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唐第一太监〕〔王妃在上,神秘王〕〔杀手萌妃:太子殿〕〔逆天嫡女:鬼帝,〕〔万古最强师尊系统〕〔皇后每天都无视朕〕〔乡村小神龙〕〔一生一世笑皇图(〕〔下载新世界〕〔重生狂妻:靳爷,〕〔重生之逆天复仇〕〔天下豪商〕〔男神睡务局〕〔惹火狂妃:邪帝,〕〔凡人开挂〕〔名媛归来:越少的〕〔惹妻入局:狼性大〕〔神级渡鬼系统〕〔灵界女帝〕〔重置天下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凤倾天下 第四百零二章 灯会开始了
    ..重生之凤倾天下

    阮云霄暗暗的思索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股风绝对是很不寻常的,她甚至能感觉的出来,这里面夹杂着如何怪异的气息。

    但是,她又不猜不透接下来到底会发生什么。

    心头上总是隐隐的有些不安。

    果然,那刘心芙的眼睛已经全然变了颜色。双臂伸出,身体迅速的飞掠过去,然后直接就抓住了王*的脖子。

    看样子似乎就要将王*掐死了,王*只是抓着她的手,无法动弹。

    阮云霄有些犹豫到底要不要动手的时候,王*的神色也变了,眼中出现了淡绿色的光芒。缓缓伸出手来。

    只听砰的一声,刘心芙的身体就已经飘飞了出去,撞到了墙壁之上。摔落下来之后,刘心芙的口中吐出了一大口的鲜血。

    她双目似乎带着泪痕。此时风已经停了,王*缓缓的向她走进。说道:“你到底长得什么样子,我为什么不让我看到?”

    “不,我宁愿死,也不愿被你看到,我宁愿你带着这个疑问入土!”那女子的神情极其坚决。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竟然站了起来。

    跑进了屋里。她将门反锁之后,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

    看到桌子上燃着的红烛,刘心芙将红烛拿在手中,脚步踉跄着走到了床边,然后手一松,烛台立刻就掉落了下来。烧到了帷幔之上。火焰越来越猛。

    刘心芙却淡淡的笑了,她知道自己报不了仇了,反而将深思置之度外了。

    阮云霄再也忍不住了,飞身冲入了屋子里。手中出现了一大片淡蓝色的光芒,一个巨大的水球从中形成。

    然后往下坠落。那些火焰登时全部熄灭了。

    阮云霄的手拉住了刘心芙的腰,然后迅速的带着她从屋子中窜了出来。

    窜出来的时候两人都看到了王*。阮云霄毫不避讳的与他四目相对。王*的脸上出现了愕然之色。惊道:“是你。”

    阮云霄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带着刘心芙跃过了墙头。消失不见了。

    刘心芙身上已经受了极为严重的内伤,而且又一心求死,伤势更加的恶化。她抓住了阮云霄的衣襟,看清楚她的样貌之后,苦笑了一下,说道:“姑娘,我当真小看了你了。”

    “你跟他到底有什么恩怨,非要杀他不可?”阮云霄反问道。

    说话之间,阮云霄已经带着刘心芙穿过了好几条小巷,来到了一处极为隐蔽的地方。

    阮云霄将刘心芙放在地上,然后伸手点了她几处穴道,阻止她体内正在奔腾四散的内力。

    刘心芙眼中含着悲戚的神色,淡淡的说道:“其实你不如让我就在那时死掉的好,反正左右是死,我宁愿死在他的面前,叫他一辈子心中有愧。”

    “姑娘,你何苦寻死呢。”阮云霄说道。然后双手握住了她的手腕,体内的灵力在她的体内游走。

    她体内多处经脉都断裂了,确实是很难救治过来了。不过以阮云霄的医术,倒也不是不可能。

    阮云霄现在已经看过很多医术,虽然医术未必多高强,但是加上朵朵的炼药之法,再加上自己本身的强大灵力,想要医治好几个人也是不难的。

    虽然刘心芙的经脉几乎全都断了,不过凭借阮云霄的灵力,先保住她的性命,然后再慢慢的接上也不算太难。

    只是刘心芙一心求死,倒是让事情有些难办了。

    “你不会懂得,姑娘,我只求你赶紧将我杀了,死个痛快,让我将我的脸烧毁了,将我的尸体投放到他们家里去。”刘心芙轻声说道。

    她说这些的时候,表情一直都很平淡,可是说出来的内容却让人觉得有些毛骨悚然,当说道自己的尸体的时候也是面不改色的。

    当真是不讲自己的性命当做一回事了,只是,还要别人讲自己的脸烧毁了,这也太恨了吧。

    阮云霄不解的说道:“心芙姑娘,你能活着,为什么不好好的活着,你别以为你的伤势真的那么可怕,有我在,我可以保住你的性命。而且,你又何必将自己的脸……”

    刘心芙冷笑了一下,说道:“我说了你不会懂得,有些事情,我死都不愿说的,你照做就是了,我会感激你的。”

    阮云霄还是觉得有些难以置信,继续问道:“心芙姑娘,恕我无法相助,你……你难道除了报仇,就没有一点事情能让你有所牵挂了吗?”

