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古代养家日常〕〔二次元之漆夜繁星〕〔银雷孤影〕〔绝世不灭体〕〔北冥密卷〕〔平湖二流〕〔恶鲨〕〔游戏世界旅行者〕〔虫临暗黑〕〔等级宇宙〕〔航海与征服〕〔医圣都市纵横〕〔都市少年医生〕〔最强鬼医:暴君宠〕〔诱妻入怀:冷少,〕〔混天刀〕〔谋娶军妻〕〔我家有个仙侠世界〕〔灵婚簿〕〔宇宙执事团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毒行战天 第0299章十面埋伏
    一行人顺着清澈的河流一路直下,路上又陆续发现了不少尸体,这些尸体才是正儿八经的哨兵,鞋子基本都是干干净净的,但一群血滴子的神色却是越来越凝重,能悄无声息干掉这么多哨兵的人肯定是高手。/

    “不能再往前了,我们得从景区绕过去……”

    秦邀月停下脚步看向了夏不二,夏不二毫不犹豫的挥了挥手,一行人立即往侧面的山上走去,山上很快就出现了石阶以及凉亭等物,风景区的特征越来越明显,但就在众人走上山腰空地的时候,夏不二等人却突然出手了。

    “噗噗噗……”

    几名血滴子猛地被尸爪矛捅翻在地,不过秦邀月的反应却是极快,迅速朝前一滚回身就想开枪,但夏不二却忽然从侧面杀出,一脚踢飞了她手里的步.枪,直接一矛抡在了她的后脑勺上,把秦邀月给重重的砸翻在了地上。

    “夏不二!你干什么……”

    虎仔东赶紧带着他十几个手下散开,举起武器惊疑不定的对着夏不二等人,但夏不二却一把揪起了秦邀月的头发,口鼻流血的秦邀月立马怒声说道:“夏不二!你疯了吗,为什么要攻击我们?”

    “这里是去翠螺山的路吗,你在带着我们朝反方向走……”

    夏不二用力把她给拖到了空地中间,用手电照着凉一块路牌说道:“这上面的铁钉都还没有生锈,这块牌子竖在这里绝不超过一周,还有那些尸体,我们越往里走反而死的时间越长,刚刚碰上的那几具已经超过两小时了!”

    “什么意思?什么超过两小时了……”

    虎仔东满脸懵逼的看着夏不二,但冯莫莫却冷笑道:“如果我们跟着那些杀人者在走的话,尸体不应该都是刚死的吗,可尸体都已经出现尸僵了,说明咱们跟那些人在背道而驰,咱们看到的路牌也都是假的!”

    “秦邀月!你到底在搞什么鬼名堂……”

    虎仔东气急败坏的瞪着秦邀月,秦邀月立即从地上翻过身来,用力擦去嘴角的血迹后才冷声说道:“虎仔东!不关你的事,不想死就赶紧滚开,这是我们组织内部的事!”

    “他妈的!你们把我的镇子搞的一塌糊涂,居然敢说不关我的事……”

    虎仔东怒不可遏的走上前来,谁知秦邀月却拼命使着眼色让他走,但两道强烈的灯柱却突然从山下射了下来,把小空地给照的一片雪亮,跟着就听有人在山上冷笑道:“你个小瘪三,让你走还不走,现在你想走也走不掉了!”

    “哈哈~沙小姐!别来无恙啊……”

    夏不二猛地把秦邀月从地上揪起,迅速带人退到了一块巨石后,很快就看山上出现了大批人马,不单单沙妲己从黑暗处走了下来,居然还有身为三巨头的黄钟震以及金苍玉,就连他半个师父老沙都来了。

    沙妲己肆无忌惮的走到了空地中央,抱着双臂讥诮道:“夏二爷!想见你一面还真够困难的,花了咱们这么多心思才把你给请过来,真把自己当孙猴子想大闹天宫了是吧?”

    “哈哈~二嘎子!我就知道你小子有本事,干得太漂亮了……”

    黄钟震同样带着几个钢包头走了过来,而金苍玉也走到他身边无奈道:“小老弟啊!这次你真的不能怪姐姐无情无义,你把大老板派来的直升机都给打下来了,大老板相当的生气,你老大也很难做呀!”

    “少扯蛋!装什么装啊……”

    夏不二拎着秦邀月走石头后走了出来,不屑道:“飞机是老子今天早上才打下来的,但你们在这埋伏不是一两天了吧,还把血滴子都派进了柯山镇,你们是有未卜先知的能力,还是请了道士来算卦啊?”

    “哈~大家都听到了吧,他已经承认飞机是他打下来的了,我就说他是头养不熟的白眼狼吧……”

    沙妲己得意万状的敞开了双臂,老沙的脸色立马阴沉了几分,开口说道:“小二!孙爷身体有恙派我过来当代表,他让我告诉你适可而止就行了,只要你好好为大老板做事,他保你这次平安无事,以后还是会重用你的!”

    夏不二轻轻点了点头便说道:“沙叔!替我谢谢大佬,好意我心领了,但是现在的情况你已经看到了,十面埋伏、四面楚歌,我今天要是举手投降,沙妲己这个小贱人肯定会弄死我!”

    “你居然敢叫我沙妲己,谁跟你说的……”

    沙妲己突然惊怒万分的瞪圆了眼睛,似乎对这个称呼相当反感,但老沙又跟着说道:“小二!我在这担保你没事,你现在只要下个命令,让你的人对翠螺山大坝发动总攻,你照样还是我们的夏处长!”

