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暖妻在上〕〔影视无限冒险之旅〕〔一心向你,一往而〕〔我的英雄学院之活〕〔快穿之我是**oss〕〔爱的补偿:哥哥不〕〔白狼公孙〕〔圣域武帝〕〔六零小仙女〕〔官程〕〔圣手仙瞳〕〔头号强婚:军少,〕〔帝少爆宠:娇妻霸〕〔风流仕途:办事员〕〔至尊鸿图〕〔宦海沉浮:我的绝〕〔乡村小邪医〕〔山山传奇:坎坷认〕〔绝世符神〕〔九阳神王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狐妃难逃:腹黑太子套路深 第60章 密会钟离魅
    “你可以幸免于难,但是你的侍女,必须为此事付出代价!”

    他可以看在昔日的情面上放了云忆惜,但是她的丫鬟,不能幸免!

    他就是要警戒他们,他的爱宠,谁也不能打主意!

    青儿一听,立刻惊慌了,目光转头看向云忆惜。

    她露出了惊恐状,神情害怕不已,连连的磕头:“小姐,求你救救奴婢。”

    云忆惜知晓若是青儿落入云今涟的手里,定然是死罪难逃了。

    她看了青儿一眼,青儿已经跟随自己多年,是她最欢喜的丫鬟,她也舍不得。

    只可惜,如果不把青儿推出去的话,太子哥哥怕是会迁怒道她的头上。

    既如此,那只能把青儿推出去了。想到这里,云忆惜逼迫自己心狠。

    她不顾青儿的求饶,变了变脸色,理直气壮的作出无辜的神情:“此奴竟然敢下毒,罪该万死,一点也不值得同情!”

    “拖出去,杖毙!”云今涟一声令下,不带半点人情,冰冷的令人发指。

    “是。”

    侍卫们将青儿拖走,不断传来她的喊叫声,随着青儿的惨叫声消失,又恢复了平静。

    景姒瑶看了一眼 ,青儿死了,死状惨烈,死不瞑目,连眼睛都没有合上。

    她不明白,为什么云忆惜所犯下的罪行,要青儿来承担?

    而再看看云今涟,就好像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一般冷酷无情。

    眼前的这个男人,即让她喜欢,却又让她敬畏。

    “滚,不要出现在我的眼前!”云今涟已然不顾及云忆惜是自己的妹妹。

    于他而言,他没有一个亲人,除了师父,谁都不是他的亲人。

    这个太子的身份,更是耻辱。

    他怒声令下,云忆惜着实被吓了一跳,眼睁睁看着自己最欢喜的丫鬟就这样死去,她不敢反抗,只好幽怨的离开。

    这里的时间就好像是流水账一样,飞逝,转眼便是数半月之后。

    她记得那日钟离魅所说,待数半月之后,到了子时之时,去城外五十里的荒庙找他。

    他前面还说了一大堆,不过他记不住了,幸好她记得了重点。

    虽说男人不怎么可信,如今药丸也吃了,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吧。

    她必须要出去才行。

    已是入夜,她趁着云今涟入睡,悄悄的潜入府门外,距离她逃跑之时已是一月有余。

    日子久了,大概是云今涟以为它不会逃跑了,便放松了警惕,只有两个守卫守着。

    她一直在暗处蹲点,等待时机,如今已是入夜,因为已是子时两个守卫困的很,一不留神,便让景姒瑶给溜出去了。

    她看了一眼太子府,虽说,她如今已经不想离开,但是为了变成人形,她不得不离开。

    “今涟,相信我,我很快就会回来。”

    她舍不得离开这里,哪怕是一小会。她狠下心来让自己离开。

    街上空无一人,她迅速的窜去城外五十里路,如今来到这古代,已经学会如何辨别天色,这天已是子时。

    她走着走着,遇到拐角处, 突然迷糊了,惨了,她忘记了从哪边走了,到底是直走还是拐弯呢?

