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驭兽狂妃:魔帝宠〕〔无上医仙凌冽〕〔惊世医妃,腹黑九〕〔云端的诱惑〕〔八零小军妻〕〔重生商纣王〕〔邪神修炼手册〕〔美女董事长的近身〕〔快穿之不是炮灰的〕〔联盟之佣兵系统〕〔心理操纵师〕〔倾世盛宠:粗野将〕〔绝密试验档案〕〔觅时记〕〔我的女仙老婆〕〔女帝在上〕〔文坛救世主〕〔诸天万界监狱长〕〔盛唐女帝〕〔寒门贵子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凤倾天下 第三百八十三章 你命中有一劫难
    “怎么了?是不想说,还是不能说,还是,因为你就是蛇妖,所以你不愿意承认?又或者,你在考虑到底是说实话还是继续骗我。”白玉清继续似笑非笑的说道。目光依旧是冷冷的。

    冯玉良有些震惊的看着她,眼中带着一丝哀伤,低声说道:“我……我确实是蛇精,但是,我是真心的想跟姑娘做朋友的,我没有恶意,我不敢告诉你,是因为,我怕,再也没有可能与你亲近,再也不能做朋友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白玉清淡淡的说道,然后指了指狐妖,对着冯玉良说道:“你若是真想跟我做朋友的话,就将她赶走吧,身后有一个鬼魂跟着,总会让人觉得不自在的吧。”

    “哦,好的,这儿很容易啊。”冯玉良淡淡的笑着,然后靠近了那个狐妖,狐妖带有怒气的看着蛇精。

    愣愣的指着他说道:“哼,我与你势不两立,你等着,等我复活过来,等我把那个镇子里的人都杀光以后,我再来找你算账。”

    说完,狐妖自行离开了,蛇精愣愣的看着已经消失的狐妖,眼中充满了留恋好不舍,不过他是背对着白玉清的,白玉清看不到。

    但是,白玉清却在他的身后看着他的背影冷笑,那笑容中充满了嘲讽之色,还有着浓浓的不屑。

    同样的,冯玉良也根本看不到。

    阮云霄有些看不明白了,事情怎么越发展越不对劲了,这个白玉清到底是原本的白玉清还是改变之后的白玉清?

    她怎么会突然之间分不清楚了呢?

    难道她已经完全坠入其中,忘记这里是幻境了?可是她的反应,还是不太对劲吧。

    不行,为了能彻底迷惑她的心智,她还要改变一下方法才行。

    阮云霄运转起体内的法力,然后在白玉清的周围洒下了一些粉末,接着退了回去,静静的等待着她的反应,不知道她会做出什么养的反应来呢?

    白玉清拄着自己的头,猛然间抱住了自己的脑袋,然后脑海中似乎闪过了无数的画面。

    那么多,那么多,美好的,血腥的,残酷的,冰冷的。

    那么多的画面一起在她的脑海中翻涌着。白玉清捂着自己的头居然哭了起来。眼前的场景在不断的变幻着。

    那其中,似乎有着她曾经遇到过的场景,比如,她与那个冯玉良的初遇,她采集了药草,救了姐姐的性命。

    又比如,冯玉良为了她做的许多许多事情,带着她看萤火虫,带着她体验以前从来没有感受过的浪漫。

    他还会告诉她很多的古老的故事,他的神情温柔,眼神柔软。白玉清冰冷的态度就这样在他的目光中软化了下来,微笑的次数越来越多。

    而那段时间里,她的姐姐终于醒过来了。不过,事情也就此发生了变化,她跟姐姐彻底失去了联系。

    她不知道姐姐去了哪里,于是再次找到了冯玉良,她想打听一下姐姐的下落,冯玉良其实是知道的,不过佯装做不知道的样子,陪着她到处去找。

    他们走了很多的地方,冯玉良终于在有一天夜里,捉住了她的手,看着她的眼睛,说道:“我们成亲吧,永远在一起,再也不分开,好不好?”

    “可是……我还没有找到我的姐姐?”白玉清犹豫着说道。

    “成了亲,我就可以名正言顺的陪着你到处去找了啊,你放心,你姐姐不会有事的。”冯玉良温柔的笑着说道。

    白玉清摇了摇头。“不,不行。”

    冯玉良的脸上立刻露出了有些受伤的表情,她看着白玉清说道:“玉清,可是我已经等不及了啊。万一一辈子找不到呢?”

    白玉清还是摇了摇头,然后执着的继续照着姐姐。冯玉良在她的身后露出了算计的目光。轻轻的拍了拍自己的手背。

    似乎有了什么主意的样子。

    于是,他们在一次寻找姐姐的时候,冯玉良就为了白玉清,受了伤,很重很重的伤,重到他几乎要没了命。他抓着白玉清的袖子,脸色苍白虚弱,他轻声的跟她说道:“玉清,跟我在一起,好不好?那样,如果我死了,也可以瞑目了。”

    白玉清依旧摇了摇头,语气坚定的说道“不,你不会死的,我不会让你死的。”

    冯玉良有些无奈的看着她,白玉清到处去给他寻找草药。冯玉良的这个计划似乎失败了。她没有想到白玉清这么执着。

    他突然问她:“你真的有喜欢过我 吗?”

