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在艾泽拉斯大陆作〕〔昏婚为乐,雷少盛〕〔赛尔号战神联盟之〕〔懒唐〕〔都市之神级宗师〕〔无限抽奖从向往生〕〔舰队司令〕〔异能军嫂逆袭日常〕〔夏酱的推理事件簿〕〔超凡者系统〕〔抗战之英雄血〕〔原始大厨王〕〔六界直播总管〕〔诸界末日在线〕〔崇祯本科生〕〔国民校草心尖宠:〕〔重生九零之军妻撩〕〔最强武侯〕〔总裁老公,顶级宠〕〔不聊斋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凤倾天下 第三百七十章 帮你报仇
    两人的身上都流出了鲜血,流到了地上,混在了一起。阮云霄趴伏在不破的胸膛上,半天都不动弹一下。

    音乐声依旧在继续,可是似乎少了喜欢倾听的人,那个蛇精对这种音乐似乎觉得很不耐烦,掌风再度击打过去,朝着赵依依就袭击了过去。

    赵依依急忙抱着琴跳了起来,险而又险的避过了,然后换了个位置继续弹,赵依然手一挥门被关上了,两人被关在屋子里面,只有琴声和箫声不断的流淌出来。

    蛇精活动了一下胳膊,说道:“好啊,你们是找死啊,看我进去怎么杀了你们。”

    而另一边,莲清正快速的跑过去,很快来到了不破和阮云霄的身边,用手扒拉着周围的那些砖头,不破也动了起来,努力的想要撑起身体。

    蛇精的余光瞥到了他们的动作,嘴角邪邪的笑了一下,似乎只是为了好玩一样,他的脚在地上狠狠的一跺。

    阮云霄和不破旁边的那个墙壁立刻开始微微的颤抖起来,很快就要砸落下来了,不破在这个时候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迅速的翻了个身,挡在了阮云霄的上方,那些砖头大部分都砸落在了不破的背上。

    不破用手臂支撑着自己的身体,额头上面还有鲜血不断的流出来,阮云霄慢慢睁开了眼睛,看着他这个样子,眼中有心疼的目光闪过。

    她摸了摸不破的脸颊,手指颤抖着,没有说什么。

    莲清其实也想要帮助阮云霄的,但是,凭他那么小的身躯那么小的力量,他也知道刚刚自己什么都做不了,所以,他只能灵巧的躲避开来,让阮云霄不用分神为他担心。

    阮云霄躺在地上,感觉浑身有割裂一样的疼痛。

    “不破,赵依然,他是在告诉我们什么吧。我有点想到破解之法了,只是……不知道怎么才能做到。”阮云霄小声的虚弱的说道。

    不破只是用双目盯着阮云霄的双眼,很认真的看着她,然后迅速的翻了个身,也躺倒在了地上,口中吐出了一口鲜血。

    阮云霄的手轻轻的伸了过去,帮他擦掉嘴角的血迹,然后说道:“不破,你还好吧,是不是很疼啊。”

    不破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不过神情温暖而认真,阮云霄看着他的样子有些担忧起来。

    眼看着那个蛇精已经走到房门口了,阮云霄努力的运气,然后大声的吼道:“冤有头债有主,害了狐妖的是我们,与他们没有关系,你要找,还是来找我们吧,他们只是喜欢弹琴就让他们弹去,你何必那么小气。”

    听到阮云霄的声音,原本已经伸出去要推门的手顿住了,那个蛇精回过头来,眼睛微微的眯了眯,看着阮云霄说道:“你还有力气这样跟我说话,哈哈,真有意思,我就过来陪你们玩玩,慢慢的玩死你们。”

    “你一定要帮我报仇啊。”狐妖的声音传了过来,她整个人都裹在一层烟雾之中,让人看不真切。然后,慢慢的消散了,不知道去了哪里。

    蛇精看着她大声的喊道:“婉君,婉君,你……你先不要走,让我再看你几眼好不好?婉君,你留下来好不好?”

    一层一层的雾气再次的汇聚起来,狐妖的身形出现,看着那个蛇精问道:“还有事吗?我留在这里,已经什么都做不了了,还不如回我的狐山去。管理我的子孙们。”

    “婉君,你要报仇,我就等了你那么多年,我帮你报仇,你在狐山上设置了那样奇异的阵法那样奇异的哭声,你不允许你的地界里有人用法术,也不喜欢看到有使用法术的人出现,我都依你,我连害那些村民都只是用毒而已,从来都小心翼翼的尽量不用法术。可是,现在,你要走,我却不想这样了,婉君,你要我等到什么时候呢?你还要这样不明不白的活多久”蛇精很深情的说道。

    他的神态认真的和之前完全不像是一个人。

    狐妖看着他沉默了一下,然后笑开了,有些不屑的说道:“真是可笑啊,你跟我有什么关系?你愿意那么守护那么多年,我又没逼你,而且你做了那么多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再说,你不是要帮我报仇吗?那你就做啊。我看着呢。你做成了我才信你的话。”

