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睦宋〕〔红妆倾天下〕〔带着厨艺去修仙〕〔谋婚上位,虐心总〕〔重生逆流崛起〕〔小资女穿成丐帮帮〕〔战天斗地〕〔永生轮回〕〔我欲扬唐〕〔通天圣主〕〔女领导的贴身小农〕〔焚叶〕〔从我做了鸿钧宠物〕〔女总裁的贴身男秘〕〔全能透视邪医〕〔超能机器人在异界〕〔季爷不太好哄〕〔豪门盛宠:总裁宠〕〔恐怖电影院〕〔穿越之古墓逃妃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凤倾天下 第三百九十三章 感受不到她的气息
    这其中,到底会有着什么样的联系呢?阮云霄沉吟着,想不明白其中的关系。

    不过,关于那个玉箫的事情,如果不问问赵依然的话,恐怕是不会明白的。

    “依依,你最近一定要小心,我觉得有人盯上我们了。”阮云霄拍着赵依依的肩膀说道。

    赵依依点了点头。然后小心的说道:“那我们该怎么办啊师父,我哥哥还有不破大师都这个样子了,师父,你有没有把握对付他啊,要不我们还是赶紧跑吧。”

    “跑?”阮云霄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然后轻声说道:“能跑到哪里去呢?这个人有能力在客栈对我们下手,不代表他不能在别处下手,而且,他好像要故意留我在这座城镇里,那么,我就留下来,我倒是要看看,他到底想干什么。”

    “其实,我也挺想正面跟他对打的。”阮云霄轻声说道。

    “师父,他做这些都是躲避着你的啊,那么,他是不是害怕你啊。这样我就放心了,我一定要跟紧师父。”赵依依快速的说道。

    阮云霄点了点头,说道:“别一个人乱跑,现在回去休息吧。”

    赵依依走到赵依然的旁边,用手摸了摸他的身体,然后叹息了一声,这才依依不舍的回去休息了。

    阮云霄将他们的伤势都处理好了,也就回到了房间里。阮云霄和赵依依一起躺到床上,两个人都有着心事。

    赵依依看起来有些没心没肺的,但是,却是很心疼她的哥哥的,所以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阮云霄一直在想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很不寻常,那个时候,她看到的赵依然,到底是谁呢?

    有人控制了他?还是进入了他的身体,而那个黑色的玉箫又去了哪里?

    阮云霄随手摸了摸莲清的皮毛,莲清趴在一边睡得很香的样子。阮云霄眨了几下眼睛,看着上面黑漆漆的顶棚。

    过了一会儿也就睡着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到正午了,天色早已大亮。阮云霄从床上坐了起来,看着窗外,然后揉了揉自己的脑袋。

    莲清也睡的很香甜的样子。就快要到赏灯节了,外面依旧是很热闹,很多地方都在为赏灯节做着准备。

    看起来没什么不好的地方。阮云霄来到了窗边,看着外面人潮涌动的集市,还有沿街叫卖的小贩。

    她轻轻的关上了窗户。仔细思索了一下,今天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吧,明天就是赏灯节了。如果那个人要动手,应该会选在那一天的吧。

    赵依依依旧睡的很香,阮云霄看她的样子,应该是天亮了之后才睡的。所以也不忍心打扰到她。

    阮云霄自己一个人到下面,带了一些饭菜上来,然后继续去查看不破和赵依然的情况。

    不破这次伤的真的很重,已经伤及了肺腑,不修养半个月左右恐怕好不了了。阮云霄帮不破整了一下衣角。

    不破身子一动,醒转了过来。阮云霄惊喜的看着他,问道:“你觉得如何了?饿不饿,先吃点东西吧。我刚端过来的。”

    不破慢慢的撑起了自己的身体,咳嗽了几下,看起来有些难受的样子,阮云霄轻轻的拍了拍不破的后背,不破捂着自己的胸口,脸色苍白。然后低声说道:“我已经好多了。云霄,我们还是尽快离开这里吧。”

    “不行,你这个样子不能再多走路了,你内脏有伤,万一伤口破裂了就不好了。还是先吃饭吧。”阮云霄轻声说道。

    此时,莲清在一旁不满意的看着阮云霄,指了指不破,然后扭过头去。阮云霄疑惑的看着他,问道:“你怎么了莲清?”

