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睦宋〕〔红妆倾天下〕〔带着厨艺去修仙〕〔谋婚上位,虐心总〕〔重生逆流崛起〕〔小资女穿成丐帮帮〕〔战天斗地〕〔永生轮回〕〔我欲扬唐〕〔通天圣主〕〔女领导的贴身小农〕〔焚叶〕〔从我做了鸿钧宠物〕〔女总裁的贴身男秘〕〔全能透视邪医〕〔超能机器人在异界〕〔季爷不太好哄〕〔豪门盛宠:总裁宠〕〔恐怖电影院〕〔穿越之古墓逃妃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凤倾天下 第三百九十二章 一个接一个出事
    为什么她身边的人一个接着一个的出事呢?到底是谁在针对他们?赵依然之前,难道是被俯身了?阮云霄的脑海中有太多的疑问。

    她只能一点一点去寻找了,先是顺着原路走了一遍,也没有发现玉箫,真的不见了。

    这时候,莲清从阮云霄的怀里探出头来,轻轻的叫了一声,阮云霄低头去摸了摸他的脑袋,然后发现他似乎也有些不对劲。

    眯着眼睛仔细的打量了莲清几遍之后,阮云霄终于发现了,莲清身上的那个用水晶盒装着的冰魄,居然不见了。

    什么时候不见的,她回来的时候还看过,都还在啊。只是之后被不破和赵依然的事情分了心,就没有再去管。

    阮云霄轻轻的握紧了拳头,对着周围冷冷的说道:“我不管你是谁,你要做什么都冲着我来就好了,我警告你,不要再伤害我的朋友了。不然,你的下场一定会很惨的。”

    这个时候,莲清突然从阮云霄的怀中跳了下来,仔细的嗅了嗅周围的气息,然后仔细的盯着赵依然。

    “莲清,你的冰魄被拿走了,你知道是怎么被拿走的吗?”阮云霄问道。

    莲清回头看着阮云霄,轻轻叫了几声,似乎试图说些什么。

    阮云霄仔细看着他的眼神和表情还有声音,莲清的表情有些焦急,居然从口中蹦出了两个字:“玉箫。”

    那两个字虽然听起来十分的古怪,但是让阮云霄觉得十分的兴奋。莲清真的是很有灵性啊,没有法术居然也能开口说话了。

    她紧紧的抱了一下莲清然后开始仔细的回想着,不破也说了玉箫两个字,莲清现在也说了。难道他们都看出什么来了,而她却不知道吗?

    莲清上前拽了拽阮云霄的衣领,然后十分费力的想要说什么,嘴里慢慢的蹦出了几个字:“依依。”

    莲清这么一提醒,阮云霄就一下子想起来了,既然不破和赵依然都出事了,那么依依的情况应该也不会太好过。

    不过有她的结界在,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吧。

    可是那里那么黑,只有依依一个人在,阮云霄稍微想了一下,就越想越觉得不放心,急忙跑了出去。

    几个闪身之间就来到了小树林里。赵依依旧在练功,看起来一切如常,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阮云霄看着依依一点一点的凝聚了手中白色的灵力,然后挥动了出去,一道小小的光穿透了一块树枝。

    “我成功了,我终于成功了。”赵依依兴奋的从地上蹦了起来,握住了自己的手指,看样子十分的开心。

    阮云霄轻轻喘着气,还好依依没有事。

    赵依依回头看见了阮云霄,立刻飞快的奔跑过去,一把就拉住了阮云霄的手腕,开心的说道:“师父,我真的好开心啊。我释放出法术了,我学会第一个法术流光了。”

    阮云霄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正了正神色,有些严肃的问道:“你有没有遇到什么怪异的事情?”

    赵依依想了想,说道:“没有啊。”不过这话说的却有些底气不足。

    阮云霄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后盯着她的双眼,说道:“依依,不管发生什么,你都要老老实实的告诉我,因为这很重要,你哥哥和不破现在都受了重伤了。”

    “什么?他们怎么会受重伤呢?谁干的?”赵依依的表情也渐渐的变得严肃起来,眼中露出了一丝担心,说道:“他们受了重伤,有多重啊。”

    阮云霄叹息了一声,说道:“一会儿你看了不就知道了,先不说这个了,我问你,你真的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吗?”

