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京华烟云〕〔竹马谋妻:误惹醋〕〔总裁老公,宠妻忙〕〔狼王的娇宠〕〔超级制造商〕〔美女总裁之超品高〕〔侠情江湖传〕〔九天法圣〕〔我要做门阀〕〔占个山头当大王〕〔御天神皇〕〔凌天帝主〕〔乡野春情〕〔抗战之兵魂传说〕〔超神打脸系统〕〔无敌小皇叔〕〔星际之女武神〕〔撩妻成瘾:总裁请〕〔官场问鼎〕〔奇迹的召唤师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凤倾天下 第三百八十七章 一场欺骗
    白玉清的目光轻轻的落在冯玉良的身上,那目光里有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冯玉良笑着问她:“怎么样,确实好吃吧。”

    白玉清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

    日暮西斜。夜晚,终于到来。

    白玉清看了看外面的天色,眼中突然就涌出了无尽的忧伤,那些忧伤那么的汹涌澎湃,让人无处躲藏。

    阮云霄知道,事情该发生一些改变了,所有的改变应该都是从今夜开始的吧。

    冯玉良也停止了吃点心的动作,点心实际上也吃的差不多了。他看了看空空的碗碟,拿出了两个酒杯。

    琉璃做的酒杯,十分的精致美丽。

    白玉清看着他,嘴角带着微微的笑意,问道:“你这是?”

    “该喝交杯酒了啊,我的娘子。”冯玉良拿着酒杯对着白玉清微微一笑。那笑容仿佛融化进了空气中去,不知道醉了谁的心。

    白玉清看着冯玉良将两个酒杯斟满,酒水在酒杯之中轻轻的荡漾着,周围的光晕打在酒杯之上,让人有一瞬间的眩晕。

    白玉清接过了那杯酒,然后轻轻的下了一下,说道:“交杯酒……”

    “开心吧,我的娘子。”冯玉良笑看着白玉清。

    白玉清点了点头,然后,两人挽着对方的手臂,喝了这儿交杯酒。放下交杯酒之后,白玉清的精神还有着些微的恍惚。

    “来,我们这么深的感情,一杯怎么会够呢?再来一杯如何?”冯玉良笑着说道。然后又自顾自的倒了满满的一杯。

    白玉清也不答话,拿起酒杯和他碰了杯,然后一起喝了下去。

    冯玉良的笑容越来越明朗起来,白玉清的眼底却有着深深的落寞,还有着冯玉良看不到的无奈和忧伤。

    酒杯一杯接着一杯的饮下去了。白玉清的双颊染上了别样的绯红之色。

    冯玉良的笑容越发的迷人,白玉清渐渐的脸他的样子都有些看不清楚了。

    冯玉良站起了身,一把就横抱起了白玉清,白玉清的手臂跨上了他的脖颈,双眼迷离的看着他,那是一种怎样惊心动魄的美丽啊。

    那种美丽让冯玉良的眼中闪烁过了一阵惊艳之色,让他生出了不忍之心。可是,他并没有打算就此放手。

    如此惊心的美丽,这样无暇的身体。冯玉良将白玉清放到了床上,细细的打量着白玉清。白玉清用迷离的双眼看着他。轻声说道:“玉良,下面,该做什么了?”

    这样一颗纤尘不染的心灵。冯玉良轻轻的摸了摸她的发丝,然后柔声说道:“该做洞房之夜应该做的事情了。玉清,我的娘子,你要不要改一下称呼呢?”

    白玉清已经有些迷迷糊糊的了,她有些疑惑的问道:“改……改什么呢?”

    “你知道的呀,娘子。”冯玉良笑着说道。

    白玉清也低低的笑了一下,然后立刻抬起头说道:“那……相公?”

    冯玉良点了点头,答应了一声,“恩。”

    接着,冯玉良就开始宽衣解带。也帮助白玉清一层一层的脱下了衣裳。阮云霄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他……他真的要……要做那样的事情?

    这儿……阮云霄以为,以为……这跟她想的不一样啊,冯玉良对她的感情难道不是假的吗?他之前明明口口声声说他喜欢的人是那个,是他一直心心念念的婉君啊。

    怎么会真的要跟她行夫妻之实呢?

    阮云霄急忙转过身,身后,冯玉良将纱帐落了下来。白玉清虽然醉了,但是也跟着他的动作迎合着。

    阮云霄虽然没有看,却有些面红耳赤的站在那里,同时,身体里。经脉处,传来一阵一阵的疼痛感。

    那种感觉越来越强烈。阮云霄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她的手指微动,时光飞逝而过。很快到了第二天早上。白玉清依旧躺在床上,冯玉良为她换了一身普通的衣服。

    白玉清眨着双眼,冷冰冰的看着他,说道:“你这是做什么?”