    莲清只是低头,没有更多的反应了。

    于是阮云霄和不破一起坐在桌子旁边吃饭。赵依然依旧处于昏迷的状态,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醒过来。

    不破用筷子的手有些轻微的颤抖,大概是昨晚打的太激烈了的缘故,阮云霄帮他夹了一些菜。然后问道:“不破,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个赵依然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本来我是在睡觉的,突然察觉到有危险。我起身的时候就看到一名男子,手拿着一个黑色的玉箫,站在那里。于是我急忙起身准备动手,但是那名男子很快又不见了,赵依然却站了起来,我一时没有防范被他击中了,之后,就开始打了一场,我一直是处于下风的。”不破轻轻的说道。

    “哦,是那个男的进入赵依然的体内了吗?你之前提醒我玉箫就是因为那名女男子手中拿着玉箫?”阮云霄说道。

    “不错,我一开始还以为他偷拿了赵依然的玉箫,可是后来发现,好像不是的,那个时候,赵依然的腰间还是别着玉箫的。”不破继续说道。

    “对,我也看到了,只是,后来赵依然跳到了落下,然后,我扶着他回来的时候他的玉箫就真的丢了。”阮云霄说道。

    不破点了点头,然后伸手去夹菜,这个时候,莲清却突然跳了上来,用一种很古怪的眼神看着不破,不破冲着他微笑了一下。

    他却冲不破呲牙咧嘴的。还打翻了他碗里的菜。阮云霄赶紧将他抱了下来,指着他的鼻子说道:“下次不可以这样了。”

    莲清依旧用很不友善的目光看着不破,阮云霄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轻声说道:“莲清,你该不会是吃醋了吧。”

    莲清收回了目光,扭过头去不看阮云霄了。

    阮云霄摸了摸他的毛,小声的凑到他耳边说道:“莲清,可不许这样小气啊。不破有没有做错什么。”

    莲清气鼓鼓的看着她,然后又看了看不破,接着一下子从阮云霄的腿上跳了下来,跑到了赵依然的旁边。

    阮云霄看着他摇了摇头,然后继续吃饭,帮着不破收拾了一下被打翻的东西。不破回头看了莲清几眼,然后微微笑了一下继续吃饭。

    吃过饭之后,不破揉了揉额头,有些歉疚的说道“我最近总是特别容易疲累,我看我还是回床上休息好了。”

    “恩,你只需要好好养伤就行,剩下的我来解决。”阮云霄说道。

    不破转身躺到了床上,莲清从床上跳了下来,继续对他怒目而视,阮云霄摇了摇头,不明白莲清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很快出了不破的房间,回到了自己的客房里。回去的时候,依依已经不在了。阮云霄看着空荡荡的床铺,心里一惊。

    怎么会不见了呢?明明走的时候还在睡觉,她也在依依的身上下了结界了,就算有人能冲破结界,也应该惊动她才对。除非……除非依依自己出去的。

    可是,不是已经告诉过她不要乱走了吗?

    阮云霄也急急忙忙的出了门。来到了外面,看着那些人流,不知道如何寻找。她轻轻的闭上了眼睛,世间万物都在她的脑海中出现,她希望能感应到依依的气息,但是她好像失败了,根本就感觉不到。

    怎么会呢?依依可是她教出来的,她的气息她再熟悉不过了。这样也会感应不到?一定是有人从中作梗。

    阮云霄继续往前走了几步,再次闭上眼睛,努力的感受着,这个时候,突然有人撞到了他的身上。

    阮云霄低头一看,是一个小孩子,冲的太猛了,被撞到了地上,磕破了膝盖,那个小孩子看着自己的膝盖,看到红红的鲜血之后,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哭的特别的伤心。

    阮云霄无奈,只能蹲下来,看着那个小朋友说道“小弟弟,不要哭了,我帮你把伤治好怎么样?”

    “好疼,好疼啊,大姐姐。”那个小男孩哭喊着说道。

    阮云霄从怀里拿出了一些药粉,然后轻轻的洒在了那个男孩的腿上,再用手轻轻的揉搓着,动作很温柔,温柔到让那个男孩子停止了哭泣,呆呆的看着阮云霄。

    阮云霄对着他微笑了一下。那个男孩突然抓住了她的手,说道:“姐姐,你的手好神奇啊,你是怎么做到的,这是什么药啊,这么灵,我娘要是有这么灵的药,恐怕也不用死了。”

    “你娘?她是病死的吗?”阮云霄轻声问道。

    小男孩听到她说这话之后瘪了瘪嘴,看起来又要继续哭的样子,阮云霄连忙温柔的说道:“好了好了,你不要哭好不好?”

    “大姐姐,我娘没有死,但是……但是我太穷了,买不起药,她就快要死了,大姐姐,你能不能帮帮她啊。”小男孩哭着说道。

    到底还是哭出来了,阮云霄无奈的看着他,然后问道:“好吧,我给你点钱,你拿着去买药吧。”

    “姐姐,你的医术那么好,你替我娘看看好不好啊。”小男孩晃动着阮云霄的胳膊。阮云霄有些为难的说道:“我还有事情要办,我没空去看你娘……”

    小男孩听到她的话之后,啪的一下就坐在地上哭了起来,双腿还在地上护乱蹬着。让阮云霄有些不知所措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当年万里觅封侯〕〔怀上反派他爹的孩〕〔余生很长,不必慌〕〔九爷,宠妻请节制〕〔权贵之妻〕〔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综]BE拯救世界〕〔琴棋书画大才子〕〔玄踏九天〕〔穿越五零抢夫记〕〔一夜危情:豪门天〕〔重生八零军长小娇〕〔烽火佳人:少帅的〕〔暖婚甜蜜蜜:宁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