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英雄联盟之抗韩先〕〔夏杰尔的诗〕〔超神狂暴系统〕〔学霸女神超给力〕〔都市重生之修仙系〕〔武道巨擘〕〔独宠难消:歪歪老〕〔甜妻来袭:总裁,〕〔大道诛天〕〔战王枭宠:医妃药〕〔九天神龙诀〕〔女总裁的贴身强兵〕〔绝色生香〕〔九龙圣尊〕〔以梦为马,不负昭〕〔总裁出马,萌宝娇〕〔重生学霸小娇妻〕〔极品阎罗系统〕〔天道地府红包群〕〔莫对春花说秋月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凤倾天下 第三百六十九章 简单的音符
    “未必。”阮云霄冷淡的说道。

    狐妖继续后退,说道:“他不会放过你们的。”他所说的这个“他”自然指的就是蛇精了。

    阮云霄看了看依旧被困在阵法中的蛇精,摇了摇手指,说道:“不会,他不能把我们怎么样的。狐妖,我又不是杀了你,我只是将你从莲清体内逼出来而已,你早就该入你的轮回去了。或者你让那个蛇精帮你,附身到死人身上,重新修炼。”

    “我不要,我等了那么久才有一个九尾白狐的身体,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不会再遇到第二次了,我不要出去,你要是逼我,我就毁掉这个身体,让你什么都得不到。”狐妖大声的说道。

    阮云霄本来都打算动手了,听到她说的话立刻顿住了身体,眼中流露出害怕的神色,她还没有想到这一点,如果这个狐妖想要同归于尽。

    那太不划算了,他死了不要紧,不可以拉上莲清啊。

    “不破,动手。”阮云霄轻声说道。

    接着,阮云霄的手中洒下了大量的粉末,狐妖的身体被定在了空中,阮云霄看着她淡淡的微笑,她就是要让她想要反抗都没有机会。

    接着,阮云霄在地上摆放起了灵石,一点一点的,非常的用心,不破也扔出一些符纸,陪着着阮云霄一起完成了这个阵法。

    最后,阵法完成了,阮云霄滴了自己的血进去,然后轻声说道:“莲清,你能感应到我们吗?你一定要加油啊,从她的身体里走出来,你一定会成功的,我们都相信你会做到的。”

    阮云霄施展的其实也只是一个辅助的阵法,可以加强莲清的魂魄的力量,不过,不知道效果会怎么样,最关键的地方,还是要靠莲清自己。如果它的意念足够强大,那这个阵法也会帮助他发挥出更强大的力量。

    “莲清,加油。”阮云霄小声的说道。

    不破跟着用法术固定了那个狐妖的身体,然后跟阮云霄一起盘膝坐着,两人开始互相借力,慢慢的恢复着自己的气息。

    这个时候,有音乐之声响起,却不是赵依然弹的,而是赵依依。赵依然在一边指挥着她,告诉她弹哪一跟弦。

    看起来是赵依然在教赵依依。

    赵依依似乎并不太会弹琴,一根弦一根弦的那么拉着,弹的其实一点调子都没有,阮云霄回头看了他们几眼,然后继续看着那个狐妖。

    “莲清,你可是妖中之王啊,你曾经那么优秀那么骄傲,你一定要回来啊,回到我的身边来。虽然你现在没有了法力,但是,我和不破都在帮助你,我们很快就会到达极北之地,找到摩诃迦叶,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狐妖用凶狠的目光看着阮云霄,然后突然觉得头疼起来,她捂着头倒在了地上,周围的阵法开始散发出了阵阵金光。那些金光是可以减弱鬼魂的力量的。

    狐妖似乎很痛苦的样子,身体不断的扭曲着,表情也不断的变幻着。

    他的身上开始放射除了奇异的光芒,有一阵灰暗的气息笼罩在她的周围,狐妖的双眼渐渐的开始迷蒙,最后,双目中充满了仇恨,看着阮云霄,指着她说道:“你会后悔的,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阮云霄平静的看着她,冷淡的说道:“我不会的,我一定要莲清回来,反而是你,你如果最后真的将莲清吸收进了身体,你才会悔恨终生。”

    她说着,加快了阵法的运转。

    狐妖的眼神立刻就改变了,是那种澄澈的明亮的,圆溜溜的大眼睛。

    然后,她的身上冒出了一阵青烟,他的身体不断的变小变小,最后变作了一个狐狸的大小。

    然后慢慢的浮现了出来。

    莲清,终于回来了。

    阮云霄兴奋的跑了过去,紧紧的抱住了莲清的身体,狐妖的魂魄被逼到了外面,她回头看到了阮云霄和莲清,怒火熊熊在体内燃烧着。

    她快速的跑了过去,一拳就打在了阮云霄的身体上面。不破这个时候急忙冲过来,帮助阮云霄挡下了这个攻击。

    阮云霄紧紧的抱着莲清,有一种失而复得的欣喜,她摸了摸莲清的头,问道:“那个时候,我说我放弃你了,我让他进入你的体内,你有没有怨过我啊,那个时候,我也是没有办法……”

