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变成了神级修补〕〔飞剑问道〕〔99亿闪婚:豪门总〕〔超凡透视〕〔重生影后:帝少,〕〔暴君的专宠〕〔魔天〕〔重回八一:长嫂的〕〔我开棺材铺的日子〕〔绝美女神的贴身小〕〔重生之狂暴火法〕〔快穿之戏精的自我〕〔一世专宠:冻龄男〕〔玄医归来〕〔都市狼行〕〔禅师的文娱〕〔古代的温馨小日子〕〔首席心尖宠:甜心〕〔战神狂妃:邪帝,〕〔飞剑问道(飞剑问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狐妃难逃:腹黑太子套路深 第47章 再次相遇
    还没有容她多想,云今涟拿突然变出一道光,这是师父传授给他的催命符。

    他的手突然伸长,分别贴在了每一个黑衣人的身上,黑衣人正在迅速变小。

    人数太多,足足五十余人,云今涟无法皆数顾上,还有一个漏网之鱼,用处狠力,将云今涟推到悬崖上。

    云今涟无事,景姒瑶没有任何的抵抗力,黑衣人用力气震到了悬崖边上。

    “笨小白!”云今涟拼命的呼喊着。

    他伸出手想要抓住,景姒瑶却已经掉下去了,他一瞬间心慌意乱,突然控制不住自己,什么也不管不顾,跳了下去。

    他本来可以无事,为了救这只小狐狸,掉落到悬崖。

    悬崖有万丈,她清楚的看到,云今涟从上面跳下来想要久她。

    她不断的在往下掉落,时间好像一下子制止一样,不过是短短的一瞬间,面临死亡的那一刻,她想了很多。

    她难道今日就要命丧黄泉?

    眼睁睁的看着他从高空之中跟着她一起掉落下来,这一刻,她不想他死,她只想他好好的活着!

    跳落在死亡的边缘,她突然清楚的意识到,这些日子跟云今涟朝夕相处的相伴,自己已经控制不已喜欢上云今涟了!

    来不及多想,一道强有力的力气,抱住了她。

    他将她紧紧的抱住,似乎是在抓紧什么贵重的东西一般,用自己的身体拼命护住了她。

    那个怀抱,如此的安心,临死之前,她能够再一次感受到这个熟悉的怀抱,她已经无憾。

    她虚弱无力的笑了笑,这种被视如珍宝的感觉,真好。 她闭上了眼睛,慢慢的降落,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与此同时,黑衣人迅速倒下,全身发生腐烂的异臭,腐烂而死。

    一瞬间,五十名黑衣人,所有的尸体尽数消失,不剩下一点关于打斗的痕迹,好像又恢复了平静。

    云亦凛突然出现在这里,他往下方看了一眼,这是万丈悬崖!是云安国最高的悬崖。

    纵使他有什么见鬼的帝王命格,跳下去也定会摔落的粉身碎骨。

    “哈哈哈哈,云今涟,想不到吧,今日你也会栽在本皇子的手里,你不是本皇子的对手!”

    云亦凛满意的离开,一点也不为自己死去的属下难过,冷酷无情。

    悬崖下,云今涟自始至终抱着景姒瑶,直至掉落地面,都没有松开手,紧紧的护着她。

    那一刻,温暖的心弦慢慢的触动了她。

    因为有云今涟护着,从万丈的悬崖掉落,景姒瑶受的伤没有那么疼痛。

    一阵麻木的疼痛感,景姒瑶睁开眼睛,她意识到自己已经掉落到了悬崖下面,云今涟直今为止还在昏迷着。

    “有没有人啊!”景姒瑶拼命的呼喊着,可是此处是万丈悬崖,无一人的回音。

    “云今涟!”她撕心裂肺的叫喊着,拼命的摇晃着他大婶身子,可是他就是无一点动静。

    平静的没有任何的波澜。

    这下可急坏了景姒瑶,不过是数月时间,云今涟已经深深的印落到了她的身上,她无法容忍云今涟受到伤害!

    其实,她心急如焚,一道悠闲的声音回荡这半空之中,“一别数日,好久不见。”

    “谁?”景姒瑶警惕起来,不由得后退两步,这个时候周围空无一人,究竟是谁在说话?

    “我的声音你这么快就忍不住来了,没有良心的小东西。”熟悉的声音响这她的耳边。

    是墨流书!

    一看到墨流书 ,景姒瑶便想起他落荒跑掉的事情。

    “墨流书,你个没义气的家伙,丢掉我自己跑了,别跟我说话。”

    景姒瑶赌气的别过脸去,她如此信任他,他不帮她就算了,还跑了,算她信错人了!

    看他的样子,他就知道她是真的生气了。

    “好啦,我跟你道歉还不行吗?那日,我是真的有急事才会先行离开。”墨流书跟她道歉。

    这一点,的确是自己对不起她。他露出了歉疚的目光。

    景姒瑶看着他歉疚的样子,也就生不起气来了,原谅了他。

    她叹息一口气,诧异的看了一眼,“罢了,本姑娘大人有大量,原谅你了,只是,你怎会恰巧出现在这?”

    这里荒郊野岭的,又是万丈悬崖,他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是不是太过于巧合了一点?这让景姒瑶无法不起疑心。

    那日,师父传讯给他,魔君蠢蠢欲动,他不得已才离去查询魔君动向。

    他在这里,察觉到了魔君的魔气所以才一路追踪而来,发现有打斗的迹象,才跟过来看看,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景姒瑶!

    她一界凡人,解释起来着实的麻烦,想此,墨流书解释道:“我无意间路过这里,看到有人坠崖,我便来看看,没想到那人是你。”

    他没有说谎,却隐瞒了魔君的事情,一半真,一半假。魔君的事情,她不过是凡人,她还是不知道为好。

    景姒瑶也没有起疑心,此刻,她只顾着云今涟。

    “求求你,救救他,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只要能够救他,我可以什么都不顾。”她的眼神迫切的祈求,她可以不顾自己,却不可以不顾他。

    她宁愿自己一辈子是狐狸身,也要救他,直至今天,她才明白他对自己而言是多么的重要,她无法分清自己什么时候喜欢上他。

    或许是第一次跟他同床共枕之时,或许是第一眼看到他那触目惊心的伤痕之时。

    他与她而言,已经胜过了自己,不知不觉,云今涟,这个名字,这个人,已经深深的烙印在了她的心上。

    墨流书解释道:“你放心吧,他没事,他没有受到一点伤,他好的很呢。”

    他看了一眼云今涟的伤势,除了以前受的旧伤之外,云今涟无一处新的伤痕。

    他的目光细细的打量了云今涟,这个男人到底是何许人也?此处万丈悬崖,没有摔落粉身碎骨已是万幸,非但如此,竟然能不受半点伤?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 <span style=display:none>4w34yuoxx92ylynjsixarjxk22qbm3xweo2jq8dawepwsahsubnrvy2tmduh3u0b

    墨流书实在无法解释此等诡异的现象,看来,只有师父才能够解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时少放肆宠:鲜妻〕〔惜你如命〕〔娱乐之皮神饶命〕〔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继承人的小甜妻〕〔余生很长,不必慌〕〔师士传说〕〔透视医仙〕〔雷霆〕〔万理之理〕〔地府神职〕〔萌宝来袭:爸比九〕〔豪门第一隐婚:盛〕〔前妻,离婚无效〕〔我太苏了,对不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