    冯玉良轻声笑了一下,然后严肃的看着她,说道:“既然事情都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了,我也没有必要再瞒着你了。白玉清,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并不爱你。”

    “这是什么意思?我不明白。”白玉清冷冷的笑了笑,然后继续盯着他问道。

    “意思就是,从一开始,我就欺骗了你,欺骗了你这么久,都是因为我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都是因为,我喜欢的人。”冯玉良笑着说道。

    “你喜欢的人?是谁?”白玉清很艰难的问出了这几个字, 几乎用尽了她全部的力气,她说出口的时候就觉得心在滴血了,她连贞洁都失去了,却只换来了不爱你三个字。

    “我喜欢的人,就是狐山上最美的一只狐妖,胡婉君。”冯玉良笑着说道。那笑容在如今的白玉清眼里看来,难免有些残忍。

    “为什么?我不明白。”白玉清有些疑惑的问道,那双美丽的大眼睛里似乎闪烁着一点泪光。

    不过始终都没有滴下来。

    “白玉清,好歹跟你相识一场,所以我就将所有事情都告诉你好了,不要让你不明不白的死了。”冯玉良继续笑着。

    白玉清有些漠然的说道:“我宁愿不要知道。”

    “白玉清,我之所以主动接近你,讨好你,为了你一路奔波,就是为了这一天,为了找到一个法力高强的女子修炼双修之术。这样,我就有能力,帮助我喜欢的人报仇了。不过,更重要的一点,我希望,她能复活过来,她需要一个你这样的身体。可是,我根本打不过你,于是只能用了这样的方法。”冯玉良用很平淡的口吻说着这些对白玉清来说有些太过残忍的真相。

    “呵呵,真是辛苦你了,为了她,要和这个你不喜欢的人在一起那么久,做那么多事,每天每天的对着她演戏。”白玉清冷淡的说道。

    双目中是一片苍白的绝望。

    冯玉良回头看了看她,似乎下了什么决心一样,有些发狠的说道:“是啊,真是辛苦呢。我做这么多,都是为了她,你只是我利用的一个工具而已,只是刚好那么巧,你符合我所有的条件,你确实长得很美,但是对感情的事情却是一窍不通的,你根本分不出来真心和假意。你从来没有被人喜欢过吧,从来没有尝试过跟别人在一起的感觉吧,所以你才这么好骗。”

    冯玉良紧盯着她的双眼,继续说道“我却知道,你是真的喜欢我了吧,不然,不会不管你的姐姐,还没找到她就跟我成了婚,对了,你大概还不知道你姐姐在哪里吧,不过,我知道,哈哈,我知道却还偏偏要和你在一起,虚情假意的跟着你到处奔波,还要演一出为了你受重伤的戏码,真是累人。”

    “其实你并没有必要做这么多的。”白玉清轻声说道。

    看着白玉清一脸平静的脸色。冯玉良突然情绪就有些激动,指着她的脸庞说道:“哼,是啊,只是我着急啊,我知道要跟你在一起最大的阻碍就是你姐姐,你姐姐跟你不一样,她不像是不懂人情世故的人,她可能会发觉什么,所以,不能让她左右你的选择,所以,我引她进了狐山,她被狐山上诡异的声音弄得失去了法力,我就将她藏起来了。”

    “你将我姐姐怎么样了,她现在……还好吗?”白玉清问道。

    “哼,我本来是想要杀了她的,但是,你姐姐比你命好,也比你聪明,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方法通风报信,有人出现救了她。她走了之后我就开始着急了,于是才那样演一出戏为了和你快点成亲。”冯玉良快速的说道。

    嘴角还带着一丝残忍的弧度。

    白玉清的表情里带着淡淡的悲哀,她的双目定定的看着冯玉良,然后冷冷的笑了一下,最后别过头去,不再说话。

    “白玉清,你知道我因为这件事情受了多少苦吗?我明明不喜欢你,却要因为你许下那些海誓山盟说的我自己都恶心,而且,我很讨厌你这个样子,喜怒不形于色,整天面无表情的。多做一点表情会死吗?而且还喜怒无常,不过只有一点我可以确定,就是你这个傻瓜确实上钩了,确实喜欢我。利用这一点,我可以做很多的事情。”

    冯玉良得意洋洋的说道。

    “够了。”白玉清大声的说道,声音里已经有了一点哽咽。她转头看着白玉清,然后继续冷笑,说道:“你真残忍。”

    冯玉良摊开双手,说道“所以呢?你也看到了,我们根本就不是一路人,你知道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收敛了多少吗?看到那些人我都只能对着他们和蔼的微笑,其实,我恨不得杀死那些人类,在我 看来,那些人命最不值钱了,我想让他们死他们就得死,你能做到吗?你看起来冷酷,心却那么软,怪不得会被人骗。”

    白玉清的眼角,终于有一滴泪轻轻的滑落,她的灵魂,看起来已经变得透明苍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她来自低空〕〔余生很长,不必慌〕〔西游之金乌大圣〕〔重生天后:霸道总〕〔穿成重生文男主后〕〔重生之仙尊归来〕〔白莲花退散,本妃〕〔夜帝独宠:天才萌〕〔冰山总裁爱上我〕〔都市逍遥医仙〕〔爱来了,逃不开〕〔情陷与你〕〔缘定终身:娇妻不〕〔圈套男女〕〔穿越五零抢夫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