    莲清摇了摇头,用小爪子拍了拍阮云霄的肩膀,阮云霄看着他的样子笑了起来。

    总算是夺回了莲清了,这下也没有什么可怕的了。

    狐妖愤恨的看着他们,身体在空中飘飘浮浮的,似乎随时会被吹散开来一样。

    这个时候,一声轻喝,那个蛇精快速的冲了过来,一下子就抓住了阮云霄的脖子,阮云霄的手立刻就没了力气,莲清掉到了地上,而阮云霄的整个人都被蛇精抓了起来。

    阮云霄直直的盯着那个蛇精的双眼,小声的说道:“你……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蛇精双目中充满了愤怒,大声的说道:“你害了我爱的人,我就要你陪葬,你必须死,你们都要陪葬。”

    阮云霄痛苦的抓着那个蛇精的胳膊,说不出一句话来了,渐渐的感觉到了窒息,她的脖子似乎就要被捏断了。

    不破一拳打在了那个蛇精的身上,手中的符咒挥出,贴到了蛇精身上,符咒上立刻出现了一团火焰,蛇精吃痛,手腕一松,阮云霄立刻就摔落在地。

    扶着自己的身体,阮云霄回头紧紧的盯着那个蛇精,全身都觉得有些无力起来。

    不破的手中又拿出了很多的符咒,全部都挥打了过去,蛇精转过身来,面对着他,将所有的符咒都挥落在地。那些符咒一个个都自行燃烧然后很快就消失了。

    蛇精看着不破冷笑,说道:“真是不自量力,凭你的这点能力,也想要跟我斗吗?”

    这个时候,突然有一种奇异的音乐声响起,是那种很舒缓宁静简单的音乐。所有人的目光都望了过去。

    是赵依依弹出来的,手法似乎还不那么的熟练,不过这个曲调十分的简单,并不复杂,倒也正适合她这样心无杂念的小姑娘来弹。

    赵依依的嘴角带着一丝笑容,弹着这有些欢快但是又带了点悲伤的曲调。这个调子十分的简约明快。

    虽然简单却也很好听。

    阮云霄听着那股音乐,突然就明白了,她一直想要找到恢复自己法力的方法,其实,是她太过于心急了。

    回归最本真的自己,将一切事情都想的简答了,也许法力就自然而然的回来了。找回原本就属于自己的东西,本来就是没有那么困难的。

    想着最初的自己,想着那些自己体内的力量,其实,一个人的法力是不会那么轻易的被夺走的。

    只是暂时的隐藏了,暂时的让他们忘却了如何使用法术。

    阮云霄闭上了眼睛,聆听着这种天籁之声。那个蛇精皱了皱眉头,说道:“这什么鬼音乐,难听死了,快给我停了,不然打你了。”

    赵依依嘴角带着微笑,笑了起来,说道:“你的耳朵是不是有问题啊,虽然我弹琴次数不多,可好歹分的出来,这曲子明明很好听。”

    赵依然的嘴角也淡淡的露出了一丝笑意,将那个黑色的玉箫放到了嘴边,轻轻的吹奏了起来,也是最最简单的那种曲调。

    简单到似乎只有几个简单的音符,可是偏偏,却会让人觉得动听。没有多么复杂的技巧,也没有多么复杂的技艺。

    完完全全最最简单的几个音符,给人感觉明快简约,让人的面前似乎出现了一条小溪,那个小溪在快速的向着前方奔涌着,快速的朝前奔跑着。一直往前,保留着最初的那份本真。

    蛇精听着听着开始不耐烦起来,甩手一挥动,就将原来在听歌的阮云霄甩飞了出去。阮云霄摔落到了地上,身上全都是泥土,狼狈不堪的摸样。

    她慢慢的站了起来,蛇精的手中出现了一条绳索,直接就套上了阮云霄的脖子,阮云霄吐出了一大口的鲜血。双手紧紧的捏住了,但是却也无能为力。

    不破快速的走了过来,用符纸烧掉了那个绳子,然后挡在了阮云霄的面前。

    蛇精的手心中快速的出现了一道绿色的光芒,直接就打到了不破的胸口处,不破连连后退,正好撞倒了就在他身后的阮云霄。

    两个人都被撞到了地上,不破压在了阮云霄的身上。

    阮云霄哀嚎了一声,两人挣扎想要起来的时候,蛇精的攻击再次传了过来,在他的掌风袭击之下,两人在地上不断的滚动着,抱做了一团。

    碰的一声,砸进了墙壁之中,原本在二人身后的那面墙壁轰然倒塌了,阮云霄和不破被那些砖块掩埋了进去。

    尘土漫天。砖块全部都砸落到了他们的身体上面,他们都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离远处看过去,似乎是昏迷了过去。

    这次换成阮云霄压在不破的身上,不破仰面躺着,额头上已经出现了血痕,身上也有好几处都割伤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重生文男主后〕〔宗女荣华录〕〔惹火农女:狼性夫〕〔西游之金乌大圣〕〔这个明星来自地球〕〔五行御天〕〔村花难嫁(穿书)〕〔重生天后:霸道总〕〔怀了头龙崽子怎么〕〔大理想国〕〔超级宗门掠夺〕〔北境之狼〕〔[综穿]打劫主角的〕〔天衍之王〕〔极品王牌高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