    “你们为什么对翠螺山这么感兴趣,不仅仅只是为了洗牌者吧……”

    夏不二冷着脸面露狐疑之色,黄钟震则开口说道:“传说翠螺山大把有一只万尸之母,得到它可以号令全天下的活尸,末日前军方已经开挖到了一半,末日后洗牌者攻下了大坝继续开挖,我们怎么能坐视不管呢!”

    “原来这才是你们的真实目的啊……”

    夏不二满不在乎的讥讽道:“你们是自己兵力不够,就想让我给你们去冲锋陷阵,还非常无耻的设下了圈套,但今天早上的飞机我就算不打,你们照样不会对我客气,对吗?”

    “当然!这都是你咎由自取……”

    沙妲己盯着他冷笑道:“你拿下磨刀镇已经两个月了,研究资料和研究员全都在你手中,甚至还有几万根高级进化液,可你却连一个字都没有汇报,还让赵无艳那个贱人你隐瞒,要说你夏不二不想反叛,你自己相信吗?”

    “赵无艳!你给我滚过来……”

    金苍玉突然朝后面冷喝了一声,夏不二的脸色当即就是一变,只看赵无艳垂着脑袋满脸惨白的走了出来,金苍玉一把揪住她的头发就说道:“你翅膀还真是硬了啊,居然连我都敢骗,你是不是想尝尝血瘾发作的滋味了?”

    “啊……”

    赵无艳突然凄厉的惨叫了一声,猛地倒在地上抱着脑袋拼命打滚,可金苍玉似乎没有要停手的意思,双眼十分恶毒的瞪着她,赵无艳终于忍不住哀嚎道:“主人!饶了我,我知道错了,您饶了我吧!”

    “夏不二!发不发兵啊,再不发兵你的相好可就要被折磨死了哟……”

    沙妲己抱起双臂阴笑连连,夏不二立即把秦邀月推倒在地,从背包里掏出电台就说道:“我可以你们打下大坝,但是你们必须放赵无艳自由,否则老子今天就跟你们同归于尽,你们知道我的脾气!”

    “知道!你夏二爷发起疯来可是认真的……”

    沙妲己轻轻朝金苍玉打了个响指,赵无艳这才停止了哀嚎,像滩烂泥一样趴在地上痛哭流涕,而金苍玉又假惺惺的说道:“你早说嘛,你要是喜欢我这条狗送给你就是,咱俩谁跟谁呀,无艳!赶紧过去叩见你的新主人吧!”

    “主…主人……”

    赵无艳哆哆嗦嗦的爬到了夏不二面前,夏不二一把拉住她才没让她磕头,但瘫坐在地的秦邀月却哭了出来,那是一种唇亡齿寒般的悲哀,她也是血滴子的一份子,赵无艳的今天或许就是她的明天。

    “她们为什么会这样,她们到底怎么了……”

    虎仔东痛心疾首的看着秦邀月,但秦邀月却伤心欲绝的说道:“因为我们是狗,你知道我为什么不跟你在一起吗,因为我脏啊,我主人要我勾引谁我就得勾引谁,睡过我的男人我自己都数不清楚了,我们甚至连狗都不如!”

    “这就是我想造反的原因,一朝为奴一辈子没有尊严……”

    夏不二冷冷的看着沙妲己,但沙妲己却盛气凌人的看着他说道:“成王败寇!失败者只有当狗的份,别以为你叫的凶点我们就怕你了,乖乖的给我发兵,否则还有更厉害的手段让你尝尝!”

    “让赵无艳自由……”

    夏不二恶狠狠的瞪向了金苍玉,金苍玉倒是十分的爽快,亲自拿过注射枪给赵无艳注射,赵无艳很快便倒在了地上,但注射这种药剂必须得经过其主人的允许,否则注射者的主人立马就能察觉到,一个念头就能弄死她。

    “好了!这条狗自由了……”

    金苍玉轻轻拍了拍赵无艳的脸,没一会冯莫莫便点了点头,赵无艳身上的气味已经发生了改变,夏不二这才举起电台呼叫道:“大芋头!是我,立刻对翠螺山大坝发动总攻,干掉所有洗牌者!”

    “明白了!你等着听响吧……”

    大芋头答应的十分爽快,但突然就听“邦”的一声,一名血滴子竟然打爆了夏不二的电台,夏不二立马怒声说道:“沙妲己!你还想耍什么花招,我已经按照你们的话照做了!”

    “沙小姐!你不是想出尔反尔吧……”

    老沙也侧过身来冷冷的盯着她,谁知道沙妲己却讥讽道:“老沙!看在你是我本家的份上我劝你一句,赶紧跟这小子划清界限,你知道他为什么造反吗,因为他是个该死的卧底,他是军方派来的间谍!”

    “你说这话可得有证据……”

    老沙的脸色瞬间变得一片铁青,但他的话还没有落音,一个身穿军装的男人却突然被押了上来,此人一出现夏不二立马瞪圆了眼睛,而沙妲己也揪住他的头发蔑笑道:“夏不二!白团长你应该很熟悉吧,他可是你的顶头上司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无限求生〕〔当年万里觅封侯〕〔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琴棋书画大才子〕〔守望先锋降临漫威〕〔穿成重生文男主后〕〔西游之只手遮天〕〔穿越远古之红包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