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隋乱〕〔美漫之道门修士〕〔玉咒〕〔朕凶狠〕〔变身之女侠时代〕〔木叶之争权夺丽〕〔亡者之厅〕〔嫡女冥妃:魔尊,〕〔甜吻娇妻99次〕〔魔神狂后〕〔美国牧场的小生活〕〔民国之谜图武探〕〔武戏江湖〕〔草根天路〕〔全民武道〕〔总裁,请入局〕〔一抹柔情倾江南程〕〔舌尖上的炊事兵〕〔都市无上仙尊〕〔神级师傅系统之我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从斗破苍穹开始秀 第3章她还只是个孩子
    乌坦城,萧家演武场

    “斗之力,三段”

    看着测验魔石碑上面闪亮得甚至有些刺眼的五个大字,少年面无表(情qing),唇角有着一抹自嘲“为什么会这样,整整七年的拼命修炼,却依旧如此。斗气不进反退从斗之气九段掉至如今的地步,我到底是怎么了”

    (身shen)旁传来无数漫天私语,这些家族弟子根本没有丝毫掩藏的意思,就那么站在那指着他笑个不停,满是讥讽。

    萧炎失落走下台阶,面对他们的羞辱,也只能咬紧牙门默默忍受着一切

    “三少爷在吗,族长请你去大厅”一个中年男子走入演武场,连声呼喊。

    “墨管家,爹爹找我什么事”

    “不曾知道”

    萧炎点点头“走吧。”

    “什么,嫣然要来,还有她师傅云岚宗宗主”

    “是啊炎儿,等会儿你可不能失礼,别落了咱们萧家的脸面”

    “知道了父亲。”

    萧炎点点头,就在刚才,他从父亲那得到消息,自己的那个未婚妻和其师傅会来萧家。

    按照爹爹的说法,她们应该是来商量婚事的,不然也不会这么劳师动众。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屋外依旧没有任何人影踪迹

    萧炎眉头紧皱,疑惑道“父亲,这都过去三个小时了,她们人呢,不是说很快就到的吗”

    “这个”萧战也是一脸茫然,不久前他确确实实得到了传音,说纳兰嫣然师徒即将来访,没理由会错啊。

    对方传音毫无踪迹可寻,定在极远之处,按此推论对方修为定强过与他,要不是云岚宗的高手,又会有哪个闲得蛋疼的强者跟他开这种玩笑。

    “再等等吧,应该不会有错。”

    萧炎无奈点头“也只能如此了。”

    辗转反侧间,时间悄然流逝,天都暗了下来,可屋外依旧没有传来任何响动。

    萧战和萧炎的脸也随着天空越来越黑,他们整装戴袍准备得妥妥帖帖,可愣是没人前来。至此,父子二人也算猜到了自己被人耍了的事实。

    “哼,咱们回去吧。若是被我找到那戏弄之人,定要让其加倍奉还”萧战猛的挥手,其座下的木椅瞬间碎成木屑,散落满地。

    萧炎也是无奈摇头,转(身shen)准备离去。

    突然,高空传来阵阵笑声“萧族长这是要怎么对付我,何不说来听听,老夫颇感好奇呀。”

    言语刚落,一男二女出现在萧家大厅之内,女的风姿卓越美貌无双,男的白净纯粹邻家小哥,一头齐耳短发与众不同。

    “嫣然侄女”见到来人,萧战顿时面露喜色,但很快又消失无踪。只见其用力甩甩手“你们走吧,天色已晚我萧家待客时间已过,还请改(日ri)再访。”

    “不急、不急,我们来此目的简单,说句话就走,不会耽搁很多时间的。”洛尘毫无在意的说道“嫣然与萧炎的婚事就此作罢,老夫也不亏待你们,就帮你家小儿恢复天资吧,这七年他应该过得很辛苦。”

    “你什么意思上辈定下的婚约岂能说废就废。再则,你又是何人,怎么可以代表纳兰家。”

    萧战虎目一蹬,他还没计较让他父子二人等这么久的账,现在一句话就要解除婚约,真当他们萧家好欺负的么。

    “嗯我有在跟你商量吗”洛尘耸耸肩,百无聊奈的说着“老夫只是来通知你们的,别太看得起自己啊。”

