道士几天了,他说的事情都有理有据的,他算的命是真的很准。”那个小姑娘说道。

    “可是那可是九尾白狐,我看那些人的目光,他们不是想要抓住它就是想要杀了它吧。”阮云霄说道。

    不知不觉间,四人已经走到了那座山脚下。

    阮云霄看着那座山,突然就感觉到一阵头晕。这座山看起来似乎什么都没有,和普通的山峰一个样子,但是却处处都透着邪气。

    阮云霄感受不到任何的妖气之类的气息,但是,里面的一切都让人觉得十分的邪门。比如为什么她和不破会睡得那么沉,为什么她要设置的结界始终都设置不好?

    四个人走进去不久,林中就刮起了一阵诡异的风,吹得人眼睛都睁不开。风吹动着树叶,树叶漫天的飞舞。林子之中突然就有凄厉的声音传过来。

    那些声音听在耳中就让人觉得十分的不舒服,阮云霄捂住了自己的耳朵,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接着,有嘤嘤的哭泣之声传了过来,那些声音在上方回荡着。更增添了这里的诡异氛围。

    阮云霄努力的睁开眼睛,找寻着不破的方位,她伸出手想要抓住不破,但是手指尖刚刚触到的时候,她就和不破一起昏倒了过去。

    而周围的那一男一女,不知道到什么地方去了。

    难道一切都是一个局吗?还是……阮云霄很快停止了思考,脑中传来了一阵剧痛,很快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师哥,你刚才有看到什么吗?”过了一会儿,那个小姑娘突然颤抖着声音说道。

    “一阵风,还有奇怪的哭声,但是……他们为什么都不见了?”黑衣男子轻声说道。

    “果真邪门,那个道士说他们身上有邪气,会不会是因为这样,所以他们不见了,我们还在?”小姑娘疑惑着说道。

    黑衣男子摇了摇头。表示不清楚。

    而此时,阮云霄觉得自己似乎在空中转了好几个圈圈,耳朵边总有各种奇怪的声音,还有一个白色的狐狸向着她跑过来,但是,似乎无论怎么跑都跑不到她的面前。

    阮云霄伸出手去,想要抱住迎面而来的狐狸,那个狐狸却在她的身边走了过去。

    接着,就醒了,阮云霄不知道自己到了什么地方,看样子,倒像是一个山谷,可是,明明在山顶的,何时竟然到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山谷。

    阮云霄摇了摇疼痛的额头,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头会这么的痛,而且……阮云霄摸了摸自己的耳朵,是潮湿的,拿到眼前一看,竟然一手的鲜血。

    那阵哭声,竟然这么可怕吗?阮云霄看着那些血迹暗暗的心惊,她竟然没有感觉到什么他疼痛。

    慢慢的站了起来,阮云霄发现不破也不在了,这到底是什么山,不是一般的邪门啊。

    阮云霄往前走了几步,脚踩在那些草地上面,越往前走,草就长的越高越是茂盛,阮云霄拨开了那些灌木丛。看到了里面的石碑。

    石碑上写着:白狐出,山魂起。

    好像少了两句吧。阮云霄摸着自己的下巴说道,这石碑在这里?那么说……阮云霄继续扒拉着那些草丛,果然看到了一个灵牌。

    那个牌位埋在了泥土里面,阮云霄将灵牌拿了出来,那上面写的是,九尾白狐之幕。阮云霄似乎被上面的字刺痛了,一下子就扔掉了那个牌位。

    那个传说……难道是真的吗?那这么多古怪的事情,都是因为那些狐狸的怨灵,而且,那座山上居然也那么巧的有一个九尾白狐。

    阮云霄正坐在一边叹气,前方突然就传来了脚步声,她立刻就警惕了起来,刷的一下子抽出了流云剑,说道:“是谁?”

    “云霄,是你吗?”不破的声音传了过来。阮云霄愣了一下,还没有收剑,不破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

    真的是不破,阮云霄觉得放下心来了,将流云剑收入了剑鞘,阮云霄微笑的看着不破,不过很快皱了下眉头,不破身上也有很多的血迹。“不破,你明白发生了什么吗?”

