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驭兽狂妃:魔帝宠〕〔无上医仙凌冽〕〔惊世医妃,腹黑九〕〔云端的诱惑〕〔八零小军妻〕〔重生商纣王〕〔邪神修炼手册〕〔美女董事长的近身〕〔快穿之不是炮灰的〕〔联盟之佣兵系统〕〔心理操纵师〕〔倾世盛宠:粗野将〕〔绝密试验档案〕〔觅时记〕〔我的女仙老婆〕〔女帝在上〕〔文坛救世主〕〔诸天万界监狱长〕〔盛唐女帝〕〔寒门贵子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凤倾天下 第三百八十八章 不同的灵魂
    白玉清的手轻轻的垂落在身侧,她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哀莫大于心死,大概她的心已经死了吧。

    这个时候,冯玉良大概觉得时机到了,差不多可以了。于是他的手轻轻的放到了她的额头之上。

    然后手中出现了一些冰丝。将她的身体冰封了。

    最后收了起来,然后叹了口气。

    这儿……应该就是全部的过程了,一个充满谎言和欺骗的过程,一个令人心死的结局。

    怪不得白玉清的灵魂会那么的虚弱,都是冯玉良搞的鬼。他最后,也是故意刺激她,故意让她变得越加的虚弱。然后,在她的灵魂最脆弱的时候,进入她的身体。

    阮云霄扶住了自己的额头,真的已经越来越痛了,有些受不了了。

    她的身体颤抖了几下,几乎已经控制不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现在的这样的情况,该如何是好呢?

    她轻声的念到:“白玉清,白玉清你听得到吗?你想起来了吧,你不会没有反应的吧,我想知道后来的这个灵魂到底是怎么回事。”

    幻境消失了,白玉清的眼神很轻很轻的落在阮云霄的身上。那眼神中有着说不出来的强烈的哀伤。

    阮云霄淡淡的叹了口气,站在她的对面说道:“你真的回来了吗?”

    白玉清点了点头,然后又缓缓的摇了摇头,最后抱住了自己的脑袋,慢慢的蹲了下去,她的周围出现了墨绿色的气息,那些气息在一点一点的消散着。

    阮云霄见状,急忙运转起了自己的法力,帮助白玉清摆脱之前的那个灵魂的束缚。

    时间在一点一滴的过去了。白玉清依旧蹲在地上,阮云霄的手中不断的往她身上注入灵力。

    她身体周围的幽绿色的光芒也在不断的转换着,变为了淡蓝色。

    最后,变为了白色。白玉清慢慢的抬起头,那双眼睛,已经跟之前不同了,不是那么空洞无神的,但是却布满了忧伤。

    “白玉清?”阮云霄试探着叫了一下她的名字。

    白玉清的目光慢慢的挪到了阮云霄的脸上。

    然后深深的呼吸了一下,白玉清对着阮云霄挥了挥手。阮云霄立刻走了过去。

    “为什么,要让我想起来?”白玉清轻声问道。

    阮云霄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于是指了指自己的身体,说道:“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可以帮我解除掉那些丝线吗?”

    白玉清上下打量了一下阮云霄的身体,然后嘴角露出了一丝苦笑,接着,手指轻轻的伸出去。

    葱白的手指落到了阮云霄的脖颈处,十指微动,从阮云霄的脖子后面拿出了一条白色的丝线。

    那些丝线在白玉清的慢慢的跳动着。白玉清的目光一直注视着那些丝线,仿佛凝固住了一般,好半天都没有动弹。

    阮云霄体内的东西被拿走之后,立刻觉得整个人都舒服了不少,使劲的伸展了一下四肢,阮云霄微微笑着说道:“太棒了。终于摆脱掉这个东西了。”

    白玉清静默的看着她。然后问道:“这里是哪里?”

    阮云霄回过头来,疑惑的看着她,说道:“怎么,你不知道吗?”

    “知道什么?”白玉清问道。

    果然是不同的灵魂啊,感觉真的不一样 ,气质上真的是千差万别的。而且,那双眼睛变得有了神采之后。

    阮云霄才觉得她真的是很美很美,比之前的感觉还要美上许多。

    不过,之前的灵魂又是怎么回事?那个白玉清说的那些话又代表什么。她也口口声声说喜欢那个蛇精的,而且,还是为了那个蛇精,明知道会被禁锢还心甘情愿。为了他宁愿冒着死亡的风险。这些话,阮云霄都还记得,这就是怎么一回事呢?

