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动天下之逆天魔〕〔荒野巨星〕〔超级贸易〕〔盗隋〕〔重生之完美未来〕〔那些年说不出口的〕〔震惊藏宝阁〕〔重生军少麻辣妻〕〔美漫之道门修士〕〔华娱之纵横〕〔海贼之金色狮鹫〕〔幽冥大帝〕〔燃钢之魂〕〔重启游戏时代〕〔豪门遇狐:宠妻戾〕〔美利坚庄园主的幸〕〔总裁爹地好厉害〕〔我的男友是病娇〕〔时代控卫〕〔魅姬重生:仙尊,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凤倾天下 第三百五十六章 古怪的山谷
    ,精彩无弹窗免费!

    糟糕了,这下可该怎么办才好呢?阮云霄叹了口气,扭头看着不破,眉头深深的皱起来。

    眼睛盯着不破的手腕处,她拉了一下不破的衣袖,说道:“不破,你让我看看你的伤口,到底怎么样了?”

    不破慢慢的抬起手,露出了手腕上的那个牙印,此刻还在往外渗透着鲜血呢。

    不破的手臂颤抖,轻声说道:“我要不行了,我觉得,全身都开始变得僵硬了。”

    “啊?你别瞎说啊,你修炼了那么久,可是得道高僧啊,怎么会被一条蛇咬一下就死呢,你别急,让我想想办法啊。”阮云霄说道。

    然后使劲的锤了锤自己的脑袋,到底该怎么办?她现在有些六神无主了,进了那座山之后就怪事不断。她全部都想不明白弄不清楚,只觉得自己好像快要死了一样。

    感觉有人在故意跟她作对,可是她连那个人是谁都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了?她是不是会死掉呢?

    不破为了救她弄成了现在的样子,她要怎么救呢?

    阮云霄思索了半天,突然想到,自己应该冷静,她看过那么多医书,虽然大多数都是写草药的没有写怎么治病救人的,可是,像这种常见的情况,她多多少少也应该懂得一些的吧。

    阮云霄想到这里迅速的点了不破几个穴道,防止毒性扩散。现在最关键的,是将毒都逼出来,阮云霄用手指挤了挤毒血,然后就要直接用嘴吸。

    不破急忙阻止了,看着她说道:“你要干什么?”

    阮云霄拿开了他的手,说道:“为你吸毒啊。”

    “不行,那样你也会中毒的,我们两个就都会死了。”不破制止道,眼神坚定。

    阮云霄看着他有些无奈,说道:“我是为了我们两个都不死才那么做的,你别拦着我,我一定会救你的,你放心好了。”

    阮云霄拿起了不破的手腕,直接就吸了下去,吸了很多口,直接到鲜血变为了红色。阮云霄才停止了吸毒,她把了一下不破的脉搏,眉头深深的皱起来,说道:“真糟糕啊,你现毒性已经进入了肺腑,必须快点用药。”

    阮云霄想起自己身上还带着很多的药瓶,但是他们在法器里面,没有法力她好像也拿不出来。这可真愁人。

    不破的病不能再拖下去了,再拖可就真的死了。

    阮云霄努力的想要试着让自己冷静下来,很多时候,一种毒草附近,就生长着与之相生相克的解药,所以,她只要仔细观察,也许附近就要那种草药呢。

    阮云霄本来是蹲在不破旁边的,想到这里立刻站了起来,快速的在周围移动的着步伐,随着时间的推进,她越来越心急,越来越心慌,生怕不破会出了什么问题。

    不行,你可一定不能有事啊。

    阮云霄发现附近没有,只要用肩膀扶着不破,带着他慢慢的往更远的的地方走,希望能找到草药。

    走了一会儿,阮云霄的额头上已经全部都是汗水了,衣服都被浸湿了,她扶着不破靠在了树下,不破的身体已经有些僵硬,意识也开始模糊了,眼睛半眯半合的,似乎要永远睡过去了。

    阮云霄拉紧了不破的身体,大声说道:“不破,你不可以睡啊,你再等等,我一定能找到的。天无绝人之路,你一定不能放弃啊。”

    阮云霄不断的在心里对着自己说,一定可以的,一定可以找到的,加油。

    她怕不这样说的话,她也会很快放弃希望的,阮云霄被树根扳倒,狠狠的摔进了泥土之中。怀中突然滚出去一个药瓶。

    阮云霄拿起了那个药瓶,是她配置的解毒丹。阮云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错,然后急忙将解毒丹拿了起来,脸上露出了微笑。

    不管这解毒丹是怎么来的,先救人再说,阮云霄立刻回到不破到底身边,给他喂了进去。然后不停的打探着他的脉搏,等待不破苏醒过来。

    在等待的时候,阮云霄觉得那种疲惫的感觉再次出现了,她有些昏昏欲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似乎看到一条白色的狐狸从她的眼前跑过,那只狐狸好像莲清啊。

    她迷迷糊糊的想着,然后睡了过去。睡梦中,似乎又看到了莲清,还看到满山的尸体,狐狸的尸体,好多好多的鲜血,好大好大的一场大火。

    等醒过来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阮云霄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转头去看不破到底怎么样了。

    不破的样子似乎已经好多了,阮云霄长出了口气,肚子开始咕噜噜直叫了。

    阮云霄站起身,想要找一找到底哪里有吃的东西,这里连个野果都没有,难道要吃草吗?阮云霄看着那些青草,顿时就觉得有些头疼了。到底该怎么办才好啊。

    阮云霄觉得浑身无力,这样下去,会饿死累死,也不知道莲清怎么样了,她总有种不祥的预感。

    莲清到底被谁抓走了?难道是鬼魂吗?