    不破摇头说道:“我不清楚,也不知道我们突然之间到了什么地方。”

    阮云霄指着那个石碑,说道:“你看这个石碑怪不怪?跟之前那个女孩说的差了两句,但是前两句真的是一模一样的。”

    “难道这个石碑差了一半吗?”不破说道。

    “咦?也对,这个石碑应该还有另一半,只是不知道在什么地方。”阮云霄说道。

    两人绕着那个地方转悠了几圈,并没有看到另一半石碑。

    转到后来两人都觉得又饿又累,阮云霄无奈的倒在地上,想要运功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的法力都没有了。

    这个发现让阮云霄吓了一大跳,她本来是躺倒在地上的,现在猛然的睁开了双眼,快速的抓住了身旁的不破,说道:“怎么办?你的法力还有吗?”

    不破摇了摇头,说道:“没有了。”

    没有法力,如果再找不到什么食物的话,可能会病死累死的。阮云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连走路的力气都要没有了。

    这附近他们都找过了,连水源都没有,这样下去的话,就只有死路一条了啊。

    “不破,我们如今到底应该怎么办才好呢?”阮云霄问道。

    “既然这里有那块石碑,说明还在那个镇子的范围内,如果能回到那个镇子上面,我们应该就有救了。”不破低声说道。

    “可是,我觉得我有生之年都走不到了啊。”阮云霄看着四周,觉得这里似乎根本就没有什么出路,又饿又累又困,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疲惫,眼皮好像灌了铅一样,沉重的几乎睁不开了。

    双腿也仿佛有千斤重一样,根本走不动路了,其实明明时间没有过去多少的,但是她就是觉得很疲惫很想休息,而且,再也不想要起来了。

    很久没有尝试过一点法术都没有的感觉了,这种感觉真的让人觉得很不好受啊。阮云霄拄着自己的额头,然后呈大字型躺倒在地上。

    “我也觉得没有什么力气了。”不破也躺倒在了阮云霄的身边,阮云霄侧头去看不破,不破也刚好回过头来看她,两人目光交汇。

    不破看了阮云霄片刻,然后目光落到了阮云霄的身后,眼睛瞪大,指着后面的东西,手指放到了嘴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阮云霄疑惑的看着他,不明白不破在看什么,好像很担忧的样子,她也微微转过头去看,一看过去,差点就惊叫出来了。阮云霄急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然后慢慢的回过头来,看着不破,嘴唇无声的说出了一个字:蛇?

    不破点了点头,然后用很慢很慢的速度从地上爬起来。

    阮云霄一动都不敢动,那条蛇离她很近,她怕一动就会被咬住。阮云霄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她现在没有法力,不知道被咬了之后会怎么样,也许这是一条毒蛇呢。

    不破已经慢慢站了起来,然后绕到了后面,那条蛇慢慢的在草地上爬行着,朝着阮云霄慢慢的爬了过去。

    那条蛇的双目就好像在盯着阮云霄一样,嘶嘶的吐着信子,阮云霄虽然已经别过头去了,但是还是能感觉到那条蛇几乎快要碰到她的身体了。

    怎么办呢?她还能做什么呢?算了,大不了被咬一口吧,希望这条蛇身上的毒性还没有那么的强。

    不破已经走到了那边,小心的看着那条蛇,那条蛇高高的昂起头,似乎要俯冲下去了,不破身体上前一扑,紧紧的抓住了蛇的身体,然后迅速的滚到了一旁。

    不过他滚下去的时候有石子磕伤了他的手,让他没有抓住,那条蛇立刻摆脱了束缚,然后回头就朝着不破咬了一口。

    接着,那条蛇很快就消失在了草丛中,不见了。

    阮云霄已经听到了后面的动静,急忙转过头去查看。发现不破倒在了地上,手紧紧的握住了手腕。

    她急忙赶过去,急切的问道:“不破,你怎么样啊,要不要紧?”

    不破表情痛苦的看着她,嘴唇迅速的变得青紫,看来那条蛇身上的毒性很强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谁都不能碰我的季〕〔六十年代小军嫂〕〔守望先锋降临漫威〕〔九爷,宠妻请节制〕〔金算盘〕〔权贵之妻〕〔重生野性年代〕〔[综]BE拯救世界〕〔幽灵判官〕〔童养婿〕〔当年万里觅封侯〕〔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小红唇〕〔造反成功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