    “白玉清,你还记得之前你说要杀掉我们这些人吗?那是怎么一回事?”阮云霄犹豫着问道。

    “杀掉你们?我?”白玉清指着自己,似乎是有些惊讶,不过很快就释然了。

    她的目光幽深,面无表情,什么话都没有再说。

    “白玉清,你还说你要为了他去死,等杀了我们就追随他而去的。”阮云霄很认真的说道。

    白玉清默然的看着她,目光无波无澜。眼神中似乎什么都没有。

    阮云霄挥了挥手,说道:“算了,你不记得也好,反正这也不是什么好事情。”接着,她的手在阵法中一抓,抓出了一块灵石。

    那块灵石上面还闪烁着淡淡的红色的光芒,这就是此处的阵眼了。

    阮云霄的手在上面一挥,那上面红色的光芒就消失了。

    二人立刻从阵法中出来了。

    阮云霄望着四周,仿佛做了一场梦一样。她现在都有点怀疑,那个白玉清是不是真的已经回来了。

    赵依依和赵依然二人,已经每餐了一顿了,就连莲清都吃饱了在一旁晒太阳。赵依依伸了个懒腰,百无聊赖的样子。

    突然间看到阮云霄和白玉清从阵法中走出来。赵依依立刻精神起来,伸手拉了拉身边的赵依然,高兴地说道:“快看快看,云霄姐姐回来了。”

    赵依然淡淡的看了阮云霄一眼,然后对着赵依依点了点头。赵依依已经从草地上蹦了起来,朝着阮云霄飞奔过去了,拉着阮云霄的衣袖上下打量着,开心的说道“云霄姐姐,你没事了吧,你进去的时候脸色很苍白呢。”

    阮云霄笑了笑,说道:“没事了,都好了。”

    赵依依立刻欢呼起来,开心的拍着手说道:“太好了太好了,这下子不用怕了,云霄姐姐,你可以教我法术了吧。”

    赵依然也走上前来,看着白玉清,又看了看阮云霄,似乎是在询问的样子。

    阮云霄立刻上前解释道:“我之前不是说要将她的灵魂释放出来吗?现在已经做到了,之前的那个并不是她真正的灵魂。”

    赵依然点了点头,然后看着白玉清说道:“你姐姐还在等你呢。”

    白玉清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眼中很冷淡,什么多余的表情都没有,似乎也并不想说话。她慢慢的,慢慢的走到一棵树的面前,靠着那棵树,一点一点的滑落下去。

    然后双手抱着膝盖,一动不动了。

    阮云霄看着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安慰她才好。

    “那个……”阮云霄想了想还是开口,说道:“他已经死了,什么恩怨都没了,你忘记他好好过自己的生活吧。”

    白玉清抬起头,用冰冷的眼神看着阮云霄,阮云霄微笑了一下。白玉清微微的侧过头去,说道:“忘记他吗?忘记这一切?”

    “虽然对于感情来说,我是不懂,不明白,可是,我不是傻瓜。”白玉清接着说道。

    看着远方,眼中是深切的悲哀。

    “我其实也一直在怀疑,因为我太害怕失去。只是,最后,我还是失去了。”白玉清轻声说道。

    “都过去了,你不要在想了,我知道你一定不想要回忆起来,但是,我也是没办法,要不然,你不会真正苏醒过来的。”阮云霄说道。

    白玉清看了她一眼,然后轻轻的闭上了眼睛,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我该感谢你还是该……怨你多管闲事。”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阮云霄疑惑的问道,不明白白玉清到底在说些什么。

    白玉清似乎有些累了,不想再说什么了。轻轻闭上了眼睛。低下了头。

    阮云霄看了看她,然后走到了不破的身边,不破已经醒了,看样子还有些虚弱。“不破,你的伤没事了吧,还用我再帮你调息一下吗?”阮云霄拍着他的肩膀说道。

    不破摇了摇头,说道:“不用了,我现在觉得很好。”

    “恩,那就好。”阮云霄点头微笑着说道。

    不破看着白玉清,轻声说道:“她给人的感觉,真的是不同了。”

    “那当然啦,本来就是不同的灵魂啊。”阮云霄说道。嘴角微微的勾起,轻轻的笑着。

    “云霄姐姐。”突然传出的声响吓了阮云霄一跳。

    赵依依开心的坐在了阮云霄的身边,很亲昵的摇了摇她的胳膊,轻声说道:“云霄姐姐,你什么时候教我法术啊。”

    看着赵依依充满憧憬的眼神,阮云霄有些不忍拒绝了。她想了想说道:“我还有事情要去做,不过,等我办完事情,也许可以考虑教你。”

    赵依依继续问道:“那要等到什么时候啊,师父,现在你不是就有时间吗?你先教教我好不好?”

    “这儿……好吧。”反正闲来无事,就教教她,看看她资质如何,是不是一个可造之才。

    阮云霄开始传授她运功打坐的方法,并且嘱咐她,最开始的时候,想要吸取到天地灵气,是十分艰难的。

    不过习惯之后就好了。

    赵依依似懂非懂的点头,然后按照阮云霄 讲的,尝试着吸取天地灵气。

    “阮云霄。”一直默不作声的赵依然突然开口喊道。

    “怎么了?”阮云霄立刻看过去。赵依然指着一个方向,然后看着阮云霄,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王的霸气邪妃〕〔当年万里觅封侯〕〔[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无限求生〕〔琴棋书画大才子〕〔穿成重生文男主后〕〔炮灰为王[快穿]〕〔先生,你领带松了〕〔穿越远古之红包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