    “婉君,你要明白,我都是为了你好,之所以不早早杀他们,是因为你想要亲自报仇,我早就算到会有九尾白狐经过了,所以,是我刻了那么石碑。我就是为了让这些人这些年都不得安宁,让他们永远后悔他们的所作所为,让他们被诅咒和预言笼罩着,你知道我耗费了多少心力才算到白狐会出现吗?我……”

    “好,我知道了,你之所以没有早早的为我报仇就是因为这一天,让我还魂,可是,现在我失败了,而且我的魂魄已经越来越虚弱了,我要走了。”狐妖输完就转身准备走。

    “不行,婉君,我做这么多都是为了你好,现在,虽然你失败了,可我还是要帮你,我要帮你还阳。”蛇精很认真的说道。

    狐妖看着他无奈的说道:“算了吧,我已经失败了一次了,我不能再上那个狐狸的身了,还有什么能让我还阳的啊,你放弃吧,我自己都快要放弃了。”

    “不,婉君,我的世界里,再没有比这儿更重要的了。我一定要帮助你,一定。”蛇精信誓旦旦的说道。

    “那好,我就等在这里,你帮我还了阳,我们就一起杀了这里所有的人。”狐妖看着他说道。

    蛇精点了点头,阮云霄疑惑的看着那个蛇精,有什么方法能让一个人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迅速的还阳呢?

    她可是想不到一点办法的,可这个蛇精却好像胸有成竹的样子。

    蛇精的手中突然就出现了一个玉瓶,接着,那个玉瓶之中缓缓的出现了一道白烟,蛇精打开了玉瓶的盖子。

    他的面前立刻就出息了一个人,活生生的人!

    阮云霄惊愕的瞪大了眼睛,不破和莲清也都惊讶的看着那个方向。

    这个蛇精,到底是从哪里抓来的人?阮云霄总觉得大事不妙,如果真的让他们联手了那还得了?

    再说那个人到底是生是死,如果还没有死,就这么平白让人占据了躯体,对于这个人来说,也实在是一场灾难。他们要帮助她啊。

    地上躺着的,是一个容颜倾城的女子。那张脸跟阮云霄比起来也丝毫不逊色,而且多了几分清冷之色。

    这是哪里来的人呢?阮云霄觉得十分的奇怪。

    蛇精看着狐妖开始笑了起来,说道:“怎么样,我给你找了一个如此好的身体,你该开心了吧。”

    狐妖低头看着地上的那名女子,怔怔的无言,那股阴风在空气中轻轻的飘荡着,一股一股的雾气笼罩了那名女子。

    狐妖靠近过去,手指轻轻的划过了那名女子的肌肤,然后转头对着蛇精说道:“我真的能进去吗?”

    蛇精看得出来,她已经有些动心了,只是还在迟疑,因为刚刚被逼出来,现在魂魄还有些虚弱,如果直接就进入别人的体内,再受伤的话,很难再恢复过来了。

    “我帮你,你很快就会恢复过来的。”蛇精开口说道,然后对着狐妖轻柔的笑着,“怎么样,你也很满意的吧,她这么美,足够配得上你了吧。”

    狐妖仔细打量了她几眼,然后转头盯着蛇精。

    “很好。不过……这几个人呢?”狐妖的双目盯向了阮云霄等人的身上,说道:“他们几个人呢?”

    阮云霄浑身颤动了一下,手指握紧了,回头看着不破,不破身上流了很多血,看样子伤的很重的样子。阮云霄轻声说道:“不破,你还能打吗?”

    不破努力的撑住了身体,然后轻声说道:“你放心,我受的只是外伤,只是,还是用不了多少的法力。”

    就算只是外伤,也是可以致命的啊。

    阮云霄咬着嘴唇,看着那个蛇精,蛇精慢慢走过去。手腕一转,手中出现了一条丝带卷上了阮云霄的脖子。

    阮云霄瞬间就觉得不能呼吸了。她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听着耳边源源不绝的音乐。那里面,似乎有股源源不绝的力量。

    有最本真质朴简单的音乐,却很美妙动听,妙不可言。最本真的,生命初始一样的力量。阮云霄轻轻的感受着这一切。

    生命最初始的感觉,忘记一切,忘记自己的功力,忘记自己的法术。阮云霄闭上了眼睛,半天都没有了声息。

    那个蛇精看着她得意的笑了笑,然后问道:“都不挣扎一下吗?那好,我就拗断你的脖子。”

    莲清气愤的冲上去,死命的想要咬着那个丝带,但是,似乎怎么样都没有用。

    阮云霄已经命悬一线了,几乎要没有了呼吸。阮云霄紧闭着双眼,手臂虚弱无力的垂落下去。

    不破也挣扎着想要站起来,虚弱的朝着那个人说道:“要杀,先杀我好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王的霸气邪妃〕〔当年万里觅封侯〕〔[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无限求生〕〔琴棋书画大才子〕〔穿成重生文男主后〕〔炮灰为王[快穿]〕〔先生,你领带松了〕〔穿越远古之红包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