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拒嫁99次:错惹契〕〔有凤难仪潇湘妃〕〔回到大唐当皇帝〕〔请爱我,苏小姐〕〔悬情蜜爱之暖妻神〕〔大魏霸主〕〔田园娇医:娘亲,〕〔重生之末世凌薇〕〔我见军少多有病〕〔高冷教官:媳妇,〕〔天皇巨星是怎样炼〕〔八零之蜜娇军宠〕〔喜剧大世界〕〔地球明星群〕〔影帝溺宠:重生千〕〔启禀王爷:王妃,〕〔木叶之天天〕〔我的女友是女妖〕〔将门农女:山里傻〕〔宁王府一点儿都不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凤倾天下 第三百八十五章 逃避不是办法
    一秒记住,小说!

    白玉清看着冯玉良的眼神,是做不了假的,她已经无可自拔了。

    他注定是她的劫数。白玉清,已经彻底栽了进去,也许,就算明知道是陷阱,她都会情不自禁的跳下去。

    这儿就是爱情的魔力吧。

    到了婚礼的那一天,也许一切都将揭晓开来,真相就会全部暴漏在她的面前,所有的变故也都会在那个时候发生了。

    到底会是什么样的打击呢?其实阮云霄是有些好奇的,但是也有点不忍心去看。

    因为她隐隐知道会发生什么了,她也知道最终的结局是什么。

    冯玉良在那片草丛中跑了好远,最终终于找到了一株冰棱草,他轻轻的用手折下了,然后微笑的回头。

    白玉清就在他的不远处,在他一回头就可以看到的地方,冯玉良急忙朝着她奔跑了过来。

    已经有些气喘吁吁了,白玉清用衣袖擦了一下他额头的汗水,淡淡的说道:“你的病才刚好,要小心啊。”

    冯玉良喘了几口粗气,然后举起了手中的冰棱草,举到了白玉清的面前,笑着对她说道:“玉清,很棒对不对?这里,是我们最初相识的地方。”

    “而这株草,是你当时来到这里的目的,换句话说,我们也是因此而结缘,所以,它是我们爱情的见证。现在,我送给你。”冯玉良剑手中的额冰棱草翻到了白玉清的手里。

    白玉清慢慢的慢慢的握紧了冰棱草,然后对着冯玉良微微笑了一下。

    那个时候,她的身侧有微微的清风,吹动着她的发丝,那个笑容宁静而美好。清淡但是绝不清冷。

    冯玉良缓缓地缓缓地伸出手去,将落到白玉清嘴唇上的发丝拿了起来,然后也对着她淡淡的微笑。

    依旧是那样温柔的微笑,似乎在面对着一个很珍视的人一样。

    白玉清的目光却依旧有些微微的暗淡,其实那个时候,她觉得,幸福真的离她很近很近了,近到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

    可是,又似乎好远好远,远到她一伸手也许就会坠入无尽的深渊,也许她的幸福就会迅速的远离让她再也没有机会。

    她真的不知道,能不能把握住这份幸福,所以,越是开心的时候,她反而越是担忧。

    物极必反,乐极生悲。她真的很怕,很怕一切只是虚幻只是泡影,那样,她不知道她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她不知道……她能不能承受住失去这份幸福的感觉。如果可以,那一瞬间,能变成永恒那么长 就好了。

    她的脑海里,永远是他轻柔的笑意,她的身侧,永远是那种轻柔的微风,那样,多么美好。没有人来打破这一切。

    这一刻的白玉清,应该是真的十分的开心的。

    阮云霄都感觉得到她的开心,只是……她比现在的白玉清更加的清楚,这些,都是不可能长久的。

    此时,白玉清突然发出了一阵尖叫声,然后双手不断的挥舞着,眼前的一切似乎就那么消失了一样。

    白玉清的眼中有着深切的悲哀,她捂着自己的脑袋,说道:“我不要想了,不要想了,这些事情,都没有发生过,没有……没有……”说到了后面,声音越来越无力越来越小了,也越来越悲伤起来。

    阮云霄知道白玉清心中的痛苦,不过她也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在一旁看着白玉清而已。

    “白玉清,逃避不是办法,有些事情,你早晚都要面对,难道你能逃避一辈子吗?你的灵魂那么虚弱苍白透明,就是因为这个人吗?其实……你应该振作起来,这个世界上,没有谁一定就离不开谁的。”

    “就像我,曾经的我,也以为一定离不开幕少衍,我以为嫁给他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了,我以为我的后半生都会和他在一起,就算会有摩擦但都会扶持着走到最后,可是谁能想到,洞房之夜,却突然沦为了杀人犯,我穿过新娘的服装,却从来没有见到过我的新郎。还没有见到他的时候就已经被带走压入了天牢。”