    阮云霄有些想不明白,这些事情都太奇怪了,她的法术怎么会消失呢?

    正在想的时候,突然有一只手伸了过来,阮云霄吓了一跳,看过去的时候,才发现不破已经醒了。

    不破的嘴唇还是有一点苍白,看起来有些虚弱的样子。阮云霄看着他的手,轻声问道:“不破,你怎么了?觉得怎样?有没有好一点?”

    不破睁眼看着她,虚弱的说道:“我……咳咳。”他剧烈的咳嗽起来,阮云霄靠了过去,担忧的看着不破,手轻轻的放到了他的脉搏上。

    刚触到了不破的手腕,阮云霄浑身顿时一震,然后急忙握住了不破的手,说道:“你的手怎么这么冷啊,到底怎么了?”

    不破轻轻的叹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的眼中带着悲戚之色,什么都没有说。

    阮云霄将手放到了不破的额头上,问道:“你到底怎么了?怎么不说话?”

    不破指了指自己的嗓子,依旧没有说话。阮云霄用手碰了一下不破的脖子,眉头皱了起来,好像情况比想象中还要坏啊,这可怎么办呢。

    阮云霄拿出了那个药瓶,将药放到嘴边闻了闻,然后将那个药丸弄碎了,看着里面的东西,不对啊,这不是她的药丸,里面放了别的东西。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有人捣鬼?换了她的药吗?阮云霄更加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看着不破,担忧的问道:“不破,你现在浑身发冷,说不了话,是不是?是的话就点点头。”

    不破点了点头,阮云霄叹了口气,说道:“怎么办啊,我身上没有药了,难道真的有人要逼死我们吗?”

    “姑娘,想要活命,就听我的话吧。”一个道士突然从远处走了过来。

    这么久总算是看到一个人了,不过,见到人也未必就是什么好事,阮云霄歪头看着这个人,问道:“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阮云霄暗暗的咬牙,想了想又问道:“不破身上的毒是你下的?你到底都做了什么?”

    “非也,不是我做的,我知道你们身上有妖邪之气,所以寻过来的,你们知道吗?这是镇子里的禁地,一般没人会来的。而且,这里像一个迷宫一样,如果没有我,你们走不出去。”那个道士摸了摸自己的山羊胡须,笑着说道。

    阮云霄用冷冰冰的眼神看着他,说道:“你觉得我会相信你吗?”

    那个道士用手甩了甩拂尘,然后说道:“信不信无所谓,你只要告诉我,现在你跟不跟我走?跟我走,你们就会有一条活路,留在这里……”后面的话他没直接说出来,阮云霄知道那意味着什么,死路一条。

    阮云霄的手抓住了不破的手腕,不破的肌肤是冰凉的,似乎很冷的样子。她抬头看着那个道士说道:“你能解开他身上的毒吗?”

    那个道士摸了摸自己的胡须,说道:“我尽量吧,这要等一会儿我好好看诊过之后才能下结论,他身上的毒不是我下的。不过,小姑娘,我不一定能救他,但是可以救了你。”

    “我不需要你救。”阮云霄说道。瞪了那个道士一眼,从第一眼看到他就觉得很不舒服,他说的话都让人觉得不爽。而且事实也是这样。她自从进了那个镇子之后,就没遇到过什么好事了。

    “贫道可以在在附近等待你两个时辰的时间,两个时辰过去之后,我就离开,女施主你可要想好了,我走了之后你们可能再也出不去这个山谷,而且也不会再有人进来。”

    说完,那个道士就转到了别的地方,不知道去了哪里了。

    阮云霄又探查了一下不破的脉搏,觉得不破的情况似乎更糟糕了,不能这么拖下去了。不管他是不是出于好意,现在阮云霄也只能选择相信他了。

    于是阮云霄闭上眼睛,喊道:“我跟你走。”

    那个道士很快再次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对着她笑了笑,然后挥了挥手,说道:“跟我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谁都不能碰我的季〕〔六十年代小军嫂〕〔守望先锋降临漫威〕〔九爷,宠妻请节制〕〔金算盘〕〔权贵之妻〕〔重生野性年代〕〔[综]BE拯救世界〕〔幽灵判官〕〔童养婿〕〔当年万里觅封侯〕〔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小红唇〕〔造反成功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