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空间农女:将军赖〕〔御天神皇〕〔无限求生〕〔第十九层地域〕〔荣耀法兰西〕〔瑾成毓秀〕〔我开启了全球进化〕〔我在古代卖内衣〕〔逆天升级〕〔我的法师〕〔暖婚甜妻:总裁温〕〔重生六零小萌妻〕〔霍少,你老婆又跑〕〔娇妻不乖:穆爷,〕〔娇妻太撩火:腹黑〕〔名媛归来:越少的〕〔我在古代有工厂〕〔重生空间之少将仙〕〔婚姻告急〕〔快穿:大佬上线中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凤倾天下 第三百六十四章 没有名字的曲子
    “你的……血?”赵依然看着那个瓶子迟疑了,没有伸出手。

    阮云霄将瓶子放到了他的面前,说道:“我也不知道到底管不管用,你先拿回去试试吧,让那个道士看一看,也许他能知道我的血到底有没有作用。”

    赵依然慢慢的伸出手,握住了那个瓶子,将瓶子拿在手里沉默了片刻,然后将瓶子放进了怀里,说道:“你放心,我会好好带着的。”

    “但是,你为什么不自己送过去?”赵依然疑惑的问道。

    阮云霄闻言看了一眼莲清,眼中有酸楚之色流过,她轻声说道:“这个你就不要多问了,我也是没有办法啊。我……哎,我这几天都没办法下山。”

    赵依然盯着阮云霄看了片刻,然后缓缓的低头,并没有再说什么了。他继续小口小口的吃着鱼肉。阮云霄抱着莲清看着天空发呆。

    “明明是我先中的毒,为什么依依的情况似乎更糟糕?”过了片刻,也许是看到依依还没有什么反应,他有些着急了,于是如此说道。

    阮云霄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清楚,大概是因为她是为了帮你治疗,她将你的毒血吸去了很多,所以你的情况才会好起来,而她可能吸血的时候,中了比你更深一点的毒吧,不过你们的毒都解开了,你也不用太担心,她一定会醒的,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赵依然闻言点了点头,然后将赵依依放到了地上,赵依依突然伸手抓住了他的衣领,然后睁开一只眼睛,调皮的笑了笑。

    接着坐了起来,双手伸出来,说道:“哥哥,抱抱。”

    赵依然本来看到赵依依醒来很是激动地心情在她一出口的时候突然就烟消云散了,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赵依依,说道:“别胡闹了。”

    赵依依崛起了小嘴,说道:“哥哥的怀抱好温暖,依依喜欢,依依想要多睡一会儿。”

    “原来你在装睡,害我担心。”赵依然叹着气说道,然后转过了身。

    赵依依扑过去从后面紧紧的搂住了赵依然的身体,将自己的小脸埋在了赵依然的肩窝之中,她轻声说道:“哥哥,我真的好怕见不到哥哥了,还好,还好……我们都活着。”

    “傻丫头。”赵依然无奈的叹息,然后转身,看着赵依依说道:“那你要答应哥哥,下次绝对不可以再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了,不管我中了什么毒你都不能吸,就算不管我你也不能让自己那么危险。”

    赵依依执着的摇了摇头,然后很肯定的说道:“不管再来几次我都会那么做的,你是我哥哥啊,对我那么好的哥哥。”

    赵依然轻轻的低头,没有再说什么了。半响之后转过了身,看着那些树木,不知道再想些什么。

    赵依依笑了一下,走到了阮云霄的身边,说道:“我也要吃鱼。”

    阮云霄看着赵依依走过来,其实还是有点后怕的,生怕她突然之间就变了,拔剑就要杀他们,她指了指远处,说道:“鱼在那里,自己拿。”

    赵依依点了点头,将剩下的鱼全部拿了起来,然后自己一个人吃了个干净。看着她吃的那么香的样子,本来已经吃饱了的阮云霄,感觉自己好像又饿了,真想过去一起吃。

    莲清用戒备的目光看着赵依依,低声的嚎叫了几声,阮云霄拍了拍他的头,他才渐渐的安分下来。

    赵依依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们,笑嘻嘻的问道:“你们怎么了啊,我很可怕吗?怎么见到我都很害怕的样子?”

    “恩……”阮云霄不知道该不该对她说什么,这个时候,赵依然突然转过了身,用冷淡的目光看着阮云霄,然后轻轻摇了摇头

    阮云霄立刻就明白了她的意思,于是她也对着赵依依微笑,说道:“没什么,莲清只是受到了点惊吓。不是针对你的。”

    赵依依想了想觉得也是,她有什么可怕的啊。于是继续埋头吃鱼,很快就吃饱了,拍了拍自己的肚子,呈大字型躺在了地上。

    赵依然坐在一块石头上,背对着几人,看着远处连绵不断的群山,四周很是寂静,没有人发出一点声响,只有小溪流淌的声音。

    阮云霄也静默的看着远处,抱着莲清,怔怔的出着神。她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该做些什么了,也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虽然说是走一步算一步,但是,三天的时间很快就会过去的,到时候她要如何给出一个交代来呢?