    “不过后来我知道了,他那样的人根本不值得我去爱,我渐渐地,也可以慢慢的放开手了。白玉清,你也可以的,没必要一条路走到黑的。”阮云霄的声音缓缓的响起。

    白玉清用手撑着自己的额头,闭上了眼睛。身体微微的颤抖了起来。

    “白玉清,你现在到底觉得怎么样了?”阮云霄上前问道。

    白玉清什么都没有说,死死的咬着嘴唇,直到将嘴唇咬出了血来,阮云霄其实是想勾起她接下来的回忆的。

    但是,白玉清的脑海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强烈的抵触着,所有的画面,都定格在最后那个最幸福的时刻了。再也不愿意往前推进。

    她一定时在逃避,在害怕,所以肩膀才会剧烈的抖动着。

    阮云霄抓住了白玉清的肩膀,说道:“白玉清,让我帮你吧,唤醒你的灵魂,不要沉睡了。你只有勇敢的面对,才有解决问题的办法。你不可能这样逃避一辈子的?除非你死了。”

    “死就死,我无所谓啊。”白玉清看着阮云霄说道,然后嘴角扬起了诡异的笑容,双手不断地垂着自己的脑袋,状态似乎有一点疯狂。

    到底是什么样的记忆,这么的让她害怕呢?可是……就算害怕,也不能一直逃避,否则,她真的会死的。

    “白玉清,你好好的看清楚,好好的感受一下吧,不是我故意要揭开你的伤口,只是……如果你永远这么逃避,你的伤口会烂掉会发脓最终会害死你的。”阮云霄晃动了一下白玉清的肩膀。

    白玉清的眼神突然变得空洞迷茫,里卖弄带着丝丝冰冷。

    她推开了阮云霄,然后站起了身,回头看着周围的一切。场景,似乎再次回到了那个山谷致中国了。

    白玉清用冷淡的眼神打量着四周。冯玉良就在她的身边一直陪伴着她,他的笑容很温柔,他在她的 不断的走动着。

    白玉清在山谷里慢悠悠的闲逛着,而冯玉良就走在他的身侧,像第一次见面那样,跟在了她的后面。

    时不时的,冯玉良会突然之间跳出来,给她带来一个小小的惊喜。

    有时候,白玉清会笑一下,有时候表情平淡,很淡然的看着他,有时候是有些无奈的。用眼神温柔的注视着他,也有时候会有些嗔怒,轻声说道:“又不是小孩子了,再说,惊喜多了,就不再是惊喜了。”

    “怎么?我的夫人不满意吗?那么,你希望为夫为你做什么呢?”冯玉良笑着说道。

    “你……”白玉清的脸颊破天荒的红了,然后微微的低头,似乎有一点尴尬的样子。她低声说道:“婚礼最快也要明天,你不要胡言乱语。太轻佻了。”

    白玉清似乎是有些愤怒的样子,冯玉良笑着说道:“开个玩笑嘛,而且,只有一天而已哦,明天晚上,我就可以随便叫你夫人娘子啊什么的了。”

    白玉清静默着不说话,冯玉良继续凑上前去说道:“到时候你呢,就可以叫我相公啊夫君啊之类的啦,哈哈,想想就觉得兴奋呢。”

    白玉清抬头瞪了一眼冯玉良,然后继续漠然的走着。嘴角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幽幽山谷间耶,青青的河水流耶,山间的花草香呦,山间的花儿美呦,却不及姑娘的容颜,比那仙子还美三分哎,美丽的人儿你要去哪儿哎,快到哥哥的身边来哎……”冯玉良走着走着居然唱起了歌。

    白玉清回头瞪了他一眼,说道:“你这歌真俗气。”

    冯玉良走上前几步,很自然的揽住了她的肩膀,说道:“你喜欢雅的么?那好恭敬不如从命。”

    白玉清用淡淡的目光看着他,想要看看他还要玩出些什么花样来。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求之不得,寤寐思服。优哉游哉,辗转反侧。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参差荇菜,左右芼之,要提哦啊淑女,钟鼓乐之。”他的声音从后方一点一点的传过来。声音算不上多动听,却是充满了情感。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白玉清一边认真聆听着他的歌声,一边在花草中漫步,那个时刻,真的觉得再没有比这儿更好的音乐,在没有比这儿更美好的时刻了。

    到了最后,冯玉良转过身,很郑重的看着白玉清,握住了她的双手,说道:“玉清,明天,我们就要在一起了,以后,我答应你,我还会像现在这样,陪着你漫步,给你唱歌。让你开心。”

    白玉清点了点头,说道“说到可要做到啊。玉良,你一定要答应我,生生世世,永不背叛。”

    “这儿……你信不过我吗?”冯玉良轻声说道。

    白玉清看着他淡淡的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转头看着别处。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综]BE拯救世界〕〔六十年代小军嫂〕〔余生很长,不必慌〕〔无限求生〕〔童养婿〕〔当年万里觅封侯〕〔守望先锋降临漫威〕〔炮灰为王[快穿]〕〔九爷,宠妻请节制〕〔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琴棋书画大才子〕〔穿成重生文男主后〕〔西游之只手遮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