    都怪自己不好好记住!

    她懊恼不已,突然想到了钟离魅给自己的玉佩。

    光是给他玉佩有什么用,这玉佩钟离魅也没有告诉她怎么用啊?

    她瞧了一眼玉佩,无奈,只能用力的拍打这个玉佩。

    她看了一眼周围,根本空无一人,还说能够感受到自己所在的地方,根本就是一个大骗子!

    漆黑黑的路,空空如也的街道,让她害怕不已。

    等了许久,钟离魅也未来 她想摔了玉佩,玉佩掉落,变成了碎片,可是却是发生奇迹的还原了。

    她不敢置信,拿玉佩仔细看了一眼,真的是毫无破碎的痕迹,跟新的一样,诡异。

    她还不相信,接连摔了几次,玉佩都从碎片之中恢复,自愈能力超强。

    “别摔了,本君早已知晓,只是此时正在睡美容觉,所以会出现晚一点,小瑶瑶。”

    钟离魅幽幽的声音突然从她背后响起。

    她被这声音吓了一跳,以为是哪个坏人,不敢回过头,看到钟离魅的身影才放心下来。

    她十分的无语,内心是抓狂的,忍不住吐槽:“拜托,下次不要从后面出来好不好,很吓人的,迟早被你吓死。”

    幸好她没有心脏病!她长呼的松了一口气。

    这夜黑风高的,他突然出现在自己的背后神出鬼没的,要是有心脏病,她早就被吓死了!

    除了这以外,景姒瑶一下子抓住了重点。

    “还有,钟离魅 ,别叫本姑娘瑶瑶,我恶心,不喜欢这个称呼。”

    景姒瑶一脸嫌弃,他一眼深情的喊着她亲昵的昵称,搞得他们之间有多熟一样。

    她很反感有陌生人叫自己的昵称,他们之间还没有亲昵到可以叫昵称的地步!

    她一阵犯恶,连吃的饭都要吐出来了。

    她的话,钟离魅仔细的听着,温柔到了极致:“好的瑶瑶,一切我都听从瑶瑶的。”

    嘿,她越说,他还来劲了?

    混蛋,他就是故意的。欲哭无泪,为什么就知道欺负她!

    本姑奶奶大人有大量,就不计较了。想此,景姒瑶也懒得纠正他了。

    她忽然之间注意到了他手臂上的伤口,她清楚的看见,那伤口已经比那日深了许多。

    已是半月有余,如果要恢复的话,这伤口肯定早就已经恢复的不留痕迹了。

    可是,眼前的这个男人,竟然傻到将一个伤口当作印记留在手臂上。

    她看了一眼,此伤口上牙印,极其的丑。

    这伤口如此丑,他怎的跟珍惜宝贝一样珍惜它?

    他的手本来很好看,因为自己留下的这个牙印,硬生生的毁掉了他一整条手臂。

    “你是真打算让这伤口跟随你一辈子了?如此的丑,倒是可惜了你这修长的手。”景姒瑶很是惋惜的看着他。

    “这是你留给我的印记,有何不可?”

    他的话,不禁让她有一些感动,若是换做以前,遇到如此痴情又迷人的绝世美男,她肯定会把持不住。

    如今先遇到云今涟,她为自己落下了一个伤口,如此的深情,仅仅只是触动而已。<span style=display:none>4w34yuoxx90/nk48bbz2a1o5lorc87sotajgcybs++gflwfexaqlwvztp+vojnm/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感觉可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时少放肆宠:鲜妻〕〔惜你如命〕〔萌宝来袭:爸比九〕〔娱乐之皮神饶命〕〔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继承人的小甜妻〕〔余生很长,不必慌〕〔我是诸天系统〕〔逃离恐怖游戏[快穿〕〔师士传说〕〔透视医仙〕〔雷霆〕〔万理之理〕〔地府神职〕〔豪门第一隐婚:盛
  sitemap