    想到这里就有些头疼了,真的是烦死了。

    此时, 有悠扬的音乐声响了起来,阮云霄一下子就坠入了那种音乐,感觉自己的烦恼全部都一扫而空了,感觉自己好像飘荡在云朵之中。

    她似乎在天空中自由自在的翱翔的样子,她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却也能看到脑海中如画一样的精致。

    能看到流水潺潺,能看到苍山如海。这首曲子,真的是好美妙。让人仿佛坠入了仙境一般。

    身体不断的飞来飞去,心柔软的就要融化掉了一样,接着,似乎吹起了一阵大风一般,她觉得自己的身体似乎开始不受控制的往前冲了过去。

    有马蹄声在耳边响起一样,眼前似乎出现了巨大的瀑布,水流哗哗的,声响回荡在山谷之中。

    这些感觉……都好奇妙啊。最后的时候,阮云霄感觉到了一种哀思,还有一种淡淡的哀愁。

    她的心情也跟着那个曲调此起彼伏。最后的最后,哀愁中又突然多出了很多的希望,曲调继续变得温暖柔和,如坠云端。

    真的是惬意极了,阮云霄的嘴角荡起了意思笑容,看着眼前的人,说道:“好听啊。”

    赵依然放下了玉箫,将黑色的玉箫垂在了身侧,继续沉默,眼睛漆黑如墨,望着远处的高山,似乎有千言万语要说,到最后却只剩无言。

    “你还会吹箫啊。”阮云霄轻声说道。感觉到现在还是意犹未尽,真的是好美妙的曲子,似乎有着某种魔力一般。让她好像着了迷一样,不可自拔的坠入了进去。

    赵依然并没有回答阮云霄的话,反倒是正躺在地上用了两片树叶遮住眼睛的赵依依,突然之间坐了起来,拿开了那两片树叶,颇有些得意的说道:“我哥哥很厉害的,他从四岁起就开始练习吹箫了,他真的是超级超级的优秀。短短几年的音乐造诣就在老师之上了。到后来,都没有老师能教他了,他就开始自己钻研音律,还会自己作曲填词呢。”

    “哦?这么厉害?他自己做过什么曲子啊。”阮云霄问道。

    赵依依仔细的想了想,然后摇摇头说道:“我也记不太清楚了,不过……他刚刚的那首曲子就是他自己做的。叫什么名字来着?”

    赵依然慢慢的转过身,漆黑如墨的双目淡淡的落到二人的身上。

    赵依依看着赵依然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然后大声说道:“哥哥,那首曲子叫什么名字啊,我又忘了。”

    赵依然的眼睛轻轻的垂落下去,说道:“没有什么名字。”

    “真的没有什么名字吗?”阮云霄问道。

    赵依依摸了摸自己的头,说道“难道是我记错了,可能不是这首,是另一首吧,哥哥说过叫做……什么来着啊。”

    赵依然微微笑了一下,然后目光看着远山,没有再说什么。

    阮云霄疑惑的看着他,不明白他们兄妹二人都在说些什么,不过她现在并不关心这个曲子的名字,阮云霄上前一步,看着赵依然,说道:“你懂音律,那你能不能帮我的忙?”

    “什么忙?”赵依然疑惑的问道。

    “帮我……”阮云霄犹豫了一下,小心的看了看四周,然后在赵依然的耳边,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小声的说着。

    “你懂音律,可不可以帮我破解一种哭声?”阮云霄轻声说道。

    赵依然回头看了看阮云霄,想了想,用同样很小的声音对阮云霄说道:“哭声,怎么破解?我不懂哭声有什么力量。”

    阮云霄叹了口气,虽然他懂得音律,但是他似乎不明白音律其实也是刻意杀人的,不过其中要灌注内力或者是法力。

    “那可糟糕了,你……哎。”阮云霄叹了口气,不再说什么了。

    赵依然疑惑的看着她,问道:“到底是怎么了?”

    阮云霄摇了摇头,不知道怎么跟他解释,眼珠转了转,凑到了赵依然的耳边,又说了几句话。

    一旁的赵依依眼珠转来转去,紧紧的盯着两人,问道:“你们两个到底在做什么啊。说什么悄悄话也不让我听见。”

    阮云霄回头冲着她微笑了一下,说道:“没什么,只是对音律有一点好奇,对了,你们吃过东西也该下山了吧,我就不送了。”

    “你真的不走啊。”赵依依说道。

    阮云霄摇摇头,抱紧了小狐狸,嘴角荡起了一丝笑容,温柔的说道:“我不能走,你们先回去吧。”

    赵依然郑重的点了点头,然后和赵依依一起下了山。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综]BE拯救世界〕〔六十年代小军嫂〕〔余生很长,不必慌〕〔无限求生〕〔童养婿〕〔当年万里觅封侯〕〔守望先锋降临漫威〕〔炮灰为王[快穿]〕〔九爷,宠妻请节制〕〔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琴棋书画大才子〕〔穿成重生文男主后〕〔西游之只手遮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