    刘心芙想了想,说道“有啊,我唯一牵挂的就是王*还没有死,你要真是为了我好,你就替我杀了他,我九泉之下也会感激你的。”

    阮云霄一怔,这话说的,听得感觉好别扭。她摇头说道:“我不会杀你们的,我不觉得你们像是坏人啊,你何必杀他?”

    刘心芙低着头,喃喃的说道:“不是坏人,不是坏人……那就不该死么。”

    她的眼角瞥到了阮云霄的腰际,那里挂在一把剑,刘心芙伸手迅速的握住了那把剑的剑柄,想要抽出来的时候,却发现怎么都抽不出来。

    阮云霄淡笑着看着她,在她动手的时候,她就已经暗运灵力,让流云剑无法出鞘了。她有再大的力气也是无用的。

    “你……”刘心芙怒视着她,仍然使劲的握着那把剑柄,说道:“你让我死了的好。”

    阮云霄无奈的摇头,然后伸手在刘心芙的头顶轻轻的一扫。刘心芙立刻昏了过去,倒在了地上。

    阮云霄现在没有理会他们之间的事情,所以讲她放到了一个相对安全的草屋之中。然后

    这个时候,天色已经越来越晚了,灯会也已经开始了。

    阮云霄随意的漫步在路上,旁边有着一个湖泊,上面飘着很多的船。船上灯火通明。很是漂亮。

    阮云霄看着那边,眼神变得暗淡起来。不料这个时候居然下起了雨,一些雨点打落到了她的衣服上。

    雨丝清凉,阮云霄淡淡的微笑。准备往客栈走了。还没有转身的时候,一把雨伞就打到了她的头顶。

    阮云霄看了看头顶的雨伞,忽然背后有声音传来,说道:“水上又见心上人,独来独往独自己。为情雨下下雨天,为何相见无言语。相之见见还孤单。今生只爱你一人,单己单行单相思。”

    阮云霄身体微微一怔,回头疑惑的看着身后的人,她听到声音已经知道来人是谁了。心中涌起奇怪的感觉。同时也觉得很尴尬。

    这人正是王*,不知道他怎么会走到了这里,刚刚经历那一场打斗似乎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的心情。

    阮云霄用很冷的目光看着他,说道“公子这是何意?”

    “别误会,我只是刚刚看到的一个灯谜。随口就说出来了。”王*笑着说道。

    “原来是这样啊,这灯谜也挺有趣的,只是不知道谜底是什么呢?”阮云霄说道。

    “谜底……姑娘,你到底叫什么名字?为什么要骗我?”王*话锋一转,轻笑着说道。手中突然多出了一把扇子,抵到了阮云霄后心处。

    他冷冷的问道:“到底是谁让你这么做的。”

    阮云霄也冷笑了一下,然后一个转身,双手放到了王*的身上,手上灵力吞吐。王*顿时无法动弹了。

    “这些事情以后再与你说吧。”阮云霄对着他微微一笑,然后转身快速的走远了。

    阮云霄很快的来到了客栈里。依依此时已经醒了,正和不破坐在一起吃晚饭。

    晚饭很简单,以粥为主。还有几个馒头,几叠小菜。

    阮云霄也跟着他们一起吃了。看着依依问道:“你觉得怎么样了。”

    依依埋头吃着粥,有些心神不宁的样子,筷子在桌子上随意的戳了戳。摇头说道:“我没事。”

    “依依,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了?还是身体不舒服?”阮云霄疑惑的问道。

    赵依依沉默的低着头,突然抬头说道:“师父,不如你今晚就好好的教我法术,不要出去了好不好?”

    阮云霄冷静的看着赵依依,有些奇怪的问道:“依依,你知道什么最好告诉师父,这些都很重要。”

    “重要么。”赵依依低头说道。捂着自己的心口觉得心里乱乱的。

    阮云霄拍了拍她的背,说道:“一会儿咱们一起出去看看,你心情也许会好一点,你不是最喜欢热闹了吗?”

    赵依依点了点头,然后继续低下头吃饭。

    三人很快就吃完了,于是一起走到了街道上。街道上挂着很多各种各样珍奇漂亮的灯。灯上面有的画着画,有的挂着纸条写着字。

    赵依依看到这样的场景,脸上渐渐的出现了笑容。指着前面的一个灯笼,开心的对阮云霄说道:“你看,那上面写着解落三秋叶,能开二月花。过江千层浪,入竹万竿斜。这是指的什么啊。”

    “恩……是风,对不对?”阮云霄想了想说道。

    “啊,对了,是风。师父好厉害。”赵依依拍着手说道。然后对挂着那个灯笼的小贩说道:“我想要这个灯笼。”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王的霸气邪妃〕〔当年万里觅封侯〕〔[综]BE拯救世界〕〔九爷,宠妻请节制〕〔余生很长,不必慌〕〔无限求生〕〔童养婿〕〔炮灰为王[快穿]〕〔六十年代小军嫂〕〔先生,你领带松了〕〔穿越远古之红包系〕〔权贵之妻〕〔造反成功后〕〔与你寄余生[娱乐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