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鲜妻有点甜:寒少〕〔校草王爷强宠妻〕〔系统在末世〕〔魂荒戮道〕〔嘘,今夜有鬼来袭〕〔美漫之王者荣耀〕〔重生八零狼夫勾勾〕〔荣誉之路〕〔恶魔贤者〕〔文娱大戏精〕〔血映苍穹〕〔修二代的日常随笔〕〔罗刹王妃:冰山王〕〔撩一送二:总裁大〕〔替嫁小妻有点甜〕〔太皇〕〔宿主脑阔疼〕〔武侠世界的小配角〕〔轮回从僵尸先生开〕〔娇妻太撩人:霍爷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狐妃难逃:腹黑太子套路深 第25章 满身伤痕
    他将景姒瑶抱起,景姒瑶还没有反应过来,等等,这个人想干什么?

    不会是?

    他将她放在了浴盆边上。

    “你们且先出去吧,这里有小狐狸在便够了。”

    “是。”

    云今涟将仆人一一遣走,唯独留下景姒瑶在这。

    他柔声说道:“小白,你乖乖的待在这,莫要乱跑。”

    他已经一件一件的脱着衣服,她就在旁边,一切她尽看在眼底。

    他此刻,好像在引诱她犯罪一般。

    啊啊啊,流氓!

    景姒瑶心里疯狂的叫喊着,别脱啊,她是女人,不是动物啊,已经剩下最后一件了,不要再脱了!她咽了咽口水。

    她真的怕此刻压抑不住自己的冲动会忍不住扑上去。

    可惜云今涟听不到她的呼喊,已然脱完了最后一件,进入了澡盆。

    他的身体,有八块腹肌,这身材,啧啧,好有料……

    景姒瑶害羞不已,此刻,她恨不得找一个地洞钻下去。

    刚想别过脸去,却猛的注意到他身上的伤痕。

    他的身上,满身是伤痕,几乎已经漫延全身,有鞭子大的,被撕咬的伤害。

    这些伤痕多的数不清,各式各样的形状,每一道伤疤,颜色深浅不同,那些伤疤纵痕交错,甚至还有些伤痕,还在流血,渗透到了肉里。

    每一道伤害皆是触目惊心,好像**要被伤痕所腐烂。

    她的眼睛突然挪不开了,平静的心突然掀起了波澜,怎么会这么多伤害,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她此刻,不知道为什么,心好痛,就好像,疼在他身,痛在她心那般疼痛。

    她的泪,滚滚的落下,一滴两滴。

    “小白,好端端的,你怎的哭了?”云今涟注意到她的情绪不太对,见到她落眼泪,心情一下子紧张。

    她依旧哭着,眼泪就是止不住。

    她是第一次哭的那么狠。

    她一直以为她很坚强,在二十一世纪的时候,连在现代最绝望之时,都不曾哭那的难过过。

    为什么,她会为一个萍水相逢的男人哭的那么伤心,她的心,好痛,如同烈火焚烧……

    那水滴落到他身上的伤痕之时,他的脸色露出了隐忍之色。

    她知道他很疼,却没有喊过一声,更甚至,自始至终面色不改。

    眼前的那个男人,一直不曾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待过啊。

    这个男人,一直对她很好,他却不曾被世界善待,那她定要对他好,她不能再像从前那般任性了。

    云今涟出来后,她主动跳进他的怀里,便依偎在他的怀中。

    云今涟轻笑,揉揉她的皮毛,“小家伙,什么时候变得那么粘人了?竟主动扑上来?很是少见呢。”

    她突然想起,上次他带她去看了药房。

    她什么也没有说,突然冲出去。

    “小白。”

    她不顾云今涟的呼喊,冲进去药房,她看了这些药,却不知道要拿哪一个。

    她猛的注意到那些药都有药的名字 ,她看到了 治疗创伤的。

    她找到了药将药瓶拿起,将药放到他发手中,目光迫切的着急着。

    云今涟诧异的看了她一眼:“笨小白,你刚才突然跑去药房,就是为了拿药?”

    他的目光忍不住震惊,不可置信,对于她能拿到药,不敢相信。

    她使劲的点了点头。

    他突然想起,他背上的伤痕,他的心里突然不是滋味。 <span style=display:none>4w34yuoxx92ppda34ypghdkfxliqlmhgnh1qx5r4tb8p/2dfakzytsvhtooukxbv

    云今涟的目光里带着笑意,变成了宠溺的笑容,“算我平日里没有白疼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无限求生〕〔当年万里觅封侯〕〔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琴棋书画大才子〕〔守望先锋降临漫威〕〔穿成重生文男主后〕〔西游之只手遮天〕〔穿越远古之红包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