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契约冷妻不好惹〕〔毒医狂妃:邪帝,〕〔红楼名侦探〕〔穿越之纨绔小王爷〕〔修罗刀帝〕〔变身女王陛下〕〔夜帝独宠:天才萌〕〔惹火狂妻:邪帝,〕〔诸天万界反派聊天〕〔绝色女总裁的贴身〕〔校花终极保镖〕〔重生支配者〕〔快穿:黑化男神,〕〔侯门医妃有点毒〕〔末世宠婚:军少,〕〔快穿影后:金主他〕〔猎妖高校〕〔史上最牛主神〕〔这里有妖气〕〔漫威之最强生物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凤倾天下 第三百七十八章 来求我啊
    一秒记住,小说!

    一道巨大的剑刃劈到了佛珠之上。劈上去的一瞬间,大地都跟着颤抖了几下。

    赵依然和赵依依在那种振动之中有些站立不稳了,差点摔倒在了地上。

    巨大的轰鸣之声回响在耳边,不破头顶上的佛珠震颤起来,继而慢慢的爆炸开来,不破单膝跪在了地上,口中吐出了一大口的鲜血,鲜红夺目。

    不破看着地上的鲜血,怔怔的无言。

    金色的光芒在不断的往外扩散着,那名女子看着眼前的场景,嘴角扯起了一个大大的笑容,手腕一转,再度狠狠的劈了下去。

    一圈一圈的金色光纹在向着外面蔓延着,所有人都露出震惊的表情,只有那名女子开心的拍着双手。

    赵依然拉住了赵依依的手,然后跟着她一起倒了下去,赵依依正好落到了赵依然的身上,所以并没有摔伤。

    莲清周围的防护罩在慢慢的碎裂,那名女子收回了流云剑,最后劈了一下。

    那道光柱瞬间就消失了。女子握着流云剑,气定神闲的站在不破的面前。不破的身体也重重的摔落了下去。口中吐出一口鲜血。

    他看了一眼那那名女子,然后迅速的盘膝坐起来,打坐运功,在缓慢的治疗着自己的伤势,不破轻轻的闭着眼睛。

    那名女子慢慢的走过去,快要到不破的面前的时候,又转头来看了看阮云霄,笑着对她说道:“你的这把宝剑不错啊,我挺喜欢,送给我好不好啊。”

    阮云霄紧紧咬着嘴唇,想要开口说话,身体却不由自主的点了一下头,那名女子立刻笑开了,高兴的说道:“那就说好了,这把剑现在就是我的了。哈哈,太棒了。”

    “你……”阮云霄的牙齿中冷冷的吐出了一个字来,表情中透着愤怒,身体却还是不由自主的往前走,很快就要来到了不破等人的面前。

    阮云霄的心里在剧烈的颤动着,怎么办?真的到了,难道真的要杀了他们?不,这怎么可以呢?

    那名女子将剑立在了身后,然后盯着阮云霄,指了指不破等人,口气很随意的说道:“现在,你就杀了他们好了。”

    阮云霄微微一怔,然后缓缓的伸出了手。

    “云霄姐姐,你到底是怎么了啊。你什么时候这么听她的话了?”赵依依从地上爬起来不解的说道。

    边说边将赵依然从地上拉了起来,赵依然眸子黝黑的看着阮云霄,似乎想要将她看穿一样。

    阮云霄觉得很无奈,要怎么跟他们说呢。

    “我也不想的。”阮云霄低声轻轻的说道。

    “废什么话啊,给我打啊。”那名女子大声的说道,然后用冰冷的目光看着阮云霄。

    阮云霄缓缓的抬手,手中出现了一道水柱,不破睁大了双眼看着阮云霄,然后从地上慢慢的站了起来。

    刚刚在跟流云剑打斗的时候,那一串佛珠已经全部被打散了,掉落到了地上,不破手中拿着的就是其中的一颗。

    那串佛珠在不破的手中缓缓的旋转着。不破用冷淡的目光看着前方。

    阮云霄双手中出现了一道又一道水柱,她闭上了眼睛,但是那些水柱还是准确无误的发射了出去。

    一道发到了赵依依和赵依然那里,还有一道冲着不破而去。

    赵依然看到阮云霄的攻击,迅速的拿起了别在腰间的黑色玉箫,迎了上去,水柱击打在了玉箫之上,然后落到了地上。

    不破手中握着的佛珠缓缓的旋转着,然后在他的指尖上环绕着,不破一用力,佛珠飞了出去,将那些水柱全部吸收了进去,然后甩到了别处。

    “云霄,你到底怎么了?我能帮你吗?”不破开口问道。

    阮云霄的表情很无奈而且还带着担忧,她轻声说道:“我不知道啊,我控制不了我自己了,你……你要保护好你自己啊。”

    不破闻言深深的看了那名女子一眼,语气冷淡的说道:“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她怎么会这个样子的?”