    白玉清怔了怔,不知道如何回答这样的话。冯玉良的语气立刻转为了深深的失落,他的眼神透着绝望的看着她。轻声说道:“我以为,我们已经在一起了,我还以为,你的心意与我的心意是一样的,却原来,你都是在敷衍我吗?你根本没有想过跟我成亲对不对?”

    白玉清再次摇了摇头,然后低着头,什么话都不说了。两人一起静默无言。

    窗外,一轮明月当头,光芒轻柔的如同一层轻纱一般洒落在他们的肩头。白玉清的脸庞在月光的照耀之下更显得美丽绝伦。

    冯玉良静默的看着她,眼中带着丝丝哀伤,他轻声说道:“你这样一次次的拒绝,很伤人的,我怕我哪一天,再也没有了跟你提起来的勇气,而你又是决计不会自己说出来的,那样,我们是不是一辈子就这么错过去了?”

    白玉清一惊,抬头看着他,与他的眼神对视了。白玉清的眼中是很复杂的目光。她轻声问道:“可是,怎么也该征求一下姐姐的意见。”

    冯玉良这时候伸出手来握住了白玉清的手,然后看着她的眼睛,轻声说道:“玉清,以后见到她的时候,告诉她就好了,我觉得,她不会不同意的,她也希望自己的妹妹找到幸福对不对?至于我们的身份,又有什么可在意的呢?不过,如果你真的那么在意的话,那算我唐突了,我这样的一个蛇精本来就不应该奢求能与你这样仙子一般的女子在一起。是我太不识抬举了。”

    “不……”白玉清轻声说道,然后抬头漠然的看着他,等他回望过来的时候,她的眼神中立刻就有了慌乱,抬头看着窗外的月色,淡淡的开口说道:“玉良,我只是……只是需要时间,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这么快成亲。”

    “感情的深浅和时间是没有关系的,虽然你我相知不过几月,可是,我觉得仿佛过了几百年那么长了,我活的这几百年加起来,也没有这一个月幸福快乐,所以,我真的好像抱住这份幸福,再也不放开。”冯玉良轻柔的说道。

    “真……真的吗?”白玉清轻声问道。

    冯玉良点了点头,说道:“当然是真的,玉清,你以为我还会骗你吗?”

    “可是……可是……”白玉清有些为难的看着她。然后继续望着窗外,目光悠远,她的轮廓在月光下那么的柔美动人。

    白玉清最终微微的点了点头,说道:“我们明天就动身吧。”

    “是回到我的洞穴吗?”冯玉良开心的说道,但是说完又觉得有些尴尬。低着头说道:“我回去会好好装饰一番的,玉清,你能答应我真是太开心了。”

    白玉清没有再说什么,又继续在冯玉良的床边呆了一会儿,然后起身走到了窗外,看着窗外的夜色。白玉清的眼中流露出了哀伤的情感。

    她淡淡的说道:“玉良,你真的很开心吗?”

    轻声问完之后,白玉清继续在外面吹着风,她的衣袍轻轻的飞舞着。她的眼神是冷淡的看不出喜怒哀乐的。

    她有着她的担心,阮云霄看着这名女子,她确实是看不懂她的心,不过却知道,她的担忧是对的。

    白玉清慢慢的走回了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看着一片黑暗的房间,静默的说道:“我从来不觉得我会让一个人开心。我也从来不觉得,如此短的时间就可以托付下一个人的终身。可是……为什么我会答应了呢?”

    白玉清的目光里依旧是带着淡淡的忧伤的。阮云霄静默的看着她。觉得对于白玉清来说的狂风暴雨也许就要来临了。

    虽然还是没有找出她的弱点来,但是,她至少可以知道,到底是什么让她走了那样的一个极端。让她不顾一切的赌上了自己的一切,让她可以为了一个人,甘愿冒着死亡的风险。

    冯玉良的伤已经越来越好了,两人回去的速度也在不断的加快,很快就到了之前初遇的那个山谷。

    冯玉良看着山谷,突然就冲进了那片草丛之中,在草丛中走了很远很远,白玉清一直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目光一直追随冯玉良的身影。

    阮云霄看着白玉清那样的目光,就知道冯玉良注定要成为她生命中的一个劫数了。白玉清已经陷入进去,而且越陷越深却并不自知。

    也许,他们结婚的那一天,所有的变故都会一起发生了。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王的霸气邪妃〕〔当年万里觅封侯〕〔[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无限求生〕〔琴棋书画大才子〕〔穿成重生文男主后〕〔炮灰为王[快穿]〕〔先生,你领带松了〕〔穿越远古之红包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