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门有喜:带上傻〕〔我在墓里安生〕〔云泽寄雪不了情〕〔婚姻的荆棘〕〔捡到一个异界〕〔极品妖孽强兵〕〔郡主养成记〕〔傅先生,偏偏喜欢〕〔斗武乾坤〕〔异度冲击〕〔国民校草心尖宠:〕〔女帝家的小白脸〕〔民国大特工〕〔都市之绝世仙帝〕〔炮灰女修仙记〕〔全能庄园〕〔快穿系统:国民男〕〔凤门嫡女〕〔崩坏世界的执笔人〕〔大道谁属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狐妃难逃:腹黑太子套路深 第26章 特别的狐狸
    云今涟的眼眸微微眯起,这只狐狸,不是普通的狐狸。

    她既能找到药所在的地方,又能知晓一切的人情能暖。

    如果不是身体是一只狐狸,他绝对不会想到,不过就是一只狐狸能够如此的知晓人性。

    他差点就误以为笨小白是人。

    他错楞过一阵,回过神来,他的宠物,就应该如此的特别。

    “想不到,那所谓的父皇都没有在意过我身体上的伤害,你这小小的狐狸,竟如此的懂得人情事故。”

    他的心情,浮起一阵异样的情感,说不清楚是什么感情。

    他只是觉得,眼前的这只小狐狸,已经不仅仅是他的宠物那么简单。

    “你的心意,我已知晓,我身上的伤痕,这些药是治不好的。”云今涟轻声的笑,笑容里却带着苦涩。

    她猛的注意到了,她认识这个男人已经五日了,眼前的这个男人却不曾真正开心的笑过。

    如若不是云今涟,她来到这古代连一个栖身之所都没有,或许此刻她在流浪街头,或许此刻她早已经被人吃掉。

    云今涟一直对她很好,一直很温柔的对她,他对她有恩,她并不是不知道知恩图报的人。

    若是他日恢复人身之时,她必定会好好报答他,想办法为他治好身上的伤。

    她定要报答云今涟对她的恩情。

    想此,景姒瑶轻轻的跳起,跳到他的怀抱之中,她轻轻舔了舔她的脸颊。

    他丝毫没有嫌弃之感。他已经见怪不怪。

    他捏了捏她的鼻子,宠溺的笑道:“小狐狸,果然没有白养你,日后,你便时常跟在我的身边,我在哪,你便在哪,不许离开我。”

    这些日子以来,或许是因为曾经太过于孤独,突然之间多了什么东西陪伴,他已经习惯了有这只小狐狸的日子。

    景姒瑶点点头,没有拒绝,至少,在这云安国的这些日子里,她定然不会离开他。

    “主子,该办正事了,天色已经快要入夜,不能够再耽了。”于骁突然一脸严肃的出现。

    云今涟的脸色突然变得沉默了:“你且先去办正事,我一会就来,无须顾虑我,我们在太子府回合。”

    他会意,而后便消失不见。

    他要去哪里?景姒瑶忍不住疑问。

    “小白你乖乖的待在府中,不要再乱跑了知道吗。”云今涟的脸色很是温柔。

    他不想囚禁小白 。

    说出来也很可笑,他对这只小狐狸,已经产生了感情,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

    他起身,冷眼的呵斥一声:“你们要是再敢让它跑掉,唯你们是问。”

    “是,遵命,我们定当好好看着小狐狸。”仆人慌张,集体跪下,连声应是。

    她的眼神之中带着错楞,他这是不打算带自己出去吗?

    若是以前,不管什么事情,他都会带上自己,为何这一次却不带上她?

    景姒瑶刚想跟去,被云今涟看穿了她的意图。

    这件事情太过于危险,很可能会伤及小白的性命,他不能带着小白去冒险。

    “乖乖的待在这里,很快便回来。”

    云今涟轻轻的抚摸她的头,挥挥长袍,便先行离开。<span style=display:none>4w34yuoxx91ojzd91tarpsg0cj9jxrfa76ne/ymn5pwtxn8b3jvo9czr

    他就这么离开了,丢下她一个人在这?景姒瑶还是有一些不敢置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当年万里觅封侯〕〔怀上反派他爹的孩〕〔余生很长,不必慌〕〔一夜危情:豪门天〕〔斩龙〕〔独宠小萌妻〕〔千金索吻:卖身总〕〔九爷,宠妻请节制〕〔穿进红楼:晴雯,〕〔步步逼婚:总裁,〕〔农家子的发家致富〕〔闪婚蜜爱:墨少的〕〔恶魔校草,太过分〕〔农女太彪悍:夫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