    “哈哈,你管我呢,你们反正都要死了,哎,我临死之前能看上一场好戏也真是痛快啊,看着你们自相残杀真让人兴奋。”那名女子得意洋洋的说道。

    不破狠狠的瞪了那名女子一眼,然后回头看着阮云霄,阮云霄手轻轻一抬,又是好几道光柱发射了出去。

    这次速度更快而且更多,赵依依和赵依然都躲避不及,全部被击中了,赵依依捂住了被击中的地方,抬头看着赵依然说道:“哥哥,怎么办啊,云霄姐姐成了我们的敌人了,这下可完了。”

    赵依然点了点头,然后看着赵依依,微笑着说道“依依,先别那么快放弃。我们还没有被逼到绝路。”

    赵依依眨巴了一下眼睛,说道“难道你有什么办法吗?”

    赵依然抬头看了看阮云霄,又看了看那名女子,然后轻轻的摇了摇头,他先是给自己点了几个穴道。然后目光紧紧注视着前方的二人。

    阮云霄担心的看着他们,努力的想要控制自己的身体,趁着自己的身体还没有被控制着做别的事情的间隙,她迅速的出手,挑起了地上的一个药瓶,让那个药瓶朝着不破飞了过去。

    那名女子见状急忙从地上飞了起来,在半空中将药瓶握在了手里,而后有些恼怒的看着阮云霄,说道:“你的自我意识倒是很强啊,不过再强也没用,你已经中了我的招了,我这招可是没有办法解的。”

    说话间,女子已经落回到了地面上,它突然转了一下头,笑着对阮云霄说道:“不如,你来求求我啊,哈哈,我说过你会求我的,你看我这赌到底是赢了没有啊。”

    阮云霄冷冷的说道:“求你有什么用?”

    女子闻言冷冷的笑了一下,然后身子轻轻的一个旋转,转到了一棵树下,手指捏着流云剑,哼起了歌来。

    看样子心情真的很不错的样子。

    阮云霄狠狠的瞪了她一眼,然后望着不破,手中出现了一道白色的光芒,阮云霄目光一闪,那竟然是莲清教给她的流光。

    那道流光迅速的朝着不破飞了过去,不破双手推动,阻挡着那道光芒。不过他刚刚才受过一次伤,所以显得有些吃力。

    他的嘴角溢出了一条细小的血丝。滴落到了地上。

    不破轻轻的念动着咒语,然后身上出现了一条符咒,那条符纸飞到了空中,散发着金色的光芒。

    那光芒在阮云霄的面前不断的闪烁着。

    阮云霄的头脑有些微微的眩晕,她好像自己就这么昏过去,可以不用继续打下去,真的不想要再动手了。

    但是身体还是不受控制的运转起了真气。

    然后手指挥动,手中出现了一个光点,那个光点快靠近符纸的时候,符纸开始自动燃烧起来,然后慢慢的掉落下去。

    这时候,阮云霄从袖子里掏出了一个符纸,将符纸扔到了空中,符纸在空中缓缓的闪动着奇异的光芒。

    一点一点的,那光芒美丽而又夺目。

    不破的嘴角溢出了更多的鲜血,他伸手轻轻的抹去了。然后手一挥动,从地上捡起数个佛珠,在眼前排成了一排。

    每个佛珠上面都闪烁着金色的光芒。

    不破眼神凝重的看着前方,手挥动着着,佛珠上面就出现了几个奇异的字符。就像是人刻上去的一样。

    不破在做着这些的时候,眼中出现了一抹悲哀之色,他突然轻声的说道:“我从来没有想过,会有这样的时候。”

    他指的,自然是和阮云霄拼命相搏的时刻,阮云霄的眼中立刻出现了一丝怒色,狠狠的瞪着那名女子,然后无奈的闭上眼睛,轻声说道:“不破,就当是在切磋武艺吧,这样,你心里会不会好过一点?”

    可是,怎么可能当做是切磋而已呢?分明稍有不慎就会搭上自己的性命。

    不过如果真的要搭上一个人的性命的话,阮云霄宁愿那个人是自己。

    阮云霄真的很不想这样打斗下去,她努力的感受着体内灵力的运转。感觉自己的身体完全不受控制。

    那名女子悠闲的在树下看着好戏,拍了拍手说道:“打啊,继续打。”

    阮云霄感觉到体内似乎有无形的丝线在缓缓的涌动着,那些丝线控制了她体内灵力的流动,引导着她的身体做出各种她不想要做出的动作。

    她的双手快速的翻飞起来,手中出现了一道薄薄的白色的光芒,那道光芒快速的朝着前方飞了过去。

    阮云霄的身体也紧跟着上前。手中出现了白色的光点,那些光点轻轻的落到了不破的周围。

    不破身体后退了几步,看到身后的兄妹二人,又快速的停下了脚步。挥动了一下手腕,一颗佛珠在他的眼前爆裂开来,形成一道金色的白雾在他的周围笼罩着,阻隔着阮云霄的攻击。

    阮云霄很快来到了不破的面前,她的眼神中透着无奈,手一挥,手中出现了一道水柱,穿透了那些金色的雾气,打到了不破的身上。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无限求生〕〔当年万里觅封侯〕〔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琴棋书画大才子〕〔守望先锋降临漫威〕〔穿成重生文男主后〕〔西游之只手遮天〕〔穿越远古之红包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