    赵依依低头沉思了一会儿,然后才抬头,正要开口,头上突然传过了乌鸦的叫声,还有银色的光芒在空中闪过。

    两人一齐抬头看着上空,阮云霄在沉思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赵依依也怔怔的看着天空。然后拉了拉阮云霄的手,说道:“师父,我想快点去看我哥哥,我们快回去吧,我突然觉得,有点害怕了。”

    阮云霄的目光依旧注视着天空,刚刚真的有乌鸦飞过,那道银白色的光芒又是什么呢?天色这么晚,她看得不是很清楚。

    而且速度那么快,一下子就闪过去了,让她来不及运用灵力增强自己的视力好看清楚天上的东西。

    阮云霄带着赵依依回到了客房中。看着并排躺着的两个人。赵依依直接就扑了过去,握住了赵依然的手,轻声说道:“怎么这么冰啊,哥哥的手好冰啊,师父。”

    阮云霄坐在一旁,叹息了一下,说道:“我能做的已经都做了,药也吃过了,灵力也传过了,接下来,就看他们自己的了。”

    赵依依将赵依然的手贴到了自己的脸颊上,然后有些忧伤的说道:“哥哥。你一定要快一点醒过来啊,妹妹还等着看你娶新娘子呢。而且,我就快要有保护你的能力了,我以后,绝对不会让哥哥受到一丁点的伤害的。”

    赵依依说着说着,眼睛就掉下了泪来,泪珠一串一串的滚落,她抽泣着说道:“师父,他的手怎么这么冰啊,他会不会死啊,我怎么觉得他快要死了呢?”

    她的双眼有些迷离。透出很多的无助。

    阮云霄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后拿出手帕给她擦拭眼泪,一边擦一百年说道:“你不要担忧了,会没事的。”

    赵依依靠在阮云霄的肩膀上,哭着说道:“可是,可是我哥哥从来没有这个样子过啊。他一直都那么坚强,一直都默默的守护者我,一直都好像天塌下来有他在就不用怕的样子,我从来没有想过他会这样虚弱的躺在我的面前,浑身这样冰冷没有生气,好像灵魂都被掏空了一样。这样的他,真的好陌生,还让人害怕。”

    “我真的好害怕他就这样醒不过来。”赵依依抽泣着说道。

    阮云霄拍了拍她的后背,突然想到了什么。手指放到了赵依然的脉搏上。“确实很冷,冷的有些……不正常?”阮云霄疑惑的说道。

    赵依依哭着看着她,点了点头,说道:“我就觉得很不正常啊,师父,他会不会有事啊,他的手怎么会那么冰呢?”

    “依依,你知道,他一直都带在身边的那个玉箫,到底是怎么来的吗?”阮云霄问道。

    赵依依摇了摇头,说道:“我有记忆的时候,就已经有了啊。我不清楚。我只知道,我们从小就相依为命,我们父母早亡,所以,哥哥就是我唯一的亲人了。他待我,非常非常的好。就像我的父亲一样。”

    “哦,是这样啊。”阮云霄沉吟着说道。看起来也没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他们相互扶持着长大,感情自然很好。

    “你们……以前是做什么的?”阮云霄继续问道。

    “就是到处流浪啊,哥哥有时候也会吹箫赚一点钱,直到后来拜师学武,日子才好过一点点,但是没多久,师父也死了,我们就到处漂泊,闯荡江湖。”赵依依说道。

    阮云霄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她其实有些好奇,自己为什么会问赵依依这些问题呢?她到底在担心着什么?

    “那个玉箫……”阮云霄仔细想了想,然后突然想到自己觉得不对劲的地方了,继续问道:“你们之前的生后应该很穷苦吧。那么,你哥哥就从来没有想过卖掉玉箫?”

    “怎么会呢?虽然很苦,可是有哥哥在我就觉得什么都不怕,他很棒的,总能找到吃的,总能带我找到可以遮风挡雨的地方。虽然话不多,但是真的很能干。”赵依依说着微笑了起来,似乎是回忆起来以前的事情。

    阮云霄沉吟了一下,继续说道:“那么,就没有人想过要来抢你们的玉箫,这玉箫如此奇特,材质如此好,没有人觊觎过它吗?”

    对了,她之所以觉得不对劲,是因为他们当时的能力当时的生活状况那么差,却拿着一个与身份严重不符合的贵重物品,怎么想,都觉得不应该什么事情都不曾发生过啊。

    赵依依听了阮云霄的话,也仔细的想了想,然后说道:“没有啊,没人抢过,可能是我们运气好。这个世界上还是好人多啊。”

    “是吗?”阮云霄轻声说道。看来这个玉箫的确很古怪啊。

    他们的经历也有一点古怪。好人多?这一点阮云霄不否认,但是,这个世界上,贪心的人更多。

    就算是好人,也是有私心的,看到这样的玉箫,总会有人心动的。就算不用枪的也可以用银两来换,但是却没有这样做的人。

    听赵依依的描述,他们两个人当时都很小,可是,赵依然却能保证在那样的情况下都不让妹妹受苦,都能让她吃饱穿暖而不受欺负。

    真的是他能干的事吗?会有这么的简单?

    赵依依确实是很单纯的人,她对什么事情都不会去多想,所以,这其中,一定还有别的故事。是赵依然隐藏起来的故事。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当年万里觅封侯〕〔怀上反派他爹的孩〕〔余生很长,不必慌〕〔九爷,宠妻请节制〕〔权贵之妻〕〔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综]BE拯救世界〕〔琴棋书画大才子〕〔玄踏九天〕〔穿越五零抢夫记〕〔一夜危情:豪门天〕〔重生八零军长小娇〕〔烽火佳人:少帅的〕〔暖婚甜蜜蜜:宁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