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暖妻在上〕〔影视无限冒险之旅〕〔一心向你,一往而〕〔我的英雄学院之活〕〔快穿之我是**oss〕〔爱的补偿:哥哥不〕〔白狼公孙〕〔圣域武帝〕〔六零小仙女〕〔官程〕〔圣手仙瞳〕〔头号强婚:军少,〕〔帝少爆宠:娇妻霸〕〔风流仕途:办事员〕〔至尊鸿图〕〔宦海沉浮:我的绝〕〔乡村小邪医〕〔山山传奇:坎坷认〕〔绝世符神〕〔九阳神王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狐妃难逃:腹黑太子套路深 第55章 不会伤害她
    她烦闷至极,正无所事事,突然,一男人从她眼前晃悠。

    这男人的身影莫名其妙的熟悉,她抬眸看了一眼,是那天在悬崖遇到的那个男人!她突然想起,太子府里守卫严谨,而且个个都是精英。

    她再看看那些守卫,那些守卫已然昏迷,没有一点察觉。

    就算这男人武功了得,是怎么做到不沾一点血轻而易举的进来的?

    这未免太诡异了点吧?

    她诧异的看了一眼,“喂,你怎的如此诡异,你是怎么进来的?”

    “我自由我的办法,如此愚昧的人类,还奈何不了我,哪怕是现在的云今涟,也不是我的对手。”

    男子一点也不将他们放在眼里,眼中皆是不屑。

    愚昧的凡人,景姒瑶一听就不乐意了。

    好狂妄的口气!说的好像他自己不是人类一样,过分!

    “坏蛋,恶魔,真是莫名其妙。”景姒瑶咒骂一声,反正他也听不见自己说话,不停的在骂她。

    她别过脸去,不理会他,哼,以为长得帅就了不起啊?

    她现在就算是狐狸,也是有脾气的!

    她傲娇的样子,男子不由得好笑起来,他无意中轻笑出声。

    他意识到自己笑了,连他自己也不敢置信,他楞了楞,他突然意识到,他已有一千年没有笑过了吧?

    没有她的日子,又如何能够笑得出来?他已经饱受了千年的相思之苦,也就只有她,能够让自己笑出来了。

    他勾起邪魅的声音“你如此光明正大的骂我,是以为我听不见吗?这样做好玩吗?”

    他怎么知道自己在骂她?难道她听得懂自己说话?

    看着他见怪不怪的样子,景姒瑶便已经知晓,他是真的能够听的懂狐狸语言,或者说,他能听得懂所有动物的言语。

    她诧异的看了一眼,风玉尘能够跟自己交流,是因为他是修仙者,那么眼前的男人呢?她到底是什么身份?

    这男人难道真的不是人类?

    从男人淡定如斯的神情来看,可以断定 ,这男子绝对不会是人类。

    来之不善,他的到来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她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带着警惕性的问着他:“你绝非一般人,说,你想做什么?”

    她的举动,男子不予理会。

    他一点一点的靠近她,与她极近,不到一米的距离。

    “你如此问我,你当真一点都不记得我了?”

    这一次,景姒瑶清楚的看见他的眼眸,是血红色的。

    这样的双眼,为什么有种莫名的熟悉之感?诡异。

    血红色的眼瞳,伴随着血腥的味道,他的周围时刻被黑色的烟雾所笼罩着。

    她能够清楚的看见,他那眼眸眼中只有她,另外,她从他的眼睛,好像看到了地狱的深渊。

    她的眼睛跟他对视,他就好像是地狱的勾魂者,稍有不慎,自己的魂魄就会被勾住。

    她下意识的收回自己的眼神,楞是不敢跟他对视了。

    她的语气有一些不耐烦:“你这人是谁啊,怎么那么莫名其妙,本姑娘第一次见你好不好。”

    她对这男人十分的无语。

    要是在现代,景姒瑶早就拨打电话让医院的人送他去精神病院了。

    一看就是有病,而且还病的不轻,患有严重的精神分裂。

    她看了一眼,他长相如此的迷人,却有精神病史,实在是可惜的很。

    她有一些惋惜的说道:“小伙子,你长得也挺帅的,定有不少女人为你所迷,怎么就得了精神病呢,唉。”

    她惋惜的掉落一两滴眼泪,叹息了一声,故意的在激怒他。

    男子心里不由得触动,是啊,全天下的女人都会被她所迷。

    可是为何,唯独她,不管自己如何做,她都不会正眼看他一眼?

    他的心猛然感觉到一阵痛楚。

    “别的女人,我都可以不在乎,我只在乎你。”

    他深情款款的表白着,目不转睛的盯着她,不愿意放过她脸上一丁半点的神情。

    他仿佛看到了一千年前,他与她初识之时。

    她抬眸对上他的眼神,那样的眼神万分熟悉。

    她就纳了闷了,为什么每一次跟这男人对视总会有莫名其妙的熟悉感,好像他们是认识了许久的老朋友?

    她影响之中 ,他们是第一次见面,却有这种感觉,定是这男人使了什么妖法!

    她突然意识到,他们之间的距离,也未免太近了一点吧?

    她猛然一惊,下意识的后退几步,将自己的全身裹住,破口大骂道:“呵,骗子!乌龟王八蛋,别靠近本姑娘。”

    她的神情,像是防狼一样的看着他。

    他不禁觉得好笑起来,这女人,是把自己想成什么人了?防他防的这么紧?

    乌龟王八蛋?

    他的眉头不禁一皱,声音些许的冷淡,他再一次一点一点的逼近他:“瑶瑶,哪怕轮回一世,在你心里,我依旧是如此的不堪?”

    他的眼神之中,带着淡淡的忧郁之感,就好像忧郁的王子。

    等等,这些都不重要,为何男人刚才叫她瑶瑶?这男人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

    该不会是跟踪狂魔吧?景姒瑶想想都后怕。

    喂喂,摆出一副臭脸,好像她景姒瑶辜负了他一样,她突然心里勇气罪恶感,好像自己十恶不赦。

    她转念一想,不对呀,明明他们是第一天认识好不好,她心里实在是不平衡!

    “呵,男人,你以为你这样就可以骗本姑娘了吗?本姑娘告诉你,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随你怎么着吧!”

    她理直气壮起来,反正男人如此强大,连众多侍卫都奈何不了她。

    如果男人真的有心伤她的话,她一个小小不会武功的女子又有呵胜算?

    想此,景姒瑶果断放弃反抗了。

    “瑶瑶,你要记住,这世间谁都可能伤害你,我不会伤害你,绝对不会。”

    男人的话语皆是深情。

    他或许是随口说出的一句话,却让景姒瑶莫名其妙的相信,她心底好像有种强烈的意识,男人承诺了,就不会伤害自己。<span style=display:none>4w34yuoxx90dpksu4gv1abohnuxzd2azolj1tmedxa7cbp3wxyk5nwpys

    不过是初识,自己为何就断定这男人不会反悔伤害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时少放肆宠:鲜妻〕〔惜你如命〕〔萌宝来袭:爸比九〕〔娱乐之皮神饶命〕〔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继承人的小甜妻〕〔余生很长,不必慌〕〔我是诸天系统〕〔逃离恐怖游戏[快穿〕〔师士传说〕〔透视医仙〕〔雷霆〕〔万理之理〕〔地府神职〕〔豪门第一隐婚: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