    言罢,饶有兴致的看向萧炎,微微咧嘴笑道“小子,你说呢。是想恢复修炼天资重新变成天才,还是要盯着这门毫无意义的亲事不放”

    “我”萧炎顿时哑口无言,嘴角微张不定。

    看见儿子犹豫不定,萧战顿时暴喝出声“还想什么,你是我萧家子孙,怎可为了这种事堕了志气”

    萧炎被说的脑袋低垂,眼神飘忽不定,但很快,一股坚定便从其眸中喷涌而出“不父亲,你不懂,这些年我早就受够了。七年,整整七年,你儿子当了七年的废物,难道您就忍心看着我一辈子这么下去吗不,我不想这样,我本来就是天才啊父亲”七年,人生有几个七年,若他修为一直这样,难带要在斗之气三段待一辈子

    想到这些,萧炎抬起了头,紧紧盯着洛尘“只要你能让我恢复天资,这婚约,作废也罢”

    “炎儿,你”萧战怒目而赤,满腔的豪言壮语在萧炎坚定地目光下逐渐消散,旋即,佝偻着背影走向内堂,不再回头。

    然而,萧炎却管不了这么多,此刻,他正望着洛尘焦急催促“快、快帮我恢复天资,只要能够修炼,一门亲事又算得了什么。”

    “萧炎哥哥,原来你在这里。”

    不待洛尘回应,一道清脆悦耳的声音便从不远处传来。

    在视线汇聚之处,一位(身shen)着紫色衣裙的少女,正淡雅的走来,平静的稚嫩俏脸,并未因为众人的注目而改变分毫。少女清冷淡然的气质,犹如清莲初绽,小小年纪,却已初具拖俗气质,难以想象,(日ri)后若是长大,少女将会如何的倾国倾城

    “薰儿,你来了。”萧炎看见少女不由兴奋跑了过去,一把抓住了她的小手,想将喜讯与其分享。

    可还未说出一句话,他整个人便以更快的速度朝后倒飞而出,狠狠摔倒在地,四脚朝天的模样甚像海龟,笨拙难看。

    萧炎从地上爬起,愤怒的看向洛尘“你干什么,为何对我动手”

    “no、no、no”洛尘摆动手指,鄙视而言“不是我对你动手,而是你这家伙对人姑娘动手动脚,成何体统”

    此言一出,不仅萧炎懵((逼))了,就连萧薰儿也是满脸问号“这位前辈你误会了,萧炎哥哥是亲人,我不介意的。”

    “听到没,薰儿妹妹都不介意,你”萧炎看了看洛尘,刚要说出口的话又停了下来,他还得靠对方恢复天资,不敢多言得罪。

    “唉”

    一声轻叹,不知道出了多少忧伤,洛尘飞至萧薰儿(身shen)旁,温柔的拍着她的肩头“小姑娘,你就是太单纯,但知人知面不知心的道理还是要懂呀。想想自己小时候,那牲口是不是毫不顾忌的对你上下其手了你以为他只是在帮你疏通经脉吗难道疏通经脉需要所有部位都照顾到好好想想吧小娃娃,你也老大不小了,应该能懂老夫话中所指”

    又叹了口气,洛尘怜惜的看着萧薰儿,暗道这么漂亮的妹子就那样被人糟蹋了。

    萧炎那货可不是表面上的年龄啊,与自己一样,那家伙也是穿越而来,实际心理年龄得有好几十岁了吧。

    可那牲口居然在小时候借着为萧薰儿疏通经脉的借口,毫无顾忌的摸遍薰儿全(身shen),连那些地方都没放过,无论何处都被其占去便宜,而且那禽兽专挑深夜,难道不是怕被人发现吗

    萧薰儿那会儿才多大她还只是个孩子呀

    这萧炎居然也下得去手,连续几个月不间断的“疏通经脉”何其荒唐,简直是个禽兽不如的混蛋

    晚到了e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娱乐之皮神饶命〕〔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继承人的小甜妻〕〔余生很长,不必慌〕〔师士传说〕〔透视医仙〕〔雷霆〕〔惜你如命〕〔万理之理〕〔地府神职〕〔萌宝来袭:爸比九〕〔豪门第一隐婚:盛〕〔前妻,离婚无效〕〔我太苏了,对不起〕〔女校超级教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